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六章 密谋复仇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知道她此刻现身绝无恶意,忙止住了李娇娇。

一起进入地道后,林赛玉先把洞口闭上,原来那是一块活的石板,可由铁链接合齿轮转动操纵,石板才合缝,上面正传来一声巨响,想是楼板塌了下来。

这地道建在地底,与地面相隔不过四五尺,被火所灼,闷热异常,几个人都闷着气,慢慢向前摸索。也不知走了多远。

同时地道中漆黑无光,更看不见周围的情状,一直走至渐感阴凉,想来离火场已远,地道也到了尽头。

推开石板出去,是一处绣房,陈设简朴洁雅,林赛玉道:

“这是我的卧房,你们放心好了,不会有人来的。真想不到你们会留在那个地方没被烧死,照道理说,那个地方应该首先举火才对。”

楚无情道:“怎么会呢?火是从四面烧过来的。”

材赛玉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据我所知,那个地方是引火的总钮,在舅舅的计划中,火头应该从那里先发作,然后由引线延到四周。所以在那里堆放的东西,都是易燃之物,不知怎的,那里居然会最后才烧到。”

楚无情想了一下笑道:

“那真是运气好了,我先前很奇怪,何以在一座敞厅中有那么多易燃之物。”

“是啊!那些东西一点即着,然后由火绳引展到四周去,你们退到哪里,火势也正好追到哪里。”

楚无情道:“大概是我们命不该绝,那些东西都被我们移开了,我现在才明白那里何以最后才烧到,原是这是个发火区,早知如此,不必跑也烧不过来的。”

林赛玉道:“是的,那个地方最不易被烧坏,但是人在其中必死,因为里面的家具最易着火。咦!你们怎么知道该把东西搬开,莫非你们已经看透我舅舅的计划了?一定是的,否则你们不会留在那里,但你们既然看出来了,就该赶快退出去呀!”

楚无情道:“我们没有发现,搬移那些东西,是我们自己准备举火,哪知道竟然碰巧保全了自己。”

姬明道:“我还不懂雷成龙的计划是怎么回事?”

材赛玉道:“那是他最巧妙的设计,在那些家具中有一处点火的机关,只要一点星星之火,就会引起燃烧。许多发火的东西都是相连的,人在那里见到失火了,一定会往别处逃,结果就葬身火窟之中。我的父母就是这样被烧死的,他以为这一手高明之极,但没想到会有一条地道,我才没被烧死。”

楚无情愕然道:“令尊令堂是死于火灾?”

林赛玉脸现愤色道:“是的,但我舅舅才是纵火的凶手。他为了篡夺我家的产业,居然对自己的亲姐姐下此毒手,他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我仍然知道了,尤其是他重建了这幢大楼,依样设计后,我利用那条地道,偷偷地进去观察他一个人在暗中秘密布置,终于找到了他的罪证。”

这倒是大家没想到的一件事,林赛玉顿了一下又道:“今天我不是为了救你们而去,我只是听说他又要用这个计划害人,想去看看我父母惨死的情状。想不到居然发现你们没被烧死,我不愿见到悲剧重演,才救了你们出来,因此你们不必领情,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姬明笑笑道:“林姑娘,不管你是否存心,你救了我们,我们仍然非常感激,真没想到雷成龙是这么阴险的一个人。”

林赛玉哈哈地道:

“我早就知道了,他霸占了我家的产业,将它变成了人人却步的千蛇谷,篡夺了我父亲的家传武功秘籍,图谋不轨,我都很清楚,所以我很少留在千蛇谷,不得不四下流荡。我不愿看见他,我怕跟他对面的时间一长,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我的仇意,引起他的杀机,但这仇我迟早是要报的。”

呼鲁哈道:“亲仇不共戴天,但你的力量够吗?”

林赛玉道:“不够,他夺去了我家的武功秘籍,只传给我十之三四,凭我的能力,永远也报不了仇,否则我早就下手了,但是我不在乎,我能等……”

楚无情笑笑道:“等到什么时候呢?”

林赛玉道:“等一个机会,要不然就等到他老弱无力的时候,再给他一个痛苦无比的死亡。”

“也许等不到那个时候他先被人杀死了呢?”

“我就鞭他的尸,总不能白白放过他。”

“为什么你不想痛痛快快地一雪亲仇呢?”

