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七章 引蛇出洞

作者:司马紫烟

林赛玉沉吟片刻才道:“既然如此,我只好下手一拼了,但你们已计划周详,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方明笑道:“雷成龙的阴谋,只有我与姨母知道,无凭无据,我们不便宣布。何况这一阵子他很得人望,师出无名,杀了他难以服众,只有你名正言顺当面数责他的罪行后;一刺得手,两全其美。”

林赛王道:“原来你们是在利用我。”

方明道:“不能说利用,我们是互相帮助,杀死雷成龙后,取出武功秘籍,还是归你所得。”

林赛玉冷笑道:“我才不相信你们肯这么好心呢!”

方明舰着脸笑道:“林姑娘,我若说我全无私心,你也不会相信,但我绝不强迫你,只要你答应嫁给我,秘籍可否给我分享,都随你的便。”

林赛玉脸一沉道:“你怎么会想出这种厚脸皮的主意?”

方明笑道:“这才是我最诚意的保证,我们成了夫妇,你的秘籍纵不给我分享,也不能给别人用来对付我。

“再者你成了我的妻子,我也不能用手段来对付你,这样我们互相取得保障,不是最妥当了吗?

“老实说,如果你不答应这一点,我也无法帮你的忙,因为我不能让一个威胁我的人存在世上。

“我是青蜂寨未来的主人,身份地位都不辱没你,我自信人品也不太差,得夫如此,你也该满足了。”

林赛玉正待发作,楚无情忙写了一个“忍”字。

她只好沉吟道:“我还要考虑一下……”

话才说完,屋角银铃又响。

林赛玉在道:“有人来了?奇怪了,这会是谁呢?”

方明道:“那一定是雷鸣远来杀你了,你快作个决定,如果你答应了,我帮你先解决了他。”

林赛玉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她是在拖时间,等待楚无情的指示,果然楚无情在纸上通知她了:“送方明进来交给我们,小心应付来人。”

方明不知道密室中有人,急着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只好不管了,我不拆穿你的事,你也别提到我的事。”

林赛玉道:“你先躲一躲吧!我看看来的是谁,假如真是雷鸣远,我还要证实一下他的意图。

“如他有杀我之心,你再出来帮助我,然后我们再如约而行。”

方明道:“那我得躲在一个既隐秘又靠近的地方。”

林赛玉撩起纱纬,推开屏风道:“进去,里面右边壁上有个按钮,一按就开了,你随时可以出来。”

屋中的人早躲起来了。

林赛玉的话是说给里面的人听的。

方明不疑屋内有人,跨步入内,姬明与楚无情同时出手,一个点穴,一个掩了他的嘴,一点声音都没发就把方明制住了,林赛玉放心地掩好纱纬。

果然,雷鸣远的身形也拐过屋角,慢慢走了过来。

他身边还带了两个中年人,脸含微笑走了进来道:“表妹,你还没睡啊,前面失火,我怕你受了惊吓特地来看看。”

林赛玉一笑道:“表哥怎么突然对我关心起来了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还会被吓着吗?”

雷鸣远进屋后,眼睛四下乱扫,然后道:“因为你四岁的时候,也是一场火把姑丈跟姑母都烧死的,你幸好没在一起,才留下了性命,但你一定还记得。”

林赛玉听他提起旧事,不禁悲愤交集,强自忍住道:“自然记得,我爹娘烧成了两团焦炭,幸好奶妈抱着我在花园里玩,才没被波及,但那场火永远在我心中烧着。”

雷鸣远冷笑一声道:“巧的是十八年后又烧了一场火,这场火却是我爹故意放的,为了要杀死五个对头,可是奇怪了,找遍全场居然没发现尸首。”

林赛玉心中一沉,连忙道:“是烧化了吗?”

雷鸣远冷笑道:“人的血肉烧得化,骨头却烧不化,翻遍火场,竟没有一点骨渣,而且连他们带来的兵器也不见了,这就令人难以相信了。”

“那就是被他们逃走了?”

雷鸣远沉声道:“火发前后,我们在四周严密部署,就是没发现有人出来,可是有一件怪事,我们挖掘火场,居然会掘出一条地道,通到西北角上。”

“那就是他们从地道走了,表哥,你怎么没派人把地道封锁住呢!你应该想到这一点的。”

听说挖出地道,她心中一沉,但听说通向西北角,她才放了心,那是另一条地道,久经废置不是通到这儿的,可见这儿的秘密还没被发现。

但是雷鸣远脸色一沉道:“表妹,我们根本不知道有这条地道,否则还会不加戒备吗?”

