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五章 惊探蛇堡

作者:司马紫烟

借着地形与树木的掩护,他悄悄地掩到堡墙下,那堡墙高有两丈多,碉楼建在墙头上又有两丈多高,居高远望,里外都很清楚,且又互相呼应,确是十分严密。

楚无情到了堡墙下,倒是没被人发现,但他想窜上墙去,制住岗哨而不被发现,就很不容易了。

姬明等四个人都眼睁睁地盯着他,看他施展什么手法,但见楚无情在墙下停了片刻,然后伸手在墙上敲了一下,因为手中拿着石块,声音很大,李娇娇吃了一惊,心想这不是要惊动里面的人了吗?还算什么偷袭呢?

果然碉楼上的人听见声响,探头向下看看究竟,楚无情将手一扬,一块石子拖着绳尾,直抛而上。

那石块不是打人,却是擦着那人的脖子过去,后面的绳尾却带在那人的颈子上,石块受了拉力,又绕了回来,就在那人的颈上绕了两三道,那人颈部突然被箍,挣了几下,连一声都不吭就靠在半截碉墙上昏厥过去。

在他两边的碉楼上,同样也有岗哨,见他探头向外,一直不动,感到很奇怪,以为他看见什么有趣的东西,遂也探头出来看望,—楚无情双手连扬,只要人一探头,就是一石飞去,如法炮制,刹那间,三座碉楼上的人,都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楚无情又等片刻,见别处的人都没有动静,因为他选的地位,刚好是一拐角,堡墙曲折,除了这三处碉楼,再远的人视线为堡墙所阻看不到这边。

楚无情贴着堡墙攀升上去,迅速翻人碉楼,又过了一会儿,才伸手连招,外面的四个人连忙赶过去,迅速纵上碉楼,但见楚无情正在为那个堡丁解开颈上的绳子。

李娇娇忍不住道:“楚大哥,这个办法真妙,干吗又要解开呢?他醒过来,我们的行踪,不就暴露了吗?”

楚无情笑道:“这绳子紧勒着脖子,时间一久,非闷死不可,我们找的是雷成龙,何必多伤无辜呢?娇娇,麻烦你把两边的人都松了绳子,点住他们的穴道,然后还照样靠在碉楼上,以免被人发现他们失了踪。”

李娇娇飞快地去了,申湘玉也自动的奔向另一边,等她们回来时,楚无情已经把这个汉子弄醒了。

笑向李娇娇道:“娇娇,把呼大哥送你的绝命神刀拿出来比在他脖子上,如果他不肯说实话就给他一刀。”

李娇娇取出短刃,比住那汉子。

楚无情这才沉声道:“朋友!你在这儿离苗疆不远,总认得这绝命刀吧?那上面带着蛊毒,只要划破一点皮,你就别想活了。”

那汉子眼珠转了几转,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楚无情笑道:“是我们问你,不是你问我们。”

那汉子顿了一顿才道:“好吧,你们要问什么?”

“雷成龙住在哪里?”

“自然是在中间那栋大楼里。”

“这个我们也知道,我问的是他在大楼的哪一部分?”

那汉子道:“这个我可不知道,我们连那栋大楼都进不去,更别说是堡主的住处了。”

楚无情想想这也是实情,千蛇堡规模如此庞大,戒备森严。可见雷成龙不是个简单人物,像这些守卫的堡丁,自然不可能太接近他的。

乃又问道:“堡中有多少人?”

那汉子道:“我也不清楚,堡中的人经常流动,进进出出的,没有个准数,但最近人特别多……”

“为什么呢?难道堡中准备有什么举动吗?”

那汉子道:“不是的!是南霸天柳寨主与西霸天乐九玄来了,他们带的朋友很多,将近一百多人。”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想不到又遇上他们了,这些人来了多久,都在什么地方,来干什么的?”

那汉子想想道:“都住在大楼里,干什么可不知道,他们来了将近一个月,好像是跟堡主商量着要干什么吧?所以最近堡中戒备特别严密,这可把我们整惨了。一天要站六个时辰的岗,两个人一岗,连个替换的人都排不出来。”

楚无情不想听他发牢騒,忙又问道:“假如我们要上大楼去,要如何才能通过别人的盘问?”

