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一章 chún枪舌剑

作者:司马紫烟

李秋鸿泛起一个苦笑道:“事前我把情况想得太简单了,幸好无情考虑周详,想出了更好的办法。”

“是怎么样的办法呢?”

“天机不可泄漏,现在告诉你不得,无情他的计划的确比我周详得多,我慢慢再跟你说吧!”

一行人人山道,人越来越多了,等到进入较技场时,但见满坑满谷都是人,来参观较技的人固然不少,隶属于四霸天的帮手更多。

李秋鸿没有说错,他们这点人马与声势跟其余三家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四霸天各按他们的方位占定了位置,李秋鸿是北霸天,北边的位置给他空了出来,但却小得可怜,只有五六丈见方的一块空地,旁边的地方都被看热闹的人占去了,似乎大家早知道李秋鸿的人不多,而侵入了他的地盘。不过就是这么小的地盘,对他们来说还是绰绰有余。

同时,楚无情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秋鸿山庄的门客要以一面旗子来作为身份的代表,因为场上飘满了旗帜,大家都在这方面做气势的比较。

东霸天白玉棠的部属最多,旗帜也最多,白底子,旗作方形,一面绣着闪电的图形,那是白家霹雳剑的标志;另一面则是白玉棠个人的标志,一丛盛开的绛紫海棠花。天日山青蜂寨的旗帜色彩鲜明,最为夺目,用翠绿作底,一面绣着鲜红色的大黄蜂,张翅奋爪,状极威武,尾刺是一支长剑;另一面则用嫩黄色绣了个柳字。

可是他们都没有九玄剑客乐九玄显得特殊,他们的旗号是最少的,只有一面,却是最大的,足足有三丈多宽,两丈高,飘扬在一根粗大的毛竹杆上。

旗身整个用杏黄色,那是帝王的颜色,而旗上绣的字也狂得刺眼,那是墨绿色的五个大字:“天下第一剑”。

旗上还飘着一条尺许宽、丈来长的绸带,山风劲烈,将绸带吹得挺直,可以看见两边都是一连串九个玄字,那才是乐九玄的名号,代表九玄剑客的意思。

东西南霸天都是自备的设施,按照与会的人数带来了座椅以及架设好遮阳的顶篷,最前面还设了条案铺上了台布,另有从人在侍候茶水酒食等。

李娇娇为这等显赫的声势看得傻了眼,左顾右盼,目不暇接。李秋鸿却微微一笑道:“素娟,看起来我们最可怜,连小板凳都没带一张,只好席地而坐了。”

白素娟也微笑道:“没关系,马包中有毯子,我们铺在地下,累了还可以躺下来休息,比他们舒服多了。我还叫李忠带了茶水干粮,饿不着我们。”

李秋鸿道:“你设想倒是很周到,只希望天公别来一场大雨,否则我们都会成落汤鸡了。”

白素娟笑道:“不会的,我出门看过天色,万里无云,至少今天是个大晴天,何况我们还带着油布。”

马匹留在山口外,他们都步行过去,有一个中年人迎面而来,李娇娇道:“那是我二舅舅白金龙,我最讨厌他,人小气不说,而且嘴皮子最刻薄,句句话带钩子。”

那是对楚无情说的,因为他对任何人都不认识。

楚无情问道:“你有几个舅舅?你外公家的人真不少。”

“我有六个舅舅,都是金字排行,以蛟龙虎豹鹏鲲为名,只有大舅金蛟最忠厚,外公却最不喜欢他,去年我随外公在密室中练剑,他闯了进来,被外公骂了一顿,以后就一直没见过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告诉了爹,爹叫我跟娘说,多半是不在人世了。”

楚无情微诧道:“为什么呢,难道你外公杀了他?”

李娇娇默然道:“不晓得,就是外公不杀他,其他几个舅舅也不会让他舒服的,因为他常跟他们作对管束他们,抓住了他的过错,他们自然要打击他了。”

正说着,白金龙已来到面前,李秋鸿夫妇都叫了声二哥,白金龙却笑道:“秋鸿,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李秋鸿道:“不算迟呀,还没有到约定的时辰呢,剑会不是在正午方才开始吗?我已经提早半个时辰来到了。”

白金龙笑道:“这次不同,剑会改成了公开的方式,大家都早点来亮相,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老爷子对你很不满意,说你在任何地方都落在最后。”

李秋鸿微微一笑,毫不介意他的讥讽,李娇娇却忍不住道:“二舅,到得早有什么用,只要不是下去得最早就行,今天又不是比谁来得早的。”

白金龙笑道:“小丫头,看你这张嘴,别对我发横,今天下得最早的一个就是你。”

李娇娇道:“何以见得呢?”

