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辛九如是个二十五六的青年,黑脸膛,高身材,一脸的憨厚之气,很给人好感。

虽然辛九如的外型很给人相当的好感,但是却没有人对他持乐观的看法,九华剑派过去虽有过辉煌的历史,不过在近五十年来,却没什么杰出的表现。

只不过他们的规矩很严,对弟子的教导与要求也严,出师门人弟子在武林中颇受重视,剑法沉稳,功夫着实,所以九华剑派仍是颇受人重视的一派。

辛九如出场后向木星原打了个招呼,却向洪九郎微微躬身作礼道:“洪门主对此战有何指示?”

这到使洪九郎很不好意思,连忙道:“辛兄太客气了,今天这一战虽然重要,却无法作成什么决定,主要目的是向魔教显示中原武林的决心和实力,因此辛见对胜负倒不必太耿耿于怀,他们能战的人不多,比我们这边少了几倍,辛兄只要记住一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辛九如一拱手道:“好的,在下明白了。”

于是两个人就搭上手决斗了。

正因为每个人都过份地看重了魔教的木星原,没有人想到辛九如能胜,所以一开战,大家都在猜测,辛九如能撑几招而落败。

本星原的剑势凌厉狠毒,极诡异之能事,一上来就凶招迭出。

魔教连芭芭拉夫人在内,一共只准备派七个人出战,木星原知道自己要出战好几场,也不想多浪费体力,准备在最少的招数内将对方解决,取得第一场的胜利。

那知二十招过去,他才发现如意算盘无法如愿了,辛九如的守势极稳,韧性极强,不管如何辛奇的攻式都无法突破他的防守。

最主要的是他的腕力强,出手快,木星原有时发的是虚招,想诱对方出剑来挡时再演化底下的攻势的。

辛九如也老老实实地挥剑来挡了,但他移剑的速度极快,不等对方撤招式变化,他的剑已够上了位置。

只听当的一声,两剑接触,硬将对方的剑震开去,木星原必须全力握剑,才不致被震脱手去,可是以后的变化却施不出来了。

每一次他要施展精招时都是如此,所以战来很辛苦。

更有甚者,他有一些精招是败中取胜的妙着,那要等对方发招取他的空门时才施展的,可是辛九如却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他故意露出空门,对方不抢攻,他无意间露出的空门,对方也不抢攻。

换言之,对方完全是以他的剑为对象而不是以他的人为对象,每次都是跟他碰剑而不攻他的身体。

就这样斗出了七十招,木星原的手臂已微感酸麻,反观对方仍然稳如山岳,毫无疲意,这使木星原十分焦灼。

他一直在思索着该如何去突破这种困境。

终于,他决心冒险一试了。

他要放弃剑而改以其他手段来取胜,那在比剑上也许算输,但芭芭拉事先已声明过了,魔教武功所求的不是招式上的胜利,而是在击倒对方,为了达到此一目的,可以不择任何手段的。

又是一次接触,木星原的剑由横里掠进,直扫咽喉,用招狠毒,辛九如却很从容地由胸前横剑推出。

只有轻轻的叮然一响,木星原的剑已飞了开去,他的剑上根本毫无剑力,接着他左手的手指却笔直地接了进来,仍是直取咽喉,招式险到了极点。

这时,辛九如的剑已荡了出去,空门大开,势必无法躲开这一指,每个人都不禁惊呼出声。

但就在他的指尖触及之际,忽然砰地一声,有一股巨大的掌力,把木星原震了出去,身子飞了起来,在十几丈处砰然坠地,倒地后就没再动。

有人根本没看见是怎么回事,有人则看得清清楚楚,那是辛九如的右脚突然踢了出去,在间不容发之际,踢开了木星原。

辛九如还站在决斗场中,他的咽喉处已有一丝血迹,那是木星原的指甲划破的,只要再深一点,木星原就能戳穿他的喉咙了。

洪九郎忍不住站了起来道:“辛兄,好功夫!不知这一脚有名目没有?”

