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一 章 茶棚惊艳

作者:司马紫烟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六伏天的河洛道上,几乎难见来往人马的影踪。除非有十万火急的事儿,谁愿顶着这么大太阳赶路。

倏然,远处尘烟滚滚,出现一团红影。

乍看似一团火球,拖曳着长长的火焰,激起尘烟飞扬,以那种惊人的速度疾射而来。

红影由远而近,逐渐看清是位红衣少女,跨着匹赤色骏骑在奔驰。

马儿骏,人更俊俏、艳丽。

少女年方十七八岁,一身鲜红紧身劲装,足蹬鹿皮小蛮靴,手执马鞭。鞍旁挂着一柄古剑,黄色剑穗随风飘动,显得英姿撩人。

尤其那张粉雕玉琢的俊俏脸蛋儿,杏目含波,柳眉似黛,被艳阳照射得两颊红晕慾滴。

胯下骏骑四蹄齐扬,虽是经过长途奔驰,仍然保持稳健有劲的步伐,一看就知是匹罕见的良驹,绝不比“赤兔”逊色。

炎夏气候,瞬息万变,一路上尚是艳阳普照,晴空万里,这会儿突然风起云涌,天地变色,苍穹乌云密集,远天响起了隆隆雷声。

少女眼看风雨慾来,不由地娥眉紧蹙,双腿一夹马腹以靴跟连蹬马臀,快马加鞭,风驰电掣起来。

不料奔出尚不及一里,随着霍霍闪电,一声霹雳,已是大雨倾盆。

雨势愈来愈大,又奔出里许,遥见山边木屋前搭盖的茶棚,正好可以暂避风雨。

少女以前经常经过此处,嫌茶棚简陋,从来不屑停马一顾。此刻为了避雨,只好委屈一下。

只见她催马来至茶棚前,纤手一勒马缰,翻身下马,连马儿一起牵进了棚内。

茶棚地方不大,只有两张四方旧木桌,几条长板凳。这时已有七八名骑士在内,他们的坐骑全拴在棚外的马槽前,显然也是在此避雨的。

他们正在喝茶谈笑,乍见这冒雨而至的红衣少女牵马入棚,不约而同地肃静下来,齐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从几个汉子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不仅对这突如其来的少女感到惊艳,投以贪婪的目光,更含有几分讶异,充满那种情不自禁地冲动。

这时,自从数年前来此落户,就开始经营茶棚的苏老头,正提了冒着热气的大茶壶从木屋里走出。一见少女牵着马站立棚下,

忙趋前招呼:“姑娘,快请进来坐,站在那儿会淋着雨的……”

少女相应不理,似乎没有听见,又像是不愿理会,以免有失她的身份。

事实上,棚内仅有的两张木桌,已被几个汉子各据一方。有两个坐相不雅的,还将脚跷踏在长凳上,用膝头撑着臂肘。叫她坐在哪儿?

苏老头忙过去打招呼:“这位爷们,请高抬贵脚……”

那汉子把眼一瞪:“干吗?老子的脚抬得还不够高?再高就架上桌啦!”

其他几人哄然大笑,苏老头只得赔着笑脸道:“不是哪,那位避雨的姑娘全身都淋湿了,想请您让出条板凳给她坐……”

“你这老儿何不早说!”那汉子瞥了少女的背影一眼,把跷在长板凳上的脚放下,哈哈一笑道:“没问题,去请她来坐吧!”

一旁有人起哄道:“茶资算俺的!”

任谁都能看出,这红衣少女必然大有来头。纵非达官显宦或豪门巨富家的千金小姐,也必是身怀武功的江湖侠女之辈,绝对不屑与这些汉子同桌。

苏老头原是想搬张长板凳过去,让那少女坐下歇歇的,闻言不禁面有难色:“这……这位爷们,人家是位姑娘家呀!”

那汉子牛眼怒睁,斥道:“妈的!你当我是睁眼瞎子,连男女都分不出?她不是姑娘还是个小子?”

另一汉子用力一拍桌面,指着苏老头怒道:“你这老头真哕嗦!人家姑娘没说话,你能代表她吗?”

起哄的那人接道:“是啊,说不定人家姑娘还喜欢跟咱们同桌挤一挤呢!”

苏老头真想警告这些家伙,最好不要惹那红衣少女,以免自讨苦吃。可是他尚未及开口,那少女已转身走至桌前。

她脸上毫无表情,若无其事地问:“你们要我坐哪儿?”

