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十 章 途遇刺客

作者:司马紫烟

朱大发是大行家,虽未如愿将楚无情的剑砸断,反而害得自己掌心和虎口微微发麻。但已找出对方用的并非内功,而是一股天生蛮力。

他胸有成竹,不禁笑道:“小伙子,你能硬接我一招,已有资格当我朱家的乘龙快婿了。”

楚无情已试出,对方功力果然惊人,要不是他近两月勤练秋鸿剑法,武功快速精进。纵然剑能不断,只怕也会脱手握不住了。

心中暗惊,表面上却神色自若,故意激他道:“朱前辈留情了,十招之内,我要不能使你双环脱手,马上就跪在地上叫你三声老丈人!”

朱大发狂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保证手下留情,十招之内绝不取你的性命。”

楚无情冷声道:“刀剑无眼,我可不给你任何保证,你只有自求多福了。”

别看朱大发脑满肠肥,长相愚蠢,其实却是个十足的老姦巨猾,原本他已动了杀机,一听楚无情夸下海口,十招之内要不能使他双环脱手,就拜他为老丈人。

心想:“凭我朱大发,即使面对天下武林第一高手,获胜我不敢说,但要在十招之内使我双环脱手,恐怕谁也办不到!”

他对自己非常具有信心,只要两手紧握双环,避重就轻,十招之内绝对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殊不知楚无情故意拿话激他,正是试出这大腹贾功力深厚,远在自己之上。除非施展秋鸿剑法,很难一举将他击败。

既然有所顾忌,不便施展秋鸿剑法,又无法力敌,那就只有靠智取了。

所谓智取,即是让朱大发把注意力集中双环,以十招之内护住双环不脱手为目的。这样一来,势必守多攻少,深厚功力就无从发挥了。

姜是老的辣,朱大发突然欺近,出手如电,一连急攻三招,逼得楚无情险些措手不及。

朱大发哈哈一笑,向三位爱女叮嘱道:“你们替我数清楚。”

这一着又大出楚无情意料之外,要照朱大发这样计算,十招岂不转眼即过。

楚无情大声表示异议道:“我尚未出招……”

朱大发强词夺理道:“你出不出招是你家的事,只要我出招就算。”

说完他趁楚无情未及准备,一进又急攻三招。

“六招了!”朱艳星在一旁报数。

楚无情情急之下,抡剑发招,攻出了雁回三式。

他攻的部位是对方两腕,指在击落双环。

不料朱大发非常狡猾,以环护腕,而且避重就轻,不跟来剑相撞,轻轻松松就将攻来的三剑一一化解。

三招一过,他随即收势笑问:“女儿们,几招啦?”

朱门三艳齐声应道:“九招了!”

朱大发胜算在握,敞声笑道:“小伙子,你只剩下最后一招了,准备叫我老丈人吧!哈哈……”

楚无情沉默不语,苦思着如何才能出奇制胜,一击使对方双环脱手。

朱大发洋洋得意道:“小伙子,别发愣,为了让你心服口服,这最后一招我只守不攻,你快出招吧!”

楚无情当机立断,心知非得施展那九手秘式不可了,只见他凝神屏息,突然剑出如电射,直取朱大发左腕,剑势凌厉绝伦。朱大发左环急沉,右环横砸,只要将来剑砸偏,这最后一招就算过了关。

不料楚无情的这一剑攻来,竟是声东击西,左虚右实,剑锋突然反挑,正好削中朱大发右腕。惊呼声中,朱大发紧握金环的右手,已应剑削断。

出于本能反应,一阵剧痛,使朱大发左手急将金环撒开,按住了手掌已断的右腕。

这一来,双环已告脱手,朱门三艳惊怒交加,挺剑一拥而上,却被朱大发喝阻:“住手!”

三姐妹虽怒不可遏,但不敢违抗父命。

楚无情一拱手,歉然道:“刀剑无眼,尚请朱前辈见谅!”

朱大发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地恨声道:“秋鸿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你可以走了!”

