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五章 抢渡岷江

作者:司马紫烟

这是个靠江的小镇。

镇上市面颇为繁荣,大都是些靠江吃饭的人,使它看起来从早到晚都十分热闹。

它只有一条大街,却有三四处码头。

街上除了客店酒楼,以及几家卖日用品的小杂货店,几乎全是货栈,堆存着岷江上游的土产,准备运到下游与长江的汇合处,转运到各地去。

楚无情和李娇娇牵着火胭脂进入了小镇。

他们气度轩昂,马匹骏逸,又腰佩兵器,一看就跟那些靠江吃饭的人格格不入,自然容易引入注目。

这条路他们从未走过,可说完全陌生。

依照楚无情谨慎的个性,他是极不愿走这条路的。但为了赶到洛阳去,穿越秦中是最快的捷径,所以决定渡过沱江再改走陆路。

李娇娇胸无城府,更不知天高地厚,见市面上十分热闹,只顾东张西望,根本未注意身边的情况。

楚无情却早已察觉,街上有不少人即使擦肩而过,竟对他们故做视若无睹,不禁疑念顿起。

如果人家见了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那才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这对青年男女,确实与众不同,令人侧目。

但装做无动于衷,未免就显得是故意做作了。

何况那些人个个獐头鼠目,身佩兵刃,完全是一副江湖人物的打扮,一看就知不是善类。

由于昨晚夜宿仁寿县城,在客栈内只有那一僧一道騒扰过他们,即未见再有任何的动静。

天亮出城后,一路上也未发现有人跟踪。实出乎意料之外。

此刻的情况,使楚无情几乎不加思索,就认定了必是朱大发方面的人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楚无情本想落店稍歇后,再做渡江打算的,但他不愿在这小镇上引起轩然大波,因此直赶码头,去向船家交涉渡船。

江水平静,但因为有马匹,船小载不动,大船又不做摆渡生意,他就向一艘空着的中型船只行去。

船主是个很和气的中年人。

楚无情表明来意后,他歉然地摇摇头道:“客官,码头有码头的规矩,小人是过路的船,渡江是本地的生意。小的虽然想赚这外块,却不敢坏了规矩。客官要渡江,必须到上面码头找渡船去。”

楚无情问明渡船码头的位置,牵了马过去,不由皱皱眉头。

那边只有一条船,船倒不小,但撑船的是个彪形大汉,横眉竖目,一脸凶相。

他仍然上前打了问讯。

那大汉看也不看地道:“船钱每人五钱,马匹加倍。”

楚无情道:“不贵,就麻烦老哥一趟吧!”

大汉一伸手道:“船钱先付,概不赊欠。”

向来都是渡到地头付钱的。

楚无情行踪遍及四海,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此规矩。

为息事宁人起见,他取出三两碎银,大汉接过银子向腰里一揣道:“上来吧!”

两个人牵马上了船,那大汉仍是坐着不动。

李娇娇忍不住道:“怎么还不开呢?”

大汉道:“等人,一趟船总不能只渡你们两个人。”

楚无情道:“老哥要等多少人才开船?”

“至少要凑足五两银子才够我一天开销。”

楚无情再取出一把碎银,合计五两多,递过道:“我们包下来了,多的请老哥喝杯酒,我们有急事要过江。”

大汉把银子收了下来,却仍然坐着不动。

李娇娇道:“银子已经付了,你怎么还不开船呢?”

大汉笑道:“还是要等人,这条船每天只渡一个来回,江那边的人还等着要回去呢,必须要等他们到了才行。”

楚无情微怒道:“那你就不该收我的银子。”

大汉笑道:“船是包给你了,我照收包银有什么不对?最多不载其他的客人罢了,有几个人是必须等的,他们是两边码头上的管事大爷,坐船一向不付船钱,平常是搭我的便船,今天算是搭你们的便船。”

李娇娇道:“我不准他们搭呢?”

大汉道:“那与我无关,你们可以向他们收银子去,要多少我都不管,反正我这趟船是五两银子包出去了,但要开船,一定要他们答应,否则我就不能混了。”

李娇娇正待发作。

楚无情却一使眼色道:“娇娇,各地有各地的规矩,我们等一下好了,老哥,要等多久?”

