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三章 月圆之夜

作者:司马紫烟

峨嵋山下十数里外,有个龙池小镇。镇不大,却因龙池驰名远近。

其实龙池非池,而是一座小湖。顾名思义,传说湖中有龙而得名。

每届月圆之夜,子夜时分,湖中的龙就出现,吸取月光精华。所以附近居民这一夜都不敢来湖边,以免冒犯龙威,招来意外灾祸。

今夜月正圆。

清明的夜色下,一匹通体赤色鬃毛的神驹,驮载着一对青年男女奔驰而至,停在了湖边。

翻身下马的青年正是楚无情。他从马鞍上扶抱下来的少女是李娇娇。

楚无情关切地问:“娇娇,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李娇娇显得十分虚弱,柔声道:“大哥,我觉得好冷,可是体内却又像熊熊烈火在燃烧,烧得我全身好不自在。”

楚无情道:“这是你体内余毒未清的现象,所以我带你来这里。据禅寺长老说,这龙池的湖水对祛毒具有不可思议的奇妙的疗效,只须浸泡一个时辰,余毒就可以清除了。”

李娇娇轻喟一声道:“但愿如此。”

他们曾袒胸躶裎相对,现时彼此已无顾忌,楚无情为李娇娇尽退衣衫,再脱下自己的衣裤,双手托抱起她,由湖边涉水走进了湖中。

天寒地冻,湖水冰寒刺骨,冻得李娇娇直呼:“好冷啊!好冷……”

楚无情笑道:“忍着点吧!我还不是陪着你受冻。”

李娇娇有些过意不去,体贴道:“大哥,让我自己沉在湖里,你上岸边去等着好了。”

楚无情故意道:“不!机会难得,我怎舍得放弃。”

李娇娇茫然问:“什么机会?”

楚无情哂然一笑道:“有美女投怀人抱,而且躶裎相见,这不是千载难逢的大好良机吗?”

李娇娇窘然笑斥道:“讨厌!”

楚无情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以免被湖水冰得受不了,故意逗她道:“你再说我讨厌,我可真要‘讨厌’啦!”

李娇娇不甘示弱,连声道:“讨厌!讨厌!讨厌……”

楚无情一低头,就在她酥胸上狂吻起来。

李娇娇双手环勾着他脖子,又不敢放开手,痒得她连声讨饶道:“大哥饶了我,我不敢了……”

楚无情充耳不闻,继续狂吻不已。

正在两人戏闹时,忽听湖边的火胭脂发出连声长嘶。

这匹神驹极具灵性,若有危急情况,它就会长嘶向主人发出警兆。

楚无情和李娇娇急急向湖边看去,只见火胭脂正两双前蹄离地直立,似在跟什么发生恶斗。

由于距离在数丈之外,趴在地上向火胭脂攻击的是个矮矮的庞然巨物,却无法看出究竟是什么玩意。

楚无情急道:“我们快去看看。”

托抱着李娇娇涉水走回湖边放下,两人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急急赶去查看。

定神一看,攻击火胭脂的,竟是一只足有圆桌面般大的白色巨型海龟。

如此巨大的海龟极为凶悍,昂首张口不断向火胭脂逼近,根本不畏那马儿的两蹄连踢。

李娇娇啧啧称奇道:“怎么有这么大的白海龟?”

楚无情忙上前牵开火胭脂,不料大海龟竟然转移目标,快迅逼近向他攻击起来。

李娇娇童心未泯,一时兴起拍掌大笑道:“大哥,看你们人龟大战,究竟鹿死谁手呀?”

楚无情既好气又好笑道:“你少幸灾乐祸,我可是在替你的火胭脂解围。不过,这只大白龟实属罕见,可惜体积太过庞大,否则抓回去当宠物饲养,倒是挺有趣的呢……”

不料话犹未了,忽听不远处有人冷冷一哼道:“你想得倒挺美的!”

“啊……”

李娇娇晾呼一声,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抓起衣服遮住赤躶的身体。

楚无情循声看去,月光下,数丈外站着个身着白袍的人影。白影一晃,来人已到面前,是位神采奕奕的俊逸男子,俨然王孙公子;身边还佩着一柄上好的古剑。

楚无情微微一愕,问道:“你是什么人?”

白袍男子昂然道:“龙公子!”

