《天魔心法》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赫连达一直看着洪九郎和王刚走远了,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阴素棠道:“你别叹气,我知道你对未能杀死洪九郎深感不满。”

赫连达道:“不错,此人心智武功俱为上乘,有他留在天狐门中,对我中原的霸业是个大障碍。”

“你若是能用自己的能力杀死他,我绝不插手,但是我不会帮你的忙。”

“素棠,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业,而是我们共同的霸业,到时西北这块天,就是你一个人的。”

“谢谢,我的胃口没这么大,我阴山教的实力有限,也抓不下这片天。”

“我自然会支持你。”

“靠你的人手来支持,我只是个傀儡,这种事我更不干,夫君,我是个没野心的人,只想守住阴山这片基业,此外别无所图。”

赫连达只有叹了口气道:“你又说到这儿来了,我没办法使你明白。”

“你不必使我明白,我也不想明白。”

赫连达道:“好,撇开洪九郎的问题,关于那个王刚,我认为你赋予他的信任太多了。”

“他值得我信任。”

“可是他跟天狐门好像有点勾结。”

“不仅是天狐门,他和九大门派也有勾结,那是我的指示,叫他跟武林中一些有势力的门派联系的,跟大家保持良好的关系。”

“你这是做什么?”

“为我阴山一派求自保之道,我们不是一个很强的门派,僻处一隅,希望能和大家和平相处。”

“那能靠得住吗?武林之中,实力为先,没什么道义可说的,你想以交情跟他们拉好关系,无异缘木求鱼。”

“这个不用你教我,我也知道,跟人谈交情,一定要自己有相当的力量,这点力量我还是有的。”

“可是这个王刚……”

“你别说王刚的坏话,阴山教之所以有今大,完全是王刚策划之功,你最初跟我们交好,也没安着好心,想把我们整个吞掉的,若不是靠着王刚在暗中成全,阴山教就成为魔教的一个分舵了。”

赫连达目中射出了怒火道:“一个吃里扒外的匹夫,想不到竟有这么大的本事,本座倒是服了他。”

阴素棠道:“不错,他没否认原是你魔教门下。”

“一个平凡的匹夫,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这可是你缺乏知人之明了,他的武功不弱,机智百出,但是在你那儿却无从发挥,你始终把他当个无足轻重的人,他自然不肯为你效忠了。”

“像他那种人才,我门下多的是。”

“这也不错,他知道你门下人才济济,在你那儿他出不了头,所以他一心一意为我阴山教出力。”

“你又能给他什么?”

“他没有太大的野心,也不想担任很高的职位,在我阴山教中,他却很适合,阴山教中除了我这教主之外,任何人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他这外堂堂主也只听我一个人的指示而已,他却可以全权行事。”

赫连达一叹道:“看来我现在争取他已太迟了。”

阴素棠道:“是的,而且你的魔教太大,比他能干的人也太多,到你那儿,他不会比在此地更高。”

“这只是目前而已,将来呢?”

阴素棠道:“夫君,我们谊属夫妇,我对你别无所求,只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阴山教,让我们守住这片基业,安安稳稳过日子。”

“素棠,你这是什么话呢?难道我还会……”

“你能够体谅我的处境,那是最好了,你在阴山只是要一个歇足的地方,我已经拨出了鬼母东峰给你,只希望你的人不要再侵到西峰来。”

“素棠,我们还分这个?在这里的人你都可以号令。”

“好,夫君,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下个命令给他们,东峰的人,擅入西峰一步者,杀无赦!”

“这又是做什么呢?两边都是你的部属。”

“夫君,大家别扯破脸来难看,你的那些部属对我是什么态度,你自己也明白。”

“他们是否有对你不敬之处?”

