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寻得的第二个人,居然是魔教的大祭司金妮。

她是由韩天化悄悄带来,来得十分神秘,除了洪九郎居处的那些人之外,几乎没有别人知道。

他们的谈话也很直接,洪九郎一见面就道:“金妮,我们暂时抛开敌对的地位,做个朋友如何?”

金妮微怔一怔道:“我一开始就想跟你成为朋友,可是你这个朋友太不可信任,一直都在利用我、打击我。”

洪九郎笑道:“你别抱怨,你自己也没安好心,因为你也是在利用我,假如你真心把我当朋友,我绝不欺骗你。”

金妮咬咬嘴chún道:“那么现在呢?你是否真心跟我交朋友了呢?”

“是的,从今后我们已经没有利害的冲突了,我想我们该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了。”

“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吗?”

“会的,今后你将成为魔教中的第一人,掌握整个的魔教,也许你们还将不放弃进军中原的企图,但那已是人家的事,与你无关了。”

“慢来!你对我们魔教究竟知道多少?”

“很多,我刚从灵鹫峰回来,几乎该知道的我全知道了,连我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

“那你该知道我离魔教第一人的距离有多远,我只是东方教的祭司,上有长老和教司,再上去才是魔教总宫,我再爬五十年,还不知道是否能坐上那个位子。”

“如若你有了特殊的表现,在技艺上胜人一筹,就不必等年资了。”

“但本教的技艺是随着年资而增进的,必须到了那个年资,才能有资格进修上一层的技艺。”

“我现在就提供你一个机会,使你的技艺突破限制,追上或超过芭芭拉夫人,你就可以高踞首座了。”

“有这种机会吗?”

“我找你来,就是要提供这个机会。”

“为什么你会选上我?”

“因为你最适合条件,你到过东方了,一定已经发觉以你的形貌,绝难取得尊敬和地位,所以只有往西方去。”

金妮终于叹了口气道:“是的,这是个致命伤,东方人的种族观念太深,非我族类四个字即否定了一切,我在这边再成功也没有用的,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本教的东方教主一定要汉人,因为你们容不下别种人。”

“所以我相信我们能合作的。”

“我要如何与你合作?”

“我们共同研究你们魔教的最高宝典,你帮助我在两个月后击败芭芭拉夫人。”

“什么?你要我帮助你击败她?”

“不仅是击败她,而且还要击倒她,她的修为已到魔教的第七重天,假如不击倒她,她永远是魔教的第一人,你也无法取代她的地位。”

金妮陷入了沉思之外。

良久之后,她忽然作成了决定,说道:“好,我答应你。”

口口

口口

口口

兰州天狐门的总坛一下子变得十分热闹起来。

一个月前,他们已经包下了兰州的大小客栈旅馆,为的是款待来自各方的武林豪杰,各大门派的西征代表根本就没有走,却以最快的方式,通知了自己的门户。

掌门人已然出行的,则召来了本门的精锐与长老,只派长老代表的,则请来了掌门人,用尽一切方法,以最快的行程,务期在约会前赶到兰州。

约会虽是洪九郎与芭芭拉夫人订的,但大家都知道,这一战将是中原武林和魔教最具决定性的一举。

以往魔教虽也有大举入侵之行,但只是他们的东方教派入闯,这一次却是魔宫总教的教主出马,相信西方教也不会闲着,等于是双方实力与武技一次最重大的考验。

天狐门由天狐老人出面接待招呼,岳天玲为副,他们两个人认识的人最多,有不少的老朋友。

八大门派的人这时也才对天狐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他们以天府八狐为班底所网集的人员已然是声势浩大了,但这一次,他们发现武林中许多不居于任何门派,而声望卓著的知名人物,也都前来了。