林赛玉道:“不知道?那地道是谁挖的呢?”

雷鸣远沉声道:“当然是死去的姑父挖的,他生前专好玩弄这些机关布置,而且他死后,这些地图书籍被你搬来了,我们不知道,你却一定清楚的。”

林赛玉见他目中凶光已露,连忙朝纱纬那边瞟了一下,密室中的楚无情写了“小心谨慎,以防突袭”八个字。

心中有了准备,神色依然从容地道:“表哥,爹娘死的时候我才几岁,懂得什么事?爹的遗物中虽然以书籍居多,却没有什么地图,何况那些东西都经过你跟舅舅过目,若有地图的话,你们会不知道吗?”

雷鸣远冷笑一声道:“表妹,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那时候虽然少不更事,可是你的奶娘却很机灵,知道的秘密很多。

“现在她虽然死了,可是这些秘密都在你肚子里。”

林赛玉将脸一沉道:“表哥,你可不能平白诬人,爹生前辟地隐居,与世无争,会有什么秘密?”

雷鸣远微笑道:“有没有秘密你自己心里明白,反正今天在废墟中挖出了地道,陷在里面的几个仇家居然平白失踪,算来算去,只有你的嫌疑最大。”

林赛玉勃然变色道:“表哥,慾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年来,你们一直把我当成眼中钉,想拔之而后快,其实你们无须理由也可以下手,何必一定要找碴儿呢!”

雷鸣远嘿嘿冷笑道:“表妹,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指我们迫害你了,那可得拿出良心来。”

林赛玉哼了一声道:“良心,你们还有良心?这儿名义上该是我的产业,可是我哪一点像主人,那栋大楼我根本就不准进去,谷中的人也没一个把我放在眼中。”

雷鸣远哈哈一笑道:“那是为了你好,姑母与姑丈惨死在那栋大厦中,怕你进去会触景伤情,引起哀思。

“至于谷中的人,爹是不希望你跟他们接触,因为你是个女孩子,是个千金小姐,何必跟些粗人打交道?”

林赛玉冷冷地道:“既是如此,你现在就不该来麻烦我,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谷中的事我毫无所知。”

雷鸣远冷笑道:“我们知道的事你不知道还可说,我们不知道的事,就非问你不可,那条地道……”

林赛玉冷冷地道:“我不知道。”

雷鸣远脸色一变道:“表妹,是爹叫我来问你的,爹的脾气你很清楚,他交代的事,是不容人回答一个不字的。”

林赛玉道:“我一无所知,总不能无中生有,你们一定不相信,我自己去告诉舅舅去。”

雷鸣远冷冷地道:“不必去了,爹交代过了,有地道是事实,你说出来最好,不说出来,就只有一个办法。”

林赛玉将眼一瞪道:“什么办法?”

雷鸣远哈哈一笑道:“那很简单,藏在肚子里的事才叫做秘密,剖开肚子,就没有秘密可言了。”林赛玉怒道:“你敢,你凭什么这么做?”雷鸣远笑道:“不是我这样做,是那几个逃走的人。”

林赛玉道:“我根本没瞧见那些人。”

雷鸣远笑道:“不必瞧见,那几个人跟你在苗寨发生过一点小摩擦,他们杀死你是顺理成章的事,不但没人会怀疑,而且我们还会替你报仇。”

林赛玉见他日中凶光毕露杀机已现,仍然装着十分平静地道:“表哥,我不明白,只为了一条地道舅舅就要杀死我那似乎太没道理了。

“照你说那条地道是通到外面的,假如是我把敌人放了出去我自己怎么会留在此地呢?何况我无法进入大楼,根本不可能碰见那些人。”

雷鸣远哈哈一笑道:“人是不是你放走的我们并不知道,但因为你保存了地道的秘密,使我们不能事先防范,让敌人溜走了,只此一端,你就该死。当然还有其他的理由,你都非死不可。”

林赛玉追问道:“还有什么理由?”

