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二 章 峥嵘初露

作者:司马紫烟

李娇娇坦率地道:“什么身份地位?去他的。别人在背后叫我火娘子,甚至还有那比较难听的。你要是不答应,就是瞧不起我。楚无情,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楚无情还是摇头,李娇娇急了道:“我知道你做马夫太委屈了,我叫爹给你换一个工作。”

楚无情一笑道:“那倒不必,我做马夫是因为我喜欢马,懂得马,我并不觉得马夫比人低贱。”

“那你为什么呢?要怎么样才肯留下不走呢?”

“不为什么,我喜欢自由,想走就走,我的毛病就是在一个地方待不久,你不来我也想走了,我本来就想在今天辞工,所以什么都没干,要不是你这匹马使我发生了兴趣,我很可能现在已经离开了。”

李娇娇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是一样的毛病,在一个地方久了,我会闷得发疯。可是我固定必须留在三个地方,所以每天早上跑一趟,发泄一下闷气,我只有骑在马上的时候是快乐的。”

“那你更不应该叫我留下。”

李娇娇可怜兮兮地道:“楚无情,我从来没有一个谈得来的人,也从没有对人谈过这么多的话,我求求你,至少在我没有离家以前,你不要走,最多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后,不是我外公就是我师父,他们发现乐九玄又有新招创出后,就会又急又吼地把我召去了。”

楚无情道:“不行,一个月太久了,我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一个月。你没来以前,我已待了一个月,不能再留一个月了,我必须走。”

“你这样飘来飘去,为了什么呢?”

“为了游历,我天生是个没根的人,不能闲下来读万卷书,只好像浮萍一样,行万里路来充实自己,相马并医马,饲马是我的爱好,

马夫可不是我的职业,一个月来,洛阳名胜,我都看过了,应该换个地方了。”

李娇娇不胜羡慕地道:“你比我幸福多了,至少你能随心所慾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却必须被人逼着练武练剑。”

楚无情一笑道:“假如没有人逼你,你喜欢做什么?”

李娇娇翻着白眼,想了半天道:“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机会做别的事,也许除了练剑之外,我什么都喜欢。”

楚无情笑道:“也许慢慢你会发现,你除了剑之外,什么都不喜欢,因为你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胡说,我一拿到剑就烦,恨不得一下子折了它。”

“这是现在,等你击败了乐九玄,你就不同了。”

李娇娇翻着眼睛道:“你怎么知道的?”

楚无情自觉失言,忙笑着道:“我也不知道,以前我最讨厌马,但是我家里开设了牧场,就是养马,我被逼着去照料马、驯马,现在我离开了家,原可以摆脱这些讨厌的事了,却自动地去接近马了,习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好恶,你也会一样的。”

“但为什么要等击败乐九玄之后呢?”

“这是三霸天对你的期望,一直在逼着你苦练,你才会讨厌它,

等你击败乐九玄之后,他们的目的达成了,不会再逼你了,你自己却放不下剑了。”

“不会的,我想到那一天,我就拗断腰里的剑,这辈子不摸它一下,那时我再找点喜欢的事做做。”

楚无情笑道:“也许可能的,人与人之间不全相同,我只是随便说说,现在我们该回去了。”

说着他拉了火胭脂在后股上推了一把,帮助它爬上了山沟,又笑着道:“现在应该骑着慢慢走一圈,可能你不肯骑了,可以让我骑吗?”

李娇娇笑道:“当然可以,何况你已经骑过了。”

“那不同,你以前没交代过,现在我知道了,再骑上去挨两鞭子,我就没理由了。”

李娇娇道:“我以后不会再随便打人,跟你谈了这么多话,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火气了。楚无情,如果我们能时常相处,我相信我会慢慢变好的。”

楚无情心中一动,连忙道:“你也没什么不好,我今天就要离开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

说着跳上了马,缓缓催骑前进,冷不防李娇娇也跳了上来,坐在他背后,双手从腰间伸过来,抢住缰绳道:“我们一起来遛它两圈,看看它是否复原了。”

楚无情急忙想跳下来,但李娇娇双臂抱得很紧,不让他活动,而且缰绳也带得很直,楚无情如果再用力,很可能勒紧了嚼铁,又将马催得急奔起来,急得他叫道:“小姐,快放手,让我下来,这样子怎么行呢!让人看见了像什么?”

