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四章 僧道騒扰

作者:司马紫烟

月移中天,夜已深。

龙池小镇陷于一片沉寂中,全镇不见一盏灯光。远远望去,仿佛伏卧在原野沉睡的一头巨兽。

一阵急促的蹄声,惊碎了深夜的静寂,一匹全身赤色鬃毛的神驹,驮载着李娇娇和楚无情,风驰而来,进入了小镇。

李娇娇又开始周身发寒,体内却像火一般在狂炽地燃烧,楚无情必须找一家客栈住下,借本身功力为她驱毒。

镇上早已家家关门闭户,进入了梦乡。仅有的三四家小客栈,也早就上了门板,连一盏灯都未留。

楚无情曾习天山密勒池精神功,能在黑暗中视物,借着清明的月色,使他突然有个惊人发现,几家客栈的门楣上,赫然均钉着一支小小的招魂幡!

难道又是招魂教在作祟?

数日前,他们从苗疆人川后一路上只要住进客栈后,这家客栈的门外便会发现一支小型招魂幡作为标示。

如今招魂教已形同瓦解,而且他们尚未住进客栈,怎会又见这不祥之物出现?

李娇娇也注意到了。

她不禁惊诧道:“大哥,怎么又看见这玩意了?”

楚无情道:“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李娇娇似对这玩意已有戒心。忙道:“我见了它就心里发毛,还是快离开这里为妙。”

楚无情却毫不在乎,笑笑道:“我倒对它很感兴趣,倒想看看又是什么人在重使故技。”

李娇娇尚未置可否。

她已被翻身下马的楚无情,不由分说抱下了马鞍。

她只好无奈地提出警告道:“大哥,人家可以重使故技,我们可不能重蹈覆辙啊!”

楚无情笑道:“你放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们上一次当学一次乖,绝不会再被人算计的。”

李娇娇拗不过楚无情,只好随着他上前去敲一家客栈的门。

敲了半晌,始见门缝里透出光亮。显然是客栈的伙计从睡梦中被惊醒,起身点了灯来查看。

“谁呀?”

里面的人问。

楚无情应道:“我们要住店!”

里面的人道:“抱歉,小店歇业不做生意啦!”

楚无情道:“那更好,反正客栈空着也是空着,我们有人生病,只住宿一夜,房钱加倍给你。”

里面的人不为所动道:“不行啊,客栈已经易主,连掌柜的都不能当家,我这小伙计哪敢擅自做主?”

楚无情怒道:“不管老板换了谁,往后还得开门做生意,总得通点人情,这么深更半夜的,难道要我们露宿街头?最好快开门,否则把我惹火了,放把火烧了你这客栈,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里面的人一听,吓得大叫:“使不得,使不得……”

鬼都怕恶人,小伙计急忙开了门,是个睡眼惺忪,愣头愣脑,手上端着油灯的傻大个儿。

他向门口的青年男女打量一眼,瞧他们都带着佩剑,显然不是好惹的人物,搞不好真会放把火烧了客栈。

伙计忙指指门楣上方道:“你们没看见这个吗?”

楚无情沉声道:“看见了!”

伙汁道:

“这玩意是不祥之物,谁见了都会避之惟恐不及,你们还敢住进来?”

楚无情冷冷一哼道:“莫非你们开的是招魂客栈?”

伙计惊讶道:“你怎会知道的?”

楚无情一怔,莫名其妙地问:“我知道什么?”

伙计赔着笑脸道:

“新老板说的,以后这里就要换招牌了,改为招魂客栈呀!”

楚无情心想:“如果店的招牌改成招魂客栈,谁还敢住?”

但他急于让李娇娇休息,昂然道:“那我们就算招魂客栈的第一批客人吧!”

伙计不敢坚拒,只好让他们连马也牵了进去。

客栈里果然不见一个住客,全部客房都空着,仅留这一名伙计看店。

伙计把他们领进一间客房。

打着呵欠:“很抱歉,整天未起火,连热水都没烧。二位委屈些,早些歇着,最好天一亮就快走,免得被人瞧见,房钱我也不收你们的了。”

替他们房里点亮油灯,他便退出了房去。

李娇娇迫不及待地轻声道:“大哥,哪有取招魂客栈这种店名的,这岂不是存心让人不敢住进来?”

