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三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跟各大门派间也拥而有些小磨擦,总算未演成大冲突,不过这也是血的教训换来的。

有一段时间,丐帮与几个大门派都起了冲突,大家都有了不少损失,龙行空接任帮主后,与几位掌门人磋商后,总算停止了敌对行动。

不过,大家在听见龙行空与岳天玲交好后,心中也是一沉,丐帮与天狐门若是结成了伙,实力大增,各大门派所受的压力也将大得多。

但这种感觉,他们只能放在心中,无法表现出来。

王十方也笑道:“老狐狸跟我是忘年之交,对他的门下,我是信得过的,你们若能好好合作,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也可以为武林多尽一分力了。”

说着走到场中,朝极乐仙子一笑道:“对不起,老化子遇见了小辈,多谈了几句,劳你久等了!”

极乐仙子对王十方打量了好一阵子才道:“我只道重返青春,芳华永驻是我们魔教独一的法门呢!想不到中原也有此异方奇术,听说道友是得到一部仙家道诀而成道的,不知道王道友可肯将书中主旨赐示一二?”

王十方笑道:“那可没有什么好说的,道书丹券,说起来还是那一套,中原早在几千年前,就有黄庭经卷了,所谓仙家妙旨,只是后人对这些大道的研究心得,找到一条速成的路而已!”

极乐仙子道:“奴家就是请教一下速成之诀的。”

王十方道:“我倒不是小气,你真要有兴趣,老化子借给你看几天都没关系。”

“那就太感谢了,仙长在何时赐阅?”

“那得到我的地方去,那些丹书都是刻在竹简上的,串成一大堆,我可不能背在身上。”

“道友的仙府在何处?”

“这个很抱歉,我可以带你去,却不能告诉你在什么地方,不是我故作神秘,而是我怕麻烦,一旦被人知道了,不知有多少人会去找我呢!”

极乐仙子道:“这倒也是,那就等今日会后,再追随道友一行好了。”

王十方道:“不过我劝你不必浪费时间了,那本书上所记,练到顶也只是这样子了,你已经到了这一重境界,更上也不会有进境了!”

极乐仙子道:“道友别骗人了,延年益寿,重发生机,只是最粗浅的入门功课而已。”

“话是不错,道家真正在脱体飞升而得永寿,那就是修练元神,使之凝炼而成形,不生不死。”

极乐仙子眼中射出了希望的光辉道:“奴家就是想请教一下如何达到此一重境界!”

“条件很难,人时地利和,还要一些不世的灵葯为补,不过真能达到那一重境界,也是没有意思得很,因为那已经超出了人的范围,没有了七情六慾,不成为真人了!”

“自然不是人,中原谓之神仙,我们谓之天魔!”

“能否达到此一境界,可还渺茫得很。”

“能够的,奴家在阿尔泰山之巅,曾经见到两位,他们能凭空而飞行,随气而浮沉,上穷碧落,上达幽冥。”

“真有这样的神仙?老化子倒是没见过,他们真能与天地同寿吗?”

“这倒清楚,他们告诉奴家说,每六十年,会有一次天劫,若是躲得过,就可以再生一甲子,射不过就形神俱灭,他们已经躲过了十几次天劫,活了将近千载了。”

“这个老化子的书上也提到过,但不论躲过几次,总有一次是躲不过的,所以世上没有不死的神仙!”

极乐仙子笑道:“好生恶死人之常情,神仙亦在所难免,能够更进一步,奴家还是想试试的,魔教也有这一类登仙法门,但是阻碍颇多。奴家想看看中原道家的法门是否能容易一点,或者两者有相辅相成之处,我们也可以提出互相研究一下。”

芭芭拉立刻道:“魔教法旨,不传外人,仙子请不要忘记了!”

极乐仙子一笑道:“这个不劳你提醒,我比你清楚,不传外人的是本教那些入门奠基的练功诀窍,这位王仙长已经勘破生死玄关大道,超越武功的范围了,我们互相研究的也是我个人修为所得,与门户无关了!”

王十方哈哈一笑道:“仙子有意赐教,王某是十分欢迎的,尘世多扰,我们已经跳出三界外了,何必还理会这种琐享,仙子既然有意合作,我们这就走吧!”

