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章 招魂使者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与李娇娇跟云水等人同走了一段路,到了川中,仍然平安无事,方始各行其是。李娇娇跨着她的爱驹火胭脂,跟楚无情的一头大白马并驰,她嘘了口气道:“大哥,终于只剩我们两个人了,你有什么感觉呢?”

楚无情道:“你可是感到寂寞了?”

李娇娇道:“有一点,但我又感到很高兴,因为我们能单独在一起了。大哥,你是否感到寂寞呢?”

楚无情沉思片刻道:“无所谓,因为我已经习惯于寂寞,在到你家去之前,我已经单独流浪几年了。”

李娇娇微感失望道:“大哥,你对我们能单独相处,一点都不感到高兴吗?一点都不感到特别吗?”

楚无情轻轻一叹道:“娇娇,说句实在话,我不但不高兴,反而感到沉重,我喜欢与你单独相处,但不是现在的状况。我投到老师门下,原是想学一点实用的武功,以便行侠江湖,但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名,结下这么多的仇家,背上这么重的责任。几个月来,我几乎是步步为营,始终处在危险中,以前我常存一个很可笑的希望,希望我能找到一个知己的红粉伴侣并辔江湖,遨游四海,偶尔伸手管一点不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现在完全不是那回事了,有你做伴,我是喜欢的,但这种情势令我不安。”

李娇娇先听着脸色有点不自然,后来才高兴了道:“大哥可是以为我太差劲了,不能帮你的忙,还是说江湖上认为我是豪放女会成为你的累赘?”

楚无情连忙道:“这是什么话,你的剑法虽未造极却已登峰,并不比我差,你的人品,你的性情,都与我十分投契,哪里是豪放女,我可感觉不出来,想是环境太险恶了。”

李娇娇一笑道:“你说得太严重了,我觉得没什么。”

楚无情一叹道:“那是你的经验不足,我们一直在人家的监视之下。”

李娇娇惊道:“是吗?是哪一路的人?”

楚无情道:“不晓得。在叙州与云水道长分手后,已经有人跟在我们后面,由于他们经常换人,所以你没在意,但瞒不过我的眼睛。这批人跟踪的技术高明,人数很多,好像是属于一个有组织的系统,使我感到很担心。’’

李娇娇连忙回头看看道:“没有人呀!”

楚无情笑笑道:“让你看到人就不稀奇了,他们是采取分段追踪法的,一段段的踩住我们,这是一条直路,他们只要通知前面留神就行了,用不着紧盯在后面。”

李娇娇道: “后面的人既没超越我们,怎么跟前面联络呢,你说的太神乎其神了。”

楚无情道:“你太粗心了,已经有批信鸽越顶而过。”

李娇娇一惊道:“是吗?我倒没在意,用信鸽联络是青蜂寨的惯技,会不会是那方面的?”

楚无情道:“那也不尽然,信鸽通讯是最通常的方法,人人都在使用,以前你家跟外面也采取这个方法联络的。”

李娇娇想想道:“有没有方法摆脱他们呢?”

楚无情一笑道:“方法是有的,找个人多的地方,设法改装易容,在人堆里一转就行了。但目前行不通,因为你这匹马太明显了,每个人都认得。”

李娇娇发愁道:“那怎么办呢?我可不能丢下它。”

楚无情道:“没关系,让他们盯着好了,只要弄清对方的身份就无所谓了。假如是黄三谷的人,目前还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如果是柳叶青的人也不敢怎么样。”

李娇娇笑道:“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楚无情道:“但江湖上并不止这两家,我们在泰山上太出名了,我们的身份也太特殊了,处处都会引人注意,只是不知道善意或恶意而已。”

“跟踪还会有善意吗?”

