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四章 初挫西霸

作者:司马紫烟

方明朝陈康平一躬身道:“陈老前辈,晚辈纯粹是出来讨教的,刚才在言词间得罪了您,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假如您气得乱了方寸,像龙山主一样,把一世英名折在这里,岂不是太没价值了?”

陈康平被他气得连身份都顾不得了,锵然一声剑出鞘,就朝他砍去,口中还喝道:“无知小辈,老夫劈了你。”

方明连剑都来不及拔,闪身躲开后叫道:“陈老前辈,你总得等我拔出剑来再赐教呀!”

陈康平的第二剑已经跟着砍到,听见他的话,及时撤回招式,厉声喝道:“小辈,快拔剑。”

方明慢慢地脱去外衣,细心地折叠好了放在一边,又把剑从腰间解下,慢慢地整理剑上的穗子。

陈康平等得不耐烦了,厉声催促道:“小辈,你快点。”

方明一笑道:“别忙,您的太极剑讲究以静制动,一忙就见不出威力了,为什么不先平平气呢?”

陈康平忍无可忍,将剑一比道:“小子,你再在这儿耍嘴皮子,老夫就一剑刺你个对穿。”

方明笑道:“陈前辈,等我的剑离了鞘就开始,行不行?”

陈康平大叫道:“快!”

“您的剑这么逼着我,我还能拔剑吗?等我的剑离鞘,您的剑已攻到,说什么也比不上您的快呀!”

陈康平只得收回剑,哪知方明就等这一刻,他的剑才收回去,方明的长剑倏然出鞘,猛搠而至。

陈康平仓促之间不暇细顾,连忙一剑撩开,为了怕他继续趁乱剑袭,忙用粘字诀,紧紧地锁他的剑,用力往上一抖一抛,想将他的剑荡开,谁知一抛之下,方明的剑竟脱手飞出,陈康平心中微怔,觉得情形不对,因为方明的剑上毫无劲力,不仅如此,两剑交触时声音也不对。

但等他发现不对的情形,已经太迟了。方明手中一道寒芒如闪电般地滚了进来,笔直地搠进了他的胸膛。

陈康平还算沉得住气,腿上一用力,身子猛然平射后弹,一个翻身后拿桩站定,但见方明持剑而笑,慢慢地擦拭剑身上的血迹,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前,已有寸来长的一道伤口,好在伤得不重还能撑得住。

一手按住伤口阻止血流,一手持剑狠盯住方明,准备运气止住血流后,再好好地收拾这小子。

方明笑笑道:“前辈该下去养伤了。”

陈康平怒道:“这就算你胜了?”

方明笑道:“我也不相信这么容易就胜过了前辈,但事实俱在,我只有感谢前辈手下留情。”

说着弯腰在地上拾起剑鞘,却已短了一截,原来他刚才突然攻击时,是用左手的剑鞘先刺出去,陈康平一时不察,击剑锁格上抛,方明趁势抛开剑鞘,利用机会将右手的剑疾刺对方前胸,虽然入肌寸许,但胜负已定。

陈康平越想越气,恨不得扑上去再砍他两剑,但胸前的伤口却使他不敢轻动,因为这地方正当血经主脉,极难合口,如果不等血管破处凝固,很可能会流血不止。

方明假装惋惜地叹了口气道:“这剑鞘是我姨母所赐,听说十分名贵,用来换一场胜利,实在太不值得了。”

陈康平忍不住怒叫道:“臭小子,你用这种狡猾的手段刺了我一剑就能算数吗?”

方明微笑道:“为什么不能算?”

陈康平怒道:“你拿鞘来唬人,如何能作数!”

方明一笑道:“我只是想把剑鞘丢开,免得碍手碍脚,哪知前辈眼力衰退,竟把剑鞘当成我的剑了。”

陈康平叫道:“胡说,你分明是用它朝我刺过来的。”

方明微笑道:“没有的事,我只是随手一抛,是前辈自己太心急了,再说即使是我故意如此,也没有违规呀,剑鞘难道不能当作兵器使用吗?”

