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六章 九华大度

作者:司马紫烟

乐九玄心里确实很急,虽然他的腰还可以弯下去,但剑招的威力到此已经减却大半,如果再往前弯一点,则威力全失,变成平淡无奇的一刺了。

但是他看见楚无情仰身后倾,单剑仍垂在下面抵住他的膝盖,觉得无论如何,也没有反击的可能,即使剑招的威胁不存在,而撤招为变,自己也比他的姿势有利得多,处在如此情况下,乐九玄说什么也不能收剑放弃。

因此,他一咬牙,倾身前刺,楚无情也后仰而避,慢慢地被他压下去,直到两个人的腰都弯成水平状态,乐九玄忽觉不对,因为他的剑也随着姿态的改变而换了位置,原来是抵着胸膛的剑尖已经变成剑刃贴身了。

这个转变,对乐九玄而言是利弊参半,有利的是他可以奇速拖回长剑,剑刃在楚无情身上拖过,能造成更大的伤害;不利的是他只有这一个办法,如果楚无情也发觉了,他的剑在底下,趁势上撩,自己将受到更大的威胁。

考虑了一下之后,乐九玄终于作了个最凶险的决定,他只要将膝盖轻拨一下,拼着受点轻伤,将楚无情的剑撩过一边,就不再怕他反击的威胁,而同时自己猛力抽剑,半压半拖,无论如何也能在这小伙子的胸膛前划条长口子。

这种手法太阴险卑鄙,不是一个上乘剑手所应为,但为了挽回自己失利的颓势,他豁出去准备一干了。

心念所及,手下开始发动,拨剑抽剑,侧身直腰,四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发动,同时完成。

他将楚无情的剑往右拨,身子往左侧,是为了慎重,使剑与身子的距离拉远,以免受到威胁,而直腰拖剑的动作却又快又狠,直慾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

变生须臾,四周一阵惊呼,都是为楚无情而紧张叹息。

谁都看得出,在这种情形之下,楚无情必无幸理。

但事实又不然,两条人影分开后,乐九玄往上拔,楚无情往下倒,身子触地时,乐九玄也刚好直身站起。

每个人的眼睛都先盯住楚无情,要看看乐九玄的剑在他胸前造成多大的伤害,谁都没有去注意乐九玄。

楚无情在地下躺了很短的一刹那,屈腿弹射而起,胸前除了最初被剑尖刺破一个小孔,毫无一丝伤痕。

是什么缘故呢?乐九玄及时善心发作而放了一马吗?照他出手之狠,这似乎不太可能。

因此每个人又将视线转到乐九玄身上,但见他脸色苍白,两条腿肚子各现出一条血痕,鲜血涔涔流溢,虽然不是重伤,却是很明显的剑伤。

只有几个剑道高手,才知道情况是如何发生的,原来乐九玄运剑下压回拖之际,楚无情的反应配合的恰到好处,突地往下一沉,以毫厘之差,使乐九玄的剑刃划空滑过,避开了一招杀手。

而在他避开的同时,也抽开了长剑,左右一撩,在乐九玄的腿肚上,各划了一条剑痕,这两下动作虽阴,却应用得极为妥切,刚好抢在乐九玄之前一刹那发动,且料准了乐九玄的动作,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否则以乐九玄剑道的造诣,纵然那一击无功,也不会在腿上挨那两剑。闻名四海,威镇宇内的剑术名家,就这样被击败了下来,而且败得那样惨,无怪乎乐九玄呆在当场,脸色白得像死人一般。

整个丈人峰上也是静悄悄的,不明就里的人,不敢出声,知道经过的人,则在替乐九玄惋惜而难过,盛名得来不易,失去却很快,一刹那的时间,一个剑坛巨匠倒了。

只有黄三谷以他响亮的声音,冲破了沉寂:“恭喜,恭喜,李大侠名下无虚,令高足在片刻间,连败西南两霸天,这天下第一剑的名位是非君莫属了。”

乐九玄朝楚无情看了一眼,神情异常落寞,缓缓地拖着步子,回到自己座上,手起一剑,将那根飘着天下第一剑的旗竿砍断了下来,旗竿还没有倒地时,他又一连数剑,将那面大旗随同顶上绣着九个玄字的绸条斩得粉碎。

