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一章 招魂天尊

作者:司马紫烟

从缺口看进去,数丈前的中央,三十二名手扶招魂幡的男女分列两旁,他们全都赤身躶体,不知用什么颜料涂染,全身从头到脚都呈暗绿色。

而在那中央,赫然架置着三口棺材,摆成“品”字形,前二后一,棺后更竖着近百面招魂幡。

这个场面不仅浩大,更阴森恐怖!

楚无情不敢贸然进人,站定缺口前朗声道:“我们已连闯三关,招魂天尊可以出来见面了!”

不知从何处传来个苍劲的声音:“既然来了,为何不敢进来!”

楚无情略一迟疑,昂然走进了大圆圈。

李娇娇哪敢怠慢,忙不迭跟入,仍然在他身后保持五步距离。

那苍劲的声音又响起:“果然有胆识,不愧是天下第一剑的得意高足!”

这次楚无情听出了,声音是自左边那口棺材内发出。

突闻一阵“吱吱呀呀”声响,前面两口棺材的棺盖自动缓缓移开,逐渐向后竖起。

当棺盖整个揭开后,棺内又缓缓坐起两个形如僵尸的老者,一个身着红袍,另一个穿的是绿袍。

他们霍地挺直跳起,跳出棺材,双双落身下地。

李娇娇吓得魂不附体,几乎要扑向前去抱住楚无情,但终于强自镇定忍住了。

楚无情向他们打量一眼,不屑道:“我要见的是招魂天尊,不是你们!”

红袍老者道:“你能见到咱们两位招魂令主,已经很不容易啦!”

绿袍老者接道:“近十年来,还没有人能闯过招魂使者那一关的!”

楚无情冷冷一哼,喝问道:“那你们是第四关?”

红袍老者嘿然狞笑道:‘咱们这不叫关,是执行招魂令,要招收你们这两个小鬼的魂魄!”

楚无情道:“那你们还等什么?动手吧!”

红袍老者向李娇娇一指:“女娃儿,你别躲在后面,一起玩玩吧,咱们不想占便宜,一对一,谁也不吃亏。”

楚无情断然道:“不!对付你们两个老鬼,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

他倒不是狂妄自大,而是不愿让李娇娇出手,跟这两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老家伙拼斗。

绿袍老者怒道:“小鬼!你的口气倒不小,那就先让我来招你的魂!”

楚无情见他扑来,手中并无兵刃,只将身形一闪,打算先让对方扑个空,再旋身飞起一脚,端他个筋斗,煞煞他的气焰再说。

哪知这老者的兵器就是一身绿袍,扑近距离三尺,突将宽大袍袖一抖,“呼”地一声,抱袖竟似钢刀般横扫而至,其势威猛绝伦。

楚无情大骇,仓促间来不及拔剑,连着剑鞘斜击。只听“当”地一声清脆震响,虽将对方扫来的袍袖震开,自己的虎口也被震得发麻。

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绿袍老者的铁袖神功如此厉害。而且功力之深,似不在楚无情之下。

绿袍老者也同样感到吃惊,想不到楚无情仓促出手应变,竟能剑未出鞘,就将他的铁袖震开。

两个老者所著红袍绿袍,虽非钢铁铸造,却是天蚕丝与细钢丝混织而成。看似与一般布料无异,一旦布满内劲真力,立时坚如钢铁,足可将一株合抱大树一袖斩断,威力十分骇人。

楚无情哪敢掉以轻心,“铮’地一声,剑已出鞘,冷声道:“老人家好功力!”

绿袍老者狂妄道:“老朽活了七十八岁,闯荡江湖也将近一甲子,从来还没有人需要我第二次出手的,你这小娃儿倒是破了我的记录!”

楚无情讥诮道:“想要招我的魂,恐怕你还得多出几次手呢!”

