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四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因此赫连达道:“谢谢夫人体谅!”

芭芭拉夫人又叹道:“在私心之中,我是不赞同的,但是为了大局,我将尽全力支持你们,正如你们所说,魔教还是魔教,我们在总体上是一致的,只是某些看法上的不同,以往的规定既是一再地失败,就该试试另一种方法。”

这番话使得中原群豪都为之一震,心中不无惭愧之感,魔教的人虽然有意见的分歧,但他们不会分裂。

最后总能达成一致,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拥有如此庞大的实力,那就是一股惊人的力量。

芭芭拉又道:“你们今天既然不打算出战,为什么又要全力支持我这一次的约战呢?”

独孤长恨道:“因为我们认为应战仍属必要,第一是镇宫魔剑必须收回,第二是我们想对中原武学有个确切的认识后,才能决定本教今后努力的方向。”

芭芭拉点点头,然后道:“西方教主把来意直接声明了,不怕回头走不掉吗?”

独孤长恨笑道:“在天狐门的地方,不怕有这种事的发生,他们很重视武林规矩的道义,做不出那种变脸强留人的卑鄙事情来!”

洪九郎一笑道:“阁下把我们想得太好了,假如能把各位留下而一举消弭了魔教之患,我还是会做的!”

独孤长恨笑道:“本座知道,天狐门重视实力,不会为道义而缚起自己的手脚,但我们仍然毫无考虑地来了,是因为我们了解门主是个聪明人,不会做傻事!”

洪九郎道:“教主能说得透撤一点吗?”

“我以为门主应该明白我所指何在了!”

“在下是明白了,但有许多朋友未必明白,在下希望藉教主的口告诉大家,容易取信些,那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对不对?”

独孤长恨道:“门主不能告诉他们吗?”

“能!但不如教主自己的说明好,因为天狐门不是武林盟主,也不想做武林盟主,无权约束大家的行动。”

“在天狐门的总坛内,天狐门该有约束大家的义务!”

洪九郎一笑道:“本门有这个能力,却没有这个义务,今天只是天狐门与魔教之约,许多朋友都是捧场帮忙来的,洪某不想为了魔教而开罪真正的朋友,更不会笨得上贵教的当,做一些自绝于人的事!”

“什么是自绝于人的事?”

“像刚才,洪某为了维护秩序,得罪了几位朋友那种事,看起来显得洪某很跋扈,不过洪某还是很有分寸的,因为那几位朋友根本就是贵教的同路人,故意在此地生事以打击天狐门的,因此洪某才对他们不客气,如果是天狐门真正的朋友,洪某就不做那种傻事了!”

独孤长恨呆了一呆才道:“门主是怎么知道的?”

洪九郎一笑道:“天狐门成立虽没有多久,但很早以前,洪某的师兄姐们就以天府八狐的身份在武林生根了,专门从事搜集魔教动静的工作,颇有成效,那些是贵教的同路人,天狐门早有一份正确的资料了。”

独孤长恨干笑了一声道:“佩眼!佩服!洪教主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也不妨坦白承认。本教行事向来稳健。我们也不会凭几个人冒然前来,自然另有布署。在场的武林朋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我魔教中人,因此各位一定要逞强留下我们,恐怕不会太如意!”

洪九郎笑道:“各大门派进场的不过三四人,但他们来到兰州的人数又有多少,阁下知道吗?”

独孤长恨神色变了一变道:“不知道,本教也不需要知道,本座只知道以现有的人手,足可一战而已,不过本教也不是倚仗这点人手就能在中原通行无阻。今日之会,来的虽然是本教的一些主要人员,也不足以就代表本教了,魔教的传统很公平,人人都可以作主的。所以你们即使将我们全数杀死,也不会对魔教造成太多的损失,三五年后,魔教另一批新起的人员又将代之而出!”

洪九郎一笑道:“我知道魔教有一个很好的制度,人员更替无私,所以才能持续不断,不过再好的制度,总也会有缺点的,当我们研究出你们制度的缺点时,就可以真正的击溃你们了!”

