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魔神大殿是十分高大的,大家想像中,里面一定是金碧辉煌,十分妖异才是。

尤其是洪九郎曾经见过金妮主持的祭魔大典,那已经还充满了妖异的气氛,这儿应该是更为渲染才对。

那知魔神大殿中竟空无一物,只有一大片磨得发亮的青石地板与靠后壁的一尊阿修罗魔神像,三头六臂,却也与佛寺中所塑的金身差不多,而且四壁都是明瓦,透进天光,十分明亮,也没有什么特殊气氛,

洪九郎道:“这就是魔神大殿?”

都天庆道:“是的,这就是魔教之祖的尊像,这尊神像是本教创立伊始就塑成的。”

“看来与一般庙宇中所塑的阿修罗尊者并无两样。”

“本来就一样,这是按照佛典上传下来的宝相,修罗魔王有万千法相,但留在人间的就是这一付法相。”

“比我在中原魔教总坛中所见的要逊色多了。”

“那是为了要使教中弟子增加畏敬之心,自然要塑造得威严一点,本教弟子在外为了要发展教务,有时不得不借重一些神迹,但是在这儿全是虔真的信徒,我们尊奉的是魔教的精义,用不着这些。”

洪九郎忍不住问道:“魔教的精义是什么?”

“魔字意义就是心慾无拘,一股的道统是去克制慾望,但本教却是以人为之力去达到慾望,不为道统所拘,追求人生的无上乐趣。”

“慾无止境,满足得了吗?”

“慾望太高时自然是难以满足的,但是我们定了目标,努力去追求,纵然不得全豹,也会比一般人享受得更多。”

“有时为了满足一已之慾,势必要侵犯到别人。”

“是的,那是难免的,不过人世间生而不平,上智者役人,下愚者役于人,我们魔教择徒,系以资质禀赋为上,生而优秀者,原来该高人一等……”

“这太不公平。”

“洪门主,天下事没有天生公平的,弱肉强食,是自然的法则,佛说世法平等,就是一句天大的谎言,有人生而为贵族,有人一出世就注定当奴隶,这又公平吗?本教之意,就是鼓励人才出头,让那些有才而无命的人有个出头的机会。”

洪九郎不禁默然,他是天狐门出身,思想也有点近乎魔道,这番理论,他内心是不太反对的。

因此他想了一下才道:“魔教一再东侵,也是从心之慾了?”

都天庆笑道:“是的,我们有雄图天下的力量,为什么要局处一隅呢?在西方,我们已建立下根基,只欠一个东方还没有立足之点……”

“在西方,你们也不过是一个孔雀黄金城而已。”

“那已经够了,我们有多少力量,便占领多大的地盘,力量再增长时,我们再慢慢地求发展。”

“可是在东方,你们想建立那样一个根据地都不可能,中原江山一统,不可能允许一个独立的城堡存在的。”

“是的,所以在东方,我们不作建城略地计划,但我们可以在江湖上建立一统的势力。”

“那也不太容易。”

“我们会尽一切的努力去做。”

“可是别人不会甘心被压制在你们之下的。”

“木教也想到这一点,百余年来,我们经历了很多次失败,每次失败中,我们都得到了一点经验,作为下一次的改进,所以每次我们进军中原,声势总是比上一次要大一点,成功也比一上次多一点,慢慢地扩展下次总有一次我们会完全成功的。”

“也许没有下一次了,这一次我们中原各大门派联袂西来,就是要做一次总结。”

都天庆微微一笑道:“洪门主,现在说这些话还言之过早,武林之中,以势为长,说不定这一次各位西来,也帮助本教成立了东方的霸业。”

“这话是怎么说呢?”

“各位既是各大门派的代表,只要征服了各位,不也就是征服各大门派了吗?”

