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八章 毒瘟蛇阵

作者:司马紫烟

刷刷几手反攻,精厉无匹,完全一反常道,楚无情身上连中数剑,一跃退后叫道:“大家都暂时停手,我有几句话要交代。”

雷成龙因为楚无情已中了他的剑,想到剑身上淬有蛇毒,无人能解,必死无疑,而且发作极快,谅他也活不了多久。

雷成龙心中大定,得意地道:“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一来大家都止了战斗,眼看着他们。

林赛玉最是关切地道:“楚大哥,你身中毒剑,如果没有他的解葯,你很快就会毒发而死的。”

楚无情一笑道:“没关系,我身怀蜂王蜜可以解毒。”

雷成龙哈哈大笑道:“别做梦了,我的剑毒非比寻常,除了我自己的解葯外,任何人都救不了你。”

楚无情冷冷地道:“我就是要你亲口说出这句话来,你才无从抵赖。你邀集大家在此练剑,而且要大家都用你的毒剑,结果毒剑还有两种,你给大家的解葯,也解不了你的剑毒,你的居心何在?”

雷成龙怔了一怔,似乎在奇怪这么秘密的事,楚无情如何知道的?

但他接到柳叶青抛来的眼光,立刻就明白了。

刚才他与柳叶青在此谈话,楚无情等人就躲在附近,自然也可以听见,但一时却不知如何回答。

柳叶青却一笑道:“楚无情,你想用这种话来诬陷雷堡主是没有用的,雷堡主所说的独门解葯,自然也包括我们手中所持有的,刚才我就用它救好我的甥儿方明,这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林赛玉忍不住叫道:“那是雷成龙刚才给你的。”

柳叶青一笑道:“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难道他们会相信你的话吗?就算雷堡主的解葯跟大家的略有不同,那也没什么不对,因为他的毒剑是用来保护千蛇谷的,只要我们的解葯能解得我们自己的剑毒就行了。”

乐九玄脸色微沉道:“叶青,真有这回事吗?”

柳叶青想了一下道:“有的,千蛇谷的剑跟我们所用的略有不同,解葯的成分也不同,这不能怪他,因为他自己必须要留一手,何况他的剑也不会用来对付我们。”

乐九玄微感不满地道:“雷兄的小心措施自是必须,但至少应该先告诉我们一声。”

柳叶青沉声道:“告诉不得,雷堡主是有这个打算,我却阻止他这样做,因为我的朋友足可信任,你的那些朋友中却很难说。

“有姬明的例子在先,我不得不谨慎一点,雷堡主把他的解葯给了我一瓶,证明了他的诚意。”

说着将那瓶解葯举在手中道:“这儿有一瓶解葯,但不是我不要分给大家,如果大家同心协力,根本用不到它,如果偶尔发生误会,我自然会给大家治疗,就怕有人居心不善,暗中与九华剑社有了联系。”

乐九玄那边的人都有不平之色,连乐九玄都面有不悦之状道:“叶青,你这样做,似乎太过分了。”

柳叶青冷笑道:“淬炼毒剑是我们惟一求自保之法,万一解葯被传出去,我们就毫无保障了。

“九玄,不是我多心,有一个姬明,就可能会有第二个。”

乐九玄不禁默然无语。

楚无情冷笑道:“柳叶青,你与雷成龙狼狈为姦,不管你如何掩饰,纸总是包不住火的,一旦大家了解你们的阴谋,你就后悔嫌迟了。”

雷成龙淡淡地道:“笑话,雷某株守西陲,九华剑社的势力再大,也侵犯不到我的头上。

“雷某挽留大家在此练剑,只是为了柳寨主的交情,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楚无情一笑道:“好处大了,要不要我说出来?”

雷成龙神情微急,正要上前再度攻击。

柳叶青却一笑道:“让他说好了,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讲明白反而会使人家心里存疑,正好借这个机会将敌友分分清楚。”

雷成龙这才道:“你说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趁你还能开口的时候,你不妨都说出来。”

楚无情道:“你邀集大家在此练剑,真正的目的在夺取大家的剑式精华,来弥补你本身不足之处。”

雷成龙一笑道:“这本来就是互相观摩切磋的目的,雷某自己也一样把千蛇剑式提供给大家参考。”

楚无情冷笑道:“你提供多少自己心里明白,像刚才你攻我的几式,凌厉狠毒,兼而有之,那才是你剑式中的精华,你可曾提出来供大家研究?”

