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十八章 铁线毒蛇

作者:司马紫烟

李秋鸿与楚无情师徒共居一室,两个人都不敢熟睡,闭目假寐,时时保持着警觉。

山夜寂寂。

夜风吹着松涛,其声瑟瑟,间以几声猿啼,别有一股凄凉的意境。

夜深了,山中无人打更,也不知是什么时刻。

但楚无情灵敏的听觉突然发现了有一个细微的声息,那是一个夜行人落地的声音,尽管来人轻功绝佳,但仍被他听到了。

为了保持眼睛习惯,他们早已吹熄了烛火。

楚无情悄悄地摸起了剑,李秋鸿也及时警觉了,在他的耳边问道:“是不是有了响动?”

楚无情点点头,竖起两个手指,表示有两个人来了。

李秋鸿对这小伙子的机敏与判断不禁十分钦佩。

练剑的人耳目总是较为聪敏,因剑道的修养感觉,一种超乎常人的敏锐感觉,所以一个剑道的高手,即使不用眼睛,也可以用听音法去与人交手,而不影响剑法的施展。

自己浸婬剑学多年,也早感觉到有人侵入,但直到一刹那有两个人前来,而楚无情却早已确定了。

但他对楚无情毫不嫉妒,反而感到异常欣慰,轻拍他的肩膀道:“我也认为是两个人,但显然比你慢了一步。”

楚无情没说话,十分注意屋上人的动静。

李秋鸿又道:“不管来的是谁,但只来两个,未免太小看我们了。”

楚无情却凝重地道:“老师,人来得越少越可虑,因为来人显然不准备正面拼斗而着重突袭或暗算;目前他们还在搜索,不知道要对谁下手。”

李秋鸿道:“那一定是柳叶青的人,来找你师妹的。”

楚无情想想道:“可能,但也可能是另一拨人找老师的,因为他们想扳倒天下第一剑。”

李秋鸿发出无声的一笑道:“找我算他们倒霉,我既然有称雄剑会的实力,难道还会怕被他们暗算不成?”

楚无情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老师还是小心点为上。师娘、娇娇不知可曾警觉,我通知她们二下。”

李秋鸿忙道:“素娟的警觉性比我还高,她一定注意到了。还是别打草惊蛇,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楚无情道:“不会惊动外面人的,我早有布置了。”

边说边走到床边,将帐子轻轻地扯动。

李秋鸿道:“这样就能通知她们了吗?”

楚无情手指帐钩道:“我防到今夜可能有警,所以用一条细线,通向对面师母的房中,连在她们的帐钩上,有事只要拉两下,她们的钩就会晃动,而且声音很小,外面的人不会发现,这是我与娇娇约好的联络暗号。”

李秋鸿钦佩地道:“你怎么会想到这种办法的?”

楚无情道:“我们将来行走江湖时,必然会遭遇到一些困扰,尤其在睡觉时,不能同居一室,而又需要随时保持联络,我就想出了这个办法,今天是第一次试用。”

李秋鸿道:“方法是好,但对娇娇却不一定有用,因为她睡觉时很沉,一躺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楚无情微笑道:“她说过了,我教了她一个办法,在帐钩上吊一枚耳环,帐钩抖动时,耳环就会掉到她脸上,声音不大,她却会惊醒。回应来了,她已经知道了。”

果然这边的帐也开始摇动,证明李娇娇传回了信号。

李秋鸿道:“我本来还担心这孩子年轻不懂事,有你这样一个细心的师兄照应她,我就放一百二十个心了。”

楚无情侧耳静听了一下道:“来人摸到郝大叔与呼鲁哈的屋上去了,而且开始在掀开屋瓦,是摸错了对象?还是故意找他们两人呢?这倒令人费解。”

李秋鸿却笑笑道:“不管对方是否摸错,但找到他们也讨不了好,郝思文除了剑术不如我之外,江湖阅历却在我之上,今天他还提醒我说可能会有麻烦,自己一定随时在注意中,想来也有准备了。”

楚无情凭着灵敏的听觉,判断来人的行动道:“他们掀开了两块屋瓦就停止了,我们再等一下看。”

李秋鸿道:“为什么要等呢?”

“了解一下他们的意图,如果是找错了人,他们一定会立即转移位置,否则就是存心来找他们的,那就不妙了。”

“有什么不妙呢?”