大汉道:“不一定,但过了中午,他们不来,就是不回去了,我们再开船也没关系了。”

这时已近中午。

李娇娇受了楚无情眼色的指示也就忍了下去,耐心地等着。

幸好时近秋凉,太阳晒着也不热,两人坐在船舷上,等了约莫半刻工夫,终于来了五个玄衣大汉,都是敞着胸膛,旁若无人地跨上了船。

一人朝那大汉道:“姚老六,累你久等了。”

那个叫姚老六的大汉笑道:“没关系,这趟托各位的福,有人把船包下了,再等一下也没啥要紧。”

为首的一个麻脸汉子笑道:“那你可捞着了,到了对岸,可以推几庄,让大家也沾点油水。”

姚老六笑道:“秦大爷说笑话,一共才五两银子,还不够你老人家一个押的,还是秦大爷推庄,让小的沾点财气,捞几个凑凑,今晚可以抱个婆娘睡他一觉。”

姓秦的汉子笑道:“好,只要你有本事,把大爷身边的银子都赢去,把粉菊花买下来都行。”

姚老六笑道:“小的怎么敢,谁不知道粉菊花是秦大爷的相好,摘了小的瓢儿也不敢多看一眼。”

姓秦的汉子哈哈大笑道:“少噜苏,快开船吧,客人包了的船,让人久等也不是道理。”

姚老六这才拿起篙子一撑,他力气不小,那条船立即射离岸边十多丈,他才慢慢摇起橹来。

眼看着船到江心,楚无情认得这几个汉子都是在街上装着看不见他们的,也是沿途跟踪着他们的,心中已有主意,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作了一揖笑道:“这位兄台贵姓?”

姓秦的汉子道:“你没听说我姓秦吗?”

楚无情道:“听说了,但他叫你大爷,在下却不知道你是哪一门子的大爷,所以问问清楚。”

姓秦的汉子几乎要发作。

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瘦身材汉子看了他一眼,他才忍了下去道:“我姓秦,叫秦三江,主持岷江青龙田铺一段两处堂口。”

楚无情淡淡道:“贵堂是哪一炷香头?”

秦三江淡淡地道:“朋友知道就不必问,不知道就少问,反正岷江上下水道,都是我们一手包了。”

楚无情笑道:“不相干的事我可以不问,贵堂包了岷江的水道,在下却包了这条船,你们搭这条船,就得付船钱,我怕朋友身上不方便,所以才想问问清楚。”

秦三江差一点要跳起来。但对面那汉子又使以眼色。

他才怒冲冲地道:“笑话,你问问姚老六,别说是这条渡船,岷江上下的船只,谁敢向大爷要钱?”

楚无情道:“我听说了,那位姚老哥说我有本事尽管向各位讨价,我要是不讨,倒显得没本事了。”

秦三江冷笑道:“阁下只要开得出口,大爷就交代得了。”

楚无情沉声道:“那我就漫天讨价了,每人五千两。”

秦三江一笑道:“不多,不多,大爷来个就地还钱。一个子儿也没有,看你能把大爷怎么样?”

楚无情微笑道:“生意不成仁义在,不过我楚无情可高攀不上你这种朋友,对不起,请你们下去吧!”

口中说着话,一指突伸,秦三江是个行家,连忙伸拿去推。

哪知楚无情这一指根本是虚指,就等他出手,左掌疾出,刁住他的手腕一扣一拿,嘭的一声,将他摔到江中去,水花四溅,立刻下沉。

船上几个人都怫然变色。楚无情笑道:“那位秦爷的水性也许不错,但我这一摔也很结实,他又是脑袋着水的,恐怕挨不起。”

“如果不想到龙王爷那儿报到的话,最好派个会水的下去拉他一把,再久就沉底了啊!”

秦三江落水之处,水泡直冒,而且有血水上升。那瘦小汉子脸色一变,连忙道:“姚老六,下去看看。”

撑船的汉子立刻翻身下水朝冒泡的地方潜去。楚无情看出这瘦小的汉子才是几个人中的正头领。

因此淡淡一笑道:“朋友,这时候大家该打开窗子说亮话了。你们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了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

那瘦小汉子却装起糊涂来了。

他翻着一对鼠眼干笑道:“你说什么?坐了我们的船还要向我们收船钱?而且还出手伤人,难道江湖上就容得阁下如此横行吗?”

