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大官人就是这么一个既叫人尊敬又令人害怕的人。

无疑的,他是凉州一霸;官面上,他有不少有势力的朋友,连知府大人都不时地去拜候他一下,请教些问题,这样官才做得久,若是没取得楚大官人的友谊,地面上准备出几件无头大案子,逼得知府滚蛋。

江湖上楚六爷也是响叮当的人物,他是天府八派中的老六,手底下有一批能人不说,附近知名的江湖人也跟他有交情。

当地开镖局的不说了,就是远处的镖行走镖路过此地,也一定要备上一份孝敬,前去拜候一下。

楚六爷若点了点头,保证一路平安,否则,那支镖准出问题。

洪九郎和马伯乐来到此地,一打听楚天涯的情形,只有摇头叹息的份儿。

马伯乐道:“难怪他那天不敢跟老弟当面交手了,他置下这么大的一份事业,怎么肯跟人拼命呢?”

洪九郎却一笑道:“他这份家财建起来不易,倒下来却很快,我这儿找上门去,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马伯乐道:“我想他不会待在家里等你去找他的,他花了那么多的钱,找上五毒杀手门都没能对付下你来,早已吓破了胆,多半是逃到兰州去了。”

洪九郎笑道:“我知道,我故意放他走路的。”

“老弟,你不是要对付天府八狐吗?干嘛遇上了又要放他走路呢?”

“我不光是对付天府八狐,还要彻底地摧毁他们邪恶的势力,撕破他们的假面具,绝了他们的依仗。”

他们在武威城中风风光光地住了两三天,洪九郎公开声言,说要找楚天涯算帐。也说他一路过来,已经破了红狐庄和黑狐别庄,现在轮到玉狐堡了。

洪九郎的事迹比他的人传得快,洪九郎的话倒是没人怀疑,大家洪九郎这个人也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自然,私底下有人向他求情说他跟楚天涯之间也许起了误会,只要能说开,楚天官人是个很够意思的朋友,一定会叫洪九郎满意的。

有人好心来告诉,说楚天涯势力很大。行事不择手段,要他小心,也有人是来投诉的,说他们如何受到楚天涯的迫害,请求洪九郎为他们申雪冤屈。

洪九郎都婉转地应付过去了,但他要找玉狐堡麻烦的事,却已公开地宣扬了出去。

所以他在第四天,匹马单身找上玉狐堡时,那儿早已聚集了一大批的人,等着看热闹。

平时势显赫的玉狐堡,那天却显得可怜兮兮,大门紧闭,门上连一个人都没有。

洪九郎敲了半天的门,才有一个老头出来开了门,见了洪九郎就扑地跪下了,直求饶命。

洪九郎把他扶了起来,道:“老人家,我找的可是楚天涯,不是找你,你害怕什么?”

“堡主在三天前匆匆地赶回来,住了一夜就走了,把家中的人也带走了一大半。”

洪九郎冷笑道:“玉狐堡有几百口人呢?走了一大半,也有两三百人,居然会没人知道?”

“是真的,他们都是夜里趁黑走的,有些则是分批悄悄离开的,尽量不动声色,一天前就走光了。”

一个卖肉的证实道:“这是真的,往常堡里都要我送上百斤肉,昨天却只要了二十斤。”

老头儿道:“其实二十斤也是做做样子,现在堡里只有十来个人,那肉还剩了一半在厨房里呢!”

“他们上哪儿去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堡主只说有要紧事,必须离开一阵子,堡里的开销由一位钱帐房来管支付,看样子短期内不可能回来,连三位姨奶奶都分开回娘家了。”

洪九郎冷笑道:“他倒是跑得快,他知道我要来吗?”

“他没说,不过堡里有人传说堡主是为了躲开一个厉害的仇家,那个人很有本事,已经杀伤了堡主的两个师兄弟,立刻就要找上门来了。”

“那大概说的就是我吧!”