“因为你第一个出场挑战乐九玄,还讨得了好吗?”

“为什么要我第一个出场呢?”

白金龙笑道:“我们三家合力训练你,就是要试探一下乐九玄的进境如何,所以才千方百计,打听到乐九玄的剑路招式,把破解的方法教给你。”

“那我不是能击败乐九玄了吗?”

白金龙微笑道:“丫头!你别做这个梦了,我不相信你爹没跟你说过,凭你这点本事还不够资格跟四霸天争雄。”

李娇娇微笑道:“爹没说过这种话,爹只说我一定能在今天出人头地,击败乐九玄。”

白金龙哈哈大笑道:“那好极了,乐九玄那面天下第一剑的旗子可以换上你的名字了。”

李娇娇道:“那倒不敢当,我只想击败乐九玄,四霸天中,一个是我外公,一个是我爹,另一个是我师父,说什么也轮不到我站到第一位去。”

白金龙笑道:“只要你有本事击败乐九玄,我相信另外三个人都不会跟你争的,但不是我这个做长辈的给你浇冷水,你今天能在乐九玄手中走上四十招就算好的了,更别说是击败他。现在我不跟你说废话,秋鸿,我来问问你的意思究竟如何?到时候你还不表明……”

李秋鸿摇头道:“我的意思上次在信中表示得很明白,泰山论剑只是几个人的事,不必牵得太广。”

白金龙道:“可是你看得很清楚,大家都做了准备。”

李秋鸿道:“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

白金龙想了一下道:“那也好,不过今天早上我们三家已经作了一个协议,把四霸天的争雄之战,压到最后才举行,先由各方的助拳朋友露脸。”

李秋鸿连忙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金龙道:“这是乐九玄提议的,他见我们的人数最多,他占不到便宜,所以才提出这个建议,想在事先作个了断,以免闹得不可收拾。”

李秋鸿道:“那也得问问我的意见呀!”

白金龙道:“三个人都同意了,你不同意也没用,除非你退出竞技。我想你总不会退出吧!”

李秋鸿想了一下道:“我绝不退出。”

白金龙笑道:“我知道你不会退出的,但是这个办法对你太吃亏,因为乐九玄提议每一次出场,每边以一人为限,先是两两对比,然后再由两个胜者交手,最后得胜可得一点,收场时以得点多寡计胜负。”

李娇娇道:“那我们不是吃亏太大了。”

白金龙笑道:“是啊,我们是自己人,当然不会叫你们吃亏,所以爹作了个协议,就是由四霸天亲自出阵的,输了自然没话说,胜了得点加倍计,所以你爹只要多辛苦一点,所得的点数一定比别人占优势,因为这些帮场的人,剑技绝不会优于你爹的。”

李娇娇冷笑道:“说得倒轻松,我爹经过一连串的战斗后,不但体力损耗,而且剑法的路数也被人摸熟了。”

白金龙耸耸肩笑道:“那是没办法的事,老早我就跟你爹说过,要他多找几个好帮手,他总不理会,不过我看了一下,今天来旁观的人里面,有不少江湖名家,跟你爹的交情都不错,临时找他们帮帮忙,总还可以做到。”

李秋鸿淡淡地道:“不必了,我们一共来了六个人,徐彪他们只是来看看热闹,不会上场的。这六个人中,一个是李忠,他只能侍候我们,派不了用场。素娟与郝思文在必要时可以接接手。主要的是我与娇娇,还有我这个弟子楚无情,我相信人手足够了,不必再麻烦别人。”

白金龙道:“输的人不能再出场的。”

李秋鸿笑道:“我知道,在这场合,能保全性命已经算运气了,还能继续上场丢人吗?”