楚无情道:“这可不能一概而论,川蜀虽是南霸天的势力范围,但这儿还有个正统的武林帮派峨嵋在此,青蜂寨只能联络一些散落的武林人物,峨嵋的俗家长老万星岳是老师的知己好友,我们入蜀时,老师还专程到奉节去拜访过他,托他照应我们,如果是峨嵋的人,就是善意的。”

李娇娇想想道:“我懂得太少了,所以爹要我一切都听你的,大哥,你随时指点我好了。”

楚无情轻轻一叹道:“老师的一番栽培我是十分感激的,他这次出来时,处处托人照料我们,希望我们能有一番作为,师恩如山,自然不能使他老人家失望。”

李娇娇道:“楚大哥,你并不像愿意似的。”

楚无情轻叹道:“娇娇,当着你我不妨如此承认,这的确不是我所希望的方式,如果我们不是这么轰动,此刻双骑并辔何等自由,可是现在就不行了。除了这条路上我们还能说两句知心话,到了人多处,一言一语都要谨慎,隔墙有耳,说不定就会给人听去了。”

李娇娇道:“大哥,你有什么话要告诉我的呢?”

楚无情想想道:“此刻言之过早,我希望在五年内能摆脱一切,由绚烂归于平淡,那时再做打算。”

李娇娇忙问道:“那时你有什么打算?”

楚无情道:“我希望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安居下来,不问一切俗务,耕读自娱,有一个布衣裙钗,井臼亲操的主妇为伴,养一大群孩子,但这个计划可行不通了。”

李娇娇连忙道:“不,大哥,行得通的,你别以为我不能吃苦,我能吃,从小我也没享过福,凡是女人所应该做的工作,娘都教过我了,只要跟你在一起……”  楚无情笑道:“师母是个很可敬的贤母,在她的教育下我知道你会的,否则我就不会说出来了,我说的行不通,不是指你的问题而是环境不许可。”

“为什么呢?”

“人怕出名猪怕肥,老师那等恬淡的胸怀,由于头上顶着北霸天的盛名,依然无法定下来,不是借这次机会远游,他们根本没有自己的生活,我们将来亦然,只要身在中原,我们想要安顿也不可能,自然会有许多想不到的事情找到头上来,因此我想费个五年功夫,把江湖上的事作个了断,然后到塞外大漠去,在那儿设个牧场,养养马,生活也许苦一些,但却清闲多了。”

李娇娇道:“那更好,大哥,你不会嫌弃我吗?”

楚无情道:“别说傻话了,我怎么会嫌弃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所以老师把你交给我时,我简直受宠若惊,下死劲卖命以报隆恩,尤其是你,在我当马夫的时候折节下交,这番知己之情,我永远都会感激的。”

李娇娇飞身一跃,跳到他的马匹后面,手抱住他的腰道:“大哥,你坏。那时候你已经身怀绝技,却故意在戏弄我。你也别说客气话了,以你的基础,随便到哪儿都能出人头地的,不一定要跟爹学。”

楚无情一笑道:“那可不敢当,跟老师学的是天下第一剑法,虽然老师隐晦自藏,但我早看出来了,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你,你对我一见如故,并没有因我是个马夫而看轻我,这使我非常感动。在冷漠的世界上,你这番情太难得了,我在你家待了两个多月,老师的剑法我也略窥门径,要不是为了你,我真会走的。”

李娇娇用脸颊贴着他壮而阔的后背,心里感到十分温暖,一句话都不说,默默地享受着温情。

行了一阵,楚无情才道:“娇娇,回到你自己的马上去吧,前面就是古宋县境,我们也要碰上人了。”

李娇娇无可奈何地说道:“这条路怎么这样短。”

楚无情一笑道:“世界上每条路都是短的,我们的日子可长着呢!快回去吧,别忘记我们的行踪有人在监视着,这就是盛名带来的烦恼。”

古宋县,是从苗疆人川,经过叙州后的第二座大城。

由于它是永宁道上的重镇,市面非常热闹繁盛。

天时已晚,楚无情决定在城里过夜,李娇娇自然没有异议。她只要能跟楚无情在一起,尤其是他们两人单独相处,即使夜宿荒野她也不在乎。

自开封出发,抵达泰山之前,李秋鸿等一行六人,首先是在平邑遇上朱大发率众寻衅,接着在泰安县城内,又遇苗岭四哑行刺,再加上剑会的恶斗,以及散会后接二连三发生的凶险,使李娇娇如同历经浩劫,至今仍有余悸。

