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三 章 暗中窥探

作者:司马紫烟

第四天清早,楚无情将火胭脂的鞍子装好,这头灵驹经过三天的休息,养得精神饱满,皮光毛润,楚无情骑着它跑了几圈,然后放任它在山沟边去吃草,自己则提了剑在一块背人的空地上,用心地挥练着。

先是慢慢地,渐渐加快速度,已能一剑挥出,前后连贯了,他不厌其烦地练着,忽然石头上跳下一个人,格格笑道:“楚无情,你倒是真勤快。”

楚无情回头看是李娇娇,停手笑道:“小姐,你早,很抱歉,我又把你的马骑出来了,三天没见你出来,我以为你已离开家了,所以没得允许就替你遛马了。”

李娇娇笑道:“没关系,马是应该遛的,这三天可把我烦死了,爹整天逼着我练剑,把我关在屋子里不让出来,今天我是偷溜出来的,到马厩里看不见火胭脂,我知是你骑出来了,赶快找来看看你们。”

楚无情牵马过去道:“你快骑它转几圈吧!”

李娇娇摇头道:“我不骑,你遛过就行了,我是来看看你的剑练到什么程度了。”

“还好,总算慢慢地纯熟了。”

李娇娇顿了一会儿才道:“楚无情,我们是朋友,才告诉你这话,你别练了,一辈子也练不成的。”

“为什么?难道庄主教我的不是剑法。”

“那倒不是,爹教你的这三手,是他最得意的秋风剑法中的一部分,爹的剑法,就只有秋风与飞雁两套,最为深奥,也是他获得中州大侠北霸天称号的成名剑法。”

楚无情肃容道:“庄主如此器重,以精心独创的剑式见授,我应该加意勤练来报答他的恩情才对。”

李娇娇急了道:“你真是外行,像这种精奥的剑法,应该要有很深的基础,才能着手学习,你根本不懂,怎么练得好呢?尤其是爹教你的这三手,连方明都没练成哩,我从小就练剑,也不过勉强达到爹指定的境界,你从这里着手,一辈子也没成就的,爹根本没存心教你。”

楚无情不以为然地道:“庄主如果不存心教我,大可用普通的剑法来敷衍我,何必以精招见授呢?”

李娇娇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我不该说的,但我不忍心你受骗,那天回去,我就问爹为何要作弄你,爹说惟有这样,才能永久把你留下来,替他驯马,如果教你别的剑法,你的天资很聪明,一学就会,学了一两年,你有了成绩,就会离开去当保镖了,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羁住你。”

楚无情听了默不作答,李娇娇又道:“楚无情,我只有你这个谈得来的朋友,我也不愿意你离开,可是用这种手段留住你,我觉得很不安,别再练爹的那一套了,我会教你由初步入手,慢慢进入到你能发展的程度,只要你能消化得了,我可以把所知的都告诉你,但求你不要离去好吗?”

楚无情笑道:“你一年中有多少在家的时间?”

“我很快就要跟乐九玄去决斗了,以后我就一直在家,不必东奔西走,楚无情,你相信我,耐心等下。现在我先教你几手容易学的,等你练熟了,再进一步学更深的,同时也从练气上着手,你会进步很快的。”

楚无情想了一下道:“私相传授只怕庄主不会同意的。”

李娇娇道:“爹当然不同意,但我们可以瞒着他,连庄里的人都不让知道,咱们偷偷地练。”

楚无情摇头道:“不行!练武是正大光明的事,何必要偷偷摸摸的呢?我不能做这种事。”

李娇娇差一点要哭了。

“可是爹根本不愿意你学会武功,他要你一辈子替他养马,所以他指定你的进境很苛,如果不从练气开始,你永远也到不了那种境界。”

楚无情道:“何以见得呢?我已经很有进步,现在已能一口气把那三招连续施展。”

“练得再熟也没有用,这不是普通剑法,能舞就行,必须贯注内劲,身剑合一,才能发挥威力。你到不了一剑断木的境界,只好永远在这三招上磨下去,楚无情,听我的劝告吧,我总不会骗你的。”

楚无情笑笑道:“小姐!我相信你是一片好心,但我不相信庄主会骗我,因为我已练得差不多了。”

李娇娇愕然道:“你练得差不多了?”