李娇娇笑道:“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朋友,这证明我没有拿你当马夫看待,我也不是什么小姐。”

楚无情急道:“你可以这么想,别人可不这么想,在别人眼中,你是小姐,我是马夫,那会损了你的身份。”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楚无情,你这个人是怎么了?你跟我吵架的时候倒还有副顶天立地的丈夫气概,我拿你当朋友时,你反而畏畏缩缩的像个大姑娘了。”

楚无情只能苦笑一下,李娇娇却十分高兴,双手在他后面抄过来,拉着缰绳,催动火胭脂,得得地向归路驰去。

楚无情只得叫道:“小姐,把缰绳交给我吧,别忘了火胭脂刚摔过跤,可不能再这样跑了。”

李娇娇听了才不得不把马勒慢下来,可是她仍然操着缰,因为她的双臂揽着楚无情健壮的腰,她的颊贴着那宽厚而结实的男性的背上,觉得有一种异样的刺激,即使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那股汗味,闻着也觉得舒服极了。

马踩着细碎的小步,慢慢踏回庄院时,李秋鸿刚好从庄院中出来,他是个神情严肃、不苟言笑的中年人,炯炯的双目中始终含着逼人的威严。

庄院中出来的人很多,有的是马夫,有的是他的门客或弟子,

都是出来作例行的早课——练武的。

火胭脂载着楚无情与李娇娇慢步踏回来时,每个人都为这情景震得怔住了,这是件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连李秋鸿那刻板的脸上也现出惊愕的神情,但很快就被愤怒所代替了,眼睛瞪得更大,厉声喝道:“娇娇!”

楚无情立刻知道他是为什么生气了,飞快地跳下了马,微微一躬身道:“庄主,小姐的腿扭了筋。”

李娇娇立刻道:“不!是我的马扭了筋。”

楚无情借着回身牵马的动作,朝她眨眨眼睛,然后笑道:“小姐,扭了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你强忍着,伤会越来越厉害,很可能会就此残废了。”

李秋鸿一听爱女受了伤,脸上的愤色立刻消退了,改为十分关切地问道:“娇娇,伤得厉不厉害?”

李娇娇倔强地道:“我根本就没有受伤。”

楚无情却笑道:“小姐在策马跳涧时连马摔了下来,她为了救马,又跳了下来托住了马,结果扭了一下腿,刚好被我看见了,小姐还不准我说,是我硬把小姐送回来的。”

李秋鸿目光一扫李娇娇问道:“是吗?”

楚无情笑道:“小姐的意思是叫我把她载到后庄去休息一下再过来,可是我觉得还是让庄主知道一下的好。”

李娇娇对楚无情的说谎大为不满,可是她接触到楚无情带有恳求的目光时,又不忍使他难堪,只有垂头不语。

李秋鸿知道爱女逞强好胜的脾气,倒是相信了,笑着道:“你这孩子真胡闹,扭一下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快下来给我看看。”

李娇娇赌气跳下了马,冷着脸道:“我没有受伤。”

她说着还跳了几步,证明她的腿是好的,但她在马身上沾了满衣的泥水,的确是像摔倒的样子,李秋鸿笑道:“没受伤最好,你快进去把衣服换换吧!”

李娇娇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泥水,她虽然不是个矫揉做作的人,但也不愿意这么狼狈的让人看着,因此连跳带蹦地往庄里去

了。她行动十分矫捷,用以表示她的腿没有扭伤,但谁也不会相信了。

李秋鸿在后面叫道:“慢点跑,别又扭着了。”

说完又爱怜地叹了口气道:“这孩子真是没办法。”

楚无情笑道:“小姐的腿也许只是轻轻地扭了一下,并不太严重,可是刚才看她坐在沟边直皱眉头的样子,我可实在担心,因此没照她的指示,便把她送了回来。”

李秋鸿摆摆手道:“你做得很对,她太好强了,觉得摔了跤是很丢人的事,不愿意让人知道。”

楚无情故意皱眉苦着脸道:“可是回头小姐怪罪下来……”

