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章 躶辱剑侠

作者:司马紫烟

前面几十里路还可以骑马,到了后来,已经是大雪山的支脉,山途崎岖,马匹也无法代步了。

尤其是要渡过一道道的急流,飞湍奔腾,只有一条铁索横空,他们必须手攀铁索,足登羊皮的筏子过去,只得把马匹留了下来,叫李忠看守着。

呼鲁哈也找到了本峒的几个人叫他们好好陪伴李忠,照料马匹。

渡水越山行程很艰苦,幸好这几个人的武功底子很好,行来毫无难色。

李娇娇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雄奇的山岭,与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也发现了许多中原罕有的虫蚁鸟兽,十分兴奋。

还有一种彩色的大鹦鹉,李娇娇更是喜爱,真想抓一只来养着玩。

呼鲁哈笑道:

“小妹妹,这种鸟性子很野,不容易驯养,我妹妹有两头,是从小抱来的,不但调驯,而且还会说话呢。你要是喜欢,我叫她送给你。”

李娇娇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问道:“真的?她肯吗?”

呼鲁哈笑道:

“她应该肯的,虽然她自己也很喜爱,但我们苗疆,要送人一定要拿出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如果你开口向她要,她会更感到光荣。”

李娇娇听得心痒难忍,连声问道:

“呼大哥,还要多远才能到达你们住的地方?你们怎住得这么深入?”

呼鲁哈道:“原来我们是住在下面的,可是汉人越来越多,我们只好往深山里退,就是这样,还有人对我们不放松,所以我想起千蛇谷就加一重恼恨。”

楚无情轻叹道:

“人越来越多,可以生存的地方始终那么大,争夺逼挤是免不了的,除非肯改变生活的方式,跟大家同化,否则只好让人家了。”

呼鲁哈道:

“苗人的知识较低,在平地上与汉人同处是争不过他们的,所以我们不得不退避。”

李秋鸿道:

“你们住得这么深入,来往又这么不便,而仿们的必需品又一定仰赖外面,怎么来得及补给呢?”

呼鲁哈笑道:

“我们走的不是这条路,那要平坦多了,还可以用骡马驮运,但要远出好几倍,还不如步行的快。为了赶时间,我带大家走的是捷径,这条路只有几个人晓得,所以在路上看不到我的族人。”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

“原来是这样,我正在奇怪,我的祖父是苗峒常客,听他说,苗峒并非如此荒凉的,沿途都有零星的寨子……”

呼鲁哈轻轻一叹道:

“你的祖父楚老先生我幼时见过,大家都很尊敬他,他给我们很多帮助,尤其是教我们耕作以及用山麻编织衣料,使我们的生活改善了许多,如果你早说是楚老神仙的孙子,我们第一架就打不起来。”

楚无情笑道:

“祖上的交情归祖上的,我们自己打出来朗交情不是更亲热吗?否则你最多只当我是朋友,不会结成兄弟了。祖父说,要跟你们进一步结交是很难的。”

呼鲁哈咧开大嘴笑道:

“说得对,说得对,兄弟的交情必须在流血中结成,苗疆与汉客结交,实在也只能一代归一代,这倒不是我们薄情,而是有些汉人太可怕了,父亲跟我们是朋友,儿子就可能在我们身上打主意,像兄弟你这样,祖孙两代都跟我们真诚结交的实在太少了。”

正说话之间,忽然远处山中传来咚咚的鼓声,呼鲁哈侧耳静听了一阵,变色怒道:“这批家伙实在该杀。”

李秋鸿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楚无情道:

“前面示警,发生了几具尸体,是被人伏击暗杀身死的,凶手还没有查明。”

呼鲁哈道:“还要查什么,一定是千蛇谷与柳叶青那批人,先我们潜入了苗峒阻止我们采王蜜。”

楚无情道:“真相未明,不一定是他们吧!”

呼鲁哈道:

“不会有别的人,只有那两处的人到过苗峒,知道里面的情形,别的人进不去,就是进去了,也无法在里面行动,因为苗峒里毒瘴沼泽很多,碰上就死,要不就困在里面,这批家伙太可恶了,给我碰上绝不轻饶。”

姬明急道:“如果他们把王蜜都偷走了怎么办?”