林赛玉急得流下了眼泪叫道:“我怎么不想,但我没有机会,他对我已经有点起疑了,我不但近不了他的身,连那幢大楼都不准我进去,如果我稍有举动,可能先死在他手上,我只能把握一个机会,一击不中,全家的沉冤就永无昭雪之日了。”

“你可以找人帮忙呀!”

“找谁?谁敢惹他,何况我也不想,亲仇不能假手他人,我在这儿已经成了个无足轻重的人,他巴不得我早点离开,处处轻视我、虐待我,又想把我远嫁出去,但我就是不走,我走了报仇就更难了。”

楚无情笑笑道:“目前你有个机会,难得你和呼大哥的长妹同名,名字中也有个玉字,你可以投人玉女门。”

“玉女门?这是哪一个门派?”

楚无情笑道:“玉女门是新立的一个门派,门中都是女孩子,名字中都有一个玉字,开山掌门人是姬姨姨。”

申湘玉笑道:“假如你肯加入,我们十分欢迎,而且我们都是掌门人的义女,大家都是姐妹,你的亲仇我们都有份,帮你报仇也就不算外人了。”

李娇娇笑道:

“何况姬姨还可以传你武功剑法,助你速成,有着这么多姐妹的帮助,你想手刃亲仇也不是难事。”

于是,申湘玉将玉女门的组成经过详细地说给林赛玉,最后问道:“怎么样,你有兴趣加入吗?”

林赛玉默思片刻才道:“您老人家肯收留我吗?”

姬明笑道:“我的义女有十七个了,我想凑足十八玉女就封门,湘玉是老大,她的人品没话说,我想一头一尾都必须是拔尖的人物,你太适合了。”

林赛玉又顿了顿才道:“我怎么能算是拔尖人物呢?跟申大姐一比,我差得太多了。”

姬明道:“傻孩子,玉女门是武林门户,我看重的不是姿色而是气质,是你苦心孤诣,能在仇恨中坚忍至今,面对仇人而不露声色,太合我的脾胃了。今天你救了我们,这段恩情已经很重,何况你又长得这么美,这么娇艳,我怎么会不答应呢?”

林赛玉连忙跪下道:“弟子叩见掌门人。”

姬明一把扶起道:“我门中没有什么弟子只有女儿与娘的称呼,今后你就是我的小女儿。”

申湘玉道:“恭喜娘,又多了一个乖女儿。”

姬明笑道:“你多了一个好妹妹,难道不喜欢吗?”

申湘玉连忙道:“是,女儿说错了,我们大家都恭喜。鬼使神差,送来了一个好妹妹。”

楚无情笑道:“林姑娘,我想今天的事绝非偶然,也许是令尊令堂泉下之灵在冥冥中促成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偏偏在他们受难的地方,让姬姨萌起了纵火的念头。”

姬明道:“是啊!我一辈子也没放过火,今天怎会心血来潮,起了这个念头不说,而且还非行不可。赛玉,这也许真是你父母在冥冥中的指引,使我们逃过一劫,促成你我这段因缘,你认为对吗?”

林赛玉垂泪无语。楚无情道:“不仅是如此,而且那两位前辈的英灵别有深意,要姬姨帮他们造就孤女,昭雪沉冤,林姑娘,现在你不会再拒绝我们帮助了吧!”

杯赛玉含泪点头道:“是的,其实我何尝不想找人帮忙呢!我在苗峒跟你闹了一场,得知你是李大侠的门下后,心里很后悔,因为李大侠或许是惟一能帮我制得住雷成龙的人,可是我偏偏把他给得罪了。”

李娇娇笑道:“林姑娘,那天你可凶得很呀!”

林赛玉不好意思地道:“我也不是真的凶,我只想为千蛇谷多闯一点祸,引些厉害的人物上门寻事。可是我的本事太差了,连得罪人的能力都没有。虽然跟你打了一场,吃亏还是我自己,那天我跟你交手,的确是不存好意,多少想把你杀伤了拔腿一溜,等你们找上门来。”

李娇娇笑道:“其实你早把话说开了,我们都会同情你、帮助你的。何况姬姨跟大哥都跟千蛇谷结下怨了呢!不过,你在我身上打主意可错了,我的爹娘在江湖争胜之心很淡,就是你真的杀了我,他们也不会找上千蛇谷。”

姬明道:“别怕!孩子,还有我呢!我可不像她爹娘两口子那么好说话,谁要欺侮我的女儿,我拼了老命也饶不过他,何况我跟千蛇谷还有宿怨呢!包在我身上了。”

楚无情道:“姬姨,现在该怎么办呢?”