楚无情耸耸肩道:“我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管他的,反正我们只住一夜。”

李娇娇叹了口气,苦笑道:“江湖不但险恶,更是无奇不有。 今夜我们‘龙’也见过了,又住进了招魂客栈,但愿别把我们的魂给招去就行了。”

楚无情置之一笑道:“不必管他了,我们来运功驱毒吧!”

李娇娇忧形于色道:“大哥,这会极耗功力的,你……”

楚无情安抚她道:“放心,我不会有问题的。”

李娇娇仍然担忧道:“人怕出名猪怕肥,尤其是大哥,如今是树大招风,最近又树立了不少强敌,随时随地都可能有人找麻烦。如果你为了替我驱毒,损耗太多真力,一时不易复元,万一遇上情况,谁来保护我呢?”

楚无情沉吟一下道:“我倒想到一个办法,只要教给你精神功,我不需耗费太多真力,就可事半功倍了。”

李娇娇忙道:“不行!不行!大哥,你曾向传授精神功的那位异人保证过,绝不向任何人泄露的,我可不能让你背个言而无信之名。”

楚无情笑道:

“你例外,因为你并非‘任何人’,也许有一天,你我合而为一,就是同一个人了,那还分什么彼此?”

李娇娇顿时面红耳赤,赧然道:“现在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啊!”

楚无情道:“我们现在就可以合而为一呀!”

李娇娇更窘迫了,羞得低下了头去。

楚无情哂然一笑道:“我是逗你的,别不好意思。我若真有此心,上回中秋之夜在后山上,我就……说真的,我只教你简单的口诀,以配合我的运功,这也不能算是违背对那位异人的承诺啊!”

李娇娇心想,万一发生什么状况,自己体内余毒未除尽,根本不宜动手,还得要楚无情分心保护她,这样她反而成了个包袱。

犹豫之下,她终于勉强同意。

楚无情欣然道:“好极了,现在我先教你熟记口诀。”

于是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了地板上,盘膝打起坐来。

楚无情道:

“其实精神功的基本口诀,只有六句二十四字,很容易记住。你仔细听着,练精入神,朝元聚顶,倒转三车,练精化气,练气归神,练神反虚。现在你跟着我一句一句念,一定要牢记在心。”

李娇娇点点头,跟着楚无情一字一句地,重复念了三遍,已能全部记熟。

楚无情满意地道:“非常好。精神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吐纳的方法,跟一般运气练功相反。通常吐纳都是先吸后吐,精神功的练法逆向运行,也就是说,尽量先将浊气吐尽再吸,而将吸人的一口气,运行奇经八脉,直通四肢百骸,最后缓缓吐出。如此周而复始,等到心神合一,你会感觉出一股真元之气凝聚在丹田,能随你的意念而动。到那时,我只需以本身功夫传送到你体内,便可助你将余毒驱出了。”

李娇娇欣喜道:“就这么简单?”

楚无情笑道:“就这么简单。”

李娇娇嗔道:

“早想到这个办法,我们就不必跑到龙池去了。”

楚无情轻喟一声道:“其实我早想到了,只是听万长老说湖水既能祛毒,就尽可能不要违背对那位老人家的承诺。不过,刚才我在想,如果他老人家知道我是为了助你把体内余毒驱出,相信他也不会反对的。”

李娇娇道:“大哥已经把口诀教会我,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了,我们就开始吧。”

楚无情即道:“记住口诀和吐纳的方法,你可以转过身去背向我,把外衣脱下了。”

李娇娇落落大方,在楚无情面前已毫不拘泥,转过身将外衣脱去,只保留一件小肚兜儿。

楚无情等她调匀呼吸,便将双掌紧紧平贴在背上道:“我要运功了。”

李娇娇应了一声,立时将浊气吐尽,按照楚无情刚才教的逆行吐纳法,深深吸人一口气,闭上双目,一面闭气运行,一面心中默诵那六句二十四字口诀。

他将功力借由掌心缓缓输送至她体内。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人在旁护法,以防遭受惊扰。运功紧要关头,稍出差错后果就不堪设想,轻者成残,重则当场丧命。

