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二章 苗疆探险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却一转身形,采取了游斗的方式,这种战法很吃力,茅文清移动一步时,楚无情必须移动四五步才能维持着彼此的距离。

何况茅文清的动作很快,楚无情必须以快上四五倍的速度才能配合,但楚无情似乎毫无困难地做到了。

他精力充沛,耐力久长,更令人难以想象,足足过了一顿饭的时间,他仍然一无疲态,行动也未见迟缓。

倒是旁边的乐九玄看得不耐烦,问道:“茅兄,怎么你拖了这么久还没有把小子料理下来,是你的神功失了效,还是你没有加力施为?”

茅文清已不如先前那样从容了,微喘道:“他不肯跟我的剑接触,使我的第一步计划受了阻碍,现在我已经拿出第二道杀手,但这小子似乎定力甚坚,竟然拿他无可奈何,看来我必须施展最后的绝招了。”

乐九玄微愠道:“闹了半天,原来茅兄还没有把杀手锏使出来,难怪久战无功了,这小子武功不差,我与柳叶青都栽在他手下,你拿二流的玩意怎能制倒人家呢?别磨时间了,等到白素娟与李娇娇赶来,她们母女都非弱者,我们三个人对三个人,就不易讨好了。”

茅文清终于一咬牙,下定决心,剑舞得更急,不但剑上的蓝光更强,而且他的眼中也射出一股青色邪恶的光芒,灼灼逼人。

李秋鸿一直注意战况的进行,慢慢地看出了一点虚实了,茅文清的剑身就透着邪恶,必然有什么古怪,除此之外,剑下所发的青色光芒,更有着一股令人不快乐的感觉。

直到茅文清加强剑势后,连眼睛里都发出了光,那道光使人心里升起一种不自在的烦躁之感。

李秋鸿忽然想起川中有一种排教,教徒都擅于以符咒惑人的邪术,看来茅文清所用的就是这一套功夫。

他眼中与剑上的光芒,就是为了扰人神智所用,只是由眼中发出的光更为厉害,令人有不可抗拒之感。

思念及此,不禁心中大急,连忙叫道:“无情,小心,别去看他的眼睛,那是一种邪术。”

虽然他发出了警告,但似乎已迟了一步。

楚无情在接触到茅文清邪恶的眼光后,行动上就不知不觉慢了下来,但仍然可以勉力撑持。

李秋鸿摆剑就想加进去,却被洪金莲悄悄地掩了过来,将他挡住道:“不行!你不能过去,过去也没有用。”

李秋鸿急叫道:“你快闪开,我徒弟快支持不住了。”

洪金莲道:“我知道,我们苗疆的巫师也会这种功夫,那是一种精神功,专门诱惑人的神智,必须远在两丈之外,才能不受波及,你的徒弟已经被困住了,只有看他的耐力能否挺下去,你却万不可加进去,因为这种功夫在施术时去,不仅帮不了他的忙,反而会牵制你徒弟的注意力,甚至自相残杀起来。”

李秋鸿急道:“你怎么知道的?”

洪金莲道:“我是苗疆一个部族之长,我们族中就有这种巫师,我当然清楚,假如你上去能帮得了你徒弟的忙,乐九玄与柳叶青一定会出手阻拦,现在他们一动都不动,分明是希望你一起上当,你为什么这么傻呢?”

李秋鸿闻言一怔,移目去看乐柳二人,果然按剑不动,并没有阻止他上前之意,不禁止住了脚步道:“那怎么办呢?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我徒弟被杀死。”

洪金莲道:“那总比你们师徒两人一起被杀死好得多,你还是等着吧,但愿你徒弟能撑下去,撑到援兵来到。”

“假如不行,你就跟着我,快点先离开,你放心,没有我带路,他们要走出这里很费事,等你的妻子女儿前来会合了,我们再找他们替你徒弟报仇吧!”

李秋鸿虽然心急,却没有乱了方寸,沉声道:“人多了有什么用,你不是说这种邪术人越多,威力越大吗?”

