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二十九章 禽蟒争雄

作者:司马紫烟

这次柳叶青恨极拼命,剑势更厉,楚无情依然沉着应付。

姬明与雷成龙战得十分激烈,她以超凡的剑式配合着无心竹枝身法,时而平倒,时而弹起,诡异莫测。

而且也不大受金蛇的威胁,因为这种蛇禀性奇特,攻击人时,先弓起身来,以尾部支地飞弹而出,总是攻在人的肩颈手臂等处。

姬明的感觉十分灵敏,来得及时,用剑挑拨开去,来不及时,就以竹枝身法,平仰躲开。

而且她这种身法在施行时,毫不影响手中的剑招,雷成龙一时拿她无可奈何,只有把她向蛇群聚集之处逼去。

但姬明的这种身法底盘极稳,除了她自动挪位外,很难为人逼动,所以一直能控制住有利的地位。

柳叶青急攻了几招,仍然无功,心中焦急起来,发剑更急,在她一剑急劈时,楚无情似乎脚下一步没踩稳,绊跌出去,柳叶青如何肯舍,挥剑刺向楚无情的颈下。

哪知楚无情也学会了无心竹枝身法,猛地往上一弹,不但避开了她的剑刃,而且反击她一招。

柳叶青总算造诣深,身子一偏,两人擦剑而过,等她再回头要找楚无情拼斗时,忽然地下的几条金线蛇弹尾而起,竟是朝她咬去,柳叶青急忙挥剑劈开,第二条又飞了起来,让过楚无情,反朝她袭来。

柳叶青大急叫道:“雷堡主,你这些蛇儿是怎么了?”

雷成龙道:“不会呀!莫非你把雄精珠丢掉了?”

柳叶青在祛除臂上蛇毒后,来不及将珠子挂回颈下随手塞在衣袖里,连忙用手一摸,果已不见踪迹,心中大急,忙低头向地上寻找,却不见踪影。

雷成龙深知蛇性,见那些蛇都避开楚无情,叹了一声道:“柳寨主,别找了,你的珠子已经到了那小子手里。”

楚无情摊开掌心大笑道:“不错,方才我故意诱你进击,就是为了要取这颗珠子,现在可不怕这些蛇了。”

柳叶青见珠子在楚无情手中,怒极火发,厉声叫道:“雷兄,把你的这些蛇收了去,我要好好地斗斗这小子!”

雷成龙见金线蛇对两人已无威胁,一招手命令那些大汉迅速收蛇,那些大汉忙打开竹笼,上前抓住金蛇,一条条往笼里放去,楚无情则持了那颗珠子,上前混搅,有时攻击那些大汉,将竹笼砍破或踢倒,顿时乱成一团,而且他还不住地抓起金蛇,往四周人多处掷去,于是乱得更厉害。

雷成龙一时无法,干脆也退了回去,厉声叫道:“楚无情,雄精珠只能制服金线蛇,我自有别的方法对付你。”

他退后与柳叶青并立,守住阵脚,楚无情却在地下拾起了十几条金线蛇,置于一笼,提在手中道:“姬姨,我们也到堡楼上去吧,留着这些蛇来对付他们,我们不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颗珠子,这就够他们受的了。”

他提起竹笼,发现笼顶也悬了一小包雄精粉末,难怪那些金蛇人笼之后,就蜷缩成一团,乃将地下的竹笼都收拾了一下,总共取得十几包雄精粉末,笑着道:“雄精为一切毒虫克星,我倒不相信它会对其他的蛇类无效。”

他与姬明二人飞身上了堡楼,跟大家会合了。乐九玄此时对楚无情的观感已经改变,迎上衷心地道:“老弟神勇机智,确是无人能及,我乐某深感惭愧。”

楚无情淡然地笑道:“前辈过奖了,此地情况如何?”

乐九玄恻然道:“又折了四五个人,不过总算有了个藏身立足之处,可以耗下去了。这笔账非好好结算一下不可,否则乐某无颜对泉下亡友。”

楚无情一叹道:“那只有等以后再说了,目前还是要设法脱困,枯守在这儿总不是办法。”

乐九玄:“脱困谈何容易?可恨雷成龙不敢正面作战,驱使这些蛇虫之类来作战,实在太卑鄙了。”

姬明道:“那怪你自己不好,在苗疆时看见柳叶青的作为,你就该明白她已丧失了剑手的人格,专门以卑劣的手段以求达到报复的目的,怎么还跟她交往?”  乐九玄垂头不语。  李娇娇笑道:“姬姨,你也不能怪乐伯伯,实在是柳叶青变得太突然了,她还曾经做过我一阵子的师父呢!我也难以相信她会成这个样子。”

