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一章 两霸施阴

作者:司马紫烟

但柳叶青的剑势来得很急,他只有放弃即将到手的长剑。

忙不迭地闪了开去道:“柳寨主,你也是成名的人物,怎么这样不要脸。”

柳叶青目中射出怒火。

厉声叫道:“小辈,如果不是你捣蛋,我早已使李秋鸿在剑下授首了,我恨透了你,非要把你劈得碎尸寸段不可。”

楚无情跟她的距离只有七八尺,离地下的剑也只五六尺,如果他滚身过去取剑,虽然能抢先一步,但这刹那间的先出手并不能使他有充分的时间去应付柳叶青的一击,所以他只能静静地等待着。

柳叶青也是一样,她知道楚无情的身法剑术都好,如果给他取到了剑,自己绝难取胜,苦又苦在她与楚无情和地下的剑刚好成了个三角形。

楚无情要去取剑,她可能抢先出手,如果自己去攻楚无情,则刚好造成机会使他滚到剑的附近去,除非能一击而中。

但楚无情还是平坐在地下,抱着从容的态度微微一笑道:“柳寨主,您要杀我,也得让我取到剑有个回手的机会。”

柳叶青怒道:“你做梦,我就要这样杀死你。”

那边的李秋鸿却因为洪金莲耍赖,杀之既不忍,又不愿跟她这样纠缠下去,而且经一段时间,他的火气也平息了,看见楚无情被陷在僵局中,正想提剑来解围。

柳叶青急叫道:“洪大妹子,拦住他,别叫他过来,等我杀了这小子,就过来帮你的忙。”

洪金莲一笑道:“我晓得,这位老哥哥心地很好,舍不得杀我呢,你忙你的别来打扰我们。”

说着两臂一张,拦住了李秋鸿的去路。

李秋鸿一挥剑怒叫道:“滚开,你再这样恬不知耻,我就要杀了你。”

洪金莲毫无所惧地笑道:“只要你忍心下手,你尽管杀好了,死在你的剑下,我也是甘心的。”

李秋鸿忍无可忍,一剑刺出,洪金莲反而迎了上来。

李秋鸿的剑是刺向前胸,洪金莲不避还迎,酥胸正好迎着他的剑锋,对女子交手,胸腹下阴都是应该避忌的部位。

何况对方又是个手无寸铁,赤身躶体的女子?

李秋鸿是一代剑杰,这些地方特别注意,因此被逼撤回了剑。

哪知洪金莲算准了他的心理,李秋鸿的剑才撤,她已飞也似地扑上来,双臂一圈,又将李秋鸿抱了个结实,连他的双臂都紧紧地箍住,动弹不得。

李秋鸿空有一身武功,居然两度受困,而且这次更苦,是被她面对面地抱住了。

洪金莲整个身子立刻像蛇一样地缠在他身上,将他扭倒在地,两个人滚成一团。

李秋鸿手中握着剑,为了怕割伤自己,连忙丢开,正准备用力挣扎时。

洪金莲笑道:“老哥哥,你就乖乖地躺着吧,如果你再动,我就在你脸上咬下一块肉来。”

两个面贴着地,鼻息可闻,一股浓香熏得李秋鸿的头都要昏了,虽然这次他的双臂还可以用力,但怕洪金莲咬他一口,掉块肉是小事,传闻出去,他可无颜做人了。

因此他不敢再动,洪金莲得意叫道:“柳大姐,老哥哥又被我抱住了,你放心对付那小子吧!”

柳叶青与楚无情在祭台上都看见了。

楚无情不禁发出一声苦笑道:“老师,君子可欺之以方,您就是吃了这种亏,其实对这种女人,还讲什么客气呢?”

洪金莲一笑道:“你这小伙子真不是东西,如我嫁了你老师,就是你的师母了,你怎可如此无礼。”

楚无情望望地下的剑道:“只要我的剑在手……”

柳叶青笑道:“剑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去拿呀?”

楚无情道:“你会放我去拿吗?”

柳叶青笑道:“当然不会,你不怕死可以试试看。”

楚无情道:“柳叶青,目前我虽没把握,但你只要离开—步,我就能抢先到手,即使你赖着不离开,可是你要维持这样一个姿势很吃力,你熬得住吗?”

