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七章 净明师太

作者:司马紫烟

因为有了黄三谷的弹压,制住了泰山丈人峰上的一场火拼,乐九玄与柳叶青悻然率众退走。

白玉棠则由他的大儿子白金蛟陪同过来。

朝李秋鸿阴恻恻地一笑道:

“秋鸿,恭喜你了,你瞒得我真好,二十多年了,你居然将剑法藏得这么紧,直到今天才亮出来。”

李秋鸿刚要开口,白玉棠笑道:

“秋鸿,你别赖,我们刚与黄社主谈过,他说你的剑招至少也有三十年的火候,我们虽是蠢材,黄社主的法眼却极为高明,他的判断绝不会出错,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

李秋鸿顿了一顿才道:

“老爷子既然这么说,小婿不再否认了。只是小婿那几招剑法到最近几年才演练纯熟,以前虽然会使,还不能收发由心,完全控制。”

白玉棠冷笑道:

“可是你施出来,别人也破不了。乐九玄在二十多年前,剑术造诣也没有现在深,你明明有击败他的能力,为什么要让他耀武扬威二十多年呢?”

李秋鸿默然无语。

白素娟却道:“爹,秋鸿是为了我。”

白玉棠一怔道:“为了你?这是怎么说呢?”

白素娟也不便启齿答复。

还是李娇娇抢着道:

“外公,爹知道你生性好胜,如果在第一次论剑时,他就占了先,您必然要把娘许配给乐九玄了。”

白玉棠呆了一呆才道:

“就是为了要娶素娟,你情愿要把天下第一剑让给乐九玄?”

李秋鸿只得道:

“小婿对名利很淡,在小婿的眼中,素娟实在比名位重要百倍。”

白玉棠哼了一声:

“没出息,你准知道我会把素娟许配给你吗?老实说,我那时中意的是乐九玄。”

李秋鸿微微一怔,白素娟笑道:“是的,爹是有这个意思,他老人家想要个出人头地的女婿,最后把我许配给你,一半是柳叶青的怂恿,一半是我自己的请求。”

白玉棠冷笑道:“你可真是我的孝顺女儿。”

白素娟正色道:

“爹,您要的是一个技艺超群的女婿,我选择了秋鸿,不正是您的希望吗?剑技着重在真才实学,而不在争胜负。我知道秋鸿有这种实力而选择他,今天终于向您证实了,否则我就不让他来参加这次论剑了。”

白玉棠一怔道:“那时你已经看出他的造诣了?”

白素娟点头道:

“是的,我看出他可胜而不胜,钦佩他谦让的美德,婚姻关系着我一生的幸福,我必须慎重择人而事,剑道主凶,盛名可虑,惟有一个谦让的剑手,才能避凶趋吉,永保白头。现在不是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吗?如果秋鸿不懂得藏剑,这二十多年的日子哪能平静?”

白玉棠怒道:“我的意思是……”

白素娟不等他说完就抢着道:

“我知道您的意思,所以第二次论剑,我也叫秋鸿锋芒别太露,继续让乐九玄占先,当然我是希望您老人家夺魁的,但您无法击败乐九玄时,还是让乐九玄高居首位的好。”

白玉棠瞪眼道:“如果你真够孝顺,第二次论剑时,我会输给乐九玄吗?女生外向,我想不到自己亲生的女儿会背叛我,我白疼你一场了。”

白素娟婉转地笑了一下道:

“爹,您误会我们了,秋鸿并不吝惜那几招剑法,做女儿的更不愿欺骗您老人家,这完全是为了您好。”

白玉棠叫道:“这还是为我好?”

白素娟道:

“是的,我知道您老人家的心意,一直想获得天下第一剑的荣衔,如果秋鸿把那几招剑法贡献给您,二次论剑时,您或许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然后您一定会昭告天下,说您是四霸天之首,大大地风光一番。”

白玉棠道:“不错,这是我的愿望。”

白素娟一叹道:

“但您也看得出,秋鸿那几招剑法完全是他自己的路子,跟您一点都不合,您如果得胜,柳叶青与乐九玄都是赢得起输不起的人,一定会到处传扬,说您这个荣衔是用女儿换来的,那不是求荣反辱吗?您又受得了吗?”