呼鲁哈道:

“前辈放心好了,苗峒的地理我妹妹最熟,有很多地方只有她一个人走得到,在那些地方有着成群的毒蜂,不怕他们偷采。”

话虽如此说,他们心里也颇为着急,鼓声频传,报告死伤的人数越多,楚无情从鼓声中,知道已有十二个人被狙杀。

他忍不住道:“大哥,看来真是有人侵入做有计划的屠杀,我们必须赶快前去支援。”

呼鲁哈苦笑道:

“有什么办法呢?照我的估计,最快也得两个时辰才能到达,这虽是条捷径,但路太险了。”

楚无情道:

“有办法的,我与老师可以用轻身功夫,提前一倍的时间到达,只是我们都没跟贵族人见过面,你最好先用

鼓声跟他们联络一下。”

呼鲁哈道:“我身边没带鼓。”

楚无情道:

“大哥真是急糊涂了,你们的人不会随身带着皮鼓,遇有紧急状况,可以击木代鼓……”

呼鲁哈一拍脑袋道:

“真是,我一急什么都忘了,可是你们真能提前赶到吗?要是转错了方向反而麻烦。”

楚无情道:

“不会的,我一路走,一路用击木法跟前后联络,就不会错了,我先跟你定个暗号,你设法通知山里,我击一个秋字,就回答我一个鸿字。”

呼鲁哈苦笑道:

“兄弟,我们的语言本就简单,能用在鼓音中的更少,秋字是有的,鸿字却没有。”

楚无情道:

“鸿就是雁,你们叫作会飞的鸭子,鼓音是两长一短,连我都还记得。”

呼鲁哈忙道:“是的,我就是转不过来。”

李娇娇道:“我也去行不行?”

李秋鸿道:

“娇娇,不是爹看不起你,你的轻功还追不上我,比无情更差了,我们几个人里面,只有姬大姐能跟无情差不多,可是她身上余毒未消,不宜劳动。”

李娇娇不服气道:

“我的轻功绝不会比谁差,爹,您别忘了,在家比跳高,您还输给我呢!”

李秋鸿微笑道:

“傻孩子,那不是比一两下提纵,而是需要耐力的,不信你试试看,大家一起出发,你们也快点赶一程,如果你能不落后,你就跟着来。”

李娇娇自然不肯输这口气,于是六个人拔身飞越,有时只轻轻点一下,立刻又拔起来,几十丈内,各人还能前后差不多。

不久,呼鲁哈与白素娟慢了下来。

李娇娇是拼命逞强,咬牙不肯落后,姬明则始终追在身旁。

到了两百丈处,一道山沟阻路,楚无情与李秋鸿两人脚下不停,一跃十多丈,飞渡而过。

李娇娇在平时这点距离是不在乎的。

可是一口气跑了两百多丈,到底已力不从心,一提气跃过,还差个两三尺,身子已往下落去。

还好那道山沟并不深,沟中的水也很浅,更有不少的巨石突出水面,她落在石上一借力,再度纵上岸边。

姬明却轻巧地落在她身边,抬头一看,楚无情与李秋鸿已失去了踪影。

李娇娇还想追上去。

姬明把她拉住了笑道:

“算了吧,这可不是逞强的事,别追得前后脱节,无情懂得苗语,我们两人可不行,又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下子缠不清,冲突了起来,岂不误事吗?”

慢慢地呼鲁哈与白素娟也追了上来。

白素娟笑道:

“娇娇,这下子你可知道了吧,这是爬山,可不是光凭狠劲儿的,而你爹是年轻时下的苦功,现在还撑得住,我却不行,所以我不要求跟着去,去了也是累人。”

李娇娇噘着嘴道:

“早知如此,我也在以前下下苦功,往后我总不能老是落在后面呀!”

