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六章 论剑释疑

作者:司马紫烟

贾和诧然问道:“江湖上又新创了一个门派吗?”

楚无情笑笑道:“有此可能,不过时机尚未成熟,将来的发展还很难说,此刻我不便言之过早。”

贾和道:“不管新创什么门派,只要不惹到我们头上,我们是不去理会的。尤总寨主不想成名江湖,只想维持岷江水寨的局面,当总寨主技震峨嵋后,高大哥雄心勃勃,很想将局面扩大,把长江水寨也归并过来,但总寨主不答应,而且严格限制我们的船只出岷江。”

楚无情道:“尤寨主这种做法是聪明的,树大招风,局面越大越难维持,也越难管束,人一多难免会良莠不齐,反而把名誉弄坏了。”

贾和道:“可是咱们实在不甘心,岷江是长江支流,长江水寨老把我们看成一个支派,高大哥掌权时因为势力不足,技艺也不如人,不得已向他们低头,现在咱们的力量够了,尤总寨主仍向他们忍气吞声,每年的收人要分给他们两成,想起来实在窝囊。”

楚无情笑道:“这是贵寨的事,我们局外人不便置喙,不过尤总寨主这种做法必然有她的理由,何况贵寨在岷江的盈利已经很够了,分人两成也不打紧。”

贾和道:“以前是水寨与峨嵋各占其半,现在峨媚整个退出了,我们的收入是多了一点,但让人坐享其成……”

楚无情笑道:“知足常乐,兄台常记住这句话,就没有什么不平了。江湖人最难得是本分,如果能守住基业,就可以图个风平浪静,永保太平。”

贾和一叹道:“楚爷跟总寨主的说法是一样的,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些有本事的人,胆子反而小了?”

楚无情微微一笑,不予置答。

但心中对白龙剑女尤惜惜的看法又稍有一点改变。

根据贾和的描述,她实在是个很稳重的女孩子,居然派人沿途刺探拦截他和李娇娇,全不顾江湖礼数。

看来黄菊人、黄菊英兄妹在她面前放的那把野火烧得不轻,对岷江水寨是如此,在其他地方更不知扣了多少黑锅在他们头上,这事情必须要设法澄清。

因此,他心里焦急起来,不住地催促贾和兼程行驶,走了三天,终于到了岷江水寨的总坛芦花城。

船泊码头时,楚无情发现情形不对。

贾和在路上早已用飞鸽报讯,通知他们即将到达的讯息,而且每隔四个时辰放出一只信鸽,报告所经的途程,相信他与贾和的谈话,也一定报到尤惜惜跟前了,那多少总能消除一点隔阂。

但情形并不如想的那么乐观,码头上竟是布置得如临大敌。

贾和先下船去报告了,过了半个时辰,贾和并没回来,只来了另一个相貌威武,身材魁伟的汉子,神情非常冷淡。

他很勉强地一拱手道:“岷江水寨副总寨主龙神高强奉尤总寨主之命,请二位登岸一叙。”

楚无情心中纳闷,口中还是很客气地还礼道:“不敢当,有劳高兄远迎,荣幸得很。”

高强冷冷地道:“荣幸的是高某能接待二位上宾,尤总寨主若非有要事裹身,当会亲来负荆请罪。”

楚无情听得又是一怔,忙道:“楚某等在中途虽与贾堂主发生点小误会,但已经说开了,楚某也自诲孟浪。”

高强冷笑道:“贾和有眼无珠,冒犯上宾,已予扣禁,但凭二侠发落,至于二位所要的银两,也可立即付上。”

楚无情显得更为不解道:“那是与贾堂主开玩笑的,怎么贵寨当了真呢,这恐怕又有误会了。”

高强冷笑道:“高某人微言轻,不明详情,但这二万两银子乃是敝寨兄弟们血汗换来,绝不容人强取需索,就是总寨主抱着息事宁人之心,委屈求全,高某也不能常受此气,回头那二万两银子,二位未必带得走。”

楚无情听他话中似乎别有所指,神色微动,正待开口探询就里。

李娇娇已忍不住道:“他们简直岂有此理,在船上我们已经跟贾堂主讲过了,这是开开玩笑不必认真,谁还稀罕你们的银子,但你这样一说,我倒非要不可。”