楚无情见他还狡赖,冷冷一笑道:“你尽管装蒜好了,回头你如果还能挺得住,就算你有种。”

这时姚老六已将秦三江由水中捞了上来,搁在船板上,直往外吐水,两眼翻白,气若游丝,而且他的头顶上已经破了,鲜血和着水滴,不断地往外流出。

那瘦小的汉子脸色变了。

楚无情沉声冷笑道:“这位秦朋友还算不错,练过油锤贯顶的功夫,所以才伤了点外皮,换了阁下,恐怕还经不起这一摔吧?”

瘦汉更为吃惊。他一双眼睛骨碌碌直翻。

楚无情说得不错,秦三江确是练过油锤贯顶的铁头功,百来斤的大石,一头能撞得粉碎而不伤皮肉。

楚无情却以一摔之力,而且是利用柔弱的水面,居然将他的顶皮撞破了,这份功力的确惊人之极。

但更惊人的是楚无情未经交手,就能看透对手虚实而加以击破,这一摔之力,换了旁人,一定会脑花四溅了。

可是楚无情将秦三江抛下水之后,立刻就叫人下去救他,分明是看准了秦三江的能耐而施为,用的劲道也恰到好处,这就证明了楚无情比他们高明百倍。

那瘦汉怔了一怔后才干笑道:“佩服,佩服。台端身手非凡,兄弟们领教了,请留个万儿吧!”

楚无情冷笑道:“你这不是多此一问吗?你们一路缀着我们,

沿途用信鸽联络报告我们的行踪,然后在镇上你们又对船家横施压力,使我们非坐上这条船不可,费了这么大的手脚,你会不知道我们是谁?”

那瘦汉又是尴尬地一笑道:“这么说,二位果真是北霸天门下的水郎君楚侠士与火娘子李姑娘了。”

李娇娇怒声:“不错,你知道了还问什么?”

瘦汉一笑道:“在下贾和,匪号翻浪蛟,乃岷江水寨外堂堂主,接到本镇尤总寨主的通知,要专程接待二位。”

楚无情笑笑道:“这种接待方式倒是别开生面。”

李娇娇却问道:“姓尤的是干什么的?”

楚无情一笑道:“娇娇,你也闯过几天江湖了,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岷江水寨当然是在水上干无本生意的。”

李娇娇哼了一声道:“原来是一批水寇。”

贾和微怒道:“李姑娘,你说这话太侮辱人了,岷江水寨虽不是正统武林组织,我们却不干打家劫舍的营生。不但如此,我们还保护水上的行商,使他们不受侵害。”

楚无情笑道:“说得倒好听,你的保护费收得不少吧?”

贾和道:“没有的事,我们不但分文不取,而且还派有熟练的水手为过往商船免费领航,通过险要水道。”

李娇娇冷笑道:“那你们靠什么过日子?”

贾和道:“本寨自己拥有船队,专做西蜀的土产交易,获利丰厚,根本用不着打歪主意。”

楚无情笑道:“原来你们自己也做生意,那又何必要帮助别的船户呢?干脆一家独揽不是更好吗?”

贾和道:“照理是可以这么做的,但本寨成立不过才三四年,而此地的一些船户却是世代倚此为生,我们不能将他们的生路断绝,所以要补助他们。”

“而且本寨的业务范围只限于岷江,西川所缺的盐、丝、百货,仍须依赖外地供给。”

楚无情微怔道:“西川的盐不是官卖的吗?”

贾和傲然一笑道:“官方只征官税,一切经手全由本寨包办,这样才能避免官商勾结,鱼肉乡民,本寨所做的都是经济民生的侠举,二位怎可以绿林黑道视之?”

楚无情拱拱手道:“那倒是在下失敬了。”

李娇娇道:“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假话!”

楚无情道:“应该不会假,这儿是峨嵋的地界,如果他们真有鱼肉乡人的行为,峨嵋也不会坐视。”

贾和脸色一沉道:“峨嵋算什么玩意儿,挂着侠义的招牌,专行不义之举,本寨就是看不惯他们的行为,才取代了他们在岷江的势力,金池老道士连屁都不敢放。”

金池上人是峨嵋掌门人,贾和居然敢直呼其名,态度极为不恭。

楚无情不禁微怔道:“贵寨与峨嵋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抢渡岷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