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出来创设了天狐门,集合了天府八狐,声势浩荡,而且给予魔教极大的打击,他们才勉为其难的拨出一部份人来供他指挥。

但是,等到天狐门对他们的行事也干扰时,连那些人也撤回了。

洪九郎终于走到端木方的面前,抽出了剑,微一躬身道:“请宫主手下容情。”

端木方叹道:“洪门主,你多原谅,我的招式若出了手,就不可能容情的,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洪九郎一笑道:“说说而已,兵主凶险,非死即伤,有时往往为对人容情而害了自己,那可太不上算了。”

“门主要用剑赐教,天狐门中最擅长的不是刀吗?”

“天狐门中没有特别擅长的兵刃,单看各人的习惯而已,家师喜欢用刀,我比较喜欢用剑。”

端木方道:“本人也用剑候教。”

从人送上一柄金光灿然的巨剑,五尺多长,剑叶宽约半尺,是战场上冲锋的巨剑,剑柄很长,是双手握住挥动的。

端木方身躯伟岸,居然用单手执着,拄剑于地,威武若天神,凛然道:“这是本教镇宫神器,九子魔母神剑,此剑一发,九天十地,诸天神魔俱将慑伏。”

洪九郎笑笑道:“幸好我只是个凡人,剑上的神奇力量,对我没有什么镇慑作用。”

端木方道:“洪门主,我不是吓唬你,这剑上有很多的异征,我可以先告诉你……”

谁知洪九郎居然一笑道:“不必了,我宁愿凭我自己临时的感觉与判断来应付,如果我听了你的预告,心中难免会养成定见而踏入陷阱。”

端木方怒道:“你是说我会说假话来骗你。”

“这倒不会。你说的一定是真话,不过真话对我不一定有利,你们剑上的异征,是根据人的习性而设的,比如你告诉我剑上会喷火,因此金剑上喷火时,我一定会设法趋避,当我趋避时,你的飞剑恰好对死我一切的退路。”

端木方一怔道:“你知道我们魔剑之秘,剑中确实有此两种真效……”

“我不知道,但魔火和飞剑都是你们魔教的九大绝艺之一,你的剑名九子魔母神剑,想必是将九大绝艺都包含在内了,所以我宁可信任我临时的判断。”

端木方面现钦色道:“难怪本教在中原一直受制于你,洪门主,你的确是一个很可怕的敌手。”

洪九郎伸手刺出一剑,直取中宫,这一剑以招式而言,平淡无奇,但是他的速率奇快,剑发刃至,端木方连忙挥剑拨去,那知却上了一个当。

照洪九郎出手的姿势而看,这一剑招势虽急,却不可能具有多少劲力,轻轻由侧面一拨就可以格开了。

端木方就是这样打算,而且还做了下一招反击的准备,哪知道他的长剑触在洪九郎剑身时,就感到一股巨大的震撼力量,把他的剑爆开了,剑尖仍是极快地刺了进来。

端木方只有努力地吸气敛腹,而且还把身躯移偏半尺,才避开了这一刺,但剑锋仍在他的腰侧划了一道口子。

端木方也运气护体了,但是那剑锋却不是他的护体真气所能抗拒的。

那一道口子划得不深,但已有鲜血渗了出来。

这只是一个反应与判断上的疏忽,不是很严重的失误,也不能算是失败,只有皮肤上的一点轻伤而己。

可是魔教的人却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端木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白,用手沾了腰上的血,抹在自己的剑上。

他的夫人西圣夫人脸色比他更白,混身颤抖着,虽然她努力着,但她美丽的大眼睛中已溢满了泪水。

端木方举剑向天,沉声的道:“九天十地,诸天神魔为证,弟子定以魔血洗刷神剑之耻,宣誓之。”

发完誓之后,他才凝重的道:“洪门主,刚才我已经发下了本教最重的魔神血誓。”

洪九郎道:“一招之失而已,谁也不会以为宫主落败了,些许皮肉之伤,宫主看得太重了。”

端木方却凝重地道:“在本教规律中,却不是这样的,神剑出鞘,一定要见血而回,但不是自己的血,而是对方的血,神剑的神圣是不容冒渎的,但我使用神剑,第一招就落了个败绩,使神剑蒙羞,这是最不恕的大错。”