“这位大侠,您跟堡主有什么过节,该找到他解决去,我们只是下人,领工钱吃饭的……”

洪九郎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找你们,但绝对不放过他,你告诉他,躲起来可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正大光明地出来解决一下,否则我就死等在这儿,看他能躲多久。”

“是的,大侠,小的若是看见堡主,一定会告诉他,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洪九郎笑道:“我相信他没走远,他若窝得住,就叫他躲着好了”

他含笑离开了玉狐堡,回到城里的客栈中。

这时大家知道楚大官人被他吓得躲了起来不敢见面,对他更尊敬了,但是敢接近他的人更少。

谁都知道楚大官人不会甘心如此被击败的,必将有极为厉害的报复手段,这个年轻人恐怕难以逃过毒手,这时跟他过份接近,无异是跟自己过不去,楚大官再回来时,日子就难过了。

整天跟洪九郎在一起的有马伯乐,他似乎是豁出去了,只有他是不怕麻烦的,但他却也没遇上麻烦,每天仍是很逍遥的跟着洪九郎转来转去。

像这样转了三、四天,每天都有人预测他们活不过明天,但是第二天,他们仍然出现在大街上骂楚天涯没种。

人们就开始传言猜测,楚天涯是真的躲了起来了。

到了第五天。

马伯乐沉不住气了道:“老弟,我看楚天涯多半是躲到兰州去了,咱又何必于耗在这儿?”

洪九郎却笑道:“不可能,他假如躲到兰州去,只会一个人悄悄地走,用不着举家带眷整个地跑,他的基业太多了,他舍不得放弃的,到了兰州,他不但是寄人篱下,说不定连骨头都叫人给吞了。岳天玲跟处他们的并不融洽,一直在找机会吃掉他,他不会笨得自己送上门去的。”

“时际不同。现在是他们要共同对付你的时候。”

“马老哥,你若是岳天玲,你会相信这件事吗?”

马伯乐终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别说人家不相信,我整天跟你在一起,也是无法相信,你一个人,接连地挫败了五毒杀手门的几批杀手,杀败了天府八狐中的二狐,把玉狐吓得躲着不见人,那像是神话了。”

洪九郎一笑道:“正因为这事没人相信,所以楚天涯不会去告诉岳天玲而自讨一场没趣,他也不愿意去警告岳天玲,提醒他们的注意,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丢不下这儿,他只要一离开这儿,此地的一切就不属于他了。”

马伯乐只有苦笑道:“好了,老弟,就算他躲了起来,但是他不出头,你也找不到他,咱们难道整天耗在这儿等他不成?”

洪九郎微笑道:“不急,捕狐要有耐心,慢慢地总要现形的,猎人捕狐时,通常都利用猎物,把狐狸赶到洞里,再在洞口生上一把火,用烟把它熏出来。”

“可是你既没有猎狗,又不知它躲在那个洞里。”

洪九郎道:“猎狗是现成的,只看你如何运用而已。”

“兄弟,我实在听不懂你的话,那来的现成的猎狗?”

“老哥哥,你别问这么多了,耐心地在这儿等两三天,我保证可以找到他。”

马伯乐没办法,只有陪他等下去。

洪九郎依然白天在市上闲逛,晚上则早早睡觉了,马伯乐住在隔壁,听见他在隔壁悄悄地出去,本来也想跟踪的,可是又忍住了;洪九郎的行动太敏捷,他未必追得上,如果泄露了自己的行藏,倒是不上算了。

第二天早上,洪九郎起得早,就在县衙附近的茶楼里坐着,泡了壶茶,叫了两客牛肉馅儿饼,慢条斯理的吃着。

马伯乐也跟他在一起,看见县衙里的公人进进出出很忙碌,忍不住道:“县里好像发生什么大事了,着这些公人的样子似乎十分紧张。”

洪九郎道:“管他呢!反正没有咱们的事。”

但是他的眼睛却仍是在注意着县衙门口的动静,直到城面出来了一个班头模样的人,带着十来个公人匆匆地向西行去。

他一笑道:“猎狗出动了,我们跟着捕狐去。”

马伯乐一怔道:“猎狗?你是说那批六扇门的?”

“不错,楚天涯在此地成了这么深的气候,必须要跟官方的人打成一片,他躲着我们,又要维持他的势力,自然要靠着官方的势力,因此我们找不着他,官方的人却很容易寻得到他。”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他躲了起来,官方的人跟他串通一气,只有帮他掩饰,怎么会去找他呢?”

