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马伯乐在安西府,居然有不少的朋友,而且早知道他要到来,都在客栈中等着了。

看见他到来,都上前寒喧问候,马伯乐客气地跟大家都客套了一阵,聊了一阵家常,也说了一阵在敦煌的情形。

当然,谈得最多的是洪九郎。

大家听说出了这么一位青年英侠,都不胜仰慕,一齐追问洪九郎的下落。

马伯乐只有笑道:“我这位老兄弟有个怪脾气,他不喜欢人多,所以单独找宿处去了,而且他也有顾虑,因为一路上已经受到青蛇门杀手三次暗算,所以他要保密行踪,请各位见谅。”

青蛇门是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杀手组织,洪九郎能躲过三次暗算,那简直是奇迹了,但也因此了解到洪九郎的处境危险,确实不便公开现身了。

客套完了之后,他也跟人许了一些饭局,以及拜托人家什么消息,大家也就纷纷告辞了。

马伯乐这才来到店房中,擦了把脸,说是要休息;不再见任何访客,有人找他,叫他晚上的饭庄子见,然后他关上房门,认真地休息了。

闭上眼不过一个小时,他听见塌下的木板上传来轻轻叩击声。

他很快地翻身坐起,掀开褥子,再掀起垫板,底下居然有一个方洞与一条通道,通向一个地方。

有一个人从底下上来;很恭敬地打了一躬道:“四爷,您好,六爷、七爷和八爷都在等着您。”

马伯乐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跟他们碰头,你就顶我的位置在炕上躺躺,谁来都别开门,在里面含糊地应一声,若事情紧急,就告诉我来替换。”

“是的,四爷,小的理会得。”

马伯乐就从通道中下去了。

他来到一间秘室中,那儿坐着三个中年人,看见他进来,一齐起立抱拳道:“四哥,您来了!”

马伯乐点点头道:“坐下!坐下!”

他看了三人一眼,然后又道:“几年前,我要到平凉坊去以这个身分窝着,你们还不赞成,现在终于知道好处了,尤其是老八,捡回了一条命。”

坐在他左边的那个中年人神情愤然地道:“四哥,都是你拦着,不让我跟他硬拼,叫一个年轻小伙子赶走i,实在不是滋味,我那红狐庄也完了。”

“庄院好好的在那儿,你只要有命回去,敦煌的天下还是你的,老八,说句良心话,我们几个人中间,就是你那儿最糟,闹得不像话,反对者也最多,差不多江湖的人全都恨你入骨,连我这个不成气候的马伯乐都能号召到一批要除掉你的人。”

敢情这个老八,竟是天府八狐中的红狐于天正,那么这个被他称为四哥的,就是八狐中的幻狐韩天化了。

他是八君中,唯一没有准落脚处的,也没有建立起一块他自己的势力范围,但他却是八狐中最可怕的一个,也是最神秘的人。

他精擅易容、变形,经常以各种不同的身分中面目,突然出现,而他暗算人的手法出奇,武功又高,不知多少好手都折在他手下。

天府八狐之所以能横行西北,称霸甘凉河洛,有一半的天下是韩天化打下来的。

他总是把最难对付的一两个人收抬下来了,其他人再去接下来那个局面就行了,而这次他居然化身成了马伯乐。

韩天化坐下,排行第六的玉狐楚天涯就忍不住问道:“四哥,那个叫洪九郎的小子真是老杀才的弟子吗?”

“他的本名叫洪天泉,跟我们一样是以天字排行,因此我想可能不会错。”

黑狐刘天雄却不以为然地道:“名字中有个天字的人很多,不会是巧合吗?”

“那当然可能,不过他又以九郎为名,分明是入门的秩序,再者,他指名找我们的麻烦,应该别无可能了,真没想到那个老头子受了那么重的伤,掉下天山的悬崖,居然能不死,还教出这么个徒弟来。”

“那小子的武功是不是老鬼的路数?”

“看不出来,他说他一共只学了三式剑法,可是到现在为止,只施过一招,但这一招剑法就能叫两头蛇断喉,蛇娘子伤臂,西川双鬼负伤!”