楚无情道:“只掀开两块屋瓦,显然不准备露面,那必然是施用暗算方法。”

李秋鸿一笑道:“如果是想用闷香,他们可打错了主意,郝思文是个老江湖,对这一套精得很。”

楚无情庄重地道:“不会使用闷香,那只要破一个小孔就够了,用不着掀开两块屋瓦,而且也不是施放暗器,那只要掀开一块,就够发射了。”

李秋鸿愕然道:“那他们打算用什么呢?”

楚无情道:“不晓得,但一定是打算送什么东西下去而且是用绳子坠下去的,因为我听不见声音了。老师,我们分头出去吧,你上屋顶上,截住他们,我到屋子里去。”

说着用桌上茶杯中的余茶,倒在窗子的扣榫上,使得木榫受潮而减少磨擦,悄无声息地推开窗子,李秋鸿敏捷地翻了出去,他再如法炮制,拉开了屋门。

郝思文与呼鲁哈住在隔两间屋子的客舍中,他蛇行而前,不用手推门,却从门缝望进去,心中略定。

两人合睡一张宽床,而且放下了帐子,郝思文的布鞋与呼鲁哈的鹿皮靴都放在床前,床上发出呼鲁哈的鼾声,但郝思文却赤了脚,只穿了布袜,躲在桌子下面,显然他早有所觉,对方在动手掀瓦时,他已悄悄地下了床。

躲在桌子底下,是为了躲避屋上人的视线,那两块屋瓦开在正中,藏身别处都漏不过上面的眼睛,只有桌子下面,有桌面挡着,屋上瞧不见,看来郝思文的确是老江湖。

屋上的人等了一下,见屋中仍无动静,才慢慢地用绳子吊下一个长方形的竹笼,由于光线很暗,笼子编得又密,看不见是什么,但显然是活的东西,因为竹笼在轻轻地挣动着,楚无情在担心,桌下的郝思文在纳闷。

他们都判断笼中是动物,最大的可能,含有剧毒的蛇,但看来又不像。因为竹笼很大,分量很重,还用一根粗绳吊着。

如果笼中是蛇的话,就算是一条盘着的巨蟒,也不过十几斤重,用那么粗的吊索,似乎太小题大作了。

正因为不了解笼中是什么东西,他们都不敢轻易动作,只得凝神戒备。

而帐中呼鲁哈的鼾声也停了,可见他也是假睡,此刻也在注意着屋上的动静,紧张得忘了假装了。

屋上的人似乎没有发现屋中已有防备,仍然不断地将竹笼放下来,而且竹笼触地之后,上面还在继续地放下绳索,慢慢地,一圈一圈地绕着竹笼,围成了三尺多宽的圈子,渐渐堆起有半尺来高。

这种异常的举动使得屋中的郝思文、呼鲁哈与屋外的楚无情都怔住了,实在摸不清屋上人的用意。

如果要用笼中的东西实施暗算,为什么要连吊索都放下来呢,而且放得这么多,难道这吊索也有作用吗?

正在怀疑着,屋上的吊索已经放完了,黑黑的一大堆绕在竹笼周围,估计着总有十几丈长,最后的两三丈仍然吊在空中,此刻楚无情发现了两点不对劲的地方。

第一点是竹笼上还另系着两根绳,一根在竹笼的一端,显然是用来打开竹笼活门的;另一根却系在竹笼的上面正中处,那才是真正系住竹笼的吊线,如此,那一串黑黑的粗索必然另有作用。但是什么作用?

第二点可以解答了,楚无情发现那一大盘黑粗的吊索竟然也是活的,而且开始蠕动,由一长串断成许多节,每一节都有丈许,一种剧毒的蛇。

这是属于云贵边境的一种罕见的异物,名叫铁线,普通的蛇都是独居的,只有这种铁线蛇是群居的。

它们行动时很奇怪,几十条蛇头尾互相衔住,形成一条很长的长线,由群蛇中的首领居先,率领它的部属们行动。

它们的长短都是八尺到一丈,头尾腰身一般粗,仅有尾部略细,但被另一条蛇咬住后就看不出了,望去就像是一整条长绳,皮韧鳞坚,刀剑都砍不断,动作如风,力大无穷,而且专以同类毒蛇为粮,其毒无比。

有人曾经看见它们飞渡悬谷,由最后的一条蛇缠紧崖边的树木作为支撑,然后凌空伸出去,直挺挺地到达对谷后,再由为首的那一条,将全体拖过去,平空延长几十丈,不弯不摇,就像是一条铁线,因此而得名。

数十丈长的巨蟒,见了它们也如见鬼魅,听任它们由口中穿入,尾部穿出,由第一条首领吃饱后,向前挪一段,第二条蛇才松开前蛇的尾部进食,轮到最后一条,全体进食完毕,一条巨蟒就只剩下空壳了。