那汉子道:“你们直接走去好了,谁也不会问,因为来了一百多个人,堡里原来的规矩都取消了,只要是外来的人,行动都很自由,爱上哪儿就上哪儿。”

楚无情不信道:“是真的吗?”

那汉子道:“堡中原来规矩很严,但这一百多人都是有名的武林人物,堡主对他们很客气,自然不能加以限制,所以只要能进到堡里,就无人过问了。”

楚无情道:“难道不怕外面的人混进来吗?”

那汉子居然笑了起来道:“谁敢呢?千蛇堡威名远扬,何况堡主在大理府城里还遍设耳目,要是来了个像样的人物,他早就知道了。再说堡里住了这么多的高手,还怕谁来捣鬼?所以就不必戒备了。”

楚无情道:“我们不就混进来了吗?”

男陬子道:

“你们算是运气好,由山上翻过来的,如果由大路过来,连堡门都进不了。咦!山上放出很多毒蛇,它们不但能

阻止外人接近,而且还会发出警号,它们都是堡主精心训练的,厉害得很,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楚无情笑了一下,心中暗幸申湘玉懂得驱蛇之法,如果硬闯过来,虽不致为毒蛇所伤,但行踪一定暴露了。

当然他不必对这汉子解释,乃笑笑道:“好了!你知道的不过就这么多,我也不问你了,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我们进入大楼时,你不许声张,否则我就先杀了你。”

那汉子道:

“大侠!你一定很有本事,才能由山上翻进来,我挡不住你们倒没关系,但叫我不声张,却无法从命,被堡主知

道了,一定会把我丢进蛇穴中去喂蛇,那可惨了,你不如杀了我还痛快些。”

李娇娇道:“雷成龙如此残忍吗?”

汉子道:

“堡主待人很宽厚,但纪律很严,我挡不住你们,他不会怪罪,如果我为了怕死不敢报警,这就触犯了堡规,一定会受严惩。大侠,你还是一刀宰了我吧!”

楚无情在他头上击了一掌,把他打昏了过去道:“这也是实话,就让他躺一会儿吧……”

姬明问道:“他的话靠得住吗?”

楚无情道:“应该靠得住,柳叶青与乐九玄把参加剑会的人都带来了,千蛇谷中声势大增,雷成龙自然不担心有人敢来捣鬼,所以外围警备森严,内部却松懈了,我们在里面活动,只要不被认识的人发现,相信是无问题的。”

姬明道:“参加剑会的人谁不认识我们?”

楚无情笑道:“您已经改了样子,现在只有柳叶青乐九玄跟那个茅文清才认得出您,至于我们,可以设法改装,也能唬过去,就是呼大哥的身材太突出了……”

呼鲁哈道:“那可怎么办,总不能叫我一个人留在这儿,雷成龙倒还在其次,他的儿子雷鸣远居然用铁线蛇坑了我一下,我非要好好找他算账不可。”

楚无情想了一下道:“有了,堡里的情形这么乱,找雷成龙也不容易,就请大哥委屈一下,假装闯入堡中失手被擒,由我们押着去见雷成龙……”

李娇娇道:“这个办法行吗?”

楚无情道:“管它行不行,最多被拆穿公开谈判,有乐九玄在,事情反而好办一点,他是个成名的剑客,除了心胸稍窄,人还不失正道,不会做出很卑劣的事来。何况他们带来的人,也都是成名人物,众目睽睽之下,雷成龙也不敢过分乱来,呼大哥的意下如何?”

呼鲁哈道:“我无所谓,你说怎么就怎么。”

楚无情道:“姬姨已换了形貌,申小姐从未露过面,都不必化装,我跟娇娇倒好办,你们等一下。”

说着离开了一会儿,拿了两套衣服过来道:“这是那两个守卫的,我们各穿一套,算是堡中的人,押着呼大哥直上大楼,去找雷成龙,混一混再说……”

李娇娇皱眉道:“什么臭男人的衣服,脏死了。”

楚无情笑道:“要想闯江湖,就得先把你的小姐脾气改一改,这套衣服还算干净的,假如有一天,要你装成个叫化子,你也得迁就一下。”