洪金莲道:“不错,但这种功夫最耗精力的,一次施术后,至少要休息两天才能再度施术,看情形你这个徒弟很不错,已经逼得他全力施为了,即使你徒弟不幸被害,两天之内,他们绝对闯不出这个小林子,我负责带你们找到这三个人,为你徒弟报仇。”

李秋鸿又忍不住了。

洪金莲沉声道:“你一定要找死我也没办法,老实说我们花脚苗与九黎苗素来不和,呼鲁哈的人死光了我才高兴呢,你要上去送死,最好想你的妻子和女儿是否敌得了这两个人,否则你一死,连带了害死了你的老婆跟女儿,那可不关我的事。”

这番话使得李秋鸿依然警觉,李娇娇虽然已得到他剑法的真传,但比起自己与楚无情仍然差一段,白素娟可能更差,她们母女能否抵得过乐九玄和柳叶青确是难说,自己倒是要慎重考虑。

因此他又顿住了脚步,忧心如焚地观战,楚无情步伐散乱,行动迟缓,而茅文清也满脸流汗,喘息连声,只是目中的精光更盛,反而压过了剑光。

洪金莲一叹道:“你的徒弟真行,居然能跟他对耗到这种程度,只是太可惜了,年纪轻轻就要暴尸荒山……”

楚无情终于支持不住了,脚下一个踉跄,仰天倒地,茅文清一面喘息,一面用剑逼住地下的楚无情。

乐九玄得意地道:“茅兄,还是你行,终于制住他了。”

柳叶青道:“茅兄为什么不痛快给他一剑,那小子只是虚脱,还没有死,留下总是后患。”

茅文清道:“等一下,容我喘口气,先收了功再说。”

柳叶青道:“茅兄尽管到一边歇息好了,由我来吧!”

说着正要上前,乐九玄一把拉住她道:“不行,茅兄收功之前,任何人都不可走近,以免波及。”

柳叶青一怔道:“会有这么厉害?”

茅文清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在行功之际,这双眼睛毫无作用,全凭感觉出手,凡是进入我剑势范围的人,都是我攻击的对象,所以我才一再要求二位退出。这小子是死定了,待我定定神就解决他。”

李秋鸿十分焦急。

洪金莲低声道:“现在救你徒弟是来不及了,但你可以先替他报仇,等那家伙目中青光一收,你马上出手,还来得及刺杀他,然后你就设法抵挡住那两个人,边战边走,只要进入林地,就可以摆脱他们了。”

李秋鸿想了一下,居然摇头道:“不行,我徒弟一条命我必须索回来,但我不能乘危出手。”

洪金莲一跺脚道:“你这个人真是的,我是为你好,才告诉你这个办法,你这样一大声讲出来,还能杀得了他吗?”

李秋鸿庄然道:“洪姑娘,你既然答应帮忙,我很感激,

但我只要求你别带他们出去,等后面的人来到,绊住乐九玄与柳叶青,我一定要亲手杀死这家伙。”

茅文清闻言冷冷地道:“李秋鸿,你有种为什么不现在上来,我已经击倒了你的弟子,该你上了。”

李秋鸿正想上前,洪金莲忙道:“不行,他的功还没收,你上去要不了几个回合还是躺在地下。”

茅文清冷笑道:“天下第一剑也有不敢的时候。”

李秋鸿耐住性子道:“我不是怕你,但李某所习乃堂堂剑学,不屑与邪术对阵。”

洪金莲笑道:“对!就这样跟他耗下去,看他能支持多久,只要他的功一收,至少在两天之内无法再施展,那时候你可以跟他凭真正的武功一决高下。”

茅文清闻言心中暗恨,却不敢收功,一双青光闪烁的眸子四下乱扫,乐九玄道:“茅兄,你还在等什么?”

茅文清道:“我怕一收功,他会趁机突袭。”

李秋鸿道:“你放心好了,李某不做这种事,至少也要待你喘一口气,养养精神再来对付你。”

乐九玄道:“信不得,李秋鸿虽是个讲信用的人,但为了他的徒弟就难说了,如果你在收功之后再去杀死楚无情,只怕机会不多,他的剑很快,我们不一定挡得了。”

柳叶青也道:“不错,茅兄,最好先把那小子杀了再收功,这样就不怕他了,你别信那苗婆的鬼话,这片林子我也来过几次了,小路我们不熟,可以从大路杀出去,目前我们两个人足可困住李秋鸿,也足够保护你。”

乐九玄道:“茅兄,你别犹豫了,等你杀死那小子后,我们三人合力,说不定还可以把李秋鸿也收拾下来,如果等下去,他们后援一到,那就难说了。”

茅文清道:“我在行功时,使的全是虚招,望去惊人,杀不死人,而且我试出那小子内力很深,虽然倒在地上,要杀死他还是很费事,除非一剑刺中要害才行,我的眼睛又看不见,所以要等收了功才能下手。”