高强冷笑道:“只有贾和那笨蛋才会相信你们的话,但二位玩这手不愧高明,否则二位能顺利到此,就显得岷江水寨未免太无能了,尤总寨主虽然肯出银子,高某却未必肯就此罢休,少时当敬候教益。”

“不过高某不能违背总寨主之命,暂时不会得罪二位,等银两交割清楚后,高某定然会另有交代,二位也是知名人物,这本账都记在高某头上,无须另生枝节,高某言尽于此,请。”

说完径自下船登岸而去,这时已有人将他的马匹备妥拉在岸上等候,只是脸上都现出一种愤愤之色。

楚无情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娇娇愤然道:“管他是怎么回事,我看这批家伙都是疯子,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

楚无情却郑重地道:“不然,我想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那个高强外相上看来是条豪爽的汉子,谈吐却颇为斯文,不是粗鲁的人,对我们如此愤恨,必有缘故。”

李娇娇想想也引以为然,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见到尤惜惜一问就知道了,现在凭空猜测也没有用。”

楚无情苦笑道:“娇娇,我预先把内情分析一下,给你心里有个准备,否则以你的脾气,两句话不对就吵了起来,像刚才一样,有理也变成无理了。”

李娇娇道:“刚才难道是我错了吗?你听他说话多气人,好像把我们看成拦路打劫的强盗了。”

楚无情道:“他愤怒不会没理由的,定是有人又给我们扣了一锅,真相未明之前,人家自然不谅解,但你再一发脾气,就更无法解释了。”

李娇娇知道自己太性急了一点,讪然说道:“不是我性急,他们也该打听一下我们是不是那种人。”

楚无情轻叹道:“娇娇,柳叶青在川南的名声并不太好,你曾经学艺青蜂寨,尽管你行为正直,在江湖上口碑也不会太好,何况你又是白老爷子的外孙女儿。”

“可是我爹在江湖上却没有坏的名声呀!”

“老师独善其身,寡于交游,以前隐晦的时间居多,虽无恶评,却也不是处处受人尊敬,只有我们跟他接近的人,才知道他老人家的可敬之处。”

李娇娇不禁默然了。

她经常在东南北三方往来,所向无忌,是撑着三霸天的名头,无人敢樱其锋。

她心中也明白,所谓四霸天,李秋鸿的名声稍微好一点,但并不是真正举世同钦的侠义领袖,最后一次的泰山论剑,她的父亲总算让人了解了,但要改变世人的看法,这点时间,这点作为,还是不够的。

何况她也太躁烈了,才博得豪放女的外号,那也不是令人尊敬的美名。

楚无情的话使她深自警惕,她明白自己在江湖上的口碑并不太好,要想博人尊敬,还须要一番努力。

因此她心平气和地道:“大哥,我不发脾气了,到了水寨里,我尽量不开口,由你去办交涉好了。”

楚无情这才一笑道:“那倒不必,你只要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尽量去取得别人的谅解就行了。”

李娇娇点点头,两人仍共乘一骑。

马行里许,已经到了岷江水寨的总坛,那里倒是很具气派,寨上筑起一排木栅,围着一大片宏伟的屋字,栅门外站立了两排劲装健汉,各执兵器,显得很有纪律,他们进了栅,一直到了一所华堂之前才下马。

一个全身劲装的女子,年纪约莫二十三四,英气勃勃中却又带着几分妩媚,可是脸色却十分凝重,拱手抱拳道:“尤惜惜恭候已久,二位请进吧!”

三分礼貌,七分勉强,可见得她对两位客人并不友善。

楚无情心中知道芥蒂既已造成,不经化解是无法取得谅解的,便也不多说,跟着进到忠义堂中,果见贾和双手被缚,一脸怒色,见到他们后,立即怒叫道:“姓楚的,原来你是长江水寨的人,只怪我贾和有眼无珠,错把你当好人,回来后还一直替你吹嘘。”

楚无情这才深深一怔道:“贾兄,这话从何说起?”

贾和朝地下吐了一口唾沫,表示不齿,幸亏楚无情早已跟李娇娇说好了,抑住她的脾气,否则此刻她一定又忍不住了。

楚无情脸向尤惜惜道:“总寨主,楚某确有未明之处。请你解释一下好吗?”