雷成龙一呆道:“那还没有到时候。”

楚无情冷笑道:“假如不是被我一逼,永远也不会亮出来。这几手剑式我看得很清楚,与你先前所表现的大不相同,假如有一天,你要跟谁过不去,施展出这几手……”

乐九玄也被提醒了道:“是啊!雷兄,你刚才那几式与以前你提出的剑式完全是相反的路子,而且恰好是我们共同研练的千蛇剑式中疏漏之处。”

雷成龙干笑道:“兄弟不是说过还没到时候嘛!”

乐九玄道:“这话骗别人可以,兄弟却是对千蛇剑式下过一番功夫的,照你的剑式看来,我们所练的根本是白费力气,毫无用处。”

柳叶青一笑道:“可以这么说,而且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对千蛇剑法毫不热心。不但是我,有很多人都看出来了,你何尝不如此?

“所谓千蛇剑法,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但如果泄漏到九华剑社去,使他们信以为真,那就有他们好看的了。练剑的事,大家心照不宣,这么多人,大家都是名家,谁能将自己的心得公诸于人?”

雷成龙一笑道:“乐兄,你九玄剑式中的精招又何尝拿出来?既然你藏了私,又怎能怪兄弟呢?”

乐九玄道:“我不是藏私,而是对千蛇剑法作了一番研究,觉得我的剑式根本配合不上。”

雷成龙笑笑道:“兄弟的那几式又配合得上吗?”

乐九玄道:“不仅配合不上,而且是针对其缺点加以破解。”

雷成龙道:“这不就结了,乐兄所保留的精招自然也有相同的效果,乐兄对那套剑法既有了深入的研究,就该明白这套剑法根本是靠不住的。

“你我都浸婬剑法多年,更应该明白,所谓精式只有一个人知道才有威力,人人都会了,还有什么稀奇呢?

“现在江湖流传的几套剑式是一切剑法的基本,严格说来,比哪一家的剑式都好,但就是因为流传太普遍了,人人会使,才一钱不值。”

柳叶青一笑道:“剑道之精在各人修为,像这样集思广益,公研一套剑式,根本是欺人之举,九玄,假如你会傻得相信这件事,你这一辈子也别想超过李秋鸿了。”

乐九玄低头默然不语,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他的朋友中也有一部分显得很失望,其中尤以曾在泰山剑会上胜过一场的云水道长为甚。

他长叹一声道:“贫道要退出了。”

乐九玄忙道:“道兄,你是我们的主力。”

云水道长神情萧索地道:“乐兄,柳寨主与雷堡主的举措并无不当,他们说的话尤为有理,只是贫道的想法太单纯,居然信以为真,而且对集体练剑之事寄予厚望,所以竭尽所知都贡献出来了。”

柳叶青笑道:“道长的热心我们十分敬佩,撇开千蛇剑法不谈,道长的高超剑艺仍是大家推重的。”

云水道长叹道:“贫道所能已献了出来,再无可以效力之处,寨主与雷堡主都是雄才大略一世之杰,足可与九华剑社一决长短。

“贫道处世不深,不善应变,如参与机密,反足为各位坏事,如不参与机密,则一无用处,倒不如及早退出,免得拖累了各位。”

柳叶青笑道:“黄三谷与白老儿正在拓张势力,对稍有名望的剑手不会放过,大家聚在一起,还是一股力量,令其不敢轻犯,如果道长一个人落单……”

云水道长道:“贫道摒弃剑事,今后以闲云野鹤之身,云游四海与世无争,想来不会招惹他们吧!”  雷成龙还要挽留,柳叶青道:“人各有志,云道长不肯跟我们在一起,自然不能相强,不知道还有哪几位要退出的,及早说明了,我们也可以另作商量。”

经她如此一说,又有十几人表明了态度,而且全是乐九玄的朋友,柳叶青笑道:“九玄,怎么说,我讲过你的朋友靠不住吧!我这边就没有一个。”

云水道:“寨主放心好了,我们离此后,对此间的事绝口不提,不会泄漏半句。”

柳叶青道:“那当然是信得过的,但九华剑社的人只怕放不过各位,他们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的。”

云水道:“寨主的意思如何呢?”