白玉棠气煞了眼,却是无言可答。

半晌才道:“好,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现在你们名成业就,我更不在你们眼里了。”

李秋鸿忙道:“老爷子言重了,小婿始终都敬重您的。”

白玉棠冷笑道:“那你为什么拒到我那儿去住一阵?”

李秋鸿道:“如果只是去侍奉您老人家,小婿万不敢违命,

只是您要大肆庆贺,柳叶青与乐九玄必然不甘心,要是纠众前往生事,岂不是给您老人家添麻烦吗?”

白玉棠怒道:

“胡说,我白家堡还怕人找麻烦?就怕他们不来,来了正合我的意思。”

李秋鸿婉转地道:“您当然不怕他们,何况又跟太极剑派结了儿女亲家,实力之盛,雄视天下。但是掀起武林一场杀劫,实在非小婿所愿。”

白玉棠冷冷地道: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现在我来问你一句,这本来不是我的意思,我知道我的老面子不够大,我是代表黄社主来邀你们的。下个月我在白家堡欢宴九华剑社,同时也商讨一下我们两家今后的合作事宜,希望你们能赏光,去不去就是一句话。”

李秋鸿沉思片刻才道:

“老爷子,小婿有句不中听的话,黄三谷此人野心勃勃,您跟他还是疏远一点的好。”

白玉棠怒道:

“混账,人家送你这样珍贵的礼物,还帮你镇住了柳叶青与乐九玄,否则你能安安稳稳地获取天下第一剑的荣衔吗?想不到你竟然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

李秋鸿苦笑道:

“小婿只胜了黄三谷一筹,并不以天下第一剑自居,至于小婿对他的批评,却绝不会错。”

白玉棠怫然道: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照我的意思今天就不会放过你,都是黄社主一再劝说,我才不稀罕呢,你也别神气,等不到三年后的剑会,你这天下第一剑的名衔就保不住了。”

说完这话就气冲冲地走了,只剩下白金蛟还站在当场。

白素娟低声道:

“大哥,在几个兄长中,小妹最尊敬的是你,为什么你也这么糊涂,不劝劝爹呢?”

白金蛟也轻声叹道:

“我有什么办法?我入赘丁家也是爹的指示,好为他拉拢太极门。”

白素娟道:

“太极门是名门正派,而且大家实力相当,彼此合作尚无伤大雅,跟黄三谷合作,迟早会被他整个吞掉,那时悔之已晚,大哥难道看不出来吗?”

白金蛟道:

“我知道,黄三谷存心笼络爹,他的实力比我们大,但是他竟肯屈居次位,情愿用九华剑社的全部力量,支持爹成为剑坛霸主。”

白素娟连忙道:“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白金蛟道:

“可能的,爹的人手跟乐九玄与柳叶青两方加起来差不多,但有了九华剑社的支持,就比他们强大得多,很容易把他们并吞掉。”

白素娟道:“可虑的是黄三谷,他肯屈居第二吗?”

白金蛟一叹道:“是的。”

李秋鸿叹道:“大哥,既然你也想到了,为什么不劝劝爹,这样做是否值得?”

白金蛟含有深意地道:“这个我晓得,不过,爹并不糊涂,看事的透彻,尤在我们之上。”

李秋鸿讶然道:“老爷子自己也想到了?”

“自然想到了,他老人家比我还先想到,他老人家已经先说有这个可能了。”

“那老爷子为什么还要跟黄三谷合作呢?”

白金蛟苦笑道:“爹说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登上剑坛的霸主地位,他不妄想成为剑技中的第一人,关于这方面,他在十年前就死了心,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剑技永不可能超过乐九玄,但这次剑会是你夺魁,他可没想到。”

“然而不管是谁夺魁,都不能改变他老人家的决心,他要成为剑坛中最具权威的一个人,有生之年,他只要过一天这种日子就满足了,所以他不惜任何牺牲去达到这个目的。”

众人一阵默然良久后,李秋鸿才道:

“以后呢?老爷子替你们想过没有,你们将永远受黄三谷的控制了。”

白金蛟苦笑道:“我这个做长子的,自己无法替老父争光,只有设法使他老人家一了心愿。至于我那几个弟弟,更是一堆草包,不学无术,雄心于天下,加上他们在黄三谷的控制之下,还会安分一点,否则将来他们只有走上灭亡之路。”