楚无情虽涉足江湖不久,但这些时日来,也见识过不少各式各样的人物、却从来未听过“龙公子”的名号。

他不卑不亢地道:“不知龙公子有何赐教?”

龙公子目光注视着李娇娇。

却向楚无情冷声道:“月圆之夜,从无人敢来龙池的,你们的胆子倒不小,非但敢闯来,还想抓我的‘大白’回去当宠物!”

楚无情道:“抱歉,在下并不知道这只大白龟是你所养,我们也只是说说而已。”

龙公子道:“哼!若非本公子及时赶来,恐怕就不是说说而已!”

楚无情愤然道:“既然怕它被人抓走,你就应将它关在家里,不该任它出来乱跑。”

龙公子哈哈一笑,盛气凌人道:

“这龙池就是本公子的家,所以我叫龙公子!”

楚无情笑问:“龙池可是你家的产业?”

龙公子模棱两可道:“是,也不是。”

楚无情不解道:“此话怎讲?”

龙公子语气咄咄逼人道:“每月三十天,有二十九天任何人都可来游湖,我绝不禁止。惟独月圆之夜,谁敢擅自闯来,那就休怪本公子格杀勿论!”

楚无情不屑道:“盛传每届月圆之夜,子夜时分湖中的龙就出现,吸取月光精华。吓得附近一带居民不敢来游湖赏月,以免冒犯龙威,招致灾祸,原来是你在装神弄鬼啊!”

龙公子振振有词道:“我这是出于一片善意,不想多杀无辜。否则,每届月圆时,附近一带居民都跑来游湖赏月,这湖水只怕早已被血染红了。”

楚无情哼声道:“如此说来,我们今夜就该以身祭湖?”

龙公子断然道:“没错!”

楚无情冷冷一笑,状至不屑地问:“你凭什么?”

龙公子手按剑柄道:“就凭这口古剑!”

李娇娇趁他们对话时,匆匆穿上衣服,同时握剑在手。

她一听龙公子口气,惟恐楚无情赤手空拳吃亏。

急将剑抛过去叫道:“大哥!”

楚无情伸手将剑接个正着,胆气为之一壮道:“看来我们得剑下见真章了。”

“铮”的一声,龙公子的剑已出鞘,拔剑姿式极其优美,仿佛舞蹈动作,颇具大家风范。

楚无情不禁诧然问:“你是西域魔剑门弟子?”

龙公子脸上虽露出惊讶之色,却阴森森道:“你的见识倒不少!”

楚无情突觉心情激漾起来,仿佛勾引起他无限不堪回首的往事,使他陷入了一片混乱……

突闻一声疾喝,龙公子已出手,凌厉绝伦地一剑笔直刺来,去势如强弓射出的利箭。

李娇娇惊呼了一声:“大哥当心!”

楚无情猛然回过神来,及时闪身避开,同时拔剑出鞘。刚好龙公子一剑刺空,反手又一剑攻至。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两剑相击,撞得火星四溅,双手均被震退一大步。

他们双方不约而同地赞了一声:“好功力!”

双方似乎都未想到,对方贯注在剑身上的真力和腕劲,远超乎想象之外的高强。

尤其是龙公子,原以为这赤身躶体的男子,抱着个赤躶的美貌少女人湖嬉戏,绝非正经人物。

充其量只不过是个江湖上的好色之徒,或姦婬邪盗之流,不料竟是位功力深厚的剑术高手。

龙公子的轻敌之心顿敛,立时施展独门诡异剑法,连连发动凌厉猛攻。

楚无情也不掉以轻心,展开秋鸿剑法迎战。

月色清明、皎洁,但见剑光闪闪霍霍,人影翻飞,两柄剑乍分乍合,撞击时锵然有声,火星激射,眨眼间双方已三十个照面。

龙公子自恃他的这套剑法得自西域魔剑门,剑路与中原各大门派截然不同,江湖上更不可能见识过,足令任何剑术高手难以应付。

不料楚无情却对他的剑路似曾相识,而且能从他的拔剑姿式,就道出了来龙去脉。所以更增加了龙公子的杀机,非将对手毙命剑下不可,否则他的身份必将曝光。

手中剑一紧,龙公子的出剑愈来愈快,攻势也跟着愈来愈凌厉,每一剑攻的无不是对方致命要害。

楚无情被他的飕飕剑风所逼,一时无法施展秋鸿剑法中那九手秘式,全仗剑法纯熟见招拆招,见式封式。

看起来他是攻少守多,略处下风,其实他是在伺机而动,亮出那出奇制胜的精招绝式罢了。

这种战况看在李娇娇眼里,尽管心知楚无情是在伺机施展那九手秘式,但更看出龙公子的攻势连绵不绝,仿佛在周身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幕,根本毫无进击的空隙。