李娇娇虽然不愿意,但为了不拂逆楚无情,只好咬牙答应,好在她的身材也不算矮,套上那身青布衣服,只是宽了一点,头上再戴了一顶风帽,乍看之下,谁都认不出她的本来面目了。

楚无情也照样穿着停当,四个人便推着呼鲁哈,由木梯走下去,直往大楼而去。

那汉子倒没骗人,他们在堡中走着,虽然遇见不少身着青衣的健汉,但因姬明与申湘玉是原来打扮,使他们以为是堡中的外宾,没有人上前过问。

慢慢接近大楼正门时,众人的心情都很紧张,门口站了两个抱刀的大汉用犹疑的眼光对呼鲁哈看着。

刚好有一个汉子,身着锦衣从里面出来,一个大汉连忙躬身道:“秦总管,这个大汉很像是苗峒的峒主呼鲁哈,小的不敢造次,请您去问一下。”

那姓秦的汉子慢慢地走过来。

楚无情连忙上前躬身道:“秦总管,小的是千字第九号岗哨,正在值勤之时,这家伙突然跳了进来,幸亏这两位女侠在附近将他制住了,问了半天,这家伙一直不开口,只好押来请堡主处置。”

秦总管嗯了一声,朝姬明与申湘玉看了一眼道:

“有劳二位了,二位是……”

姬明处事经验较丰,冷冷地道:“秦总管,我们已经报过名了,就是忘了向总管请安。”

秦总管连忙拱手道:“请二位恕罪,因为来的贵宾太多,秦某位卑职低,不敢一一奉候。”

姬明冷哼一声道:“你不认识我们,把乐九玄叫出来,他邀请我们来的,总不会不认识吧?”

秦总管连忙道:“原来二位是西霸天乐大侠的朋友,秦某就更眼疏了,本堡与柳寨主同居天南,对她的朋友还较为熟悉一点,这个汉子是怎么回事?”

姬明道:“你别装糊涂,我跟他在泰山剑会上见过一次,知道他是九黎峒主呼鲁哈,你会不认识?”

秦总管赔笑道:“自然是认识的,但呼峒主与本堡素无过节,而且还有点交情,想不透他为何要越墙而入。”

姬明脸色一沉道:“这种话你来问我,我问谁去?我只知道他越墙而人,而且跟贵堡的人起了冲突,才出手将他制住,假如:你嫌我多事,不妨将他放开。”

秦总管连忙拱手道:“夫人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呼峒主来得突兀,并没有认为夫人处置不当,既是如此,我们将他押进去请堡主定夺就是了。”

姬明冷笑道:“要押你押,我们才不管呢,我抓到了人,交给你们已经算好了,还管押送不成?”

秦总管笑道:“夫人请恕秦某不善言词,秦某不是请夫人押送,而是请夫人帮忙监视他,呼峒主的武功非凡,在下恐怕镇不住他,请夫人多多赐助。”

姬明冷笑道:“我已经闭塞了他的双臂脉络,武功再高也施展不出来,你还怕些什么?”

秦总管低声道:“他的朋友不少,就是柳寨主同来的那批人中,也有不少是他的知交,如果被那些人看见了,势必要加以盘诘,秦某实在应付不了,请夫人勉为其难吧!”

姬明本是慾进故退的姿态,听他这么一说,正中下怀,这才哼了一声道:“走吧,人是我擒下的,少不得也要对雷堡主交代一声,你知道堡主在哪里?”

秦总管笑道:“为避人耳目起见,最好将他送到一个僻静之处,再由秦某请堡主来发落。”

姬明道:“如何安排是你的事,我只负责将人面交给雷堡主算数,要到哪儿,你在前面带路吧!”

秦总管这才点头道:“如此就麻烦夫人了。”

转头对楚无情与李娇娇道:“你们两人也一起来,堡主对当时的情形恐怕还要详细询问一番呢!”

楚无情应了一声是,秦总管才在前面带路,将他们引入门中。

楼中布设极为富丽,房间也很多,他们穿堂越室,虽然看见一些侍从的仆役,然而乐九玄与柳叶青带来的人却一个都没看见。

再者那些仆役见他们押着呼鲁哈进来,似乎视为十分平常,一点都没有疑色。

楚无情看在眼中,心内忽生警惕,觉得事情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看来堡中对他们的身份早已知悉了。

但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惊探蛇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