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五章 无情有情

作者:司马紫烟

同时最后拼战时,李娇娇所施的剑式都是他们没见过的,那必然是李秋鸿所授。乐九玄运用的剑式虽然认识一部分,却也是他们无法了解的一部分,而乐九玄胜得那么吃力,证明了李秋鸿剑艺的不凡。

四霸天是乐九玄最强,白玉棠与柳叶青雄心勃勃,都把乐九玄认做对象,从未考虑到李秋鸿身上。

现在他们要慎重考虑了,从李娇娇与楚无情的表现,证明了李秋鸿才是最强的一个。他们不知道李秋鸿从开始时就心存谦让,只以为他在这几年中突飞猛进,远超出了他们,于是,他们问鼎剑魁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除了李秋鸿之外,还有一个半路杀出的黄三谷,这个自命为中霸天的九华社负责人,更是令人莫测高深。

他名不见经传,可是派出来的人无一庸手,除了一个败在李娇娇手中,一个被呼鲁哈以勇力震伤外,其余的几个人都是出尽风头,可胜而不胜。而黄三谷的一对儿女,表现尤为不俗。黄菊英杀死了一位剑坛名宿,夺得了一胜点,黄菊人虽败于乐九玄之手,却表现了惊人的技艺,将这位剑坛霸主戏弄了一场。儿女如此,其父可知。

乐九玄慢慢地走了回去,脚步是沉重的,心情也是沉重的。与他同座的人也没有一点喜色,甚至于连表示得胜记点的旗号也没有人出来插了。

九局比赛,北霸天李秋鸿得四点,东西南与黄三谷代表的中霸天各得一点,李秋鸿一枝独秀,其余四方平分秋色,然而大家都不以为胜负的预测,全副精神寄托在第十局上,似乎已快到结束的时候了。

李娇娇回来时,楚无情迎着她笑道:“娇娇,恭喜你,你表现得太好了,一战成名,从此你是众人瞩目的女剑客了。”

李娇娇笑道:“输了还有什么可喜的呢?”

与他们紧邻的黄三谷凑上来笑道:“李姑娘,你只是不想胜而已。在黄某的揣测中,你至少还有好几手精招,没施展出来,否则你必可当场击败乐九玄。这是对的,以你的年龄,一下子爬得太高,并不是好事,乐九玄到底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栽在年轻人手里,未免使老一辈的人太过难堪了,还是让令尊来击败他吧。你的成就也够,照你与楚少侠的剑艺来看,本届的剑坛魁首,必属令尊无疑。”

李秋鸿听得眉头一皱,李娇娇确是有几招剑式未曾施展,那是自己隐藏多年,从未示人的秘学,李娇娇之所以不施展,是为了演练还不够纯熟,施发时不能控制如意,但这件事除了他与白素娟外,就只有楚无情知道。黄三谷怎么看得出来呢?这个初次露脸的家伙看来真不简单。

黄三谷见他不说话,忙又笑道:“李大侠,你千万别认为黄某言不由衷,从令媛所表现的剑艺,黄某确信大侠较之三霸天中任何一个都来得高明,黄某自承不如。”

李秋鸿只得笑笑道:“黄兄太客气了,令郎表现得更为出色,可知黄兄必然比在下高明得多。”

黄三谷一笑道:“哪里,哪里。兄弟虽然与李大侠初会,但发现在四霸天中,只有大侠一人够得上剑士之称。黄某此次率敝社的几个同好来参加盛会,本意不在夺魁,而在结识一些真正的剑道高手,来互相观摩切磋,光大剑学。说句老实话,出场的名家虽多,让黄某瞧得起的,仅有大侠一人而已。因此黄某真心诚意拥举大侠为本会之魁。”

李秋鸿道:“惭愧!惭愧。李某自知浅薄,敬候高明。”

黄三谷一笑道:“李大侠也许还不相信兄弟的诚意,只有留待事实来证明了。但大侠千万别存谦让之心,除了大侠之外,任何人庸任魁首,局面都不会太平。”

李秋鸿微怔道:“黄兄这话怎么说呢?”