柳叶青原势不动笑道:“两三个时辰是没问题的。”

楚无情一笑道:“不用那么久,呼大哥带着我的师母他们从后面赶来,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

柳叶青一怔,随即道:“多谢你提醒了我,我不跟你耗下去了,我只要打个招呼,乐九玄就可以立刻回来。”

楚无情道:“乐九玄来了能怎么样,他一定不会同意你这种卑劣的手段,也不会帮你的。”

柳叶青哈哈一笑道:“我已经想开了,不管他是否同意,只要让他来看看李秋鸿的狼狈样子就够了,即使我不去杀李秋鸿,他也没脸活着见人。”

楚无情沉声道:“你太卑劣了。”

柳叶青笑道:“我承认,面子是人人要的,但只在有身份的时候才顾全面子,泰山一败,我这南霸天早已声名扫地,何必还去讲面子呢,只有你师父才丢不起人。”

李秋鸿在远处叫道:“无情,别去死盯着那支剑,我的剑已经丢开了,就在我身边,你来拿这一支也是一样。”

楚无情笑道:“对啊,我怎么忘了呢?”

一滚身下了祭台,柳叶青飞转身要退,但略一思索,弯腰要拾起祭台上的剑,才急急地往李秋鸿那边扑去。

脚刚落地,她忽然发觉不对,因为她并没有看见楚无情,正待回头,脚下已被一样东西拖着,一股巨劲一拉一扯,将她拉倒了下来。

原来楚无情滚下祭台后,并未立即赶到李秋鸿那边去,缩身从祭台下面,取出了飞爪套索,施展了他驯马时捕捉野马的套索特技,手一扬,飞索横抛而出,绕在柳叶青的脚跟上了。

跟着一拉一扯,将柳叶青连拖了几个滚翻,手中绳索控制得十分纯熟,连抛带绕,将柳叶青的双脚缠得紧紧的,再飞步过去,轻轻一探手,从柳叶青的手中将两支长剑都夺了过来。

取了李秋鸿的那一支剑,却将柳叶青那一支丢得远远地道:“柳寨主,我虽然是个后学末进,却不屑对付一个空手的人,你慢慢把绳子解了,自己去拿起剑,再来找我们拼斗好了,我要替老师解围去了。”

柳叶青没想到会这样栽在楚无情手中,急怒攻心,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楚无情不再理她,提剑走到李秋鸿面前,洪金莲见情势逆转,明知不是敌手,干脆耍赖,抱紧了李秋鸿不放。

楚无情怒声喝道:“妖妇,你还不放开手?”

洪金莲道:“不放,你有种就这样把我杀了。”

楚无情倒是没了主意,提起剑正想刺下去,李秋鸿忙喝道:“不可,我们绝不能丧了剑德,我也恨不得杀了她,但绝不能在她手无寸铁的情形下出手。”

楚无情急了道:“可是她一直这样缠着老师怎么办?”

李秋鸿道:“最好能想个办法把她拉开,否则就让她这样耗下去好了,我想她总有疲累的时候。”

楚无情道:“万一师母他们来了……”

李秋鸿泰然道:“怕什么,我问心无愧,绝不怕谁看见,你师母的胸襟不必说了,就是乐九玄来了,他也不会相信我会对这妖妇有不良的企图。”

楚无情只得止住了手,沉思片刻。忽然低下身子,抓住了洪金莲的一只脚,用手指在她脚底心使劲搔去。先前洪金莲还能勉力忍住,但到了后来,实在痒得受不了,口中发出呵呵的怪笑,双肩也松了劲。

李秋鸿双臂一振,脱开了她的纠缠,楚无情却继续在洪金莲的脚底下搔着,痒得她咯咯直笑。但那是一种痛苦的笑,笑得声嘶力竭仍无法止住,李秋鸿道:“无情,就放开她吧!”

楚无情道:“这种妖妇杀她污了我们的剑,老师不屑为之,弟子也不慾下手,只有用这个方法给她一点教训。”

李秋鸿听了不再做声了,洪金莲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和着地上的泥,将一张脸染得污渍斑斑。

忽然林中人影一飘,传出一声沉喝道:“住手,你们这两个恶徒,竟然做出这种举动,贻羞武林。”

楚无情闻声惊顾,却见乐九玄与另一个中年人手执长剑满脸怒容地站在对面不远处。

有人来,楚无情自然不便再作弄洪金莲,松手放开,洪金莲伏在地下喘成一团。

李秋鸿淡然道:“乐兄来得正是时候。”

乐九玄沉声道:“李秋鸿,你枉负侠名,师徒两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还有一点廉耻吗?”