苏老头大出意料之外,简直不敢相信。但他似乎已意识到,将要发生不可收拾的局面,吓得急忙提着大茶壶退开一旁,惟恐遭到池鱼之殃。

那汉子却不知利害,作个手势笑道:“位子让出了,请坐。”

少女不动声色,用右手执着的马鞭,轻举着左掌,问道:“跟你坐一起?”

这些汉子都是来自口外的马贩,刚去开封交完一批马匹,归途上遇上这场大雨,来茶棚避雨的。

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摸不清这红衣少女的来头,否则就算吃了熊心豹胆,也绝不敢招惹她。

可是,眼前这少女全身被雨淋湿,一身紧身劲装紧贴着婀娜多姿的娇躯,使得曲线毕露,玲珑有致,看在他们眼里哪能不心神荡漾?

那汉子两眼贪婪地盯着少女胸前,贼兮兮笑道:“姑娘要是嫌长板凳太硬,可以坐我大腿上……”

不料话犹未了,少女出手如电,“啪”的一声,马鞭已狠狠抽在那汉子的脸上。

这一鞭相当辛辣,抽得那汉子脸上顿显一长条殷红血痕,人也翻跌倒在了地上。

其他几人非但不惊不怒,反而哄然大笑。

一个幸灾乐祸道:“打得好!”

另一个把大拇指一竖:“够劲!”

挨打的人感受可不一样,那汉子霍地跳起,手扶脸颊痛处,竖眉瞪眼怒道:“你!你竟敢动手?”

少女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你不是要我坐你大腿上吗?”

那汉子一怔,一脸茫然道:“姑娘,你……”

少女道:“你站着,教我怎么坐?”

那汉子一听心花怒放,顿时忘了挨那一鞭的痛楚,忙不迭朝长板凳上一坐:“我坐下啦!”

其他几人莫名其妙,不禁面面相觑。

苏老头心知那汉子要倒大霉了,只是不知这少女将用什么手段惩治他。

少女不怀好意地笑问:“要我坐你哪条腿?”

那汉子已神魂飘然,忙将两腿分开,拍拍右腿笑道:“这里!”

少女仍然不动声色,一转身,当真朝那汉子右腿上坐了下去,

使的竟是“千斤坠”功夫。

“哇……”

只听那汉子发出一声惨叫,随着从中折断的长板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少女却及时站起。

那汉子痛得哇哇大叫:“哎哟哇!我的腿,我的腿……断啦!”

变生肘腋,其他几个汉子不由地大吃一惊,相顾愕然,似乎想不到这少女会猝下毒手。

其中最喜欢起哄的家伙霍地跳起,指着少女惊怒交加道:“你不是闹着玩的?”

少女反问他:“你看我会那么闲吗?”

坐在地上,双手抱紧断腿的汉子怒喝道:“小胡,你们还不动手?上!”

苏老头吓得放下大茶壶,急忙上前劝阻:“各位爷们……”

“滚开一边去!”小胡一把推开苏老头,冲向少女就朝她当胸抓去。

少女哪容他近身,手起鞭落,快逾电光石火,重重击在小胡抓来的手腕上。

“啪”地一响,小胡腕骨已碎,痛得惨叫一声,踉跄冲跌开去。

少女心知其他人势必群起而攻,立时先发制人。旋身飞起一脚,将苏老头放下的大茶壶踢起,飞向较近的那桌。整壶滚烫的热开水泼洒而出,烫得四名汉子鸡飞狗跳。

这一来,果然激怒了所有马贩,叫骂声中,纷纷出手齐向少女扑来。

马贩均身怀短刀匕首之类的武器,但他们根本未将这少女看在眼里。仗着人多势众,似觉没有亮家伙的必要。

尤其少女手中所执,不过是支马鞭而已,何须小题大做。几名汉子扑来,打算一拥而上,制住这泼辣的红衣少女再说。

哪知这少女的身手矫捷利落,一鞭在手,犹胜快刀利剑。逼得几名汉子手忙脚乱,非但近不了她的身,反被打得落花流水。

一名中年壮汉眼看情势不妙,他首先犯难,抽出腰间短匕,掩近少女身后,出其不意地扑上去就是一刀,直向背心猛刺。

少女连头都未回,反手挥鞭,分毫不差地将短匕击落。紧接着一个回旋飞踢,把那偷袭的中年壮汉踹出棚外,倒在雨地里爬不起来。

其他几人也亮出了家伙,几乎是同时攻到。

少女从容不迫,挥鞭潇洒自如,连抽带打,轻轻松松便使几个汉子全挂了彩,无一幸免。

马贩头儿是个浓眉大眼的粗犷壮汉,眼见手下已毫无招架之力,忙大声喝止。随即上前一抱拳:“姑娘好身手,恕弟兄们有眼无珠,多有冒犯,但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少女冷声道:“是不是不服气,打算问清楚了,好回去纠众来找我报复?”