黄三谷微笑道:“大侠不是明知故问吗?乐柳白三家各邀高手助阵,而且订了这个规矩,分明是想以实力作为夺魁的后盾。今日所争者不是个人名位的高低,而是剑坛霸主的地位,绝非一人能了结的。”

李秋鸿道:“正因如此,李某才不作非分之想。”

黄三谷微笑道:“大侠不必担心,九华剑社的宗旨重在个人之修为,黄某只拥护一位真正技艺出众的高手,看看那三位的表现,黄某自信尚可克之而有余,但有大侠高明在前,黄某衷心支持大侠。”

楚无情忍不住道:“黄先生,多谢你的美意,只怕事情并不如先生所想的那么简单,家师或可尽力一搏。但绝无夺魁之想,因为我们的人力太单薄了。”

黄三谷笑道:“不错,李大侠居心光明不同流俗,正因为如此,黄某才衷心支持。”

黄三谷笑笑又道:“楚少侠,乐九玄本来眼高于天,经刚才一战后,他可能会接受柳叶青的支持而合作。”

楚无情沉静地道:“岂仅可能,而且已经在开始接触了,方明已经到乐九玄那边去商议了。”

黄三谷移目,果见方明在与乐九玄低声谈话。乐九玄考虑了一阵,终于点点头。乃道:“乐九玄似同意了,我们也见到大局已定,认为令师必将夺魁,而且还以为白老英雄支持令师,才有合作之举。但据我所知,令师与白老英雄有翁婿之亲,在这件事情上他却很认真,除非令师把天下第一剑的位置让给他,否则他绝不会支持令师的。说不定还会跟另两方合起来对付令师呢。你看,白家的人来了,一定是谈条件的。”

果然白金龙从场子的后面绕了过来。

黄三谷笑笑道:“黄某先行退避一下,李大侠斟酌应付吧!”

他回到自己那边,白金龙也到了,首先朝李娇娇笑道:“丫头,恭喜你一战成名。舅舅以后可不敢惹你了。”

然后又朝李秋鸿道:“秋鸿,真有你的,难怪这几年你躲在家里不大出门,原来你埋头研练剑法大有心得。”

李秋鸿只得赔笑道:“二哥夸奖了。”

白金龙道:“老爷子很高兴,认为你这个女婿没给他老人家塌台,特别叫我来恭喜一声,同时也告诉你,老爷子准备全力支持你,我们以后不出场了,叫你全力争取。”

李秋鸿道:“谢谢老爷子的栽培。”

白金龙道:“你别客气了,娇娇能把乐九玄整得惨兮兮的,你胜过他绝没问题。乐九玄自己也看出来了,所以跟柳叶青合了伙,老爷子当然要帮自己人了。”

白素娟忍不住道:“二哥,爹有什么指示你快说吧!”

白金龙笑道:“爹什么指示都没有,完全是无条件地支持秋鸿,所以下一场不派人出来了。白家的女婿得到了天下第一剑的名位,等于是老爷子的光彩,他很高兴有这个成就,准备在会后在家里为你们举行庆功宴。”

白素娟道:“那恐怕不行,我们准备出门游历一下。”

白金龙道:“游历不争迟早,爹打算接你回宁去住个一两年,把乐九玄的那面旗子带去,在白家堡插个一两年,让我们也沾点光,反正名还是你们的。”

李秋鸿解出了他的意了,微微一笑道:“二哥,老爷子的好意我只有心领了。天下第一剑还没争到手,小弟也不敢为老爷子增加麻烦,柳叶青与乐九玄一定不肯甘休,我看先别自我陶醉惹人嘲笑吧!”

白金龙道:“正因为如此,老爷子才要你们去,你秋鸿山庄的那点力量,绝对抵不住他们两下联手的。”

李秋鸿道:“小弟会尽力量争取荣誉,如果这荣誉是凭本事公正争来的,谁也夺不去。”

白金龙冷笑道:“他们会要你的命。”

李秋鸿微微一笑道:“杀了我也不能算他们是天下第一剑,因此我不在乎他们如何对付我。”

白金龙略略变色道:“秋鸿,你要放明白,今天所争的不是名位,而是今后武林中的地位,没有我们的支持,即使你击败所有的人也没有用。爹是为了你好才这样照顾你,否则,我们还怕不能到手?”

李秋鸿庄容道:“二哥,我也把话说清楚,我赴会的目的不在争权,所以我不邀请帮手,只想趁这个机会表现我的剑艺,此外一概不管。”

白金龙冷冷地道:“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自以为了不起,我们也不想沾你的光,只是你受到人家围攻时,别说我们不念亲谊,袖手不管。逞个人英雄的时代过去了,要想在武林中立足,你必须有雄厚的实力作后盾。”

李秋鸿冷笑道:“老爷子要称雄剑坛,我这个做晚辈的绝不敢反对,只是我碍于处世原则,不便为他老人家捧场,请二哥代我谢谢老爷子的盛情。”

白金龙哼了一声道:“那也好,老爷子是为了不好意思跟你争,才让你,他不相信会不如你。既然你有这种把握,什么都别谈了。

你什么时候出场,爹一定出来奉陪,看你是否有本事把他老人家比下去。”

说完他愤然而去。李娇娇忍不住道:“爹!外公的意思并不坏,他要您去住一段时间,也不是要您把天下第一剑的名位让给他,您为什么不肯答应呢?”