柳叶青道:“万万不可,你一收功,李秋鸿必然可以比你快一步,杀不死那小子,后患无穷,这小子比李秋鸿还难对付,他跟李秋鸿学剑才两个月,就到了这个境界。”

茅文清道:“两个月?那是不可能的。”

柳叶青道:“我的外甥很清楚,这小子学剑不过才两个月,武功的底子却是以前就打好了,邪门得很,所以你绝不能放过他,人就在你脚前,使劲的砍他一剑就行了。”

茅文清道:“这一剑砍出去,我就会筋疲力尽,连走路都难了,如何还能再厮杀呢?”

乐九玄道:“茅兄放心好了,有我们两人在此,绝不会叫你吃亏,何况你只要将息一下,就可恢复如常,最多不能再施展阴风神功而已,凭我们三人之力,还怕收拾不了一个李秋鸿吗?”

茅文清还在犹豫。

柳叶青急了道:“茅兄!你就快一点吧,那小子底子扎实得很,他不过是一时昏迷而已,如果等他清醒过来,你就要前功尽弃,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番话倒真有力量,使得茅文清不敢再迟疑,用脚缓缓前移,探准楚无情的所在一剑高举往下劈落。

就在这时候,忽然树顶上飞射出一条人影,疾若流星,挺剑径往茅文清劈去,茅文清蓦然受惊,横剑一格,锵然声中,剑上喷出一团蓝雾,那条人影刚一落地,就平倒下来,而地下的楚无情却笔直地弹起,一剑平拍,将茅文清横撩丈许,攫住那倒地的人影滚了开去。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众人都无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李秋鸿看清楚那倒地的人影是他的爱女李娇娇时,才诧然问道:“娇娇,你怎么会来了?”

李娇娇的粉脸惨白,在楚无情的怀抱中软弱地道:“爹,你真狠心,眼看楚大哥要受人杀害也不加援手,我刚好赶上了,自然要拼死救他啊!”

楚无情急得直顿足道:“娇娇!你真傻,你该想想我学的是密宗心法,这种粗浅的迷神功夫怎么能制得住我,我是故意中伏倒地,想趁机用姬姨的无心竹枝身法反整他一下,你怎么不顾一切的硬扑了来。”

李娇娇疲弱地道:“我怎么知道?我刚到就看见你倒在地上,那个家伙要杀你啊,我的头痛得很。”

茅文清从地上翻了起来,那一剑平拍的力量很重,虽没要他的命,却已给了他严重的内伤,挣扎着要起来。

楚无情连忙道:“老师,别放他走,娇娇中了毒。”

李秋鸿仗剑过去,乐九玄连忙挥剑堵住,柳叶青也要上前拼斗,林中人影连闪,白素娟、姬明、呼鲁哈都围了过来。

楚无情抱着李娇娇上前道:“你们还想走吗?”

白素娟十分关切地上前问道:“娇娇怎么了?”

姬明尤其紧张,上前接过李娇娇,翻翻她的眼皮,一诊脉象,失声惊道:“不好!这是桃叶泥瘴,一个时辰之内就会致命的,娇娇!是谁伤了你?”

楚无情用剑一指茅文清道:“是这个家伙,他叫阴风剑客茅文清,是乐九玄邀来的好帮手。”

姬明怒叫道:“我管他叫什么玩意儿,臭贼,你赶快把解葯拿出来,否则我活活剥了你的皮。”

柳叶青忙道:“茅兄!你身边带着解葯吗?”

茅文清勉力挣起道:“带了。”

柳叶青急叫道:“快把它毁了。”

李秋鸿要冲过去时,乐九玄与柳叶青双双横剑封住。

柳叶青冷笑道:“李秋鸿,尽管你们人多,三五招内还别想过得来,这点时间,足够茅兄毁掉解葯的。”

茅文清心想自己必无生望,听见柳叶青如此一说,连忙将解葯拿在手里,应声道:“不错!今天你们仗着人多,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我们只好认了,但姓茅的这条命绝不会白丢,至少能捞回个本来。”

楚无情怒道:“胡说,我们虽人多,却并没有倚多为胜,是你自己想用诡计害人。”

茅文清冷笑道:“江湖无是非,强者就是理,反正我不怕吃亏,一命抵一命,鬼门关上总有那小姑娘做伴。”

姬明大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苗疆探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