现在总算一切过去了,而且真正能与楚无情单独相处,这是她最大的安慰,也是最大的心愿。

机会难得,她必须特别把握和珍惜。

他们投宿在这家“古城客栈”,要了两间相邻的客房。李娇娇提议上街去吃晚餐,饭后好顺便逛街,松弛一下连日辛劳的身心。

相偕步出客栈时,楚无情突以臂肘轻碰李娇娇一下:“娇娇,你看那门前右上方。”

她不解地道:“奇怪,客栈门口怎么挂这玩意,教人看了心里怪别扭的。”

楚无情挽着她走开一段路,始道:“本来是没有的,我们进了客栈以后,那玩意才出现在门旁!” 李娇娇诧异道:“哦?” 楚无情道:“日前在叙州,离开客栈时,我也发现门旁钉挂了一支同样的小小招魂幡,当时只是好奇,并未特别在意……”

李娇娇若有所悟地接道:“那是标示出我们住在这家客栈!”

楚无情微微点头道:“没错,一路上都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们,但跟踪的人始终未露面,在川中我们同行的人多,对方可能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只剩下了我们两人了,今夜可得留神啦!”

李娇娇忧戚道:“大哥,依你看会是哪方面的人呢?”

楚无情耸耸肩道:“这就很难说了,如今我们已是树大招风,而且树立的强敌又多。凡是跟我们曾有过节的,任何一方面的人都有可能。”

李娇娇好不容易才放松的心情,不禁又忧心忡忡起来。

这时正来至一家“川风酒楼”,两人相偕步人,登楼选个临街的桌位坐定,由楚无情向趋前招呼的堂倌点了几个菜。

“二位喝酒吗?”堂倌问。

楚无情瞥了李娇娇一眼,见她未作任何表示,便吩咐道:“来一壶大曲好了。”

堂倌恭应而退。

楚无情眼光一扫,见整座酒楼仅上了不及三成座,食客们稀稀落落散坐着。这时正值饭口上,酒楼的地点在大街闹区,门面和装潢都不坏,生意怎会这样差。

惟一的解释,就是这家酒楼的菜不对食客味口。

楚无情看李娇娇心事重重,故意拿话逗她道:“娇娇,我们恐怕选错了地方,只好委屈我们的肠胃啦!”

李娇娇轻喟一声道:“其实我已经没有胃口了。”

楚无情笑道:“最近这些时日里,我们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这点小事何必挂在心上。大不了像在泰安县城里一样,派苗岭四哑行刺,结果还不是枉费心机,我一根汗毛也未伤到。”

李娇娇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家老在暗地里搞鬼,实在不胜其扰,也防不胜防啊!”

楚无情笑了笑道:“今晚我们睡一起,你总不用担心了吧!”

李娇娇窘然撒娇道:“讨厌!”

这时酒菜已送上桌,大概生意不好,菜上得特别快。

两人匆匆用毕,便结账离去。

李娇娇没有心情再逛街,直接回了客栈。

不料一进楚无情房间,就见桌上烛台下压着一张字条,急忙趋前抽出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字;

“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天下本无事,烦恼只怪自己找!”

李娇娇不屑道:“哼!又是狗屁不通的歪诗!”

楚无情略一沉吟,若有所悟道:“不好!快去看看你的火胭脂!”

李娇娇顿吃一惊,急忙随楚无情冲出房。奔下楼,命伙计带他们到后院马厩查看。

果然不出所料,火胭脂早已不知去向。

这一惊非同小可,李娇娇不由地向那伙计怒问:“我的马儿呢?”

伙计吓得张目结舌:“小的刚喂过饲料和水……”

楚无情一抬眼,发现木柱上用短匕插着一张字条。

急忙取下一看,上面又是两行歪诗:

“马儿跑不了,何必心急乱寻找。

出得东城去,望月亭内恭候了!”

楚无情即向伙计问道:“望月亭在何处?”

伙计道:“出了城东,大约不出三五里,折向右边岔道的小山坡上就是。”

楚无情立即同李娇娇出了马厩,回到楼上客房,取剑在手道:“娇娇,你留在这里,我去望月亭一趟。”

李娇娇也拿起剑道:“我也去!”

楚无情劝阻道:“不!对方一定是冲着我来的,你不必跟去冒险。”

李娇娇却不以为然道:“万一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其实是冲着我来的呢?”

楚无情沉吟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招魂使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