白素娟笑道:

“谁叫你一步都离不开马呢,现在下苦功虽不迟,却没有这么多的闲功夫了。”

姬明却拍她的肩头笑道:

“娇娇,你别丧气,等我的毒消了,我教你一套功夫,不出半个月,包你能追在楚无情的前头去,我不信爬山要下功夫,天赋我们女人身轻如燕的本钱,只要善加利用,必可事半而功倍。”

李娇娇忙道:“真的吗?姨姨,您可不能骗我。”

姬明道:

“姨姨怎么会骗你呢,姨姨这一生没有儿女,以前还认为是轻松,现在才深深感到孤寂,就把你当自己的女儿了,只恨不得把会的一点东西全给了你。”

李娇娇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叫道:“姨,您真好。”

白素娟笑道:

“大姐,真有这么易学的功夫,你也该教教我,我在出门的时候正用得上。”

姬明被李娇娇那一亲,内心十分激动,流着泪珠道:“好,都教你们。这并不难学,完全是提气运气诀窍,摸到窍门后,提上一口,上下高山峻岭一点力都不费,这是我在高黎贡山研究出来的懒办法,可真有用。”

白素娟笑着道:

“大姐,你这么喜欢娇娇,就该快点把我教会了,有了这套功夫,我跟秋鸿在游历时,也可以多跑几个地方,因为他怕我身子弱,高山峻岭一定不肯去,这样必然减少了不少游兴,也减少了许多见闻。”

姬明道:“学了我的功夫,让你们去游山玩水,我不教。”

白素娟笑道:

“教了我对你有好处,我们在外面多待一段日子,这个女儿就让你一个人疼了。”

姬明笑道:“你们在,就不准我疼了吗?”

白素娟笑道:

“那倒不是,不过你太宠她,我是无所谓,秋鸿可不会让你太溺爱她的。”

姬明笑道:

“算了吧,你们两个人都是一样,你认为自己宠孩子,其实秋鸿比你更宠她。不过娇娇也真惹人喜欢,这么好的孩子,不会宠坏的,何况还有她楚大哥在管着她呢,我再怎么怂恿她,也抵不上她楚大哥的一句话。”

李娇娇听得满脸绯红。

白素娟却笑道:

“你别害臊了,姨姨的话很对,我们也很高兴你能够听无情的话,这孩子确是值得信赖的,所以我们才放心把你交给他照顾。”

呼鲁哈也道:

“楚兄弟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聪明不说,最难得的是人品正直。方明、雷鸣远都够聪明的,只可惜把聪明用到邪路上,跟楚兄弟一比就有高低了。”

李娇娇听见有人夸赞楚无情,心里总是高兴的,但她比较组b,忙道:

“呼大哥,爹跟楚大哥都去远了,你别忘了跟他们联络一下,也得赶紧跟山里打个招呼,免得他们碰上了,误会说不清。”

呼鲁哈叫道:

“真是,你看这个人,居然把这件大事给忘了,幸亏你提醒了我一声。”

说着找一段枯木,用剑将树心挖空了,做成像木梆之状,找了一块石子,笃笃地敲了起来。

在空山中,这梆声传得很远,过了一阵,远处传来了四声,呼鲁哈高兴道:“跟我妹妹联络上了。”

李娇娇道:“怎么这样快?”

呼鲁哈道:

“苗峒就在这座山的背后,却因为中间隔着大片悬崖,距离百来丈宽,无法飞渡过去,只好绕山而行,走起来远,联络起来可近得多。”

鼓声继传,呼鲁哈道:

“他们已经发现了敌踪,我得赶紧通知妹妹先去找来楚兄联络,再前往追敌。因为侵入苗峒的人,一定是武林高手,我们族人恐怕不是敌手。”

李娇娇问道:“你妹妹会武功吗?”

呼鲁哈道:

“会一点,但不太棒,比你差多了。小妹妹,你收她做个徒弟吧,教她几手剑法,也免得我们常受人欺负,我光是力气大,剑法上实在平常……”

李娇娇笑道:

“我自己都没学好,怎么能教人呢,你不如求我娘和姨姨,请她们收个门人。”

呼鲁哈摸着头道:

“我早有这个意思,就是不敢提出来,因为我怕两位老人家嫌我妹妹太笨。”

白素娟笑道:“她到底笨不笨?”

呼鲁哈抓着头道:

“我听说楚兄只跟李大侠学了一个月的剑,就有了这种成就,我和妹妹也比不上了。她练一遍就会的招式,我要练十遍才会,可是我妹妹练一套剑法,至少也要半年,跟楚兄弟一比差得太远了。”

白素娟忍不住大笑起来道:

“无情是个很特殊的例子,他的武功早就打好了基础,跟聪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躶辱剑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