尤惜惜冷冷地道:“没什么可解释,尤惜惜不过是主掌一条小小的岷江,怎敢和长江水寨的雄厚势力抗拒,只怪下属无知,误加冒犯,故特予擒制发落,至于二位所要的银两亦已备妥,请二位查收。”

说着一挥手,立刻有人捧着一个漆木盘子,里面放了一叠银票,楚无情大感愕然,正不知如何解释,高强在一旁闪身而出叫道:“姓楚的,要带走银两可以,但你得拿两手出来,岷江水寨不是任人勒索的地方。”

尤惜惜一皱眉道:“高师哥,这件事谁做主?”

高强道:“总寨主,不是我要违抗你的命令,实在是我对这批家伙看得太透了。你这样委屈求全,他们永不会满足的,非把我们挤出这个地盘为止。”

尤惜惜一叹道:“我何尝不晓得,但我有我的苦衷。”

高强道:“什么苦衷,你无非是爱惜这批弟兄,他们都是跟我一起混江湖出来的,我了解他们比你清楚,他们全是宁可断头,也不肯屈服的好汉。”

高强的话说完,群雄立刻发喊鼓噪,表示支持。

尤惜惜叹了一声,拿出一封密柬递给他说:“高师哥,你看完了这个,就晓得我为什么了。”

高强接过看了一遍,脸色微变道:“这是真的吗?”

尤惜惜黯然点点头,道:“是的,爹已经失踪了两天,我问遍左右的人,都不知他老人家的去向。”

高强愤然道:“这些人手段如此卑鄙!”

尤惜惜轻叹道:“爹一个人的安危,本来不应该与水寨并为一谈,但长江水寨是为了我们才劫持爹,我觉得很对不起邛崃剑派,只好委屈求全了。”

高强也折去了锐气,颓然地道:“那自然,在师父他老人家安然回来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尤惜惜一指漆盘道:“银两在此,请二位点收后,开列一张收据,以便向贵友换回家父。”

楚无情心机玲珑,已经知道长江水寨劫持了尤俊达,硬栽在自己与李娇娇的头上,心里十分愤怒,但知道这些已非言语所能解释,遂毫不考虑地收起了银票。

李娇娇惊道:“大哥,你怎么真拿了?”

楚无情笑道:“人家硬要送给咱们,何必客气呢?”

尤惜惜冷冷地道:“是啊,其实以二位的盛名,对本寨有何需求,尤惜惜也不敢说个不字,何必又要麻烦到长江水寨呢?”

“光是天下第一剑李秋鸿的名号,也可以横行天下,再加上威震水道的长江水寨,天下谁敢撄其锋呢?”

楚无情微微一笑道:“楚某初出江湖,对很多知名人物都未能识荆,不知长江水寨是何人在主持?”

尤惜惜愕然道:“你们会不认识?”

楚无情道:“如若是认识,又为何对我们如此照顾,也许是家师的朋友。”

尤惜惜道:“三绝剑黄三绝。”

楚无情想了一下道:“这个名字在下毫无印像。”

尤惜借道:“这个人在六年前接掌长江水寨,知者颇多,但剑法确是超绝一时。他有两个手下曾经参加泰山剑会,隶属于九华剑社,二位怎会不认识呢?”

禁无情问道:“是哪两个人呢?”

尤惜惜道:“一个叫邢三思,一个叫夏候娥。”

楚无情摇摇头道:“这两人好像都没出过场。”

尤惜惜道:“夏侯娥没出场,但邢无极却出过场。”

李娇娇道:“邢无极就是败在呼大哥剑下的那个家伙。只是他怎么又叫邢三思呢?”

尤惜惜道:“黄三绝是九华剑社主人黄三谷的弟弟,九华剑社的人多半是长江水寨的班底,只是参加剑会时,都换了个名字,黄三谷在泰山剑会才崭露头角,黄三绝却早在绿林道上扬名一时了。”

楚无情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泰山剑会原是四霸天之争,四霸天虽各成于一方,却仅限于剑道中朋友,对江湖上极少来往,楚某实在不知道。”

李娇娇道:“那么九华剑社与长江水寨根本就是一家子,难怪他们在泰山剑会时摆得那么阔气,原来是干强盗出身的,那就没什么出奇了。”

尤惜惜愠然道:“干水寨的未必都是强盗。”

李娇娇一笑道:“我说的是长江水寨,你可别多心。”

楚无情道:“岷江水寨的情形,我们已听贾堂主说过了,对总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论剑释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