陈康平怔住了,剑鞘是剑的附属品,如果在动手拼命时,任何兵器都不禁使用,而剑鞘往往是使得最多的东西,因为它带在身上碍事,抛开又费事,很少有人使用,因此从来也没人想到不准使用剑鞘的问题,因为依照惯例,比剑要等双方的剑离鞘后才开始,而开始时,大家都把剑鞘丢开了。

方明又笑道:“剑痕在身,先动手的又是前辈,逼得我仓促抛鞘的也是前辈,反正我是在剑离鞘后才用剑刺伤前辈的,照理应该算我得胜,如果前辈认为太冤枉,我们可以再重新来过,但是请前辈回去把伤口裹一下。”

陈康平叫道:“不必裹伤,我们这就开始。”

方明笑道:“这对前辈太不利了,我的剑是姨母委托南海一名巧匠专造的,铸炼的时候,加进了一种材料,使得它另具特征,伤人在两个时辰内,伤口绝对无法凝结,哪怕是划破了一点皮也必须急速包扎,等葯性消除后才能止住血,前辈的伤口很大,如果不立刻止血,只怕要不了多久,全身的血就会流干。”

陈康平闻言脸色一变,他已运气止血,但指缝间仍微微有血水外溢,看来方明的那口剑是有点问题。

不过,他又不甘如此下台,还是他的兄长陈康翔出来道:“二弟!算了!你就认了,反正这是输在对方的诡计之下,又不是真的剑技不如,没什么丢人的。”不由分说,硬把陈康平架了回去。

场上只剩下方明与白素娟,方明一躬身道:“夫人!如果您一定要动手,我只有认输,我说什么也不敢对夫人无礼冒犯,请夫人高抬贵手如何?”

白素娟笑道:“你是要我认输了?”

方明笑道:“哪里是认输呢,夫人就算是不屑一争,弃权好了,庄主已经得了四点了,我姨母一点都没有……”

柳叶青在后面怒叫道:“方明!比就比好了,为什么要向人家讨饶,我不稀罕用这种方法来求胜。”

方明却笑道:“姨娘,李夫人是您的朋友,我无论如何也不敢跟她交手,您一定要我动手,我只好认输,可是我好容易把太极门的老前辈折败下去……”

白素娟忽而一笑道:“好吧,方明,我就让你得一点好了,说实在的,我也不想跟你动手。”

方明拱手道:“谢谢夫人,我在庄上也住过一两年,跟庄主也学了不少剑法,我得了这一胜点,虽然归在姨娘的分下,但秋鸿山庄同样也有份的。”

白素娟笑道:“那倒不敢当,看你刚才的手法,我们秋鸿山庄实在不敢居功。”

方明笑了一笑,毫不在意地道:“我承认那一场胜得取巧,但绝无不光明之处,剑道之精不全在技艺与火候,心眼机智同样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技不如巧,巧不如智,智取尤胜于力敌,这是庄主经常挂在口上教训我的,今天之胜,我不但感激夫人相让之情,更感谢庄主教诲之德。”

白素娟淡淡地道:“方明,庄主教你的智取,绝不是你所用的方法,秋鸿山庄所谓的智,是在剑艺上的智慧,如何把招式变化而运用鬼神莫测,但绝不是诡计。”

方明一笑道:“那就算跟我姨娘学的好了,姨娘给我的教训是剑道多诈,她老人家的外号叫红蜂子,蜂尾有刺是人人都知道的,然而几千年来,人们一直还在受着蜂螫的刺伤,一头小小的昆虫能给予万物之灵莫大的威胁,姨娘认为剑道也要达到这种境界才为上乘。”

白素娟只有望他一眼,摇摇头道:“看样子你已经得到了柳家剑法的真传,我自承不如,我是真正的认输,而不是客气,恭喜你为青蜂寨得到了一胜点。”

说完飘然回座,方明连连道谢后也回去了,自己取了一面柳叶旗插在座位前面,柳叶青哼了一声道:“这是说好话求来的,有什么稀罕呢?”

方明哈哈一笑道:“姨娘!您别这么说,胜过陈康平是智取,说退李夫人更是智之表现,兵法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策,甥儿不过说了几句好话取到了一胜点,才是真正的智取之道,再说向李夫人低头并无损于甥儿的身份,无论如何,她总是我的长辈。”

柳叶青冷笑道:“你还没死心,想做人家的女婿?”

方明居然毫不惭愧地笑道:“您不也很喜欢娇娇吗?有这样一个外甥媳妇儿,您也该感到高兴呀!”

柳叶青冷冷地道:“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人家早已相准了女婿,轮不到你了。”

方明微笑道:“不见得,事情没到最后关头还不能作定论,甥儿有把握一定能达到目的。”

这姨甥两人一问一答,声音很大,李娇娇气得脸都变了色,朝白素娟道:“娘!您为什么要让他?”