这些人跟天狐老人或岳天玲谈笑自若,十分亲密,证明他们之间的交情很深。

更难得的是,有天下第一大帮之称的丐帮,龙头帮主九现云龙申化而居然也率着门中的九大长老与会。

丐帮分净衣与污衣两门,门中弟子数逾十万以上,势力遍及天下,他们行侠仗义,管天下不平事,组织严密,武功卓绝,天下无出其右。

他们我行我素,从不参加武林门派的活动,所以一般人称中原武林代表为八大门派,但也有称九大门派时,将丐帮列入,但也只是聊备一格而已。

因丐帮的活动跟八大门派完全没有任何牵连,也不扯上任何交情。

然而为了天狐门,他们居然来了,而且还尽出帮中好手来助拳,足见天狐门的声势,远非八大门派所能比拟的。

那是岳天玲的交情,她管申化而叫老化子,申化雨叫她天仙娘娘,两个人说话十分随便,完全是一派老友状,可见他们当年的交情匪浅。

申化雨对天狐老人执札极恭,称之为前辈而自称小侄,普天之下,能当得起申化雨这一声称呼的,大概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每个人都隐隐感觉到,九大门派之说也不够确实,该换成十大门派才是,而天狐门在十大门派中稳居首位。

天府八狐中的幻狐韩天化,也正式地以本来面目出现了。

这人是天狐门中的一个传奇人物,谁都没见过他,但谁都认识他。

许多知名人物在见面时都没跟他打招呼,但当他把人拖过一边,小语片刻后,马上就勾肩搭背,十分亲密,可见以前他们是认识的,而且大有交情,只不过韩天化是以另一件面目出现而已。

天府八狐中,原来以灵狐岳天玲的声势最盛,名头最响,可是现在大家发现,最罩得住的人该是韩天化了。

他所认识的那些人中,虽然不居于那一家门派,却个个都是一方宗师或一地之雄。

老朋友也好,新朋友也好,聚在一起时,话题总不免要谈到魔教。

群侠这一次西行,总算接触到这一个神秘门派的最高阶层,对他们的武功、组织,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以前大家每一次击败了魔教,总以为从此天下可能太平了,可是过了十几二十年,魔教的势力又伸进了中原,一次比一次大。

每个人都不解的是,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发展生根的?

这一次,大家总算才了解,以往所接触的,只是魔教东方派的人员而巳。

本来,大家又以为魔教的根是在西方的孔雀黄金城,现在也才明白,那儿也只是魔教属下的另一个部门,而真正的根却是在灵鹫峰下的东灵、西圣二宫。

他们虽然各管一部,但实际上却是一体的,东灵、西圣二宫的主持人,历来都是夫妇,没分过彼此。

这些消息是韩天化探出来的,可是如果没有洪九郎这个捣蛋鬼,也无法把魔宫闹得天翻地覆。

西征回来的人,谈起魔宫武学,个个都咋舌不已。

端木方功力之深,武功之高,几乎是无人能敌的,洪九郎是凭着智慧杀了他。

但是根据后来的了解,西圣的造诣比东灵还要高出许多。

她之所以把一切让端木方作主,只因为端木方是她的丈夫,而魔教之祖阿修罗天也是男的,魔王之尊不能由女子担任,这是魔教中不成文的规定。

所以,这次的约战,洪九郎有几分胜算呢?

这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却也是无人能解答的问题,连洪九郎自己也不能,何况,没有人能见到他。

洪九郎躲了起来,跟金妮在参研魔教的九大宝典。

他以九子魔母神剑上的梵文,逐句的和金妮讨论,他身边自然有精通梵文的人才,岳天玲手下的第一女弟子心心就专攻梵文过。

岳天玲是个有心人,老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但是,光有经典还是不够的,魔教的许多练功的法门,必须要亲身体会的,他跟金妮参研的就是这些。

金妮也十分用心,虽然明知她合作的对象是敌人,但她仍然毫无藏私地倾力相助,因为此举对她的影响太大了。

她终于进窥到升登天魔的阶梯,她已不在乎魔教的成功与失败了,因为魔的最高境界也是超然物外,无他无我的。

魔教的人马也大批浩浩荡荡地开到了,是赫连达去布署接待的,虽然大家是敌人,但在约会之前,大家还是秋毫无犯的,他们可以公然的活动。

魔教的中心地设在旋风牧场,位居大通河之畔,那也是黄河的源头之一。

她动员的人手近千,在大通河畔广阔的牧野上,架起了连天的帐幕,很难知道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但是韩天化居然有办法能探到了一点消息。