于天正叹道:“老鬼教了我们八人武功,传授都不同,自然也能创出第九种武功来,从武功路数上是看不出门道来的,确定他的身分就行了。可是,他也以飞狐为号,跟玉狐的外号相同,我们的外号都是老鬼起的,为什么会给他起个相重的的外号呢?”

韩天化道:“这个我倒可以明白,那天老鬼中了老五的黑煞神针,只有老五的轻功卓绝,下去找了一遍,她上来说没找到,我想她是骗了我们。”

“她骗我们什么?”

“她一定找到了老鬼,而且把解葯给了老鬼,留下了老鬼的一条命,做了一次人情,所以老鬼要洪九郎来清理门户,故意相重飞孤五号,就是告诉她,只对她一个人特别容情,没有逐出门户。”

“这怎么可能呢?当初围攻老鬼时,五姐最热心,而老鬼对她也特别怀恨。”

韩天化一叹道:“看起来是如此,但是你们该想想,老五在我们八个人中是最乖的一个,除了个性较烈之外,就是喜欢杀人,她杀的人也是声名较恶的江湖败类,一般人对她的口碑还不坏,老鬼为什么最恨她?”

“那是因为老鬼最喜次她,怪她乱施杀孽,才想追回她的武功,她舍不得功力被废,才跟我们一起行动。”

韩天化点头道:“对了!老鬼最喜欢她,她也最心敬老鬼,要不是大姐用了美男计,叫玉郎?(此处一字不清)错了她的心窍,她还不参加我们的一伙。她虽然参加了我们的行动,但是对老鬼总还有一份感情的内疚,所以她在事后,不惜杀了玉郎崔伟就可以知道了。”

“那是因为她发现玉郎跟大姐私下来往。”

韩天化苦笑道:“老八,你最没脑筋,玉郎崔伟本来就是大姐的老相好,她等于是从大姐那儿把人抢了过来,崔伟跟大姐再通款曲,她早就知道了,那里会因此而反目的,她那样做,无非是借故生事,找个理由离开我们而已。这些年来,她跟我们虽是同列八君,却从不参加我们的行事,独来独往,我想老鬼一定是她私下留了情。”

楚天涯道:“四哥分析得不错,五姐的黑煞神针剧毒无比,中人必死,老鬼中了两针,假如没有她的解葯,不可能留住性命,再教出一个徒弟来,这么一来,我们岂非也要面对着与五姐为敌了?”

韩天化道:“那应该不太可能,老五若是要跟我们作对,当年就不会参加我们一起行动,最多她不会帮我们一起去对付洪九郎,却也不会帮着他。”

刘天雄吁了一口气道:“那最好了,否则我应不知道该怎么好了,五姐这些年深居灵宝,她的飞孤山庄与外界不通来往,但也没人敢去惹她,据说她精研技业,已是尘世间无敌高手。”

韩天化一叹道:“老五本就是个难惹的人,只要她不跟我们作对,我们也不必去惹她,问题是这个洪九郎,我们该如何应付?”

刘天雄道:“四哥,我们对他毫无所知,以你看,我们与他力拼,能拼得过他吗?”

“我不知道,虽然我跟他盘桓不一阵,但是却没机会知道他太多底细,但老鬼派他来清理门户,一定不会是省油的灯,我想一比一,我们谁都不是敌手。”

于天正道:“四比一,目前我们已有四个人在此,小弟不相信会输给了他!”

韩天化忙道:“我不参加,我这马伯乐的身分好不容易跟他搭上线,拆穿了太可惜,你们三个人如果愿意,就跟他对一下也好。”

他看看三个人都不象有出头的勇气,不禁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们都失去当年的豪情了,三个人对一个,还是这么畏畏缩缩的,我们是出于一个门中的,纵使技业略逊,也不会差得太多吧!”

刘天雄道:“四哥,这些年我们都没把功夫搁下,比以前凝练多了,但是我们也不象以前那样孑然一身,毫无牵挂了,盛名得之不易,我们砸不起,好在我已经着人去通知大姐他们了,等大家全齐了,再谋对策吧!”