柳叶青的脸色也十分沉重,走到他身边,低声不知说些什么,乐九玄只是低头听着,不作任何表示。

楚无情也慢慢地回座,李秋鸿亲切地迎着他道:“无情,我真为你骄傲,不是为了你击败柳叶青与乐九玄,而是你临时表现的机智,换了我,一定没有你应变得好……”

楚无情却淡淡一笑道:“老师过奖了,弟子全仗行险而胜,而且还是靠着运气,如果乐九玄不是太过执着,不肯及时撤招,弟子必然不是对手,换了老师出去,不会把局势闹得这么僵,也不至于会胜得这么难。”

李秋鸿摇摇头道:“那是你说的,我倒不敢如此想,看了乐九玄最后几手,我实在没把握必胜。”

楚无情笑道:“老师对别人说还可以,对弟子却不必如此谦虚,老师如果把最精华的几招施展出来,乐九玄根本就没有施展最后那十招的机会。”

这师徒两人谈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因为全场寂静的缘故每一个人都听见了。乐九玄在座上沉声道:“李秋鸿,恭喜你不但收了个好弟子,而且还研究了几手精绝的剑招,乐某现在不便求教,但迟早会找你讨教一番。”

李秋鸿含笑不答,只是对楚无情低声道:“无情,你只顾为我吹嘘,却给我惹来麻烦了。”

楚无情一笑道:“九玄剑客与柳寨主是赢得起输不起的人,麻烦迟早难免,只是他们没有击败弟子之前,谅来也不好意思找老师挑战吧!”

这句话很厉害,乐九玄与柳叶青虽然被楚无情击败了,但他们毕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楚无情故意把话说得声音很大,使得每个人都听见了,每个人都知道了。

这等于是向两个人定下了第二次战约,假如他们再要厚着脸皮去找李秋鸿,那就是无耻了。

成名的人固然栽不起跟头,但更不能被群众所唾弃,否则即使他们技镇天下,走到哪儿都抬不起头。

乐九玄与柳叶青眼中都冒着烈火,盯着楚无情,良久乐九玄才厉声叫道:“小辈,你记着,乐某如不叫你死于剑下,决不为人。一个月之内,乐某必定提着你的首级去找李秋鸿一决高低,以雪今日之耻。”

楚无情笑笑道:“我会等你的,但一个月之后如果我还活着,你九玄剑客当真就不做人了吗?”

李秋鸿忙道;“无情,你说话太过分了,九玄剑客是成名人物,你不可这样对他讲话。”

楚无情笑道:“老师,九玄剑客以前是高傲,现在却连志气都丧尽了,他说要在一个月内杀死我,凭他的剑技是办不到的,除非是用卑鄙暗算的手段,对这样一个丧志败德的人,弟子何必要讲客气话呢?”

乐九玄忍无可忍,飞身而出,吼道:“小辈,你欺人太甚,乐某宁可破坏剑会规矩也要再斗你一下。”

楚无情淡然道:“乐九玄,你可是对我说的话不服气?”

乐九玄怒叫道:“你凭什么诋毁乐某的人格?”

楚无情笑道:“我不是诋毁你,而是你自己太无赖,如果你是个要脸的人,就不该说出在一个月内杀死我的话,试问你凭什么在一个月内杀死我呢?”

乐九玄道:“我十招剑法只用了两招,被你用狡计占了先,我若有机会使用那八招,你绝难活命。”

楚无情笑道:“不对,你说过从第二招开始,是五招连发,结果第二招才出手,就被我解开了,使得后面四招,根本用不上,最多只有四招了。”

乐九玄道:“就算四招也足够杀死你。”

楚无情笑道:“那四招剑法用一条腿能施展吗?”

乐九玄微怔道:“我为什么要用一条腿呢?”

楚无情笑道:“我因念你是剑术前辈,所以剑下留情,只在你两边小腿上,各划了一下,如果集中剑势,砍你一条腿,你早就成了残废,这一条腿,我虽然没砍下,但至少你该明白,在我面前,等于是缺了一样,你要再找我,除非是另创新招,或是用一条腿来施展那四招,无论如何,一个月的时间是一定不够的。”

他的话对别人而言是完全没道理的,但乐九玄那样的名家高手,虽明知无理也只好硬着头皮认了。

楚无情见乐九玄不说话,笑笑道:“既然你在一个月之内无法达到我说的两项条件,那么在一个月内,你除了用暗算的手段,又怎能杀得死我呢?”