李秋鸿冷笑道:“我相信乐兄早就来到这里了,否则不会赶得这么巧,你在该出来的时候不出来,现在才来指责我们不是,你不觉得脸红吗?”

乐九玄怒声道:“胡说,什么叫该出来的时候,我是听见洪姑娘的笑声才赶来的。”

李秋鸿顿了一顿才道:“乐兄,你也是一个成名人物,兄弟相信你不会说谎,假如你是刚刚赶到,就该问问我们为什么要对付她,更该问问柳叶青是如何对付我们的?”

柳叶青这时已苏醒过来,自行解去绳索。

执剑过来道:“我怎么对付你们?你们师徒两人合手欺负洪家小妹,剥掉她的衣服,百般凌辱,我闻警赶来援救,中了楚无情的暗算,以后就不知你们如何对付洪家妹子了。”

楚无情怒道:“柳叶青,你还要不要脸?”

乐九玄满脸疑色道:“李秋鸿不会是这种人吧?”

柳叶青冷笑道:“你自己都看见还不相信,假如不是他们,洪家妹子难道还自己把衣服脱掉不成?”

乐九玄道:“洪姑娘,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金莲喘息了一阵,渐渐平静了下来,一面穿衣服一面说道:“不错,衣服是我自己脱掉的。”

柳叶青大为紧张,连忙道:“洪家妹子,你别怕他们,咱们现在人多了,打起来也不会输给他们,你实话实说好了。”

洪金莲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衣服是我自己脱掉的,是柳大姐的主意,假装呼赛花被绑在柱上,等李秋鸿来救我时,便趁机制住他。”

柳叶青急道:“你怎么变了脸呢?”

洪金莲正色道:“柳大姐,我很抱歉不能照你吩咐的话说,我们苗人可以说假话,但绝对不能污蔑好人,否则神灵会降罪的。李秋鸿是个正人君子,我不在乎跟他作对,却不能诬陷他,这就是我的话。”

说着把经过的情形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柳叶青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变得十分难看,乐九玄不禁对她看了一眼道:“叶青,你怎么做出这种事来呢?”

柳叶青恼羞成怒道:“还不是为了你,不用这办法杀死李秋鸿,你永远也争不回天下第一剑的名位。”

乐九玄轻叹一声道:“我的得失心是很重,泰山之败,我也势必要扳回来,但我不主张用卑劣的手段。”

柳叶青怒声道:“你要讲究光明,为什么要到苗疆来,你以王蜜跟雷鸣远取毒蛇汁炼毒,能算是光明吗?”

乐九玄脸色微红道:“这虽不光明,但并不卑鄙,淬炼毒剑加重剑威是一种手段,剑本来是杀人的,我只是加深剑上的杀气而已,这是求胜的手段,并无不可告人之处。我在使用时会先通知对方,这与用一柄剑来求胜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对。”

柳叶青怒道:“我用我的方法来杀死敌人,有什么不对?”

乐九玄道:“你跟洪姑娘所订的计划虽然有欠光明,仗着心机以求胜,还可以说得过去,但刚才你捏造事实,说李秋鸿师徒侮辱洪姑娘,就不太应该了。这使你失去了身份,失去了人格。泰山剑会虽败,你还是南霸天,依然是一方之雄,但你方才的行为却几近无赖了。”

柳叶青的脸色变得像猪肝一般,难看之极,乐九玄却诚恳地道:“叶青,你别以为我是在训诫你,我实在是关心你才说这些话,否则我大可不必理会,你的毁誉关我什么事?何况打击李秋鸿对我只有好处,但我不愿你这样堕落下去,即使永远无法找李秋鸿报复前耻也不要紧。”

这番话将柳叶青打动了,脸色也平和得多了,冷笑着朝洪金莲道:“洪大妹子,你别想昏了头,认为李秋鸿会因此对你发生好感,人家的女儿,比你小不了几岁,他的妻子是中原武林第一美人,他会看上你吗?”

洪金莲居然一笑道:“看不看上我都没关系,我可以被他看成妖妇,却不能被他视为恶妇。”

李秋鸿皱皱眉头,朝乐九玄道:“乐兄此来是为了采取王蜜,向千蛇谷换取毒汁,铸炼毒剑吗?”

乐九玄点头道:“不错,想不到会在这里与你们相遇,昨天听说你们来了,我不愿与你在此地发生冲突,使人以为我是故意寻事,所以急着找苗疆的人追问毒蜂的窝在哪里。谁知道还是遇上了你们,既然刚才的事是出于误会,我们就不必再动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两霸施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