独孤长恨大笑道:“本座承认现在制度中不免有些缺点,却并不引以为忧,本教真正能持久不断的是靠着立教的精神,只要此种精神不死,本教就不会灭亡!”

洪九郎不禁词穷,他无法否认,魔教之中,具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力量在维系着他们的同心力。

魔教的教徒可以不满他们的教主,也可以对其他的人不满意而加以倾轧、挤兑,但是他们不会改变他们对魔教的忠诚。

即使是那个跟他充分合作的金妮也是一样,她之所以肯出卖现在的魔教,是因为她认为可以创造出一个更为坚强的魔教。

芭芭拉夫人走了出来道:“洪九郎,两位教主拒绝出战,那就你我在此一决了!”

洪九郎也徐步走出来道:“夫人将如何赐教?”

芭芭拉道:“这一战上我要收回本教神兵天魔神剑!”

洪九郎道:“可以,你也看到了,剑就挂在我的身上,我也无意据为己有,随时都可以还给你们。”

“镇教神剑是你得端木方的尸体上拿去的,我们必须要从你的尸体上取回!”

洪九郎笑道:“这一点就很抱歉了,神剑可以奉还,在下的性命却不想轻易的抛掷!”

“魔教找上了你,你就别想逃得掉!”

洪九郎一整神色道:“夫人,话最好说清楚,今天究竟有多少人要找我,是你要找我,还是魔教要找我?问明白了,我才好决定应付的方式。”

芭芭拉道:“镇教神剑落于外人之手,是整个魔教之耻,魔教要找你!”

赫连达却道:“我们只要神剑收回,却不讲究什么方式,更无意为谁报仇,魔教中是不讲究报仇的!”

芭芭拉道:“仇可以不报,耻不能不雪!”

赫连达道:“没有的事,端木方是死于公平的决斗,那就不算耻辱,只有威信受打击而已,但是他的后继者并不是以杀死对方来重建威信,而是如何以更高更强的武功来建立新的威信。”

芭芭拉怒道:“这是我教司的事,与你们无关!”

“但你以魔教为名义,就与我们有关了,我必须把魔教的立教精神向大家说明,魔教中人只有一个责任,就是一统天下的大业,不是建立个人的声望。身为重要职司的人,尤戒轻易与人打斗,所以我和独孤见刚才就拒绝出战,我们不想成为天下瞩目的英雄……”

芭芭拉怒声道:“你们不加支持,我自己来就是!”

“那只是你个人的问题,却不能把魔教牵进来!”

芭芭拉终于道:“好!这一战就代表我个人,荣辱安危,系于我一身!”

洪九郎把身上的长剑解下来放在一边道:“剑在这儿,你要就拿回去,至于拼命的事,我就不奉陪了!”

芭芭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洪九郎道:“没什么意思,从你跟赫连教主的谈话中,我突然有了启示,我是天狐门主,身上担负的责任很重,也不应该轻身涉斗的。”

芭芭拉道:“我们早就约好了的!”

洪九郎道:“不错!我们是有过约会,那时你是以魔教最高负责人身份与我订约,这一战胜负至少有某些决定性的力量,我才答应那个约会,现在你似乎什么都无取决了,这一战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赫连达道:“门主!芭芭拉夫人仍然是教司中的最高负责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是她没有权力决定些什么。”

“不错!魔教是整个一体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作主为本教将来的大局动向作成任何的决定!”

洪九郎笑笑道:“所以我也可以拒绝跟她拚命吧!”

赫连达道:“若是她以魔教中的身份向门主挑战,门主是可以拒绝的,本教也不会加以支持,但她若以端木方遗孀的身份向门主要求报仇,在江湖的规矩上,该如何应付是门主的事了。”

这家伙十分狡猾,故意把魔教撇开了,变成私人的挑斗。

但洪九郎却不上这个当,笑笑指着一边的长剑道:“但是她要索回的却是贵教的镇教神剑,这似乎又不是单纯的个人事件了!”

赫连达道:“这倒也是,那么敝人问一句,门主要在什么条件下才肯交还此剑?”

“问题不在我,而在贵教,贵教打算在什么方式下收回此剑?”

赫连达道:“本教但求收回此剑,不计任何方式,不计任何代价!”