楚无情含笑举起剑,猛然一挥,姿势一点不错,剑锋劈向沟边的一株小树,居然将树身斩断三截下来。

李娇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讶然失声叫道:“你……你是怎么练的?楚无情,你以前练过武吗?”

楚无情笑道:“当然练过,我不是说了吗?我从小就练过的,而且一直没断,只是没有正式拜师而已。”

李娇娇道:“可是这一定要练过气功才办得到。”

楚无情摇头道:“什么叫气功我可不知道。”

“气功就是内功,能将劲力运在兵刃上,断坚斩利,化柔成刚,练到家的人能飞花却敌,摘叶伤人,哪怕手里拿一根细树枝,也能斩断粗几倍的石桩。”

楚无情摇头道:“那我可不行,我全靠蛮力。”

李娇娇顿了一顿才道:“你有多少的力气?”

“不知道,我从来也没真正地试过,但是五六百斤的东西,我一手就可以举起来。”

李娇娇哦了一声道:“我不信,倒是要试试看。”

说着跳下山沟,拾三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楚无情笑道:“这三块小石,怎么能考倒我呢?”

李娇娇道:“你别管,我把它们丢过来,你用剑把它们劈碎,就用爹教你的三手剑法好了。”

“那可不行,这三手剑法是三个方向集中于一条线上,砍树还行,你的石头丢不到一条线上来呀!”

“我有我的办法,你准备着好了。”说着话,双手齐扬,三块卵石分上中下三路击到,出手虽有先后,进行的速度却十分平衡,刚好形成一线。

楚无情挥剑出击,只听得一声锵锒,三块石子都齐中被劈开,切成六片。李娇娇跳起来,拾起碎石一看,但见每一片都裂得很整齐,像用刀子切的一样。楚无情不去看她,却对着剑锋上一个缺口皱眉道:“你怎么用这么大的力气,害得我把剑都砍缺了。”

李娇娇看看他的缺剑,突然跳上火胭脂,手中还拿着那六片碎石,飞速回奔,一面叫道:“楚无情,你真是个练武的奇才。我告诉爹去,你快跟着回来。”

楚无情忙叫道:“小姐,别急着去,我还没有到庄主指定的程度,砍石头行,那个是硬碰硬,砍干木头还不够,因为木头干了有韧性,又是横着砍,逆着木纹,我昨天试过了,只能砍进一半,还得练几天。”

可是李娇娇没理他,径自催马回去了。

楚无情叹了口气,捧着缺剑,一步步地走了回来。

李娇娇快到庄院处,忽又转了回来,奔到他面前下马道:“楚无情,说句老实话,你练过内功没有?骗我没关系,骗爹可不行,他检查得出来,如果你骗他就惨了。”

楚无情道:“我没练过什么内功,何必骗人呢?”

李娇娇道:“好,上马来,我带你回去。”

“不行,我还是走回去好些。”

“上来,要不然我就下来拖你了。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婆婆妈妈的多讨厌?我的马又不会咬你。”

“给庄主看见了会不高兴的。”

“我不怕,要骂就骂好了。上次你说了谎,害我装了一天的病,今天我可不装了。跟我一起骑马有什么关系?如果爹要骂人,我就离开这个家。”

楚无情还要开口,李娇娇蛮横道:“你不上马,我真下来拖了。

拖不动,我就用点穴法把你点倒,然后抱你回去,这次我是故意做给一些人看的。”

楚无情不解地问道:“这是做什么呢?”

李娇娇道:“你别问为什么,反正我有我的用意。”

楚无情倔强地道:“你不说明原因,我绝不听你摆布,因为我最恨莫名其妙地被人利用。”

李娇娇咬咬牙才道:“好吧,我告诉你,那个方明你认识吧?就是大前天跟你比武的那个家伙。”

楚无情笑道:“秋鸿山庄谁不认识方爷,他是庄主最亲信的人,听说他的剑法也是同门中最高的。”

李娇娇哼了一声道:“高个屁!闭上眼睛也能击败他。不过我讨厌他并不是为了他剑法的高低,他是我师父的外甥,我师父没有家人,只有他这一个亲人。”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没关系?上次我们同骑回去,他很不高兴,所以在比武时,他就想借机会杀掉你。比武完了之后,他又在爹面前噜苏了一大堆,多半是讲你的坏话。”

楚无情耸耸肩道:“方爷的武功比我高明百倍,却莫名其妙地在我手中栽了个筋斗,自然对我没有好感。”

李娇娇生气道:“你这个人怎么那样没出息?你怎知一定不如他,为什么要受他的气?”