楚无情归剑入鞘,不料刚一转身,朱大发竟出其不意地蹲下,抓起脚边金环,以毕生功力所聚,猛向他背后掷去。

只见楚无情及时一闪身,金环呼啸擦身而过,击断左边一根大柱。

轰然一声巨响,整个神殿屋顶倒塌下来。

楚无情射身窜出,直奔后禅院,跨上那匹火胭脂,从院墙缺口冲出,风驰电掣而去。

九月初八,李秋鸿等一行六人歇宿在泰安县城内,各地闻风前来的武林人士,已经满坑满谷,有知名的,有不见经传的,来者复杂,身份各异,谁也弄不请他们真正的立场。

四霸天中,也只有李秋鸿的行动最公开,寄居在客栈中。其余三家的人,只知道已经来了,住所却十分神秘。

连白素娟想去拜望一下老父,也因未得确信而止。在决斗的前夕,似乎已展开了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每个人都尽量隐藏自己的实力,到第二天才真正拿出去亮相。

入夜,李秋鸿夫妇硬把两个年轻人赶去睡了,要他们养足精神,以从事第二天的战斗。老两口则因为第二天本不准备动手,所以还在灯下品茗谈心,研讨着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故以及如何去消弭一场杀劫。忽然他们听见隔壁有轻微的声息,那是楚无情的居室,而这年轻人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并不比亲生的女儿为轻,所以才要他隔室而居,以便照顾。听声息似乎有人在拨动窗栓,而楚无情的鼻息轻匀,好像还没有知觉,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执剑悄悄地掩了出去。

初八的月亮已将近半圆,月色在无云的碧空下,照射得大地半暗半明,但对他们练过高深武功的人来说,已经是秋毫可辨了。他们看见楚无情的窗子已被拨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刚爬进窗子。

李秋鸿正想发声叱责,却被白素娟一手掩住了,咬住他耳根道:“别声张,无情沉睡未醒,你一叫,来人惶急出手,反而增加了危险,我们轻轻地靠过去。”

李秋鸿低声道:“那不是太迟了?”

白素娟道:“不会的,来人如果是偷袭,一定不会躁急从事,只要不惊动他就行了。”

说着她的手已摸上鬓边,扣了支银簪,李秋鸿知道妻子的暗器手法已臻化境,况且银簪上淬过蛇毒,见血封喉,在危急时足可制止对方的突击,所以也就放心了。

两人慢慢摸近窗口,探头望去。但见楚无情面向着墙,睡得很熟,那夜行人则站在床前手挺着短刃,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刺下去。

白素娟手扣银簪,准备那人有进一步动作时,就立刻出手,可是那夜行人等了一会儿,居然收回了短刃,退后一步冷笑道:“这样的一个雏儿,还值得我下手吗?”

声音很低,也很老气,似乎那夜行人的年纪不小了。他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后,准备退出去。李秋鸿夫妇连忙往旁边闪开,以免被他发现,但那夜行人走到窗前时又止住了脚步,低声自言道:“我不能空跑一趟,多少总要留点纪念,也给北霸天一个警告。”

说完他伸出手指,在窗边的粉墙上刻了一行字,每刻一字,口中就跟着念:“寄语水郎君,睡觉要当心,窗外夜气寒,秋风冷如冰。”

刻完之后,他颇为得意,还看了一遍,才移步要跨出窗去。李秋鸿夫妇连忙又闪开了,那人站在窗棂上,纵身往下一跳,脚才落地,跟着就是当当当一声大响。

原来他的脚上系了一根绳子,绳后吊着一把铜壶,跳到窗外时,把铜壶也带了出来,发出了声响。

这自然不会是他自己带上的,一定是他在屋中时,被人不知不觉偷偷系上的。屋中只有一个楚无情,不会是别人。铜壶的声响惊动了其他屋中的人,隔房的李娇娇首先惊醒了,探身出窗问道:“什么事?”

那夜行人发觉被人捉弄了,口中怒骂一声,却不敢再事停留,匆忙一挥手,用短刃割断了绳子,窜上屋子跑了。李娇娇提剑窜了出来,瞥见那人影就想去追,李秋鸿从屋角现身出来笑道:“娇娇!没事,是个偷水壶的小贼,好容易才偷到手,走时太慌张,摔了一跤,把铜壶丢在地下了,不值得一追。”

那夜行人在屋顶上回头怒声道:“李秋鸿,你别得意,明天在丈人峰上,我再要你好看。”

李秋鸿大笑道:“敬候高明,明天李某将大作刻在水壶上,当众送给阁下,作为今夜的纪念。”

那夜行人哼了一声,掠空而去,身法轻灵迅速,可见他的武功相当卓绝,李娇娇已经发现楚无情的窗门大开,连忙赶了过去。

李秋鸿与白素娟也凑到窗前,见楚无情还在面墙而卧,李娇娇忍不住叫道:“楚大哥,快起来,你屋里闹贼了。”

楚无情翻身坐起,装做茫然道:“闹贼?丢了什么?”