“目前还没有,可是一问三不知,你们任何事务,别说让我过问了,连给我知道一下都不行。”

“那是因为你不肯过问。”

“是的,我不肯也不想过问,事实上我想过问也没用,他们的口紧得很,什么也不肯露出来,我也无从过问起,因此我只希望你们也别过问阴山教的事。”

“素棠,我是在帮助你。”

“不必,以前没有你帮忙,我也没有被人吞掉。”

赫连达只有叹气的份了,可是他也看出阴素棠的心意已决,无可转圜了,只有道:“好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日子久了,你总会明白我的。”

这夫妇两个人的谈话是在极不愉快下结束的。

口口

口口

口口

出了山口的王刚和洪九郎也开始了谈话。

洪九郎道:“四哥,你在阴素棠身边居然能争取到如此的信任?”

“那不是我的本事,是那个真正的王刚能干。”

“阴素棠居然能为他而跟赫连达反目,他的本事也的确不小。”

“那也没什么,阴素棠看得很准,赫连达对她并没有什么真心,无非是看中她这块地盘而已。”

“那她为什么又要接受呢?”

“赫连达早有预谋,塞了些人过来,阴山教的实力不足以与魔教抗拒,她只有委屈求全了。”

“委屈能求全吗?”

“王刚也是赫连达派过去的,对那些人很清楚,一切都在控制中,而且这几年来,阴山教的实力也增强很多,自保还是勉强可以的。”

“这恐怕还是四哥在后策划之功吧?”

“但有些地方却是他自己的本事,他本身很健壮,在魔教中又学过许多御女之术,这才是他能获得阴素棠信任的原因。”

“怎么?他已经是阴素棠的入幕之宾了?”

“阴山教所修为素女之法,也靠采战来助长功力,对这种事很重视,没有几套是降服不了她们的。”

“赫连达知道吗?”

“不知道,否则绝不准这种事情发生的,不过王刚掩饰得也很好,他不会恃宠而骄,表现得极有分寸而忠心耿耿,才能维持住他的地位,否则阴素棠也不会容忍他的,这个女人行事也颇有魄力。”

“小弟如何才能打击魔教呢?”

“你不必把重点放在阴山本区,魔教在此地的人手不过十分之三,他们的主力都放在别处,在外面加以个别击破,才是上上之策。”

“可是我不知道该由何处下手。”

“我会告诉你的,目前就有三个地方,你可以就近下手,不过每处地方的实力都不弱,你一个人绝难成事的,至少要会同两三个师兄姐一起下手。”

“小弟知道,小弟会酌情应付的。”

“这里是三个地名,上面关于各处人手和实力分布的情形,都有详细记载,你必须谋定而后动,下手要快,而且要彻底,一开始必须鸡犬不留,如果消息外泄,赫连达有了准备,就不容易得手了。”

他取出了一个信封,慎重地交给洪九郎道:“老么,我的幻狐心功百变身法只能为你刺探消息,在动手时却帮不了你多少的忙。”

“四哥的帮忙已经够多了,四哥多保重……”

“信封里面不但有资料,我也定好了顺序,你一定要照顺序动手,我好跟着去照应一下。”

“四哥要离开这里?”

“我本来就不是常留这里的。这儿还有个真正的王刚在,一切活动以他为主,有些地方却不是我这化身能替代的,现在这边的工作也差不多了,可以交给他了。”

两个人分手后,洪九郎找了个很僻静的地方,打开了那个信封。

里面是三张信笺,写了密密麻麻的字句,也编上了次序,他很快地看了一遍,脸色不由变了。

这三个地方都是他万万想不到的,如果不是由幻狐韩天化交了出来,换了第二个来源,他也绝对不相信有此可能的。

但他对韩天化具有绝对的信心,那是他的恩师天狐老人说的————九儿,你这次出去的任务重大,你的几个师兄姐虽说曾受我之嘱预为之谋,但事隔多年,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变了节志,不过有一个人你是绝时可以信任的,那就是你四哥韩天化。