“那我倒是很抱歉了,使你犯下这个错。”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错,我既然请出了神剑,就是把你看成了一个很强劲的对手,可是我又疏忽大意,轻估了你的功力,被你刺中一剑,神剑精招未出就被击败,这是从所未有的事,所以我立下了魔神血誓。”

“那大概是要用我的血来洗刷神魔之耻了。”

“是的!不止是你的血,还要你的血肉,你的头颅,跟到一起放进魔火中去重新锻化。”

“这么说,我今天必须一死才能此事终结了。”

端木方点头道:“不错!不过你并不寂寞,至少会赔上我的一条命,我必须捧着你的头颅,跟你一起锻化。”

“你我今日必死无疑?”

“是的!很抱歉把你拖进个圈子里来,本来我只想斩你一臂就够了,现在却必须要你的性命了。”

洪九郎道:“要我的性命也许不难,但在杀死我之后,用我的脑袋去练剑,恐怕就不容易了,我的师门,我的同来朋友都不会答应的,我们对死者的遗体很尊重,迢迢千里,也要全尸送回归葬……”

端木方道:“凡是本教门下,每一个人都将会全力来达成此一任务。”

洪九郎毫不在乎地笑道:“假如他们也无法达成此一目的呢?”

端木方神色戚然地道:“那就是本教最悲惨的时候了,九天十地,诸大神魔都将在魔界中永远地哭泣,本教弟子将放弃一切的成就,停止一切的活动。”

洪九郎道:“这倒是一个最好的击溃魔教的方法。”

端木方厉声道:“魔教是永远不会被击溃的,中教弟子上上下下虽然停止一切以往的活动,他们却并不闲着,每一个人都为每一个新的目的奋斗着,这个目的就是洗刷魔神之剑的耻辱,重振魔教的光荣。”

“不计一切的牺牲?”

“不计一切的牺牲,不惜任何的代价。”

“也不择任何的手段?”

“是的!不择任何的手段。”

“看来我的脑袋是保不住了,我一个人是无法与那么多的魔教弟子为敌的。”

“是的!侮辱了魔神之剑的人,必将受到那种报复。”

洪九郎一叹道:“我没有想到有那么严重的后果的,可是我也不甘心被你割去脑袋,少不得只有为保护我的脑袋面战了。”

端木方长吸了一口气,举剑横砍了过来,招式凌厉无匹,而且放弃了一切的防御,一心只想把对方砍成两截。

洪九郎可以用十种反击的方法,但是却没有办法能够阻止那一砍的,他可以从十几个地方刺中对方的要害,但也只能造成同归于尽而已,对方是存心要他的命了。

所以他只有躲开,因为他还不想拼命。

好在天狐门的灵狐身法是十分巧妙,再加上迷踪复杂的步伐,使他每次都能以些微之差,避开那些攻击。

他也不单是躲避而已,不是能展开攻击的,不时地刺出一剑,五十个回合过去,端木方的身上又添了十几处剑痕,血迹斑斑,使他成了个血人。

但是他的狠勇依然,丝毫没有停滞之氛

魔教的人,全都神色凝重而冷漠地看着,他们关心的已不是端木方的死活,因为端木方已经死了。

他们目前关心的是端木方什么时候能完成雪耻的任务,把对方砍倒下来而已,看他们的神情,似乎也不怀疑这件事,似乎相信端木方一定能成功。

一百招过去了,端木方又被刺中了几剑,但他的攻势却更形凌厉,招式的变化更快、更烈、更凶。

这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看了端木方的狠劲儿,每个人都替洪九郎担忧着,不知道他还能支持多久。

