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两个字,两个意义,“上”是命令,“拼”是执行命令的方式。

陈定升告诉门下的这些弟子们,这一战不是平常的较技,不必讲求规矩、风度、手段,“拼”的意思就是生死关头,不惜全力,如果杀不了别方,自己也别想再活下去了。

这种命令只有对魔教的门人,才有其特殊的意义。

所以陈定升的命令发出后,二十个人都动了,包括陈定升自己,他还是动得最快的,第一个扑向了洪九郎。

另外那十九个人也极有默契,他们分成了两组,一组扑向了于天正,另一组扑向刘天雄,极有规律。

刹那间,他们已经排出了九天十地诸魔大阵。

而且他们秘藏在身畔的兵器也出笼了,居然都是些奇形怪状的外门兵刃,洪九郎几乎没有一样能叫出名目的。

-十九个人,十九件奇兵,围住了于天正和刘天雄,声势异常浩荡。

那两人空有一身技艺,但陷在这个怪阵之中,却是一筹莫展,幸好他们成立天狐门之后,师兄弟等人齐心一力,大家把各个所擅长的武功都拿出来互相切磋,天狐九艺,他们至少都通了七八种,仗着飞狐身法和灵狐剑法,还能勉强守住。

洪九郎心中大急,暗怪韩天化供应的消息不够,只开出了一纸名单,却没有提供对方的实力,以至于轻敌深入,一个弄不好可能砸在这儿。

他也知道凭两位师兄的能力,要从阵中脱出是很不容易的事,必须自己从外面去救援他们。

但是自己被陈定升缠住了,却一时脱不开身来救援。

陈定升是以正统的太极剑法跟他交手的,这门剑势平稳,寓政于守,临敌时先求自保,却随时能变化反击,由两仪而生四象,称六合,静中取动,平实中藏万千变化。

这门剑法虽然平和,但极具粘,把洪九即缠得死死的,何况他还深得太极门技艺中的精华,把一气化三清的分光剑法也融合其中,虚实莫测。

洪九郎初时一心求速战速决,几次剑走险招,结果不但没占倒便宜,反而险些为对方所乘,只有耐下性子来,跟对方慢慢磨下去。

可是他知道实在不能再换下去,振口发出了一声轻啸,那是召唤伏兵的信号。

啸声停落不久,远处射来四条人影,却是尤素芬带了心心、菲菲、小丹、小红四女。

同时陈定升也知道援兵将至,发出了一个声轻喝道:“群魔乱舞!”

四字方落,阵中攻势也突地加强,十九种兵器挥得更急。

刘天雄一个措手不及,被一柄带刺的链锤击中在头部,噗的一声,脑花四溅,命丧当场。

五个女子刚刚赶到,这边惨剧已生,心心和菲菲怒喝一声,双双仗剑穿入了阵中。

她们两个人在岳天玲手下是最杰出的侍儿,所得已有八分的真传,而且她们专攻的灵狐身法和剑法,配合极佳,身躯又灵活,两人可以互相接应,没有了后顾之忧,各人专管面前的敌人,战来已轻松多了。

那边的于天正也发发垂危,不过他好在是八狐中力气最大的,长剑也特宽特厚,可以算是重兵器,再加上他多年修为,比这些年轻人的腕力沉厚多了。

两三件兵器击来,他只捡其中之一用力封回去,沉厚的腕力使对方控制不了兵刃的方向,反弹回来,挡住或弹开了另外两件兵刃,才堪维持住不被击倒,身上也带了不少轻伤,而且人也相当疲累了。

尤素芬一到,她是干杀手出身的,倒是十分冷静,没叫小丹和小红进去,只是在外围从暗器伏击。

小丹和小红是乐天湘门下,当初也是主管五毒杀手门的,她们最拿手的就是暗器和偷袭,暗器上又都淬了毒,见到刘天雄被杀,一个个都红了眼,出手都是最歹毒家伙,袖箭、飞刀、毒砂,满天飞舞。