李秋鸿一笑道:“你别担心,我会告诉她的;马没摔伤吗?我看它的脚好像有点跛。”

“前蹄扭了一下,因此我不敢让它休息,必须骑着它慢慢遛两圈,把血活动开来,可能它犯了性子,说什么也不肯走,还是小姐自己上来,它才肯动身。”

这一说把为什么由李娇娇在后面控缰的事,也解释过来了,而且合情合理,李秋鸿释然地笑笑道:“火胭脂是庄里最好的一头良驹,就是性子太烈,除了娇娇,谁都骑不了它,你总算是懂马的,没被它抛下来。”

“好马不但性烈,而且还认主人,刚来的时候,它还肯让我乘一下,受了伤就犯性了。”

李秋鸿高兴地笑道:“它肯让你上去,就证明你对驯马有一套,你没来以前,它连身旁都不准别人接近呢!小楚,我特地叫人从口外选购了一批好马,大概再过半个月就会到了,到时你可得大忙一阵子。”

“口外哪有好马,良驹应该是大漠上的喀尔沙种。”

李秋鸿笑道:“那批马都是大漠上的种,我有个朋友在口外开牧场,十年前在大漠上买了一批野马运到口外,可就是无法使它们驯服,只好在牧场由它们自己生活着,十年来生了不少的幼马。你来了之后,我看出你对驯马很有办法,特地写信去叫他把马都赶了来,请你训练一下。”

楚无情沉吟了一下才道:“多承庄主器重,可是我不能在这儿待那么久,我要走了。”

李秋鸿急道:“走?你要上哪儿去?”

楚无情又顿了一顿才道:“驯马只是我的兴趣,可不是我的职业,我要另找出路去。”

李秋鸿道:“你准备干什么呢?”

“我有个族兄在镇江金山镖局保镖,叫我去跟他学几年,慢慢混个出身,我本来就打算去的,因为一个月前,我得到他托人带来口信,说他出一趟远镖,要三个月才能回来,叫我慢一点去,所以我才留了下来。”

李秋鸿笑道:“那没问题,金山镖局的总镖头焦长风是我的好朋友,我叫人写封信去,说留你帮忙,然后我再给你一封亲笔信,推荐你当名镖师,他一定卖这个面子的。”

楚无情笑笑道:“多谢庄主美意,但我宁可靠自己。”

李秋鸿略一沉思道:“嗯,也有道理,当镖师可不像其他行业,总得有点真才实学,你练过几手?”

楚无情笑道:“我哪能算练过,只是跟着人,随便舞弄而已,我那族兄去年回家时,看我还能在这一行上混混,才叫我去一面打打杂,一面跟他学学,苦个两三年,再把我推荐出去,弄个小镖头干干。”

李秋鸿笑笑问道:“你那族兄叫什么名字呢?”

旁边有个年轻人接口道:“金山镖局的镖客中,只有一个姓楚的,叫单刀无敌,楚一刀,在江南还小有名气。”

李秋鸿笑道:“小楚,我说句大话,金山镖局在江南地面上;也只是个二流镖局,焦长风本人就不见得高明到哪里,你跟你族兄绝对学不出什么明堂来。”

楚无情微一躬身道:“我知道,但是我自量其力,也不敢望有多大发展,只求能学点功夫就够了。”

李秋鸿微笑道:“那你还不如在这儿跟着大伙儿一起练练,一面替我驯马,一面学功夫,有那么三五年,我保证你在大镖局里,独当一面,成个真正的大镖师,几年来,我这儿出去的人,全是第一流的镖头。”

楚无情笑道:“那当然,庄主是名震天下的四大高手之一,强将手下无弱兵,但只怕我不够材料。”

李秋鸿道:“没关系,只要你会几手,就够用了,秋鸿山庄出去的人,凭这块招牌,也没人敢动你,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同门互相照应,我不收徒,但我指点过的人很多,到哪儿都能声气相通,有人开玩笑,叫他们秋家班。”

楚无情又想了一下,才拱手道:“那就谢谢庄主的栽培了。”

李秋鸿见他答应了,似乎颇为高兴,捻着短须问道:“话就这么说定了,好好帮我驯马,我绝不亏待你,而且我也会真正教你一点东西,你以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峥嵘初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