包括天狐门在内的东来群侠,都认为洪九郎是必难持续下去,赢得这一战。

因为他的对手似乎已不是人,而是一具机器。

洪九郎的确十分辛苦了,机器不会疲倦,人却会疲倦的,洪九郎已经现出了疲态,动作没有先前灵活了。

他总有撑不下去的时候,而那时刻已经不远了。

不!那时刻已经来到了。

他们是在大殿中决斗的,大殿中很空旷,但是却有柱子、巨石雕成的柱子,用来支持大殿的屋顶。

洪九即这时已退到一根柱子前面,背贴上了柱子,后无退路,而端木方已发出了凌厉无匹的一式横扫。

这一扫势子之疾,劲力之猛,几乎是无比伦匹的,每个都发出一声惊呼。

洪九郎也看出了情况的危急,他没有躲,只是站直了身子,握剑刺出,一剑,剑奔对方的肩窝。

他似乎也有了同归于尽的办法,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别说他只是伤了对方的肩膀,就算他端木方一剑刺了对手,本身也难逃一死,而对方却是个必死的人。

魔教的人都吸了一口气,他们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虽然这结果是意料中事,但等待总是件辛苦的事。

现在辛苦也结束了。

东来群侠也透了口气,他们的心情自然不如魔教中人轻松,大家都还打着另一个的算盘呢!

如何去保全洪九郎的头颅不被割走,那样就能阻止魔教的发展了。

虽然,战斗不会停止,而且将更辛苦,但留一颗头颅总比防止魔教全面的入侵容易得多了。

而且大家还可将洪九郎的首级保存在一个地方,集中全力来保护它就行了,那比防止魔教在不知不觉侵入也省力省手得多。

每个人都站了起来,准备等魔教中人只要一动,他们也全面涌上去抢回洪九郎的头颅。

但眼前的情景却使他们呆住了,洪九郎好好地站在那儿,长剑的锋离他身体只有几寸但却已停止了。

是什么原因?会是端木方临时撤手吗?

那是不可能的,以端木方所施的劲力,即使他想止招撤劲也来不及了,何况他一心一意地施为,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原因很快地找到了,是那根柱子,坚硬的大理石的柱子,径粗半丈,挡住了那一剑。

剑入柱中尺许,就无法再前进了。

端木方是连人带往一起砍的,神剑虽利,劲力虽强,毕竟还是有限的。

洪九郎的那一刺却十分凌厉,把他的一条右臂连肩砍掉了,因此那柄神剑砍在石柱中,挂着一条手臂。

端木方整个人都虚脱了,他只看见洪九郎没有被腰斩,看了柱子,看看上面挂着的手,似乎难以相信。

半丈粗的柱子自然是人力砍不断的,端木方能一剑砍入尺余,那已经是人体的极限了,在场的人没一个能做得到的。

但由于战斗的进行太紧张,每个人都忘了这回事,忘了这根阻住剑路的柱子,连端木方都忘了。

只有一个人没有忘,那就是洪九郎。

他在百余招的攻防中,已经试出了端木方剑上的劲力,那不是他能抵御的,但并非不可抵御,只要用对了方法,天下没有不可抗御的攻击了。

魔教有一种方法,能把一个人体内的潜内全部发挥出来,端木方立下魔神血誓后,显然已用了那种方法。

使用这种方法后,精力已被耗尽,人自然活动不下去了,所以他的劲力是无法可抗拒的。

但是他劈不断半丈粗的大石柱,洪九郎就选择了那根石柱去挡住他的一击,而后再给予反击。

端木方倒下去时,洪九郎却伸手去拔出了嵌在石柱的魔神之剑。

魔教中人都皆变色,而且一起涌了过来,东来群侠也以为他们要实行群殴了,一起都涌到洪九郎的身边。

西圣夫人芭芭拉厉声叫道:“把剑放下。”

洪九郎淡然地道:“为什么要放下来。”

“这是本教的镇宫神器。”

“我可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对手拿来要杀我的武器。而他失败了,我就是胜利者,这是我的战利品,我有权取得它。

芭芭拉厉声道:“洪九郎!魔神之剑是本教最崇高的象征,你如拿走它,就将成为本教的生死大敌,本教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洪九郎道:“我也知道它是你们最高的权力法杖,一剑在手,任何人都要听它的命令了。”

“没有的事,它只有在本教的人手中,才有无比的权力,若是落在敌人的手中……”

“那又怎么样呢?”

芭芭拉无言以答,洪九郎道:“我替你说出来好了,若是它被人偷盗去的,魔教弟子可以不择手段,务必要取回此剑,若它是在公开的比斗中被人夺去的,你们就必须同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