她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恨不得上前助阵,合力来攻这难缠难斗的龙公子,反正对付这种人不必顾忌什么江湖规矩和道义。

但他们只有一把剑,她不能徒手上阵。

就连这把剑都还是向禅寺长老万星岳借的。

两人原本已立意不再涉足江湖事。

因此,随身不再携带兵器。

这次,是因为要到龙池来疗毒,万星岳怕二人真遇到恶龙不好对付,便主动出借剑器给他们。

楚无情和李娇娇原还不想带剑。

经万长老一再相劝方收下。

名为借,其实就是馈赠。

此刻楚无情所使用的,便是万长老借的那柄钢剑。

李娇娇手无寸铁,只好在一旁干着急。

按龙公子原先的估计,不出十招即可将对手毙命剑下。

此刻已超过五十招,楚无情非但毫无败象,似乎尚有无限的潜力和精招绝式蓄势待发。

尤其西域魔剑门的剑法,总共仅七十二招,招招都是一剑取命的杀手。

以整个西域武术界而言,能够支撑十招不败的,已可算是顶尖一流高手,而且绝无仅有。

这十多年中,至少曾有二三十个不信邪的江湖人物,偏拣在月圆之夜跑来一探究竟,结果全是被他一剑毙命,却连他是什么长相都未看清楚。

甚至有一次,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结伴而来,也被他出手如电,一剑回旋飞斩,割断三人的咽喉。由此可见,西域魔剑门的剑法,确实狠毒霸道已极。

而眼前的楚无情,却使龙公子不敢相信中土竟有如此强劲的剑手,更怀疑自己是否已武功大不如前……

意犹未了,楚无情的剑势突然缓慢下来,似乎是后力不继,已成强弩之末。

龙公子精神一振,趁机攻出志在必得的一剑,迅速无比地刺向楚无情心窝。

楚无情等待的正是此刻,因他故意门户大开,对方这一剑刺向他的心窝,势必人也得跟着挺进。

于是他挥剑横格,力贯剑身,施展出精神功之无形威力,硬将来剑荡开,震得龙公子虎口一麻。

就在龙公错愕间,楚无情的剑已顺势下滑,以九手秘式中一招沉鱼落雁,削向对方前臂。

这一剑如电光石火般攻来,势疾力猛。龙公子的剑刚被荡开,万万来不及回剑阻挡。情急之下,突以左掌全力朝对方迎面猛劈。

他似已豁出去了,既然右臂非挨对方一剑不可,干脆就来个两败俱伤,绝不让楚无情占到便宜。

不料楚无情的九手秘式千变万化,原已下削的剑势,竟能在几乎绝无可能临时变招的角度,反手回剑上挑。

龙公子撤掌不及,心中惊叫:“我的手掌完了……”

“啪”的一声,楚无情的剑果然击中他左腕。

但楚无情手下留情,是以剑身平击,并未用锋口,否则整只左掌已应剑断落。

龙公子受这一击,身不由己地跟着一个旋转,踉跄退出好几步,急将双腿一挫,才站稳了马步。

他对楚无情毫不领情,反而怒目相视:

“你为什么手下留情?”

楚无情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龙公子怒哼一声道:“你既识出我是西域魔剑门弟子,不会不知道魔剑门的门规极严厉,任何弟子必须遵守宁死不败的戒律,你这不是摆明了要我自绝?”

楚无情矢口否认:“在下绝无此意。”

龙公子怒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楚无情哂然一笑道:

“我只是对你很好奇,想请教一些问题。”

龙公子沉声道:“哼!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又何必明知故问。你们选在月圆之夜来此,分明是那妖女派来的,存心羞辱我,逼我自绝!”

楚无情摇摇头道:“不!既没有任何人派我们来,我更不知道你说的妖女是谁?”

龙公子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我说的就是苏丽安那妖女!”

楚无情心神猛然一个大振,苏丽安,正是经常出现在他梦魇中的女子!

这女子几乎毁了他的一生,要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月圆之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