极乐仙子道:“王兄请恕罪,小妹受魔令征召,必须要为门户尽一番力。”

王十方笑道:“我们还是要打上一架了。”

极乐仙子道:“大家互相印证一下,也好多番了解。”

王十方道:“老化子倒是不怕打架,而是替仙子着想,你我的修为都差不多,若是死命力拼之下,大家都耗尽元气,老化子反正活够了,死不足惜,仙子这两百来年的修为,可就要泡汤了!”

极乐仙子笑道:“王兄,修为到了我们这种境界,大可不必像俗人那样拼命了,大家一接触,深浅自知,就算是互相印证一下就好!”

王十方道:“仙子既然这样说,老化子自得从命。”

极乐仙子自腰带上解下一柄小刀,宽才约指,长不过三寸,捧在手中道:“小妹以此修罗化血神刀求教!”

王十方笑道:“化血神刀,功可斩尸灭神、仙子是要我的老命呀!”

“王兄言重了,化血神刀只对初登道基的人有威胁,但是王兄功力深远,看来不值一笑!”

“老化子可不敢如此托大,老化子以碧玉杖求教!”

他自怀中取出了碧玉杖,也是一支小玉杖,长约尺许,如筷子粗细,弯弯腰道:“仙子请!”

极乐仙子含笑道:“有僭了。”

一口气吹在刀上,那柄小刀就化为一道血红色光华向前飞去,王十方也喝了一声:“疾!”

手中的玉杖也化为一道青虹,飞起来迎向红光。

一青一红两道光华,就在空中交斗起来。

极乐仙子捏指成诀,指挥着刀光进击。

王十方则双手握拳,以真气遥控青玉杖招架空中不住地发出叮叮之声。

他们都是以本身真气,遥控武器为击,招式使用却与真人相搏无异,由于是在空中运击,不受身形及地形限制,发招更为凌厉自由,战来更见精采。

岳天玲叹道:“听说部中及前人小说中有创仙以剑气和剑刃互相搏击,或于百里外取人首级,总以为是无稽之谈,今天才知道是真有此事。”

洪九郎也道:“小弟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也幸亏师父约来了这个王十方,否则这个女的一柄飞刀,我们这边就无人能敌!”

岳天玲道:“这倒不见得,他们不过是以气驭剑而已,我们手中若有利器,一样可以跟他们对博的。”

“可是运招就没有他们灵活了。”

“那也是因人而异,他们靠真气运器,究竟不如兵刃在手反应迅速,你只要看得准,一下子猛击,将他们的真气阻断,就可以胜过他们了!”

洪九郎道:“说来容易,认真对敌时,未必就有那样趁心了。”

“那当然,百余年的修为才能达此境界,究竟不是常人所能抵御的,我只是告诉你,飞刀飞剑并非无坚不摧,也不是无法抵御的。否则,大家都可以拚命去练了,魔教只凭那两个长老,就足以横扫中原,不必费那么大的事了。”

底下在谈论着、场中的交斗也愈来愈烈,青红两道光华已纠成一团,上下翻舞,煞是好看。

忽而两个人都大喝一声,双手连扬,鼓动真气,青红两道光芒也愈来愈粗,最后叮然一声,化为许多青红色的星雨坠落了下来。

刀与杖都被绞碎了,碎屑落了一地,极乐仙子一脸汗水,王十方则脸色发白,喘息不已,显见两个人都很累。

王十方首先道:“仙子法力高深,老化子佩服!”

极乐仙子也道:“哪里,王见才高明呢,小妹望尘莫及,很抱歉,小妹收手不及,毁了王兄空器。”

“老化子也一样,把仙子的神刀毁了。”

极乐仙子道:“小妹这柄刀杀过的人太多了,饱沃鲜血,凶戾之气太重,毁了也好。”

“老化子的这支玉杖却没沾过一滴血,就此毁了,保住了它的清白,也未尝不是好事,因为最近这两年来,它已渐不安份,跃跃慾动,连我都不易控制了,所以籍仙子的宝器,毁了它也算是它的劫数!”

极乐仙子一笑道:“三兄如此一说,小妹心中就好过多了,小妹交代一下,就跟王兄到宝山一行如何?”