姬明一瞪眼道:“自然要找雷成龙,我们就是为这个而来的,一场火没烧死我们,看他还有什么花样!”

楚无情道:“可是我们先得把情况再了解得清楚一点,林姑娘,乐九玄与柳叶青真的都在此地吗?”

材赛玉道:“是的,不但他们两人,而且两家的好手也都集中在此地,说是要炼千蛇毒剑呢!”

楚无情道:“这个我们听说了,炼成了没有呢?”

林赛玉道:“淬毒的剑是现成的,每人一柄都有余,目前他们在从事千蛇剑法的研练。”

几个人都感到很奇怪,楚无情忙问道:

“什么叫千蛇剑法,值得这么多人一起来研练吗?”

林赛玉道:“千蛇剑法是雷成龙提出来的,他将各种蛇类的攻斗姿势详加研究后,化入剑式,创了六十四手千蛇剑法,每一手都怪异莫测,完全违反剑法的常规,但也确实有点道理。现在他将这套剑式刻印成册,凡是在剑术上略具声名的高手,每个人都发了一份,叫大家细心研究,提出改进的方法,再由公议评定优劣。”

楚无情道:“这种做法倒是相当具有胸襟气魄,可是那些人肯将自己的心得公诸于众吗?”

材赛玉道:“大家都很热心,而且也很踊跃,主要是由于九华剑社与白家的压力,他们必须有一套足可防身的技艺。再者雷成龙提出的千蛇剑法,确是相当精微,远超过各人所学,连乐九玄都赞叹不止,既然雷成龙有此诚意,肯将秘技公开,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小气了。”

楚无情想想道:“以雷成龙的为人而能有此举动,倒是大出人的意料。这套剑法真有可取之处吗?”

林赛玉愤然道:“他不过是慷他人之慨,这根本就是我家的武功秘籍,为他掠夺去的,我相信他只公布了一半,用来吸取别人的技艺精华,自己一定另有所得。”

姬明道:“这一点是绝无疑问的,雷成龙行事阴险必有私心。可是他既然对剑法已有心得,何必要提付讨论?人家找出来的缺点,他应该早就知道了。”

楚无情笑笑道:

“不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百拙,未必一无可取。假如真有人能看出破绽,改正的方法较原式高明,他就有了收获;假使没有比原式更佳者,则他的招式便高于他人,而那些人又是一代名家,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实力也相当可观。 他是个具有野心的人,不甘让黄三谷等人独霸天下,这也是收拢人心之道,而且还相当的高明,不着痕迹,使他自然而然地成为群豪之冠。”

林赛玉道:“楚相公说得不错,这一阵子,大家都对他异常的尊敬,连柳叶青都对他相当推重。”

楚无情笑笑道:“柳叶青不会如此简单吧?”

“那就不清楚了,不过柳叶青几次铩羽,连续在李大侠与你的手下吃了大亏,锋芒顿减,不像以前那么张狂了。”

楚无情道:“愈是这样,愈叫人担心,柳叶青向来不甘屈居人下,也许只有对乐九玄是例外……”

姬明道:

“我看不见得,我是女人,对女人的心了解颇深她的青春为乐九玄而蹉跎,已经由爱转恨了。”

李娇娇不以为然道:“我看她对乐九玄很好呀!”

姬明笑笑道:“那只是表面上的,现在她要争取的,不是乐九玄的好感,而是找个机会,将乐九玄踩在脚底下,出出胸中的恶气,她只是在等这个机会而已。”

申湘玉道:“娘把女人说得太可怕了。”

姬明轻叹了一口气道:“娘是过来人,受的刺激越深,就变得越可怕,我举个例子给你听,我在高黎贡山闲居的时候,附近有一只小白猿,长得十分伶俐可爱,我一直想把它抓住,好把它训练起来作个伴,以解寂寞。可是这畜生十分机警,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密谋复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