洪九郎想了一下道:“这一说我可以开个价钱了!”

赫连达道:“假如条件不太苛刻,不违反本教的大原则,本教可以考虑一下的。”

“我的条件绝不苛刻,我打算卖十万两黄金!”

此言一出每个人都大感意外。

赫连达不相信地道:“门主不是开玩笑吧?”

洪九郎道:“当然以剑的本身价值而言是没有这么贵的,但此剑对你们有特殊的意义,我想可以卖得贵一点,何况我听说贵教的西方黄金城中以金砖铺地,这十万两黄金,也不过才千块金砖而且。”

赫连达道:“不贵!这个代价我们可以接受,只是我们事前没准备,没有带这么多的金子来。”

洪九郎道:“没关系,你们带多少来,先付个定金,就可以把剑收回去,同时打个欠条,说明期限,在期限内把黄金送来就行了。”

赫连达道:“可以,我立刻打欠条给你!”

独孤长恨道:“不必了,本人立刻可以付清!”

边说边走了出来,从身边取出一串钻石的项链道:“这是钻石产于西方,价值很昂贵,这一串项链在西方的售价是十五万枚金币,足可抵十万两黄金了。”

赫连达微微一怔道:“独孤兄,你这是……”

独孤长恨道:“赫连兄,我们的目的在收回神剑,我刚好带着对方所需的代价,你我还要分家不成?”

洪九郎接过项链,看了一下光泽后笑道:“不错!光泽和颗粒大小都是上乘的,我还赚了一点,银货两讫,更是干脆,咱们这就成交了!”

他拿起放在一边的神剑交给了独孤长恨。

赫连达道:“就是这一柄?”

洪九郎道:“如假包换,我从端木方手中取来的剑是这一柄。”

赫连达道:“不对,镇宫神剑的剑柄上有二十七颗红宝石,每颗都价值连城!”

洪九郎道:“没有那么高,我找珠宝商人估过价,总值不到五万两黄金,不过那也是很高的价值了,我怕财帛动人心,易生意外,所以用块黑绸将它裹了起来,只要解开黑绸就行了。”

独孤长恨将剑柄上的黑绸解开,立刻宝光灿烂,他再详细地检查了一下,甚至于按开了剑簧,把藏在剑柄中的那份魔教真解也取了出来,流览了一遍。

这才脸泛微笑道:“没有错,果然是真剑,早知阁下就放在这儿,我们一伸手就取到了,岂不省下了十万两黄金!”

洪九郎道:“我一开始就告诉各位过了,夺来的剑是这一把,难道各位都没听见?”

独孤长恨道:“听是听见了,但因为色泽不对,剑柄上也没有宝石,我们都不敢相信!”

“这是贵教的重宝,容易启人眼红,我必须要伪装一下的,否则我这保管的责任太重了,而且教主也不必后悔,我是不知道剑柄中另有宝藏,那一卷丝帛记载的东西十分重要吗?”

独孤长恨道:“阁下难道没看过?”

洪九郎道:“我可以指天发誓,没有看过,否则我就不会如此轻易卖回给你们了!”

独孤长恨对这番话倒是没怀疑,笑笑道:“帛上所载乃天魔真解,是我教神功的最高境界!”

洪九郎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不过这部真解落到你手中也没有用,我魔教的列剑法门,非本教中高级弟子,也看不懂其中奥妙,你拿去了半个钱不值!”

洪九郎笑道:“怎么会半个钱不值,至少我加一倍的代价卖给你,你会接受的。”

独孤长恨哈哈大笑道:“这倒说的是,你如找到了这份秘笈向我开价,别说是十万两黄金,就是再贵十倍,我也是非买不可。”

“百万两黄金,你付得起吗外?”

“笑话了!孔雀黄金城富用天下,虽不至于以金砖铺地,但是我库存之中,不下亿万之数!”

这番话使得众人一起动容。

独孤长恨傲然道:“各位也许不相信,但我们真有这么多的财富,那是我魔教数百年来的经营积聚,本来是散放在各处的,等到我们在西方立了根,才搬到那儿去的。当然,这笔财富并不属于我个人的,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