“那是因为县太爷丢了官印,为了前程,必须要逼他出来解决,这时候可顾不了交情了。”

“县太爷选取了官印,兄弟,是你拿的?”

“不是我,是楚天涯。”

“玉狐躲命都来不及,那有心情去找县太爷开玩笑,这一定是你下的手,昨夜你偷偷出去了一趟。”

“老哥哥,你的耳朵很尖呀!我以为你睡着了呢!”

“兄弟,我哪儿睡得着,虽说你把楚天涯逼得躲了起来,可是保不住他会派人来施暗算的。”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五毒杀手门被我挑了四门,在这儿,他找不到人来替他卖命了。”

“可是兄弟,你这一手玩得不太高明,如果证实了是你偷盗官印,你可是惹官司上身。”

“找不到我头上的,官印的盒子曾在利民当铺的库房里藏着,他想赖也赖不掉,那当铺的是楚天涯开的……”

“是你栽的赃,六扇门中的人都是老公事,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玩了手脚。”

“那也没关系,县太爷急的是要找回大印,并不在乎是谁动的手脚,他会把楚天涯逼出来的,何况在那家当铺的仓库中,藏着的赃物多着呢!这些赃物,可都是几个月前,本县大户人家失窃的珍品,也是楚天涯自己下手偷盗来的贼赃。”

“这下楚天涯是真正的完了。”

马伯乐叹了口气道:“楚老六真干了这些事?”

“我入塞只不过一个多月,这可是几个月的案子,不可能是我栽他的赃吧?”

“楚老六已经有那么多的钱了,十嘛还要做这种事呢。”

“他有贪慾,也有收藏癖,许多珍奇古玩都是人家的传家宝,人家也有钱,不缺银子花,用钱买不到,他只有下手偷盗了。”

“兄弟,你对天府八狐的底细很清楚呀!”

“我到中原来是为了捕狐的,当然要打听清楚一点,天府八狐的底细我多少有个底子,只有两个人不清楚。”

“那两个人?我帮你打听一下。”

“一个是飞狐乐天湘。”

“她在飞狐宫,自立一个门户,与外界不通往来,虽然名列八狐,却与其他人不通往来。”

“我知道的也是这些,却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飞狐宫是武林中最神秘的地方;还有一个人是幻狐韩天化,这家伙擅于易容潜形,一直在暗中活动,摸不到他的底子。”

“这个人也是神秘人物,的确是不易捉摸,老弟,这么说来,你对岳天玲他们也很了解了?”

“多少总有一点底子。”

“你有把握对付他们吗?”

“没把握,否则我早上兰州去把他们一起解决了,何必还要一个个的个别击破呢?”

马怕乐道:“岳天玲他们三狐霸居兰州,不仅势力庞大,而且他们本身的技业也不像另外三狐那样好对付。”

“我知道,所以我才没把握,但这件事却是非做不可,有把握要做,没把握也要做。”

“老弟,你有没有考虑到万一你失手陷在他们手中?”

“我从不考虑这种事,也不去操这份心,因为我若失手,连命都保不住了,操心也没有用。”

马伯乐不禁默然,片刻后才道:“那个姓吴的班头已经走远了,我们快追上去吧!”

“不急,他们此刻一定上利民当铺搜库了,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跟上的。”

那位大班头叫吴能,外号也被人称为无能,但他办案的本事却相当能干。

吴能从利民当铺里出来,脸色相当难看,吩咐手下人,把当铺中的朝奉与伙计都看守了起来。

他只带了一个人,急急来到一条巷子里,那是县城里的私娼寮,他拣了一家较大的门户,直接闯门而入。

楚天涯果然是在这儿,有一个私娼陪着他,这时还没有起来呢!

吴能推门走了进去。

楚天涯只有穿了小褂裤,连忙披了件外衣,起坐相陪道:“吴兄,一大早就来下顾,一定是有急事?”

吴能看了他一眼道:“楚大官人,在这凉州地面上,兄弟承您提拔,大家合作的很愉快,相信你大官人再换个人,也不会像兄弟这样巴结你的了。”

楚天涯忙道:“是的,是的,吴兄对兄弟的帮忙,兄弟十分感激,而且兄弟对吴兄的恭敬也不差,只要吴兄吩咐,兄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