“有的,叫无影脚,为本派五代祖师方锡人所创,历传至今已有九代了,是本门三大绝艺之一,凡本门弟子,均须习成此一绝学。”

“可是外界却始终没见过贵派这种功夫。”

“这是一种与敌皆亡的招式,也不是任何时间都能用的,是以使用的机会不多,而且在既经使用后多半是与敌人同时死亡,知者才不会太多。”

“可是刚才却没有造成那种结果啊!”

辛九如道:“刚才我是自忖必死,所以才踢出了那一脚,那位木老师的武功很高,大概也意识到本身的危险,居然及时停住了招式,因而才保住了我的一条命,不过他自己却中了我一脚,也因为受力较轻,可能不致丧命。”

魔教方面已有人去扶起了木星原,他是受震过巨而致晕倒,这时气血渐顺,渐渐清醒,一跛一跛地回到座上。

辛九如诚恳地道:“这仍是两败俱伤的一战,敝人不承认落败,却也不敢言胜,这是一场和局。”

洪九郎笑道:“辛兄声不声明都没关系,魔教所争取的不是胜利而是要对方屈服。”

辛九如道:“九华剑派是不会屈服的,本派现有弟子门人计一百九十三人,要把我们这一百九十三人都杀死了,本门就灭亡了,但不会有一个人屈服,要杀光我们,对方至少也得赔上一百九十三名高手,这个代价相信没有一个门派付得起。”

说完他从容地走离了决斗场,赢得了一片敬佩的眼光,岳天玲低声对洪九郎道:“这个小伙子很了不起。”

“不错,他表现了中原武林的风范与胸怀,可以使魔教对我中原武林改变一下看法。”

岳天玲道:“只怕没多大用处,他的话也不足以相信,九华剑派有一百九十三个人没错,但未必能都如他这份造诣和决心,也不见得有他这份定力与气度。”

“当然不必人人都如此,但有上十几个也就够了。”

岳天玲道:“有两个就很了不起了,这种禀赋是天生的,千百人中难得其一,就像我天狐门一样,师父物色多年,也只找到了一个你。”

“不管怎么说,九华剑派总算把他们的技艺精华表现出来了,给魔教造成了不少的威协。”

岳天玲点头道:“这倒不错,魔教只打算以六人应战,第一阵出师不利,那使他们信心大失,如果再能折他们一场,他们势必阵脚大乱。”

魔教那边的神色都很凝重,显然他们每个人都打算接战三四场的,结果第一场就被人打出场子。

虽然辛九如承认是个平手的局面,可是人家只有皮肉之伤,魔教的木星原已无再战之能,高下自分。

第二场他们推出的是一个中年壮汉,是西方教中的长老雷都王子。

这是个真正的王子,他是西方一个小邦的王子,自幼就加入了魔教,他们那一小邦人民不过才二十来万,国土也不大,不过物产丰盛十分富足,这样一个国家当然是大邦觊觎的对象。

但自从雷都王子加入魔教后,整军经武,训练了一支五千人的劲旅,这支军队屡战屡胜,使得那些大邦不敢再对他们轻视。

这个小国信奉魔神,却不属于魔教,只是魔教的支持者而已。

雷都王子不会说华语,需要找人翻译,他用的武器是战场上所使的长剑,长有五尺多,剑叶宽厚,使用者必须臂力惊人。

负责翻译的东方教主赫连达道:“雷都王子的武功是多方面的,他虽然使用长剑,但他身上还带着很多其它武器,在必要时都将取出使用的。”

岳天玲道:“那还算是比武吗?”

赫连达道:“比武只是中原的规矩,魔中是不兴这一套的,我们练武的目的是征服或杀死对方,任何手段都不加限制,不过我们也很公平,并没有限制对方使用什么武器,所以比赛是绝对公平的。”

洪九郎却接到了一张字条,他看了一下道:“中原武林是以少林、唐门和江南霹雳堂的三家代表应战。”

赫连达道:“那就是要以三敌一了。”

洪九郎一笑道:“少林有七十二绝艺,川中唐门擅毒,霹雳堂雷家擅火器,我们认为这三家技艺加起来,可以与贵方的雷都王子一争长短,而且我们本来就比你们人多,芭芭拉夫人也声明过,你们只以六人应战,却并不在乎我们以多少人应战。”