姬明一叹道:“柳叶青心胸偏窄,嫉妒心重,根本就是个输不起的人。前两度论剑她折在乐兄手中,还有所顾虑,因为乐兄是她私心倾慕的人,多少还能满足她一点虚荣心,这次剑会为李秋鸿夺魁,她就无法忍受了。”

乐九玄轻叹道:“昔年我辜负她的情意,心中不无歉然之感,现在看来,未尝不是乐某之福。这种女子实非良匹,乐某说什么也不能跟她长久相处下去。”

姬明一笑道:“乐兄这种说法是你太了解女人,我知道你对白素娟未能忘怀。”

乐九玄连忙道:“不,经这次挫折后,我已经看透了,白素娟选中李秋鸿实在是对的,他每一处都比我强。”

姬明笑道:“可是你对柳叶青的看法错误了,如果你在踌躇满志的时候去接受她的感觉,她自然不会如此,你落败之后,仍然对她保持冷淡,她也还好一点,可是你却在不得志之时去俯就她,使她以为你对她根本就没有真情,只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下利用她,焉能不使她灰心?”

乐九玄怔了一怔才道:“平心而论,我对她实在也拿不出真情来,泰山会后,我跟她接近,纯为歉意之故。”

姬明笑道:“那怎么怪得了她?蹉跎终身,得到的只是一份歉意,她怎不把你恨透了。”

乐九玄漠然道:“这可没办法了,世事反而皆可勉强,惟独感情之事不然,我对她只有这份歉意。”

姬明刚要开口,楚无情道:“姬姨,现在谈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们还是作突围的准备为要。”

乐九玄也巴不得撇开此事,连忙道:“老弟言之有理,可是突围之计将安出?我实不知要怎么办。”

姬明道:“没有别的办法,惟一的办法是冲出去。”

乐九玄苦笑:“冲得出去吗?外面的蛇群满坑满谷,杀不胜杀,被咬上一口就苦了。”

楚无情道:“蛇群虽众,却难不住我们。”

乐九玄忙道:“老弟有办法吗?”

楚无情点点头,李娇娇却道:“大哥,你有办法为什么不早用呢?也不必白白送掉那么多人命了。”

楚无情苦笑道:“我的办法是现在才想出来的,突围的工具也是现在才弄到,以前我也是一筹莫展。”  乐九玄连忙问道:“是什么工具呢?”  楚无情道:“金线蛇。”  姬明愕然道:“这些蛇,那有什么用呢?雷成龙是玩蛇的行家,你想以它来突围,不是开玩笑吗?”

楚无情道:“这种蛇刀剑不伤,冥顽不化,连雷成龙也指挥不了,否则他早就把它们配合在蛇阵中了。”

呼鲁哈道:“对啊,如果他在蛇群围攻时再杂入这批金线蛇,我们无人能幸免,雷成龙玩蛇最擅长,怎会放弃这个有利的机会呢?他一定要分开使用,必是因为这些蛇是其他蛇类的克星,这是苗疆的异种,我也曾见过一两尾,连铁线蛇都难当其威。”

楚无情一笑道:“我已经试验过了,刚才我把金线蛇挑向人群中时,见他们吓得直躲,连他们手中未曾施放的蛇类也纷纷乱窜,避之惟恐不及,所以我才不怕麻烦,弄了十几条来,就是想利用它们开路。”

乐九玄道:“办法是好,但这些蛇连雷成龙都无法控制,老弟有又什么方法能驱使它们听命呢?”

楚无情道:“有办法的,一物克一物,它们畏慑雄精,我拼着挨一剑从柳叶青身上掏来一颗珠子,又从竹笼蛇窝里弄来十几包碎粉,大概够用了。”

姬明道:“无情,这畜生凶得很,性急起来四处乱窜,雄精粉虽可制蛇,但每个人还分不到一份。”

楚无情一笑道:“够了,用几个人控制着它们开路,其余的人随后跟着再留一个人佩珠断后,足足可突围了。”

乐九玄道:“还要人断后干吗?”

楚无情笑道:“乐前辈,蛇群固可畏,但更不可轻视雷成龙,你已经看过他的剑法,觉得他的造诣如何?”