楚无情笑道:“方爷并没有给我气受,说我不如他,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天若非你抢救得快,我就死在他剑下了。不过他怎么能干涉你的行动呢?”

李娇娇叹了一口气道:“他是我师父的惟一亲人,也是我师父将来的衣钵传人。”

楚无情听得莫名其妙道:“那他为什么要跟庄主学艺?他的姨母是南霸天,既然要他做衣钵传人,就应该跟他姨母学剑才对呀!”

“这有个交换条件,我跟师父学剑,他就跟爹学剑,艺成后再回到师父那边去,就可兼两家之长。”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难怪庄主对他特别器重,原来还有这重关系在内,可是他还是没有权利干涉到你的行动呀!”

李娇娇咬咬牙道:“师父的意思还希望我将来嫁给他。”

楚无情又哦了一声。

李娇娇继续道:“师父跟爹提过,爹没有明确地答应,只说将来再商量。这些事我以前并不晓得,前天爹才跟我提起。”

“那么庄主是答应了?”

“那倒没有,但爹说目前看看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问我对他的印象如何?我一向就讨厌他,一口回绝了。爹倒没有硬逼我,只叫我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

楚无情笑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庄主也不是真的看中了他,只是目前不愿意使他太过难堪,闹得跟你师父不愉快。”

“你倒是挺聪明,爹就是这个意思。爹说方明虽然在同辈的年轻人中还算不错,但还不是很理想的对象。再者爹也说了,对我的终身他很慎重,绝不会强迫我嫁给谁,只是目前我还没把师父的剑艺学到家,对方明不能太难堪,我可以不喜欢他,但至少不能对别的男人表示好感。”

楚无情一笑道:“我知道了,庄主的顾虑是对的。”

李娇娇怒道:“对个屁,我才不理这一套呢!方明是什么东西?居然干涉我的行动,所以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楚无情,我们是朋友,你该帮我这个忙。”

楚无情笑道:“怎么帮法,跟你一起骑马回去就算是帮忙了吗?那显得太幼稚了。”

“怎么幼稚呢?”

“你的目的无非是气气他,但你选我来做这恶作剧的助手未免太欠考虑了,第一我只是个马夫,不值得他嫉妒;第二,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太好听。”

李娇娇忙道:“不,上次我们同骑回去,他已经很生气了,否则他不会对爹发那些牢騒。何况我是真正拿你当个朋友才请你帮忙,你别太自卑,现在全庄的人谁都没把你看成马夫,连爹也在内。爹虽然不正式收徒,但他授艺的条件很苛,尤其得到他亲手教剑的人,必是根骨绝佳的少年,将来一定大有出息。”

楚无情笑道:“你不是说过了,庄主教我这三手剑法完全是拿我寻开心,根本不可能有成就。”

“不,爹还有一句话我没告诉你,当我向爹说不该用这种方法作弄你时,爹说不完全是作弄,一切要看你的造化与表现,假如你真有练武的天才,这三手剑法不一定能困住你,也许三两月就有意外的成就,现在只练了三天,已经达到这个标准,比爹预料的时间快了几十倍,这证明你是个绝顶的天才,所以我急着告诉爹去。”

楚无情神色一怔道:“这是你说来要安慰我的话吧?”

“不,是爹说的,我起先不相信,认为绝无可能,所以才没有说出来,爹的眼光与造诣到底比我深多了,楚无情,如果爹知道你的天分如此之高,一定会尽心栽培你。”

“我倒没这份指望,只想学点正经的武功混个出身。”

李娇娇笑道:“你别太看轻自己,你能用杂凑的功夫打败方明,已经够资格做个镖头了,我在旁边看得很清楚,你已经比一般江湖武师高明多了,有人学了几十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暗中窥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