那些魔教门下没想到她们是以这种方式攻击的,暗器临身,防不胜防,片刻间已倒下了五六个。

尤素芬则更绝,她身后背着一个竹篓,篓中是她最拿手的杀着,那是几十条青蛇,而是绝毒的青竹丝。

这种蛇身体虽细,毒性奇烈,咬上了人,不到片刻工夫就毒气攻心而死。

她把这些蛇一条条当作暗器掷出去,动作极快,掷得又准,不是攻人的头部,就是攻人的手腕。

那些专练的手法加上受过训练的蛇儿,端的厉害非凡,每条蛇都是头前尾后、挺直如剑,只要沾上人就是一口咬上去。

有些蛇儿虽然没有掷准,但是却因为是活的,落地后仍然能找人自动攻击,一口咬上小腿就死盯住不放。

刹那之间,两个阵圈被她们搞得大乱,而在阵中的于天正不但得以喘口气,也可以展开反攻了。

他目睹刘天雄的惨死,心中怨忿,长剑挥处,毫不容情。

心心和菲菲也是一样,她们受的是天狐门的教诲,虽未沦入邪道,但毕竟有点狐意,白道上讲究的仁道与恕道,对她们是没有影响的,连洪九郎都是一样。

给他们这一阵乱砍乱杀,十九名魔教已经死了有十八名之多,有一个实在被杀寒了胆,丢下兵器叫道:“我投降了,别杀我。”

但他却正好是杀死刘天雄的家伙,于天正和心心双剑齐下,竟把他腰斩成为三截。

陈定升再也没想到场面会转变如此,厉声大呼道:“你们是不是人?居然对一个不抵抗的人也加以杀戮。”

洪九郎沉声道:“不错,魔教肆虐中原,先后达百余年之久,每隔上十几二十年,你们都要来上一次,以后各大门派,总是本仁道之心,不忍赶尽杀绝,放了一批人逃回西方去,等你们养生将息,实力丰满了,又会再来一次。所以这一次各大门派,公推家师天狐老人为主,以狐道对魔道,只有一个杀宇,举凡魔教门下,遇上绝不轻恕,要杀得你们一个不留。”

陈定升道:“杀得完吗?在西方孔雀黄金城中,还有几千名魔教弟子呢!”

洪九郎道:“必要时我们也会杀过去的,不过独孤长恨还算安份,他知道中原武林不可轻侮,不敢前来生事,因此我们也不去惹他,只是对你们东方魔教的门下,却绝对不容情,有一个杀一个,杀光为止,杀得你们胆寒,杀光你们这一支,才可以保住天下太平。”

陈定升的脸色变了,洪九郎这一手的确是够狠毒的,但也真的够厉害。

魔教中分为东西两大部份,以势力而言是东盛于西,以人才而言,也是东优于西,但西方却在孔雀金城中立了根,教主兼城主独孤长恨等于是一个小邦之主,可以安定地求发展了。

但东方这一支却一直困不得意,每次来到中原,都是尽挟精华,但因为反对的势力太大,每次都停羽而归,靠着逃回去的几个人重新训练吸收门人,网罗好手,把势力养得壮大。

但如洪九郎来个犁庭扫穴,一举而歼,东方这一支则只有没落了。

看洪九郎现在的作法,似乎的确打算如此做了,而且他们的能力也真可以这样做的,对方来了五六个人,却把自己所属的二十名精选弟子全部杀光。

这个天狐门委实是不简单,老一代的功力深厚,年轻的一代则心狠手辣,武功诡异莫测,暗器歹毒难防,行事不守常则,看来必须要找到赫连达,重新拟定一套对策才行。

要想如此,必须自己先脱身,但是洪九郎竟似看透了他的心意,吩咐尤素芬和四个女孩子在一边看着,阻截他一切的退路。

然后他手挺长剑道:“陈定升,我念你也是一门之长,不叫别人来对付你,还是由我这个门主来亲自送你上路,这够优遇了吧?”

陈定升咬咬牙道:“还不一定是谁送谁上路呢!”

洪九郎居然一笑道:“今天你若能杀了我,倒是有活路了,天狐门的人没有一个会拦你,由着你安全离开。”

陈定升冷笑一声道:“这话骗谁?你们天狐门的人,说话向来是不算话的。”

洪九郎笑道:“这话倒也不错,狐性多反复,天狐门人的话是不能太相信的,不过你也只好姑妄信之。因为不过我这一关,你今天别无活路,能杀了我,别的人找不找你,看你的运气,你也不妨试试运气吧!”