“好”字甫出口,绿袍老者已欺身抢进,又以铁袖斜斜扫至。

楚无情也已暗将真力贯注剑身,决心以静制动,眼看铁袖已向他腰际扫来,他才出手如电,挥剑飞斩对方宽大袍袖的下角。

“铮”地一声金铁交鸣,击得火星四溅,绿袍老者袍袖一震,下角已被利剑削去一大片。

绿袍老者惊怒交加,身形一个大飞旋,左边袍袖已迅疾无比地扫向楚无情肩头。

楚无情不再硬接,塌肩斜身急跨一大步,仅差寸许堪堪避开疾扫而过的袖角。

这种大幅度旋身,加上冲力极大,不易收住转势。楚无情急退后紧接着欺身而上,算准时间和方位,挺剑等着绿袍老者转过身来刚好自己撞上。

旁观者清,掠阵的红袍老者一见绿袍老者身陷危境,情急之下,出声惊呼:“当心!”同时双袖齐拂,猛向楚无情疾扑而去。

楚无情手腕疾翻,剑已倒转,刺向扑来的红袍老者。

红袍老者收势不及,撞上了剑锋。

剑上贯注十成真力,刺进了红袍老者心窝。

楚无情的剑刚抽回,绿袍老者正好旋转身来,冲向红袍老者,两人撞跌作一堆。

就在这时,忽听那“品”字头上,也就是最后面的那口棺材发出一阵“格格格”地响声。

原来像泥塑木雕,排列两旁一动也不动的三十二名绿色躶男躶女,闻声立时转过身去,面向那口棺材跪下,双手高举齐呼:“天尊洪福齐天!万寿无疆……”

绿袍老者顾不得伤重的红袍老者,忙不迭爬起跪好,向着那口棺材膜拜高呼:“天尊洪福齐天!万寿元疆……”

棺盖逐渐自动揭起,跳出个身着金色龙袍、头戴帝冠的男童,年纪至多不过十岁左右,却是宝相威严,真有几分帝王气慨。

楚无情与李娇娇定神一看,认出竟是那带路的小童。

所谓的“招魂天尊”,居然就是这小童,实在大出他们意料之外。

招魂天尊说话了,他气定神闲地朗声道:“楚无情,你已尽得秋鸿剑法真传,江湖所传果然不虚,现在你们只要能破得了我的‘招魂阵’,就可以把那匹马带走。”

楚无情毫不犹豫道:“一言为定!”

招魂天尊又道:“如果破不了呢?”

楚无情道:“生死无怨!”

招魂天尊击掌三下,喝令道:“布阵!”

绿袍老者急忙起身,将奄奄一息的红袍老者抱开。

三十二名全身绿色的躶男躶女,立时拔起插在身旁地上的招魂幡,挥动着围向楚无情和李娇娇,迅速布成个四方阵式,将他们二人围在正中。

楚无情与李娇娇拔剑在手,两人背向背而立,严阵以待。

招魂天尊一声令下:“杀无赦!”

四方阵的三十二名躶男躶女,每边各八人,四男四女间隔排列。“赦”字甫出口,他们立时发动进攻,由东方八人首先发难。

招魂幡的旗杆是铁心木所制,长约一丈,顶端加上尖锐钢刺,如同一支长矛。

八男女挥动招魂幡一拥而上,冲向楚无情和李娇娇,如潮水般涌至。

楚无情面对东方,由他独力迎敌,挥剑飞斩猛格,震荡得八名男女招魂幡纷纷脱手,分向两侧冲散。

西方的四男四女随即发动,挺着招魂幡冲向李娇娇。

李娇娇从小到大,只有中秋夜在后山头,楚无情发狂时见过他全身赤躶,此刻眼见冲来的八名男女,个个赤身躶体,哪曾见过这种阵仗,顿使她几乎不敢正视。

但值此生死关头,她也顾不得“非礼勿视”的古训了。一咬牙,施展出秋鸿剑法,将苦练多年的家传精招绝式全力施为,倾囊而出。

不让楚无情专美于前,她也将四男四女的招魂幡击得纷纷脱手,溃向两旁冲散开来。

南北两面的十六名男女同时发动,势如雨般洪流,涌向了楚无情和李娇娇,但也遭到了前两波攻势的同样命运,全部曳兵弃甲。

想不到这招魂阵,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三十二名男女已赤手空拳,重新组合,迅速恢复四方阵势。

只听招魂天尊一声疾喝:“冲!”