白金龙笑笑道:“正因为如此,我特别前来打个招呼,同时老爷子也不愿意你太丢脸要我来问一声,假如你实在找不到人,我们匀调几个高手来给你。”

李秋鸿道:“多谢岳父大人的爱护,请二哥转告一下,就说我这番只为应约,并不想夺魁,胜负无足为虑。”

白金龙道:“爹知道你希望不大,但也不愿意你太难看,无论如何你总是四霸天之一;又是自家的女婿,总得像个样子。而且听说你跟柳叶青闹翻了,那是很失策的事。”

李秋鸿道:“她的外甥方明在我庄上行为不端,我还没有处分他,他自己先溜了,这可怪不得我。”

白金龙放低声音道:“柳叶青为这事很生气,说你太不给她面子了,因此这次剑会如果还是乐九玄夺魁,她不会有何举动,如果是我家占了先,她很可能会联合乐九玄,跟我们过不去。”

李秋鸿道:“是我跟她闹翻了脸,与岳父有什么相干?”

白金龙道:“她当然是先找你的麻烦,但我们是亲戚,你想老爷子会坐视不管吗?所以……”

李秋鸿笑道:“我明白了,岳父是叫我小心提防柳叶青。”

白金龙忙道:“爹叫你安心,我们是自己人,他老人家绝不会叫你吃亏的。无论如何,我们总是站在你这一边。”

李秋鸿拱拱手道:“二哥请替我谢谢岳父,拳头朝外打,胳臂往里弯,自己人总是自己人。”

白金龙满意地笑道:“你明白了就好,四霸天前两度争雄是秘密的,但乐九玄居然公开以天下第一剑自居,分明是告诉人家他得了胜,因为我们以前太让他了,只得由他吹牛去,但这次一定要把他整得惨惨的,爹登上了第一位,你少不得也是第二位,所以大家都该尽点心。”

李秋鸿只是点头微笑,白金龙转身想走,白素娟道:“二哥,等一下,我跟你一起看看爹去。”

白金龙回头道:“不必了,爹特别关照,在剑会之前,你们谁都别去看他,否则给柳叶青看见了,她以为我们两家联了手,更要站到乐九玄那边去了。”

白素娟道:“难道我探视自己的父亲也要背嫌疑吗?”

白金龙笑道:“爹倒不是怕嫌疑,否则也不会叫我先来打招呼了,他实在怕你噜苏,在剑会之前,他要集中全副精力来准备,不想有任何烦心的事,所以他躲在帐篷里休息连面都不照,你去也见不到的。”

说完转头走了。

李娇娇愤然道:“外公分明是要我们帮他对付乐九玄与柳家的人,却说是来照顾我们。”

李秋鸿连忙道:“娇娇,不可胡说。外公并不知道我有几手剑法秘而不宣,以我从前的表现,是我的实力最差,他说照顾我,是真心的照顾我。”

李娇娇道:“难道他完全没有要您帮忙的意思吗?”

李秋鸿道:“我是他的女婿,这本是应该的。”

李娇娇一怔,李秋鸿又道:“外公是怕夺魁后,乐九玄与柳叶青要联手对付他,站在自己人的立场,我应该帮他老人家,反之如果乐九玄夺了魁,他也可能发动群殴,那时我就不能帮忙了,但也不便加入阻挠,最好的结果,莫如你夺了魁,谁也不好意思争了。”

李娇娇道:“那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对爹的剑法没有信心?”

李娇娇道:“我对爹的剑法具有绝对的信心,但现在方式改变了,我们就是这几个人,每次出场,至少要胜两次才能得一胜点,像这样轮流下去,我们的人都要累死,而且剑法全泄了底,还有什么混头?”

李秋鸿道:“你别担心这个,除非我们在事先被刷了下来,否则绝不会轮到你,因此你只要好好地把握住机会,在最后那一战上多作努力就行了。”

李娇娇愕然道:“您是说我到最后才出现。”

李秋鸿道:“是的!我跟无情轮流打前阵,实在接不过力时,由你母亲跟郝大叔替一下手,尽量不要你出去。”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就是这几个人。”

李娇娇道:“我是说您为什么要同意这个办法。”

李秋鸿道:“他们三对一早就决定了,我反对有什么用,何况我还很支持这个办法,他们三边各拥有庞大的帮手,万一演成群殴,局面更难收拾,倒不如事先一场场的公平了结,乐九玄毕竟是个性情中人,不愿造下太多的杀孽,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chún枪舌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