陈定升原想用话扣住对方的,他跟洪九郎交手已过百招,发现这位门主武功虽高,但招式中似乎仍有隙可乘,怕只怕在交手时那些女人以暗器偷袭,所以摆出了那句话,想洪九郎为了面子,必然会做个保证的。

谁知洪九郎竟给他这样一个答复,使他不免有被愚弄的感觉,怒火上腾,连话都不说了,展开剑法又攻了上去。

这次他仍然以太极剑法为主,在稳中求攻,心中已打定了主意,只要洪九郎给他一个机会,他就以魔教的杀手突出急攻,重重的刺他一剑,然后以洪九郎为人质,胁制住对方,或者可以脱身而出。

洪九郎也足跟先前一样的战法,他的灵狐剑法虽然刁钻,但守势也是地攻势多,以灵狐身法为辅。

狐在动物中属于体型较小的,他们的攻击也极少采取主动,然而在危急中却往往有妙招突出而伤敌。

所以这两个人动手时十分好看,双方的攻招不多,一式无功,立刻退而求守,动手虽快,却极少惊险。

又是五十多招过去,陈定升已经放过了三四个机会,这些机会已经重复出现过两三次,每次洪九郎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换言之,机会出现的时间也是一样的,陈定升已有把握,再一次机会出现时,他必可把握。

机会终于来了,洪九郎一剑直刺时,被陈定升巧妙地架住了,剑叶贴着剑叶,他猛地往外一对,将对方的剑推开,然后招变毒蛇出洞,向前急刺。

洪九郎的剑被封在外面,回救不及,很难逃过这一刺的。

洪九郎没有逃过,他的剑直对咽喉处刺去,但就在到达咽喉前寸许时,洪九郎的头忽地一低。

其实他的头没有低,只不过把腿略屈,使身子矮了一点,假如他真的低头,就够不上部位了。

刺向咽喉的一剑只刺向他的嘴,而且洪九郎的口就开着的,剑尖探进口中时,他双齿一合,咬住了剑尖,使他的前刺之势一顿。

陈定升只感到心口一凉,全身的劲刀都痪散了。

洪九郎的剑不知怎么已撤了回来,刺进了他的心窝,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着剑的,只不过陈定升的剑被咬住了,洪九郎的剑却直贯而出,刺中了他的心脏。

心为五脏之主,被刺穿了一个孔是绝对活不成了,鲜血立刻从口腔中溢出,陈定升却难以相信地瞪着对方。

洪九郎却轻轻地收回了剑,又松开了咬着的剑,退后一步笑道:“陈定升,你别不服气,天狐武学中不会给人可乘之机的,当你认为有机可乘时,就踩入了一个陷阱。”

陈定升咯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道:“你一共露出了十八个破绽,难道都暗藏一式杀手?”

“你的武功还差了一截,事实上我出现了二十四次空门,也暗藏了二十四式杀着,每一着都足以要人命的。”

“我不信,难道你们天狐剑法中已经无瑕可击了?”

“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剑法,天狐剑法中自有缺陷,不过我露出了二十四处的空门之后,别人大概很少会去找其他的毛病了。”

陈定升不禁一叹,他在临死前,突然得到了一种上乘的武学启示,心头透过一线灵光。

太极门剑法中也有缺陷,经过他努力的修改,已经少得多厂,但仍然有一些难以弥补的缺失在内。

假如自己不去努力修改那些缺点,而致力于在那些明显的缺点中,加上一两手攻招,太极剑法也就成为一套很完美的剑法了。

只可惜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所以他只叹了口气:“时不予我,唉!时不予我。”

洪九郎却了解到他的心意,点点头道:“不算晚,太极门还有几十个门人,我会把这个方法告诉他们,由他们去把太极门的武学加以精研而发扬光大的。”

陈定升一震道:“你能这样做?”

“我当然肯,天狐门的成立不为了争霸江湖,而是为了安定武林,使大家能在安定中求精求发展,其实中原武学博大精深,每一家的武功都可以成为不世的绝学,只是大家都看不见这一点,反倒求之于外,舍本求末,舍近求远,何必要去学魔教的武功呢?”

这话只有对陈定升这种人说才有用,因为他本是一门之长,完全是为了想将门户发扬光大才走上了歧路。

“所以他神色一变,最后才长叹一声道:“朝闻道,夕死可也。洪门主,太极门的事就委托你了,在我家中的历代祖师神位座下,有一张纸和太极门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