马贩头儿忙道:“不敢,不敢……”

少女冷冷一哼,昂然道:“我叫李娇娇,要找我可以来‘秋鸿山庄’!”

马贩头儿不由地一怔,惊诧道:“姑娘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火……”

李娇娇轻描淡写道:“没错,我就是‘火娘子’,也有人背后戏称我‘江湖豪放女’!”

几个汉子一听她报出名号,不由地大吃一惊,相顾愕然。

其实,无论是“火娘子”,或者“江湖豪放女”,这两个名号都是令人闻名丧胆的女煞星、女魔头。

但李娇娇却大有来头,因为她是“秋鸿山庄”庄主、中州大侠李秋鸿的独生女。

而李秋鸿则是河洛地带,最负盛誉,也最受崇敬的名武师,更是名震天下的“四霸天”之一。

四霸天是武林中公认的宇内四大高手,李娇娇不但有位名列四霸天之一,被尊为北霸天的父亲,外祖父更是东霸天霹雳剑白玉棠,还有位南霸天红蜂子柳叶青为师父,只有西霸天九玄剑客乐九玄跟她扯不上任何关系。

具有如此显赫的身份和来头,不想出名都难!

提起“火娘子”或“江湖豪放女”,在江湖上虽非令人闻名丧胆,但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都惹不起她,惟有对她敬而远之。

这批马贩来自口外,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天偏偏就遇上了这位小姑奶奶!

既知眼前红衣少女的来头,马贩头儿忙不迭打躬作揖:“咱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李姑娘,万望姑娘高抬贵手,放咱们一马……”

李娇娇冷冷一哼,斥道:“滚吧!”

“是!是是……”马贩头儿如奉懿旨,当下哪敢怠慢,急向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汉子一使眼色,仓皇逃出茶棚。

李娇娇大声一喝:“回来!”

马贩头儿一惊,吓得忙不迭回进棚内,恭声问:“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李娇娇怒形于色道:“我叫你们‘滚’!难道听不懂吗?”

马贩头儿怔了怔,才会意过来,忙把站在雨地里的几个汉子叫回,示意他们跟着他躺下,从棚内一直滚出棚外。

李娇娇看在眼里,暗自轻咬一下舌尖,才忍住了笑。

几个汉子刚爬起,不料李娇娇又一声:“回来!”

马贩头儿心里直叫苦,但不敢不从,只好又回进茶棚:“姑娘还有什么……”

李娇娇径自在长板凳上坐下,冷声道:“付茶资!”

“是是是……”马贩头儿连声恭应,忙从怀里掏出个五两重的银锭,放在桌上向苏老头招呼道:“茶资在这里,不用找了。”

苏老头未及开口,李娇娇却不悦道:“就这一点?”

马贩头儿赔笑道:“几杯茶顶多二两银子,我给了五两……”

李娇娇怒道:“你们不是要替我付茶资吗?我喝的茶可没有这么便宜!”

“是是是……”马贩头儿又掏出个银锭放在桌上。

李娇娇哼了一声:“不够!”

马贩头儿不禁苦笑道:“姑娘说好了,小的如数照付就是……”

“这还差不多!”李娇娇微微点头一笑,转向吓得站在一旁发呆的苏老头问:“你这茶棚连住家的木屋,总共值多少银子?”

苏老头不知她的用意,但不敢不照实回答:“卖茶是赚点蝇头小利,糊口而已,所以没花多少本钱,总共还不到一千两……”

不等他说完,李娇娇已向马贩头儿吩咐:“就付一千两吧!”

马贩头儿一听傻了眼,他们这次的买卖,是挑选三十匹骏马,

从口外负责送至开封,总价尚不到二千两银子,现在为了避雨喝两口茶,居然要付一千两茶资,哪能不心疼。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们不去招惹李娇娇这位小姑奶奶,就不必花这个冤枉钱了。

现在没有二话可说,只有破财消灾。

马贩头儿紧皱着眉头,从小心翼翼妥藏在腰间的皮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茶棚惊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