白素娟微笑道:“我出场本无求胜之心,让给准都是一样,让给他我还漂亮一点,大家总不会认为我不如他。”

李娇娇恨道:“你该一剑宰了他才对。”

白素娟道:“我生平从没有杀过人,现在更不想破例。”

楚无情笑道:“师母让他一场是对的,胜之不武,输给他可也不值得,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得罪小人是最不上算的事,何必要跟他计较呢!”

李娇娇生气地说:“你说娘会输给他?”

楚无情道:“有此可能,他从秋鸿山庄逃回去,今天又敢公然出头,可见柳叶青对他已作了传授。柳家剑法以阴毒见称,此人心计极工,乃是习此等剑法的最适当人选,他刺伤陈康平的手法,虽然出之诡异,但实力不可轻视,太极四老并不是可以戏弄的人。”

李娇娇一怔道:“你是说他凭真才实学也可以胜得过陈康平,这话我绝对不能相信。”

李秋鸿却道:“无情的看法不错,方明在秋鸿山庄受辱后,回去必经过一番苦练,今非昔日可比。”

李娇娇道:“不过才个把月,他能有多少长进呢?从前他有多少底子,我清楚得很。”

李秋鸿摇头叹道:“你的见识太嫩了,他有多少底子会让你知道吗?他是柳叶青惟一的亲人,柳家的剑法,他早就学成了,只是不泄露而已。即使从前没有学得彻底,这一个月来也差不多了。你该想想你在这一个月内进步多少呢?”

李娇娇仍然不信道:“他既然真有底子,为什么还要用狡计对付陈康平呢?老老实实的求胜,不是很好吗?”

楚无情笑道:“这正是他厉害的地方,他尽量掩藏实力,使人对他的戒备放松,在我的估计中,他或许比柳叶青更难斗,因为柳叶青已经成名了,谁都不敢掉以轻心,以刚才的例子来说,如果换了柳叶青出场,这一套就行不通了,所谓大智若愚,就是这个意思。

他只是表达的手法不同而已,但运用的原则是一样的。你如果不信,下一场碰上他的人,一定还会吃亏的。”

李秋鸿不禁愕然道:“无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楚无情笑道:“从他的态度上看出来的,他不是那种敢冒险的人,却采用了冒险的手法,所以他一定有相当的把握。”

李秋鸿一叹道:“我是从长期的观察中,才获知一个大概,你却一眼就看穿了,真是后生可畏。”

白素娟也是一叹道:“不错,我也有这个感觉,今天的剑会,虽然半路又杀出个中霸天来,但我认为可能是年轻人的天下,黄三谷的女儿黄菊英,柳叶青那边的方明,都令人莫测高深,莫名其妙的折去了两名高手。”

李秋鸿哈哈一笑道:“幸亏我们这边有个好弟子,无情,成名露脸,我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楚无情只微微一笑,未作答复。第九局又开始了,这次乐九玄竟亲自出了场,脸上杀气腾腾。

李娇娇听了父亲的那番话,虽然没有跟楚无情争胜之心,但也忍不住想表现一下,挺身道:“乐九玄出来了,原定由我斗斗他的,该我出去了。”

她一纵身就跳了出来。李秋鸿望望楚无情,征询他的意见,楚无情笑道:“娇娇出去也好,她不一定能碰得上乐九玄,因为她要第三场才轮到,说不定乐九玄第一场就垮了下来,黄三谷那边的人,也不好斗。”

李秋鸿一怔道:“难道黄三谷的人能高于九玄剑客吗?”

楚无情道:“很难说,他们这一组是最难测的一伙。”

白玉棠那边派出了丁得泰,他是太极门的掌门人,显然是要为陈康平之败,捞回颜面。

丁得泰一出场,就指名道:“柳寨主,令甥智取敝门陈师兄,丁某钦佩得很,希望能再领教一番。”

柳叶青倒是踌躇了一下,方明一笑道:“姨娘,太极掌门赐教,是甥儿的光荣,甥儿哪怕丢了命也值得的。”

柳叶青看了他一眼道:“你自以为应付得了吗?”

方明笑道:“甥儿怎么敢存这个奢望呢?只希望能支持个几招下来,不给你塌台,就是万幸了。”

柳叶青冷哼道:“你倒想得美,人家要你的命呢!”

方明淡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初挫西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