韩天化看看另外两个人,叹广一声道:“随你们吧!反正就是我一个没有固定基业,我也不怕被人拔根,而且我的身分很多,最多不用韩天化的本名,换了个身分一样可以照样生活,我是为你们操心。”

刘天雄忙道:“四哥,你怎么这样说呢?天府八君齐名,可没少了你。”

“虽然我列上一份,可是你们都坐霸一方,只有我顶着个马贩子的身分,天天闻马尿,没享过一天福。”

于天正笑道:“四哥,你虽然没建下基业,可是咱们兄弟间还分彼此吗?无论你到哪一处,也没少了恭敬,每一处的基业你都有份,就象以前的管仲一样,六国拜相,比我们哪一个都威风呢!”

韩天化苦笑道:“可是我也最倒霉,前两天就挨了活死人两支蛇骨针,若不是洪九郎救了我,差点就送了老命,想想实在不值得。”

于天正忙道:“那是你这身分不对,偏偏与洪九郎作了伴,小弟还一再关照,别对你下手的,那知活死人还是对你下了手,不过小弟相信你早已有了解葯,否则你不会听任那两支毒针射在身上的。”

韩天化笑道:“你倒是很了解我。”

“四哥一向都是老成持重,不冒半点险的,就是列名八君,也是不肯站在明处。”

韩天化只有干笑道:“我是天生的劳碌命,不惯享福,而且你们也的确要个人照顾,居安不可不思危,我是比你们想得多一点,看得远一点。关于洪九郎的事,你们认为要等大姐他们来了再一起对付他,我也不反对,可是大姐他们过来也要好几天,洪九郎可不会一直等在这儿,得想个方法拖住他。”

刘天雄道:“让他跑好了,到哪儿我们都能截住他。”

韩天化一笑道:“他第一站是到酒泉,而且是上黑狐庄去找你,假如你不敢出头会他,他会象对老八一样,拆了你的黑狐庄,你再要建立起你的声名,可就难了,因此这件事,由你决定好了!”

刘天雄这才有点着急地道:“怎么由小弟来决定呢,他找的人不是小弟一个,大家都有份的。”

韩天化冷冷地道:“但他此刻是先找你,就是你的事了,要拖住他没有别的方法,只有找五毒杀手门去对付他试试,如果能把他解决了,也省了别人的事。”

刘天雄这才嗫嚅地道:“我跟五毒门的人谈过了,他们这次竟然狮子大开口,索价四十万两。”

韩天化哦了一声道:“这是空前的要价了?”

“是的,他们说为了洪九郎,他们已经赔上了一个毒蛇门,现在如要再对付洪九郎,他们势必出动其余四门的好手,每一门十万两,不打一点折扣,而且事前先付。”

“五毒门的规矩一向如此,那倒不是特别,只是他们能写下包票吗?”

“不能,他们说了,五毒门会倾全力来看守这次任务,如果再失败,五毒门也只有收山了。”

“照这么说倒也不算太贵,他们自己所花的代价也不小,据我所知,五毒门本身只抽两成半,剩的部分给担任狙杀的杀手,重赏之下始得勇夫。”

刘天雄叹了口气道:“可是小弟其所有,也只有能凑出十万两,我出不起这个价钱来。”

韩天化道:“老七,你又哭穷了,你的黑狐庄雄踞酒泉多年,怎么只得这点产业?”

“小弟要养多少闲人吃饭,黑狐庄靠我一个人撑不起来的,而且小弟置了不少的田产与生计,那虽然是财产,临时却不能变成银子的,小弟总不能云变卖田产吧?如果消息传出去,不必要洪九郎来钉小弟,小弟等于是死了。”

楚天涯道:“老七说得也是,我们几个人如果要穷得卖房子田地,的确是穷途末路了,这样吧!四十万两小弟出一半,如果成了事,再由其他几位分摊,假如还是不成,就由我们两人分摊认了。”

“要分摊也是你们的事,我的全部身家也不过几万两银子,天府八君中,我是最穷的。”

于天正忙道:“四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你要用钱吩咐一声就行了,弟兄们谁也不会打折扣的。”

韩天化冷笑道:“要等我开口才有钱,我不成了丐帮了,这些年你们一个个存足了财,置下了产业,何尝有人问过我,我那几万两银子还是靠自己的劳力贩马赚的。”

大家见他脸色不好,不敢再向他说什么。

韩天化又道:“你们跟五毒杀手门交往多次,可曾见过那位五毒门主,他是个怎样的人?”

于天正摇头道:“不知道,据说他是个十分神秘的人,连他们门下的人都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