李秋鸿长叹一声,无言可答。

白金蛟苦笑着又道:

“爹对你能夺魁,心中是很高兴。他表面上对你们生气,实际上很感激你们,若不是你胜了黄三谷,我们恐怕连合作的资格都没有,黄三谷更不会理睬我们。”

李秋鸿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白金蛟道:

“有关系。黄三谷存着席卷剑坛的雄心而来,他不仅掌握着雄厚的实力,在剑技上也抱着万丈雄心,幸亏你击败了他,他才退而求其次,因为他把爹捧上了台,你总不好意思来捣蛋了。”

“所以爹心里还是很感激你们。他来邀你们回来,只是做做样子,你们不去,他心里很高兴,即使你们要去,他也会叫我暗示打消你们的去意,只要你们不为黄三谷利用,白家的人多少总沾点光。”

说完了这些话,白金蛟朝四下看看低声道:

“我走了,爹特别带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些。爹与黄三谷合作,虽然是满足他的虚荣,但也是为了大家,如果光是靠我们自己这点力量,迟早会被九华剑社吞掉,你看看他们的布置,就了解他们的实力了。”

拱拱手,说了两句保重,他就回到白玉棠那边。黄三谷的人也跟东霸天的人马会合,声势确是浩大。白玉棠与太极门的人数约计七八十名,已经够了。

可是黄三谷那边除了早已现身的十几个之外,散处在四周的竟有一两百人,此刻都亮出了兵刃,虽然都是些生面孔,但个个神气轩昂,一望而知为训练有素的高手。

他的人有个特色,一律穿着青衣,戴着空顶的遮阳帽,那是很普通的装束,散布开来不觉得显眼。

此刻集中后,立成一个壮大的行列,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在阳笠上加了一层防雨的油布套子,黑底上漆着极为明显的两个大字:“九华”,表示他们是九华剑社的人员。

人是由四周分散而集中的,难怪黄三谷一举手,就任意地将乐九玄与柳叶青的人手制住了。

他们分散在每一个角落,任何一人都可以无声无息地放出暗器,攻击指定的对象。黄三谷此刻亮出实力,有示威的作用。

那是对乐九玄与柳叶青提出的警告,警告他们知难而退,别作无为的蠢动,同时也是向那些附从的人作心理上的攻势,瓦解他们的斗志,叫他们辨别时势,脱离乐九玄或柳叶青,归向他这边来。

乐九玄与柳叶青在退出丈人峰时,还回头看了一看,直到看见九华剑社浩大的阵容后才悻悻地走了。

李秋鸿看了峰上的情势后,才长声一叹道:

“泰山论剑能顺利地结束,固然使我很安慰,但发展的情势却又使我深深忧虑,素娟,看样子我们的游程要作罢了。”

楚无情忙道:“老师,您不想走了?”

李秋鸿道:“这样子叫我怎能放心走开呢?”

楚无情道:

“老师还是照原计划去游历的好,您留下来反而会使事态扩大,增加麻烦。”

秋鸿山庄的总管,也是李秋鸿指定为楚无情与李娇娇的监护人郝思文也道:“楚老弟的话不错,黄三谷是因为庄主有远游之举,不可能在中原为之掣肘,才肯将剑会魁首拱手相让,否则他纵然在剑技上不如庄主,也必会用其他的方法打击庄王,以愚之见庄主还是去远游的好。”

李秋鸿皱眉道:“可是中原方面呢?”

郝思文道:

“楚老弟少年老成,处事机警,剑法亦已得庄主真传,必可处理一切的。”

楚无情道:

“必要时还有郝大叔为我们拿主意,老师是剑会魁首,尤其是这次剑会,胜来不易,名扬四海,是每一个人眼红的对象,留下来反而会惹起风波。”

盘坐在地下的老尼姑净明忽而慢慢站起来道:

“李大侠,你尽管走你的,楚无情跟你女儿的安全,由贫尼负责,谁也不敢碰他们一根汗毛。”

大家都把这个人给忘记了,见她突然插嘴,不禁愕然。

净明一双眼睛半开半闭,有气无力地道:

“楚无情,我跟你一年,在这一年中,我不但负责你的安全,而且还将无心竹枝身法传给你,但只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净明师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