“欢迎极了,老化子飘零一生,得到仙子这样一位美丽的道侣,也是前生修来的福缘!”

极乐仙子向芭芭拉道:“宫主,你也看见了,非是我不尽力,实在是法力难胜,化血神刀已毁,我也难以为力,告退了!”

说完,她盈盈地走到王十方身边,伸手拉了王十方的肩臂,就这样飘然而去。

芭芭拉脸色铁青,但也无可奈何。

洪九郎道:“魔教中人修为愈深,魔性愈浅,这倒是个好现象!”

岳天玲却低声道:“也不尽然,你看另一个,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相处了!”

芭芭拉果然道:“有请光明师长老出场!”

所谓光明师,就是那个面貌姣秀的男童,他的外貌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肌肤洁白如玉,碧目隆鼻,一头金发,只是面容冷漠,不带一点笑容。

他站了起来,旁边有人递给他一柄降魔杵,金光灿然,走到场中,仍是一言不发。

洪九郎很是为难,对方从面貌外相看,也是到了天魔境界的人物,自非易舆,却又不知深浅,不知道该派谁出去挑战的好。

天狐老人那边也没有回应,他虽是请了一批老朋友前来助阵,但是在对方深浅未知之前,也不便相请。

岳天玲道:“看样子我们这边要先派个人出去试试,叫心心去好了,她的灵狐剑法与灵狐身法已得我真传,只有火侯只差一点,应该可以自保的。”

洪九郎道:“好!心心,你出去一下,记住只是一试对方深浅,不在求胜,发现不敌,以退身为主!”

心心应命而出,躬身献剑。

光明师也不答话,就是一杵压路下来,心心举剑架开,人已退了两步,她在气力上比人家差了一截。

不过灵狐剑法不在气力而以招式灵活取胜,所以她退步之后,立刻又提剑前击。

光明师的降魔杵不但沉重。而且十分沉稳,心心的剑法虽强,总是攻不进去,好在她身法灵活,一时还不至受制。

眨眼五十招过去了。

洪九郎看得眉头微皱道:“心心!你不是敌手,认输下来吧!”

心心也想下来,可是就无法抽开身子,因为光明师的身法十分怪异,动作挪位很快,每次都能挡住她的后路,一直给予她绝大的威胁。

心心连试几次都无法退出,心中也火了,忽地滚身进招,长剑如同毒蛇般的,猛刺他的心窝!

剑是由空门中刺入,光明师用杵招架已是来不及了,只有退后一途,而心心也是这个打算,只要把对方逼退,她也可以退出战圈了。

但是光明师的反应却大出人意外,他毫无退意,反而抡杵斜击而上,来势奇疾。

心心发现对方的企图是拚得两败俱伤,但已无法改变了,只有一咬牙,将长剑推送出去,自己则一偏身子,以肩头硬挨一杵。

长剑透胸而入,由背后穿出,心心肩头挨上了一杵,人被击飞出去,果然是两败俱伤!

心心的长剑只有一小截露在光明师的胸前,另一截剑尖冒出在背后,以受伤的程度而言,他比心心严重得多。

而心心被击飞出来,却被尤素芬飞身出来,在空中接住了,肩骨全碎,人已痛昏过去,尤素英连忙把她抱回去,用葯急救。

光明师仍然站在那儿,像个没事人似的,徐徐地用手拉出了剑,丢过一边,他的衣服上前后有两个剑孔,却不见血迹,他也不像是有受伤的样子。

洪九郎对魔教的功典很熟,已经知道这是魔教中的挪移大法,施为者可以将身上的血脉要害任意地移,避免受到一切的伤害。

这与所谓的金刚不坏法身有异曲同工之妙,此人修为至此,的确不可轻视。

光明师似是不爱说话,仍是默默而立,脸上带着倨傲的神色,等待着另一场战斗。

可是这家伙的神奇表现已经慑住了中原群豪。

洪九郎沉思有顷,才走到少林宿老智空上人前深施一礼道:“此人魔道已成气候,恐怕要麻烦上人施展降龙伏虎手段了!”

智空上人道:“老衲不辞一战,但老衲对术法一无所知,恐怕难以达到门主所望!”

洪九郎道:“上人的达魔杖以力克力,再佐以狮子吼禅功,就足克敌致果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