乐九玄被他用话扣住了,心中暗恨这小子狡猾,给他那样一说,自己的十招剑法的确不能再用了,但不用那十招剑法,别说一个月,一年也无法跟他一争短长。这十招剑法花了几年时间才研练完成,居然这么白白地被糟蹋了,心里实在窝囊,所以气得浑身直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方明见状笑着上前道:“乐伯伯,小侄替您作个决定吧,一个月内,你就绑起一条腿来跟他斗一场好了,以您的剑法,还怕胜不了这小子?”

乐九玄瞪了方明一眼,怪他多事,方明却笑着问道:“姓楚的,你要乐伯伯绑起哪一条腿?”

楚无情听得一怔,暗自盘算了一下,他相信乐九玄的十招剑法中,前六招自己尚可应付,后四招则完全不知虚实,但以乐九玄的造诣,必非易与,也许重点不在腿上,只要稍加练习用一条腿也能发挥威力,那倒有点麻烦。

想到这里他笑道:“我也不晓得,刚才砍哪一条腿,我并没有决定,因此我此刻也不能答复,到一个月后我再决定好了。”

这个答复很滑头,乐九玄即使要将剑式配合单腿使用,也必须两条腿都练,那样就难以精一了。

谁知方明一笑道:“可以,等一个月后,你随便指定哪一条腿,乐伯伯也绝对不含糊你。”

柳叶青觉得方明太过自做主张,忙喝道:“方明,你知道乐伯伯的招式吗?”

方明笑道:“不知道,乐伯伯的精招从未施展过,除他老人家自己晓得外,谁也不会知道。”

柳叶青怒道:“那你怎么乱作主张?”

方明一笑道:“一个月后,乐伯伯随便用什么招式,都能宰了这小子,我就有这个把握!”

方明又笑道:“乐伯伯,您跟姨娘是成名人物,不好意思做有失身份的事,小侄却不必受这个约束,只要过了今天,小侄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非得斗斗他不可。”

乐九玄沉声道:“不行,我不能落个暗算之名!”

方明笑道:“谁说您要暗算他了?一个月后,您光明正大地找他好了,为了您,小侄也一定让他活满一个月。”

乐九玄不懂是什么意思,方明又笑道:“那是说他能活一个月,可不一定怎么活着,也许只剩一口气了。”

乐九玄愕然道:“你准备怎样?”

方明阴恻恻地一笑道:“这可很难说,反正这是小侄的事,与您没关系。他击败了我姨娘,也等于击败了我们整个青蜂寨,小侄总要扳回这个面子。”

乐九玄不知说什么好,方明又道:“这不能怪小侄用心阴险,事实上他先玩手段,搬出这套歪理来限制您,他喜玩心机,小侄倒非得跟他较量一下不可。”

乐九玄自然不能当众同意他这个办法,可是柳叶青抢先道:“乐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管你的就是了。”

乐九玄只得道:“楚无情,乐某表明一句,你结下的冤家太多,乐某自己绝不用暗算的手段,可管不了别人。”

楚无情却微微一笑道:“九玄剑客,你是个成名的剑客,本来用不着我来劝你这些话,但你对事情的看法可能不太清楚,我才多两句嘴。武林中胜负是很平常的事,你今天虽然输了,并不影响你的盛名,就怕你连剑士的操守也输掉,这一输才是万劫不复。该怎么做你自己很明白,我告诉你的就是这几句。”

乐九玄被他训得羞愧难当,但也发作不得,冷嚷一声,愤然落座。李秋鸿忍不住轻轻叹道:“无情,你为了替我省事,却为自己惹下大麻烦了。”

楚无情却微微一笑道:“老师放心好了,这些麻烦弟子还料理得下,方明不过说说而已,事实上他没有余暇来找我们,他对付别人还来不及呢!”

李秋鸿一怔道:“还会有什么别的牵扯?”

楚无情道:“我们只争剑会的胜负,他们争的却是剑坛的霸主,目前有白家堡与黄三谷两拨人,就够他忙的了。”

李秋鸿顿了一顿道:“可是,我们又如何置之身外呢?”

楚无情道:“惟一的办法是哪边都不靠。”

李秋鸿苦笑道:“办得到吗?我的老泰山就不放过我。”

楚无情低声道:“您放心,今天我们把剑会魁首夺到手之后,只要不管闲事,麻烦找不到我们身上。乐九玄与柳叶青联手,白老爷子会合了太极门,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九华大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