李娇娇埋怨道:“你怎么睡得这么死?人进了你的屋子都不知道,快看看贼人偷了你什么东西?”

李秋鸿笑道:“娇娇,你才傻呢,无情哪里会这么差劲,贼子偷了他半根绳子,却丢了个大人,只是不知道是属于哪一方面的人,否则明天在剑会上宣布了出来,可有意思。”

楚无情笑道:“那也不难找,这家伙是个酒糟鼻子,六十多岁年纪,山羊胡子,而且是个兔chún。”

李秋鸿微微一怔道:“他脸上蒙着面纱,你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呢?何况屋子里又没有点灯。”

楚无情微笑道:“屋里虽然无灯火,这家伙做贼的手段却不够高明,进屋后没随手关窗,透过窗外月色一点光线足够我瞧得清楚了。”

白素娟道:“你越说越玄,纵然能黑暗见物,也无法透过面纱呀?何况他留着胡子,把嘴chún遮住了,你怎么能知道他是裂chún的兔嘴儿呢?”

“他在墙上做歪诗留字的时候,我已经从床上翻下来,在他脚上套绳子,由下面望上去,大概可以看到一把胡子,与一个红通通的鼻尖,由此可判别他的年龄,至于chún上的特征,那是他自己泄了底,在念诗的时候,有几个闭嘴的字,他读来不关风,是兔chún人特有的现象。”

白素娟笑道:“你倒是真细心,看来我们是白替你操心了,大概他没进屋你就知道了?”

“是的,弟子在天山所练的功夫就是以耳目聪敏为基础,如果心无旁骛,十丈之内落叶可辨,暗室可见亮芒。”

李秋鸿微笑道:“耳目聪敏固然可贵,但最难得的是你能在那个人的脚上系一根绳子而不被他发觉,这件事如果传诸江湖,你真可以大大的扬名了。”

李娇娇道:“那有什么可骄傲的呢?只要行动敏捷,手脚利落,谁都可以做得到。”

李秋鸿笑道:“对别的人做到这一点并不稀奇,今夜来的那个,可实在不容易。”

白素娟忙道:“秋鸿,难道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吗?”

李娇娇也问道:“那是个很出名的人物吗?”

李秋鸿微笑道:“从他临去时的迅速身法,以及无情所见到的那些特征,只有一人合此条件,此人虽非绝顶高手,却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一大奇人。”

白素娟道:“莫非是八足玉兔莫如风?”

“除了这家伙再也不会有别人。”

白素娟点头道:“假如真是他,无情的确是值得骄傲了,这怪物享誉江湖三十年,还没栽过跟头呢。”

李娇娇道:“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呢?”

李秋鸿一笑道:“你能知道多少事情?莫如风成名比我还早,他扬名不在武功高而在轻功妙,而且警觉性最高,行动飘忽,高来高去,有多少高手莫名其妙地栽在他手中,连他的一点影子都摸不到。”

白素娟笑道:“有一次,十几个武林高手都是他的仇家,摸准了他的落脚处,展开包围准备擒住他,哪知仍然被他溜了。兔子是动物中最机灵的,他有八足玉兔之号,一半固然是因为他的兔chún,另一半也是赞誉他的行动之速,无情居然能在他脚上套条绳子,不是值得骄傲吗?”

楚无情道:“我跟这莫如风无冤无仇,他半夜偷入我住的地方,而且还留诗示威,是什么意思?”

李秋鸿道:“此人性高气傲,专好找一些成名人物戏弄一番以示了得,他在留诗前还自言自语,主要的是想臊臊我的脸皮,不过这次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白素娟却严重地道:“不,当我们第一次到窗前时,他手持匕首,正准备刺杀无情,后来见到无情一点都没有知觉,他才因不屑下手而中止,可见他的来意是专取无情的性命,绝不是仅仅为了示威。”

李秋鸿也浮起了疑色道:“是啊,无情,你以前同他有过节吗?否则他不致如此,莫如风倚仗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途遇刺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