赫连达道:“我们是不在乎,但是没想到以中原武林的堂堂阵容,居然会以多取胜。”

洪九郎微笑道:“中原武林之所以在这一次要推我天狐门为代表向魔教交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做事情只问其利不问手段,对付贵教最为适合,以三敌一,在中原任何一家掌门人都拉不下这个脸来提出要求,可是我天狐门却不在乎,我就是要如此坚持。”

洪九郎能不顾身份讲出这番话,赫连达也没办法了。

洪九郎笑笑又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你们魔教就是拿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后,老着脸皮又来了,这一次我们决心抛开颜面,要给你们一次痛击,以免你们又抓住道义做幌子耍赖皮,而且这一次我们决心赶尽杀绝,不再姑息了。”

赫连达愠然道:“大家都撇开道义不谈好了,要讲使险谋耍手段,本教难道还怕了谁。”

洪九郎道:“你们本来也没有遵守道义过,以往是我们被道义缠住了手脚,现在我们受够了教训,决心无所顾忌了,你们想要使手段也尽传施展好了。”

赫连达气极无语,又跟几个主脑人物商议一阵后,才大声地道:“以一敌三也没关系,本教神勇无敌,又岂在乎以寡击众。”

行列中出来了一个人,青年武士打扮,手中执着一支熟铜棍,一抱拳道:“少林二代俗家弟子唐少游候教。”

赫连达对这个年轻人毫无印象,因以问道:“还有两位呢?”

唐少游道:“在下姓唐,出身川中唐门,十六岁时投身少林,二十四岁出师娶亲,拙荆雷晓莹,是江南霹雳堂主的长女,所以在下今天是一身兼挑三家代表。”

赫连达一怔道:“原来你只有一个人。”

“是的,在下虽然只有一个人,却代表了三个门户,而且在下兼通三家绝学,各自独立互不相混,所以说是三个人也不为过。”

赫连达听说对方只有一个人后,神情上并未轻松,反而更凝重了,因为他知道这一个人绝不比三个人好对付。

不仅赫连达如此,中原群豪的感觉上也是如此。

唐少游道:“在下目前虽是代表三家,仅是为了应付魔教之用,而且将来在下的归宿还是回到唐门,而且向雷家和少林提出过保证,绝不将那两家的技艺带到唐门去。”

这番话使很多人都松了口气,如果将唐门之毒和雷家的火器技艺都并入少林,他日武林势必要形成少林一家独盛的局面了。

尽管如此,但有些人心中还是在暗怪少林,他们居然暗中跟那两家合作,不过他们确也佩服少林的人有眼光,能与那两家搭上关系,这在武林中将是一大突破。

雷都王于又得了一番提示,大概是告诉他对方所擅的各种奇技异能,所以雷都王子的神情也很凝重。

由于言语不通,也不作交谈了,双方各施一礼后,就开始交手了。

雷都王子的剑很重,舞起来虎虎生风,但唐少游的熟铜棍却是以少林的达摩杖法应战的,毫不逊色。

两方兵刃相触时,火星直冒,证明他们的臂力也是相等的。

决斗进行到六十多招,双方都还是以手中的兵刃决战,没有使用到别的手段,不过大家都看出,他们在兵器上很难作成胜负之分的。

两般兵器都重,省力也差不多、而且技艺精娴,五百招内都将是平分秋色。他们也不可能拖那么久,一定要靠别的技艺获胜,只是看谁先开始而已。但他们似乎都没有那个意思。

先动手的人固然可取得先机,但也有缺点,除非能一举压倒对方,否则对方乘机反击,反倒落人后手了。

战局进行到一百招后,雷都王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扬手射出了一支小剑,奔向唐少游胸前。

这支短剑长约半尺,宽约寸许,并不是很小的武器,但竟不知是藏在他身上何处,也不知他是如何取到手的,只见他空着的手一扬,短剑已飞了出来。

好在唐少游是出身唐门,那是举世公认的第一暗器世家,而且擅于用毒,不过撇开毒不谈,他们发暗器与接避暗器的手法也是当世之最,眼光利物之准与出手的配合也臻于完美。

这支剑来得虽快,唐少游却轻轻用棍子一拨就拨开了。

不过雷都王子的飞剑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