乐九玄惭愧地道:“我们一同练了一段时间的剑,但从不知他的实力究竟如何,从今天的情形看来,乐某实不堪言敌,恐怕只有老弟能挡住他。”

楚无情道:“我不行,我学剑时日太浅,仅能勉强应付而已,何况他的精招还没完全施展,家师如果在此,或许还可以跟他一斗,目前恐怕无人是他的敌手。”

姬明立刻有不服气的表示。

楚无情笑道:“姬姨,您的无心竹枝身法太过玄妙,但也仅能立于不败之地,要胜过他可不容易,因此这断后的工作您担任不了。”

姬明道:“我就不信,你让我试试好不?”

楚无情道:“突围脱困利在速度,您的竹枝身法却须固守不动,所以不宜断后,如果跟他力战的话,自然非您不可。”

姬明道:“怎么说都是你有理,那么断后的工作只有你最适合了。”

楚无情道:“我可以干,但是我分不开身,因为我要在前面驱蛇开路,这个工作最好请乐前辈担任,另外由呼大哥与娇娇从旁协助,大概没有问题了。”

乐九玄立刻道:“乐某义不容辞,但无须协助。”

楚无情一笑道:“前辈,这不是较量的时候,我们眼前必须速求脱身,你跟他力战之际,呼大哥天生神勇,在旁出招,可以阻扰他施展招式,娇娇已得家师秋鸿剑式的精髓,必要时凌空突击,或许能出其不意刺伤他,退而求其次也能使他胆寒,不敢追得太急。一切都等脱困之后再说,以前我们未知虚实,孤军深入,才有此厄,下次再来时,先把制蛇之策准备妥当,就可以凭真功夫决胜负了。”

乐九玄听他安排得头头是道,轻叹一声道:“好吧,现在我也没有可以骄人之处了,但凭我西霸天,加上李姑娘与呼峒主,等于是合三家之力,对付一个默默无闻的匹夫,传出去实在太抬举他了。”

楚无情一笑道:“我这样说也许太怯弱,但把他抬得高一点未尝不是好事,黄三谷注意力未及千蛇堡,也许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此一战后,黄三谷定会把他列为第一个目标,让他们碰一碰不是很好吗?”

乐九玄道:“那可不行,我要亲手刺杀此獠。”

楚无情道:“乐前辈,目前剑坛的局势已非往昔,并不是在竞技中争雄,而是在实力上争霸了,驱虎吞狼,不是比螳臂当车更为有效吗?这样说也许前辈觉得不顺耳,但前辈想想今天许多送命的人,也该平抑一下私人的意气了。”

乐九玄脸色又是一阵惨然,最后终于一叹道:“老弟说得对,乐某因一念之愤累及诸友罹难涉险,负疚终生,实在不能再逞意气了,一切听老弟的吩咐吧!”

楚无情连忙道:“乐前辈这一说,晚辈就不敢当了。”

云水道长道:“楚少侠别再客气了,你早已洞悉雷成龙的姦谋,若不是为了我们,也不会遭此困厄,我们不死于蛇口,实托少侠之助,应该听你的。”

楚无情也不再谦虚,想了一下道:“这堡楼两侧防守的实力如何?”

乐九玄道:“都是些伏弩手,靠近这里的都肃清了,实力并不太坚强,最强的还是这座堡楼,照雷成龙的布置,恐怕在外围还有更严密的埋伏。”

楚无情道:“这是必然的,但我们仍然是从旁边突围较为有利,因为这条正路太空旷蛇群太多,光靠十几条金线蛇还不足以冲破重围,散而又聚,再冲就难了,到了山林中有丘岗树干为掩蔽,蛇群冲散后,不易汇聚,何况我们也可以据高避险……”

大家都没有意见,都听他分配,于是他将雄精珠给乐九玄,然后将雄精粉末混合在一起,每人身上洒一点,余下的则洒在四支火把上,暂不点火,由他与姬明、申湘玉、林赛玉三人分执一支,选定自左侧发动,冲了出去。第一座碉堡中无人,第二座碉堡中也只有两三个伏弩手,自然挡不住他们。

他们一连冲过四五座碉楼,雷成龙率人在堡墙下紧迫,一面还厉声示威道:“你们别打算脱身,这十里周围,都在我天罗地网笼罩之下,你们绝对逃不了的。”

楚无情不理他,仍是继续闯过去。

墙外也有蛇群环伺,为数较稀,不像堡门口那样密集,整个蛇群也随着他们移进,但速度上可比不过他们。

到了后来,雷成龙干脆叫前面碉堡中的弩手后撤,只是派人催逼,蛇群在后追赶,他自己也随着移进。

一直到达楚无情他们最初突袭进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禽蟒争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