消息很惊人,除了东方教的全班人马外,西方教主独孤长恨也带着他黄金城中的高手护送芭芭拉夫人前来。

据说除了芭芭拉之外,居然还有两位魔教中已经退隐的长老也搬出来了,因为九子魔母神剑是魔教的镇宫神兵,不容失落在外人之手。

这说明了对头更难缠了,自然使大家都揪着心。

不过群侠这边也有些可堪安慰的事,少林搬来了一位久已闭门清修的老长辈————枯佛灵空。

这位上人是现任掌门的师叔祖,是少林大硕果仅存的一位老长辈了,年龄已有一百二十多岁了。

武当也搬来了一位俗家长老————醉仙客常枫。

他的辈份与灵空相等,年纪略小几岁,但也已是百龄开外之人。

这一佛一仙在六十年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后来就不再问世事了,年长一辈的弟子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两位老祖宗的存在,这次居然也出动了。

他们跟天狐老人似乎颇熟,来了也没跟他们徒子徒孙住在一起,被天狐老人接到天狐门的特别宾馆中栖身。

那所宾馆中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人物,但是跟一仙一佛及天狐人颇为熟稔,这大概是天狐门搬来的帮手。

这些人的生平事迹和名字都未为世传,但他们能够住进天狐门的特别宾馆,想必不是等闲人物,因此大家对这些人也寄予莫大的希望。

整个兰州处于一种风雨慾来风满楼的状态中。

终于到了约会的那一天了。

时间定在上午辰初开始。

魔教的人准时抵达,浩浩荡荡地来了将近百人,大部份人都是骑着马的,但一些有身份的人,则是乘坐宫免

这种官辇是西方式的,一台彩绸扎成的宫轿,放在平车上,用四匹马拉着,人还是半卧在轿子上。

四名抬轿的西方美女穿着袒胸露腹的西方女装,脚登蛮靴,婀娜英健,再视着她们的金发碧眼隆鼻与一身白玉似的肌肤,倒是十分香艳动人。

像这样的官辇一共是三乘,其中一乘是西圣夫人芭芭拉,另外两乘上则是一名十六七岁的美艳少女和一名二十来岁的俊美少年。

同样都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只是男的俊仪若仙,女的明艳照人,大概这就是他们魔教的两位长老了。

东方教主赫连达与西方教主独孤长恨的两乘骏骑都傍着宫辇而行,对辇上人执礼甚恭,使人想到这三个人的身份都不平凡。

这情形颇让东来群侠担忧。

因为大家都深知魔教的端倪,对方愈是外表显得年轻,其造诣也愈深,而这两名长老都是十分的年轻。

天狐门兰州总坛的手笔很大,早就围出了一块数十亩大的空地。围着空地,叠木为架,盖起了十四层的座椅。

中心则是一座丈许高的土台,台的周围插本为桥,台广十丈,以竟技而言,足够十来对人同时动手的。

这座看台可容数千人参加,使那些赶来一睹盛会的武林朋友,人人都有一席之地以免向隅。

这情形让八大门派的掌门人看了有点诧然。

因为他们每有盛大聚会,总是为接待参观的的人伤脑筋,不管如何安排,总是使有些人无法如愿,招致了不少批评。

这次天狐门主与魔教的约斗,来看热闹的人多出了两三倍,天狐门却有办法将大家安排得皆欢喜,看来各大门派故步自封、不求进步,已是不争的事实,该向别人好好地学习一下。

东来群豪中由于门户众多,旗旗招展,十分热闹。

但是魔教的大队来到后,居然毫不逊色。

他们的旗帜只有金银两种颜色,东方教用金黄色,西方教用银白色,旗面上都绣着三头六臂的阿修罗天神像,旗的周围以金银丝线滚边。

在月光映射中,灿烂辉煌,气势夺人。

魔教以赫连达为主前来交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