雷鸣远顿了一顿才冷笑道:“反正你要死了,告诉你也不打紧,由于今天这场火是爹预先布置的。

“别的人知道了无所谓,你知道了情况就不同了,因为你可能由这场火想到了你父母死于火窟的情形,那对我们很不利。”

林赛玉神容转厉道:“我爹娘果然是你们害死的。”

雷鸣远哈哈大笑道:“你知道了?我们倒不是怕你报仇,老实说,我们根本就不在乎你,否则也不会让你活到今天。

“但现在情况不同,爹在各路武林人物心中,已是一个中心,行将统率群雄,与中原的黄三谷一较长短,取得天下武林的霸权。

“他的声望不容有少许瑕疵,所以你非死不可,假如你的死因,可以栽到楚无情等人身上,那又是另一项收获,表妹,你乖乖地认命吧!”

林赛玉见他已准备动手,连忙凝神戒备。

同时将眼移向纱屏,看看楚无情有何指示,谁知楚无情却写了:“以方明作饵,诱之深入,开放门户,争取复仇良机。”

虽然她还不明复仇良机为何,但相信楚无情必然另有安排。

因此又冷静下来,冷冷地道:“表哥,你们的安排虽好,只可惜迟了一步,已经先有人来通知我了,对你们早年杀害我爹娘的阴谋,人家也打听清楚了。”

雷鸣远怔了一怔道:“我不相信,这件事连你都不知道,别的人怎么会晓得呢?你别想捣鬼了。”

林赛玉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说有人知道,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绝非故作玄虚。”

“是谁?谁会知道那些隐秘的往事?”

“自然是你们一伙的人,你想还有谁会来通知我,利用我来揭发你们的罪状,打击你们的声望呢?”

雷鸣远想了一下,忽然叫道:“是方明,一定是这狗头,难怪刚才一转眼就不见他了,他在哪里?”

林赛玉冷冷地道:“他是帮我忙的,我会告诉你吗?”

雷鸣远道:“表妹,你别相信他,这小子坏透了顶,他根本就是在利用你,想夺取我们的基业。”

“我知道,我也甘心受他的利用,至少他能帮我报雪杀亲之仇,他是个坏蛋,但不比你们坏多少。”

雷鸣远急了,招呼一个大汉到身边低语几句。

那大汉受嘱咐之后,正待离开,林赛玉却冷笑道:“表哥,你不必再叫人通知舅舅,方明早就有了准备,也算准你会来对我下手,他不会让你的人离开的。”

说着扯开纱纬,旋开活门。

雷鸣远但见方明坐在里面的桌子旁,脸上浮着冷笑,一刹那间,他未曾细作考虑,飞身进击,手中的蛇形剑急掷而出,一下子钉中方明的肋前,雷鸣远发觉得手太容易,慾待细察时,前后左右,有四支长剑都逼住他的要害,将他制住了。

他回头一看,但见制住他的是楚无情、李娇娇、姬明与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怒吼一声道:“林赛玉,贱婢,原来你吃里扒外,早就与敌人勾结了。”

林赛玉飘身挡住门口,不让那两个大汉出去,口中冷笑道:“雷鸣远,什么叫吃里扒外,你别忘了,这儿我才是真正的主人,你们是来掠夺我家的外贼。”

雷鸣远朝那两个大汉吼道:“快冲出去通知堡主。”

那两个大汉各振手中的蛇形剑,攻向林赛玉。

林赛玉早已有了防备,抽剑迎敌。

可是那两名大汉剑术颇精,想来是堡中的高手之属,居然将林赛玉逼得手忙脚乱。拦截不住,急得大叫道:“娘,楚大哥,快来帮帮我的忙。”

楚无情微笑道:“没关系,放一个出去也好。”

说着一名大汉已经冲了出去,另一名大汉则慢了一步,被一剑劈中腰下,肠破血流倒地死去。

林赛玉着急地道:“那怎么行呢?走了一个,雷成龙有了防备,我们就无法对付他了。”

楚无情一笑道:“我说没关系就是没关系,我是故意放他走的,叫他去通知雷成龙与柳叶青,让他们都到这里来,让他们去自行理论去,方明被雷鸣远的毒剑刺中了,命在旦夕,柳叶青不会就此罢休的。”

林赛玉急道:“楚大哥,那家伙是堡中的心腹,他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引蛇出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