但他们无人可以护法,实在是冒了很大凶险。

严格来说,楚无情的功力并不算很深厚,他之所以能跟人硬拼硬打,看似真力源源不绝,实际上仗的是天生神力配合精神功,才能有那样的惊人威力和气势。

他这时输入李娇娇体内的功力,主要是发生诱导作用,将她发自本身的功力引向奇经八脉,通达四肢百骸。

由于李娇娇留存体内的余毒已散开,遍及全身,非得借由这种方法逼出不可。

李娇娇按照口诀,运功一个周天后,始张口将浊气尽量吐出。如此周而复始,连续数十个周天下来,她已香汗淋漓,楚无情更是汗流浃背。

足足一个时辰,当楚无情睁眼查看时,李娇娇已汗如雨下,仿佛在蒸笼里被蒸过似的,更像被雨淋过。

而她流出的汗水,竟呈现淡绿色。

楚无情心知余毒已逼出,不禁大喜。立即收功笑道:“娇娇,大功告成啦!”

李娇娇睁眼一看,见整件被汗水浸透的小肚兜染成绿色,不由地惊道:“大哥,怎么……”

楚无情道:“尸毒已随汗水流出了啊!”

李娇娇振奋道:“真的?”

楚无情把她的身子扳转过来。笑道:“你忘了吗?那夜在山谷中,故意用身体朝我们剑上撞的那些男女,他们喷出的血就是绿色!”

李娇娇点头道:“没错,这样看来,我体内的余毒,已经随着汗水流出了。大哥,瞧你脸色这样苍白,一定为我消耗了不少功力,快歇歇吧!”

楚无情道:“还不行,得赶快把你全身的绿色汗水洗净,否则吸收回体内,麻烦可大了。”

事不宜迟,他忙起身出房,下楼找到柜台后的小房间,把那熟睡的伙计叫醒取出十两银锭,要那傻大个儿起来为他们生火烧水。

有钱能使鬼推磨,看在十两银子的分上,伙计只好去厨房起灶生火,烧了一大锅热水。

不便让伙计进房,楚无情必须亲自动手,要了大木盆、布巾、皂角泥等物拿进房去。

然而,热水烧好,也得他自己提了两大木桶上楼。

一切就绪,关上房门,李娇娇便衣衫尽退,光着身子坐进大木盆,由楚无情蹲在一旁为她清洗。

木大盆是专供旅客洗澡用的,可盛一大木桶热水,和一大木桶冷水。等李娇娇洗完,盆中水已成了绿色。

楚无情忙将李娇娇扶出盆,用布巾替她把全身擦干,穿上了衣服。

折腾了大半夜,两人都感到精疲力竭,便双双躺在床上相拥而眠,一直睡到天色微明。

幸好一夜无事,太太平平度过。

楚无情先醒,叫醒了熟睡中的李娇娇,两人下楼牵了马儿,

便匆匆离开客栈,上马疾驰而去。

火胭脂昨夜在湖边吃饱了水和草,精神饱满,腿劲十足,奔驰起来四蹄齐扬,果然是匹千里良驹。

一口气奔出百里外,已到了仁寿县地面。

天时尚早,城门刚开不久。

楚无情在半里外就跃下马背,仍让李娇娇骑在马上,由他牵着进城。以免被人看他们一对青年男女共乘一骑,显得有些招摇过市,容易引人侧目。

进了城,街上尚冷冷清清,只有一些城外来的菜贩,挑着各种蔬菜匆匆去赶市。

走了不多远,遥见一家客栈门前,正有几个气势汹汹的江湖人物,在跟掌柜的发生争执。

楚无情好奇地走近看时,发现客栈的门楣上,赫然钉着一支招魂幡。

一名汉子指着门楣破口大骂:“他奶奶的,门上钉着这玩意,存心触咱们霉头,还敢收房钱?”

掌柜的不服道:“住店哪有不付钱的,这玩意又不是我钉上去……”

另一名中年壮汉怒道:“那是谁钉的?”

掌柜的一脸无辜地道:“我怎么知道,昨夜还没有……”

中年壮汉冷冷一哼道:“掌柜的,请你搞清楚,咱们不是赖几两银子白住一夜,只是走江湖的人忌讳特别多,一早出门就看见这玩意是很不吉利的。你最好烧炷香求求神明,今天千万别让咱们撞上什么倒霉的事,否则小心咱们回头来砸你的店!”

另一汉子不耐烦道:“老鲁,跟他们哕嗦个什么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僧道騒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