洪九郎笑道:“没这么容易,我们只是代表中原各大门派来申讨魔宫的,此外并不代表什么,你们就是能把我们全部留下也没什么用。”

都天庆道:“这个问题我们暂不讨论,等两位掌宫魔主出来,自然会给各位一个说明。”

遂听得一声锣响,由殿后出来了两列人,一左一右。

左边的一人年龄约四十左右,面若冠玉,目如朗星,俨然若王者气象,却是个东方人,他的身后,老老少少的跟着有十五六人。

右边的一个却是金发的西方丽人,年纪不过才三十五六,她的身后也跟了一列人。

两队人会合之后,都天庆居间介绍道:“这两位就是东灵宫主端木方与西圣宫主芭芭拉夫人。”

两侧出来了一批侍女,每人手持一个锦垫放好,东灵与西圣盘腿坐下,他们身后各人则自就地盘坐,个个神情冷傲。

端木方一摆手道:“为客人设座。”

又有两名侍女捧来西方锦垫。

洪九郎摇手道:“在下虽忝为领队,只是代表大家说话而已,却不是地位高于同来的各位,除非主人每赐一个坐垫,否则在下可不敢偕越。”

端木方皱皱眉道:“世外之人,不悉事务,不过在本神殿中,也有个规矩,设席不得过四……”

洪九郎道:“那我们也就在地上坐坐吧!”

西圣夫人道:“那不是太怠慢客人了?这样吧!我们既不能破了规矩,也不能让客人笑我们无礼,不如大家都撤座,换上地毯吧!”

端木方一笑道:“这也好,这样子让我们的长老们也都有一席之地,来人,换地席!”

于是有八名侍女,各择了两卷大波斯地毯出来,一卷深红,一卷鹅黄,上面织着各种佛典上的故事图案。

黄色的那一方铺在魔宫那边,紫红的一方铺在群豪这边,地毯很大,足足有四丈见方,因此二十个人都可以很宽敞地坐了上去,魔宫方面将近有四十人,也能够很自在的各自落座。

端木方道:“嘉宾远来,本该好好款待一番的。”

洪九郎道:“宫主不必客气了,我们不是来做客的,还是早点谈入正题为要。”

端木方一笑道:“洪门主快人快语,本座也给各位一个答复,门主要我们召回赫连达,停止魔教东侵,这一点本人无此权力。”

“魔宫为魔教中枢,宫主也没权力,不知谁有权力?”

“事实上没人有此权力,因为发展教务是本教既定的目标,绝不会更改,本人虽掌东灵宫,主管这一方面的事务,但也只是宣扬教义,训练人才,至于怎么做,那是外宫弟子们的事,本人绝不参与。”

“但没有了东灵宫,就没有东方魔教了。”

端木方微笑道:“此地不过是本宫的一个落脚处而已,各位即使摧毁了此地,本教的长老仍然能在别的地方成立另一所东灵宫。”

“假如也没有宫主了呢?”

“本人这宫主不过是长老推选的,住何一位长老,都可以担任宫主的。”

“假如也没有了这些长老呢?”

端木方仍是微笑道:“习过本门技艺的弟子,只要武功精进到某一个程度,即可晋升为长老,所以本教成立迄今,虽备受排斥打击,仍然能长存不灭,就是因为本教有这么一个周密而完善的制度,我们把门户的种子放在每一个门人子弟身上,才能生灭和替,永存不朽。”

洪九郎有点气沮了,照他的说法,这一趟来得十分多余了,对于荡魔大业,似乎毫无好处。

岳天玲却低声道:“九弟,即使不能根灭他们,但此战也是十分重要,至少我们可以立威两陲,使他们了解到中原武学的精深,也可以叫在中原的赫连达胆寒,自动地放弃企图,撤退回去。”

洪九郎这才点点头道:“宫主,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我们多少总得有点收获回去呀!”

端木方居然毫无敌意地笑道:“洪门主远来是客,本宫既为主人,理当使客人满意的,门主尽管提出来好了。”

洪九郎道:“我们这次前来,想要领教一下魔宫绝学。”

端木方道:“这是应该的,本人也有此意,因为本宫只管训练本教弟子,却没机会与中原名家切磋,未免闭门造车,固步自封,能有这个机会切磋一下,正是求之不得。”

洪九郎道:“宫主,我们不是专门为切磋武功来的。”

端木方笑道:“各位不远千里而来,自然不会只为此一项,可是各位对本教的组织与行事太不了解,提出一些本宫无法做到的要求,因此除了切磋武学之外,本人实在无以对各位有所帮助。”

洪九郎不得不跟各家的代表商量了一阵。

枯木大师叹道:“真想不到魔教会有这么一个制度,我们这一趟来,岂非变得全无意义了?”