因为它们非蛇不食,以及这种奇异的进食方法,再加上奇大的食量,它们觅食困难繁殖不易。

又因为它们很难找到够全体饱餐的巨蛇,完全碰运气,找到可食之蛇后,先供第一尾食用,然后才轮到次一尾,最后的几条蛇常在饥饿的状态下。

如果找不到足够的食量,居后者只有饿死,所以它们的死亡率很高,否则其他的蛇类就无法生存了。

尽管这种取食的方法很不公平,但它们却信守不渝,宁可饿死也不会离群或破坏规矩的。

它们不但是群蛇之王,也是苗疆之霸,不论什么凶猛的巨兽,遇上它们只有死路一条,不是被穿心而过,就是被活活地勒死。

但它们不是没有克星,有一种毒蜂就专门制它们,尽管它们皮肉坚硬可御刀剑,却抵不住蜂尾的细刺,遇上那种毒蜂,它们立即四散飞窜,各自奔逃,直到毒蜂离去后,才集结残存者继续连成一线。

楚无情万想不到这种毒蛇会被人利用来作为暗算的工具。

知道厉害后,连忙大声叫道:“郝大叔,呼峒主,快设法退到屋子外面来,这是铁线蛇。”

郝思文不知道铁线蛇是什么东西,但听见楚无情的叫喊后,不敢轻慢,连忙顶起那张桌子,飞身一滚由窗口滚了出去。

呼鲁哈出身苗疆,自然知道厉害,却苦于被困在床上,正想冲出去,屋上的人已开始动作,一提细线,竹笼被打开,里面藏的竟是一窝毒蜂。

那是专门克制铁线蛇的毒蜂,那盘铁线蛇己闻到毒蜂的气息。

但因毒蜂没有飞出,它们怕惹上毒蜂,不敢乱动,才缓缓地松开口,想觅地躲藏。

呼鲁哈情急智生,抱住床上的棉被裹住身子,拼命滚向外。

但已迟了一步,一条铁线蛇竟穿透了棉被咬住了他的大腿,照一般的情形,这条蛇该是穿体而过。

但呼鲁哈的气功练得很有根底,皮坚如革,那条铁线蛇仅能咬住他的大腿,以致被他带出门外。

楚无情一把拖住了他,连忙把门关上,因为他深知那一群蛇如果冲出来,必将造成很大的灾害,只要关住门,将毒蜂留在屋里,就可以利用毒蜂杀死群蛇了。

呼鲁哈到了门外,连忙抛掉棉被,伸手想把腿上的蛇拉下来,但那条蛇被毒蜂赶急了,一口咬住,哪里肯放,呼鲁哈那么大的力气也无法拉掉,因为拉得急,连腿肉都扯起老高,奇痛彻骨,但也无可奈何。

楚无情忙叫道:“呼大哥,这样子不行。”

呼鲁哈道:“没办法,这蛇的厉害咱家知道,咬得越久中毒越深,趁现在刚咬上赶紧拉掉还有救。”

楚无情道:“可是你拉不掉的,连刀剑都砍它不断,你别急,我来想办法,你先闭住穴道。”

呼鲁哈叫道:“咱家晓得,但是咱家已经中了毒,再挨一下,毒气攻心,咱家就撑不住了。”

楚无情当机立断,看见呼鲁哈抱出的棉被上裹着一两头毒蜂,连忙用手指捏住,将蜂尾放在蛇身上。

毒蜂嗡嗡直叫,尾刺乱探,碰到蛇身,就没命的乱刺。

果真是一物克一物,那么厉害的毒蛇,被蜂刺蜇了两下,立即全身抖动,松开了口,掉在地下抖了几下就死去了。

楚无情将毒蜂掷在地下用脚踩死,再去看呼鲁哈的腿上时,已经肿了起来。

呼鲁哈道:“没用了,楚老弟,你快用剑砍掉我这条腿,还能保全我的命,再迟可来不及了。”

楚无情道:“总有办法可以救的。”

呼鲁哈道:“我知道,用那种蜂子的王蜜可以解毒,但这种蜂子产在苗疆,哪里来得及呢?”

楚无情道:“铁线蛇与毒蜂都是屋上的人带来的,他们一定有王蜜,大哥等一下,我找他们要去。”

呼鲁哈恨道:“那两个王八蛋恐怕早就溜了。”

楚无情道:“家师已经截住他们了,无论如何我一定替大哥取来解葯,请忍耐一下。”

说完他提剑冲出道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铁线毒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