所以,他绝不怀疑这信上的一切,但他也得相当慎重,因为这样一来,他势必要为天狐门树下不少强敌。

不过,事情是一定要做的,再困难也要去做。

信封上第一个地名是洞南洛阳附近的陈家沟。

陈家沟在武林中的地位不低,那是太极门北派的所在地,太极门很早就分为两支,南丁北陈,虽然偶有往来,但是都以正统自居,无形之中,等于已分裂为两个门派了,现在北派的掌门是陈定升。

陈家沟是以授徒为主,他们的门人都要纳交十分昂贵束修才得入门,不过也能学到真正的功夫,所以他们的门人都是一些有钱的子弟。

但也有些贫苦人家的弟子,无力缴纳束修,那就要兼做苦工,不但要种田打柴生火做炊,还要侍候那些出了钱的同门。

不过陈定升有个规定,每天授技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中,他倒是很公平,一视同仁地教授。

太极门的功夫着重在苦练与修为,而且循序而进,教授了一项后,练熟了才能进到第二项,贫苦弟子除了学技的一个时辰外。其余时间都被做苦工占去了。

练习时间少,进步慢,出师时间也慢了,富家子弟,三五年出师,贫门弟子,有十年还没出师的。

不过那些弟子毫无怨言,默默地熬着,因为熬到出师之后,身份立刻不同了,不是被一些大镖局聘为镖头,就是被达官巨室聘为教师护卫,收入极丰。

太极门的子弟在武林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太极门的同门师兄弟之间,也十分团结,有事情大家全力以赴,他们也明白,师门的荣辱对他们本身的关系很大。

这当然还是指那些做苦工出师的弟子而言,至于那些缴得起昂贵束修的弟子而言,他们本来就有家产,不必仗技谋生,极少在江湖上走动,关系倒是不大,不过同门之间,关顾之情总是有的,尽管在学艺时劳逸有别,出师之后,倒也时相往还。

洪九郎乍看陈家沟三个字,确实难相信这会与魔教有关,不过他经过详细调查后,也确信有此可能了。

太极门南丁北陈,分歧已多年,一向都是南伏于北,北陈一支,已几近没落了。

十五年前,陈定升曾出门游历了一趟,一去十年,回来后,一身技业突飞猛进,在半年内,遍访各地的名家切磋技艺,包括了南派的三位长老在内,都—一败在他的身下,声名大噪,然后才开馆收徒,虽然定下了那个规矩,依然有很多人投身门下。

五年来,已经出师的弟子六七十人,成就辉煌,北陈的声誉,也凌驾于南丁之上。

本来,太极门的技艺是南精于剑,北长于掌,到了陈定升广开门户之后,剑技一转于辛辣,尤甚于南丁多多,而且拳掌方面,也多了许多精招。

河洛是少林本院的所在地,势力最大的自是少林弟子,可是近两三年来,太极门的弟子竟不逊于少林,蔚然成为大家。

大极门不在九大门派之内,可是他们的声名竟有凌驾于少林之上的趋势。

这中间的情形一般人不会去注意,但如若一个有心人,便不难发现陈定升是有一股暗中看不见的势力在支持他。

韩天化调查的资料很详细,甚至于太极门下哪些人有问题,也都详细开列。

洪九郎很快就做了个决定。

这一天是陈定升的五十寿诞,这本来是件大事,可是陈定升老早就放出了话,说是五十不过半百,不敢言寿,那一天只想与门下弟子共度,拒绝一应亲朋好友的道贺。

这几年陈定升的人缘很坏,他门下弟子跟别人起冲突时,太极门群起为助,有时道理井不足,完全是逞强吃人。

人家告到陈定升那儿,他却推得干净,说太极门收徒是有条件的,等于买卖交易,他这个做师父的对徒弟的没有约束之力。

人家知道这是推托之词,但太极门的势力很大,大家不愿引起事端,只有忍气吞声了事,好在那些事端并不大,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不过陈定升的寿辰,原定来捧场的人不多,他如发了贴子,人家为了情面,还不好意思不捧个场,他既作那样表示,大家就落个省事省心不来了。

所以这一天,太极门下只有一批门人弟子在充场面,出师的弟子七十六人,差不多来了五十多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