武当代表长老紫阳真人却道:“不,此行大有收获,第一,我们了解到魔教的真相后,回去可以商量出一个应付的办法来。”

“他们有这种制度,还有什么妥善办法?除非是展开霹雳手段,一发现魔教中人就杀,鸡犬不留,杀得他们胆寒,不敢再到中原来。”

说话的是华山掌门烈火神君,他对魔教痛恨最切,因为华山派在二十多年前,跟魔教前任教主轩辕刚硬干上了,受害最深,全派弟子只死剩五六个人,门户几将濒绝。

幸好他们中一位退隐白长辈又重新出山,经过二十多年的生聚教养,才使华山派再度复兴,但是原本居于领袖地位却由此旁落。

紫阳道长道:“烈火兄的话固然不错,但我们对于魔教武功能多一点了解也是好的,将来在应付他们东侵时,也多一份胜算,少一份损失。”

紫阳道长的话倒是深获烈火神君之心,尤其是少一分损失这句话,更是刺伤了他的旧痛,默然无语。紫阳道长又道:“洪门主,假如我们真能在此大展雄威,摧毁东灵宫,对魔教也将是一重打击。”

洪九郎道:“此处为魔教之中枢,这批长老们个个都深谙魔宫的绝艺,只怕胜来不易。”

“那也无所谓,就算我们埋骨此间,只要有一个人能生离,把消息带回中原,也算不虚此行了,因为我们这些人,并不真正能代表中原武林,八大门派主力也不是我们。”

洪九郎对这句话心中不无反感,他们未出全力,天狐门却尽出精华,甚至于天狐老人自己也来了。

但他是此行之首,不便过份表示出来,只是抬头向端木方道:“但不知宫主要如何赐教法?”

端木方笑道:“魔宫有十项绝学,本宫每项推出一位技艺最佳的长老代表向各位请教。”

洪九郎点点头道:”但是这胜负之分又如何?”

端木方道:“切磋武技,照理应该是点到为止,可是本宫武学不为争胜而设,讲究的是克敌效果,动手时难免收招不住,倘有得罪之处,尚请多予赐谅,当然本宫人员如有死伤,也绝不会怪各位。”

烈火神君忍不住道:“这样最好,不过在下还有一点请教,若我们全胜了又该如何?”

端木方淡然地道:“假如本宫全负了,就证明本教武学尚不如中原精深,本教今后自然更加努力。”

烈火神君道;‘那有这么容易的?”

端木方笑道:“各位远道而来,所志当不限于切磋武功,可是本宫的权限无多,若是各位看中了这片基业,本宫无力保全,只有让了出来,各位如果要赶尽杀绝……”

洪九郎道:“中原武林不会做这种事。”

端木方笑道:“武林之中,以势为强,技不如人,也争不出一个是非来。如果能保全性命,本宫也不会硬拼,但如若没了生路,本宫弟子也不会贪生怕死或是不战而屈,更不会束手任人杀戮,所以这一切都是多说的。”

紫阳真人道:“我们若是胜不了贵宫,大概也别想回到中原了?”

端木方却一摇头道:“不然,本宫人员在动手时固然不会留情,但是却不会赶尽杀绝,各位如果死在当场,本宫十分遗憾,若是只受了伤,本宫自会悉心疗治,着人将各位送回中原去。”

洪九郎忍不住一叹道:“宫主不像是个凶残的人。”

“魔教中没有凶残的人,本门择徒很严,心性残恶之徒,绝不加以收容。”

“可是贵教遣入中原的人”

端木方一笑道:“他们在推展教务时,也许为了事实所需而要造成一些伤亡,但绝无凶残之辈,更不会无缘无故,无端杀人。”

“可是他们在中原杀的人却不少。”

“我知道,那是事实所须,本教以魔为心,要达到某些目的,有时不能择手段,但是有一点可为本教行事佐证的,本教的人,从不为私怨而杀人,我们几次遣人入中原,本身的损失也很重,可是本教从未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