便见四方三十二名男女勇往直前,奋不顾身地徒手向楚无情和李娇娇冲来。

由于对方连番使诈,楚无情已提高警觉,心知这批躶男躶女,绝不可能以血肉之躯对抗他们的两柄利剑,那无疑是送死。

是以,他似有预感,料到其中必有蹊跷。

未及出声警告李娇娇,三十二名男女已蜂拥迎上,排山倒海般冲来。

李娇娇惊怒交加,杀机顿起,挥剑连连猛刺。

冲近的几名男女首当其冲,被杀得血箭飞射,冲势却未止住,继续冲扑向李娇娇。

李娇娇连闪带避,仍被喷出的血沾了她一身,连脸上都被喷射到了。

他们的血是绿色,且带有恶臭,不似人血,倒像是从腐尸上喷射出的。

李娇娇顿觉头晕目眩,摇摇慾坠,惊呼道:“大哥!我……”

楚无情正劈倒几名男女,也被喷了一身绿血,闻声匆忙回身查看,以为李娇娇受了伤。

哪知尚未看清是怎么回事,自己也突觉头晕目眩,摇摇慾坠起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楚无情未及扶住李娇娇,他已昏倒地上,失去了知觉。

不知经过多久,楚无情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首先感觉到的是全身无力,仿佛生了一场重病。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时,发现是置身在一个阴暗寒冷的石室中。

阴暗,是石壁上仅挑着一盏灯笼,发着微弱似鬼火般的绿色光亮,因为灯笼是用绿色棉纸糊的。

寒冷,则是他全身赤躶,平躺在一张石床上,四肢均被粗铁链铐住。

两名身着绿衣的壮汉,如同泥塑木雕似地,一动也不动地守在一旁。

直觉告诉他,已经落在了招魂天尊手中。

但他居然仍活着,这倒是奇迹,大出他意料之外。

李娇娇呢……

想到师父师母托付给他的师妹,他不由地一惊,急忙大声道:“去告诉招魂天尊,我要见他!”

一名绿衣壮汉径自开了石门出去,不消片刻,便请来了招魂天尊。

这小童不再是帝王打扮,穿一身红衣绿裤,头顶上还扎了个俏皮的冲天炮,看起来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谁会相信他竟是个自以为能掌握别人生死的大魔头!

招魂天尊走到石床边,在一旁的石凳坐下,二郎腿一跷,笑道:“你醒啦,这几天可睡够了吧?”

楚无情一听,想不到自己竟昏迷了几天,急切问道:“你们把李姑娘怎么了?”

招魂天尊道:“不用担心,她过得比你好,至少不必用铁链子侍候。”

楚无情冷冷一哼,怒问道:“小鬼!你究竟打算把我们怎样?”’

招魂天尊沉声道:“我警告你,不要再叫我小鬼,我的年纪足可当你曾祖父!”

楚无情暗自一怔,心想这怎么可能?

招魂天尊接着道:“算了,随便你叫我什么都行,现在咱们来谈正事吧,首先我要告诉你,有人出万两黄金的代价,要我对付你和那姑娘,如果捉到活的,另加黄金万两。看在金灿灿玩意的分上,我才接下了这笔生意。”

楚无情哼声道:“花得起这种代价的,大概只有朱大发吧!”

招魂天尊笑笑道:“不管是谁,反正谁舍得花代价,我就替谁办事,否则就请不动我老人家。”

楚无情不屑道:“因为活的价码高,所以你不杀我们?”

招魂天尊道:“那当然,你去菜场买鱼,活鱼总比死鱼贵呀!”

楚无情强自忍住怒气,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们交出去?”

招魂天尊摸摸头顶上的冲天炮,沉吟一下道:“黄金固然可贵,人见人爱,但我忽然想到了更好的主意……”

楚无情接道:“你想要秋鸿剑法?”

招魂天尊摇摇头道:“错了,那几手剑法我不稀罕。我老人家别的本事没有,天生就能过目不忘。不信的话,那夜你使过的所有招式,我立刻可以演练一遍给你看,保证丝毫不差!”

楚无情暗自一惊,力持镇定地间:“那你稀罕的又是什么?”

招魂天尊直截了当道:“我要天山密勒池的精神功!”

楚无情更吃了一惊,想不到这招魂天尊果然厉害,不但能过目不忘,看过一遍就记住了秋鸿剑法的精招绝式,且能看出他在剑上贯注的是天山密勒池的精神功。

关于他的潜在精神功来源,他只隐约向白素娟透露过,充其量也只加上李秋鸿父女知道,这招魂天尊又是如何识破的?

楚无情只有装糊涂道:“我不懂你说什么,也从未听过什么精神功。”

招魂天尊笑笑道:“小伙子,这对你毫无损失,又对你我都有好处的事,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楚无情诧异道:“你凭哪一点认为我会那什么精神功?”

招魂天尊正色道:“我那三十二名招魂人体内的尸毒,除了我的独门解葯之外,只有练过天山密勒池精神功的人才能保住性命。

“那夜你们双双中毒昏迷后,我只给了李姑娘解葯,打算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招魂天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