柳叶青道:“只是想请各位在此间暂留一阵,多则半月,少则十天,等我们准备妥当了,大家一起离开。”

云水道:“我们留此恐怕不便吧?”

柳叶青笑道:“没什么,如果今天不把话说开,各位还是要留下来的,这对大家都好,一则我们可以放心;二则各位也可免去很多麻烦。目前我们还要商讨一下如何对付九华剑社,无暇照顾各位的安全。”

云水道:“我们还能照顾自己。”

柳叶青哈哈一笑道:“各位如果能应付九华剑社的纠缠,也不必到此地来了,说得难听一点,我们是避难来的。

“九华剑社与白家堡联手声势浩大再加上太极门,简直可以说是席卷天下,除了滇边雷堡主这儿他们还进不来,上哪儿都躲不开他们,道长还是三思而行吧!”

云水等人沉吟未决。

楚无情道:“道长要走还是此刻离开的好,只要多留一天,就永远也走不成了,柳叶青与雷成龙是何等角色,岂肯放过各位?”

云水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秘密。”

楚无情道:“使用淬毒宝剑就是一秘密,各位的解葯虽然靠不住,剑上的毒却一点不假,雷成龙肯把毒剑让各位带出去吗?”

云水道:“我们把剑留下就是了。”

楚无情笑道:“那也没有用,毒剑之秘泄了出去,外人知道防备,就失去一半的威力。”

云水仍在犹疑,楚无情道:“我再作一个证明好了,雷成龙给各位的解葯,道长可带在身边?”

楚无情不理他,仍然向云水要了两颗解葯,然后道:“申姑娘,把千蛇谷的人抓一个进来。”

申湘玉从暗中现身,突然施为,扣住了一个千蛇谷的庄丁,飞身落地,因为她是突然发作,大家都未及预防,眼睁睁地看她把一个人擒了过去,而且她手中还执着一柄蛇形剑,那是由雷鸣远带去的两个人手中夺来的。

楚无情乃即接过申湘玉手中的蛇形剑,在被擒的庄丁臂上划了一条口子,然后把一颗解葯塞进那人口中,一颗捏碎敷在伤处,没多大功夫,那个人已全身发黑而死。

楚无情冷笑道:“各位看见了吗?中了千蛇谷的剑毒,还不致立即发作,但如果想用他给各位的解葯,就死得更快了。”

云水等人固然色变。

连乐九玄都愤然道:“雷成龙你这么对朋友就太不应该了。”

到了这个时候,雷成龙也只有硬起头皮道:“理由已经由柳寨主说明,这是雷某不得已之举,只要各位对雷某不存敌意,当然不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反之雷某为自保基业,当不能不预为之计,何况雷某已将真正的解葯交给柳寨主,就表示了雷某的诚意。”

楚无情在一旁道:“雷堡主既然将真正解葯独交柳寨主,是要大家必须听从你与柳叶青的指示,否则就留不住性命了。”  云水怒道:“乐兄,我们是应你之请来此地,想不到你竟拖我们进入这个圈子,早知如此还不如和黄三谷妥协的好,他最多要我们承认他的地位,总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们。”

楚无情一笑道:“黄三谷的剑术压得住各位,自然乐得宽大一点,柳叶青与雷成龙剑法,不靠这种方法,怎能控制各位呢?这一点倒是怨不得他们的。”

雷成龙怒道:“放屁,你在泰山会上出足了风头,连胜了好几场,但在雷某剑下仍然逃不过去。”

楚无情微笑脱去外衣,露出一件金黄色的毛皮背心笑道:“你别得意了,我是故意挨你两剑,以便揭穿你的阴谋,若论真正的剑法,你还差得远呢!”

云水一愣道:“楚少侠,这是怎么回事?”

楚无情一笑道:“我们在苗疆刺杀了一头金猱,此物的皮毛可御利兵,我们制成了几件软甲,穿在身上可避刀剑,所以我才敢放心让他进招,否则他那毒剑见血封喉,我除非不想括了才会拿身子凑上去。”

雷成龙脸色大变,埋怨柳叶青道:“柳寨主,我对他不了解,你却跟他动过几次手了,应该知道他的狡猾,怎么也看不出他在捣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毒瘟蛇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