李秋鸿一叹道:“孩子,你懂什么?你外公不是要我们去住,而是要我夺魁以后,并入他的阵营,使他能稳居剑坛之霸,扩充他的实力。”

李娇娇道:“得到天下第一剑的是您,不是他。”

李秋鸿道:“话虽不错,但我只有一个人,其余都是他的人,人家找上门来,一定是指名找我,我非出去顶不可。当然他也会派人帮忙的,可是到最后,培植起来的势力全是白家堡的。他是我的长辈,我应该为他尽点力,但是我不能用这种方式报答他老人家。”

李娇娇这才不响了。

白素娟一叹道:“别的都不说了,爹那一手真狠,如果他亲自出来跟你交手,你怎么办呢?”

李秋鸿苦笑道:“那还能说怎么样?说什么我也不能跟他老人家认真,只好输给他了。只是问题并不能解决,除非他的剑艺能压过别人,否则白便宜了人家不说,还会引起一场群殴火并,造下无边杀劫。”

白素娟也是一叹道:“爹真是的。”

李秋鸿道:“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通,大哥怎么会拉上太极门也来凑这个热闹?”

楚无情道:“太极门派享名虽久,近来却渐渐没落了,他们自然也想振作一下,跟武当少林等大门派一较短长,但他们的实力又不够壮,只有在四霸天里找援手,拉上东霸天的关系,刚好一拍即合。”

李秋鸿皱眉道:“现在怎么办呢?”

楚无情想想道:“老师只是不便跟白老爷子动手,弟子却无此顾忌,由弟子一直撑下去,如果弟子能侥幸对白老爷子巧胜一招,问题不就解决了?”

李秋鸿道:“娇娇能跟乐九玄拼到这个程度,你自然没问题,但我不出场,老爷子也不会出来的。”

楚无情笑笑道:“撑了再说吧。如果弟子能把柳叶青与乐九玄都淘汰了去。白老爷子出场,我们就让他老人家夺魁好了。若弟子能撑到那时候,老师也别出场了,总而言之,我们不能跟白家堡的人作对。”

李秋鸿叹了口气道:“也只好这么办了。”

黄三谷听见他们这么说,也不再过来了,静等着第十局的开始。乐九玄这次没出来,倒是柳叶青出了场,黄三谷则派了个中年妇人,叫做公孙九娘,白玉棠那边则出了太极门的陈康翔,他胜过一局,仍有出场资格。乐九玄的代表是个叫净明的老尼姑,老态龙钟,连路都走不稳,使人觉得奇怪,也不明白乐九玄派这样一个人是何用意。

秋鸿山庄的楚无情再度出场,颇受瞩目,要到第三场才轮到他交手,所以只站在一边看着。

摸子的结果,柳叶青首得其先,她是有名的南霸天,外号被称为红蜂子,剑术辛辣刁狠。公孙九娘的剑法很稳,但似乎比不上黄三谷的一对儿女,激战六十多招,肩衣为柳叶青一剑挑破,自动认输下场。

第二场是净明与陈康翔之战,陈康翔对这个举动艰难的老尼姑很客气,击剑都不出力,可是连攻几剑后,才发现她的高明,她很少移动脚步,然而整个人竟像没有骨似的,对攻来的剑势都采取闪躲的方式。

她能双脚钉地不动,将整个身子前俯后仰,左侧右弯,身子平贴地面,又缓缓地直起来,就像是一根细竹竿,不管从哪个方向都能弯下去。

陈康翔连攻十几剑,都被她躲过了,神态开始凝重,出手也稳得多了。但是净明依然如旧,而且不还一招,长剑执在手中竟拿来当拐杖使用,每次弯腰避剑后,都是用剑支地直起来,似乎吃力异常。

陈康翔研究她的战法后,发现必须使她移动双脚,才能攻其所虚,因此一剑前刺,逼她仰身后倒,立刻挥剑下削,刺她的脚面,净明身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无情有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