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七章 履险献策

作者:司马紫烟

于是大家又作了一番计划,到了下午,岷江水寨命贾和备舟送楚无情与李娇娇登舟离去,其余的人依然回寨,贾和把船驶了一阵,天黑泊岸歇下,没多久,尤惜惜与高强飞马赶去,悄悄地上船。

楚无情笑道:“二位没惊动人吧?”

尤惜惜道:“没有,我们回寨后,假装与二位家兄到邛崃总府商议秘事,然后悄悄由小路出来。”

贾和再度启程,船快到汶川时,四个人都下船改乘马匹赶路,星夜抵达成都,高强找了开镖行的朋友,伪称起镖,四人扮作镖局中人,一径赶往遂宁,折下巴县,那已是长江水寨的范围,他们也不敢轻易打听消息。

因为贾和的那条船仍然在岷江下行以乱人耳目,所以到了巴县后,由镖局出面,雇了一条快舟,顺江而下,直赴巴东。

那是一条中型的快舟,利于速行,高强的操舟技艺绝佳,干脆由他掌舵,兼程夜航,一共用了六天的时间,他们居然赶到了奉节,意外地在码头上看见了郝思文。

楚无情招呼了一声,郝思文连忙上船道:“我想到你们一定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会由岷江乘船一路下来呢,那应该还晚几天……”

李娇娇忙问道:“郝大叔,你怎么知道的?”

郝思文一叹道:“自从庄主西行之后,天下武林几乎全入九华剑社与白家堡的范围,你们都不在,我没办法,不敢与他们正面冲突,只好虚与委蛇,将秋鸿山庄可靠的弟兄都遣入白家堡治下,以便随时了解情况。”

楚无情道:“难怪尤寨主误会我们与长江水寨串通一气,原来秋鸿山庄的人的确已入伙了。”

郝思文苦笑道:“这是不得已之举,否则中原已无我们立足之地了。我惟恐你们听见后对我也误会,所以赶到西边来想对你们解释,哪知到了川境,就听说你们回来了,同时也知道你们在岷江的事……”

楚无情道:“权宜之计,自然怪不得大叔,否则事态将更严重了,关于岷江水寨之事大叔所知如何?”

郝思文道:“我最近才知长江水寨的总瓢把黄三绝是黄三谷的兄弟,他在巴东,一定会对你们有所行动,所以特别留心。”

“所幸秋鸿山庄的弟兄也有几个进了长江水寨,打听消息还不困难,据传你们俩代长江水寨去收服了岷江水寨,而且还押着正副寨主到巴东去……”

李娇娇愤然道:“岂有此理,这完全是他们栽的赃。”

郝思文道:“我知道不太可能,但长江水寨言之凿凿,使我难明真相,故而赶来一探究竟。”

尤惜惜忙问道:“家父的消息,前辈可知道?”

郝思文道:“邛崃尤掌门人前天过境,到巴东去了。”

楚无情一叹道:“果不出我所料,但他们走得还不够快,前天才过境,我们赶得算快的了,只是事态并不轻松,大叔知道巴东水寨有何布置?”

郝思文道:“秋家班弟兄限于技艺,在水寨中的地位只是中等头领,那还是沾庄主的光,否则混个小头目都谈不上,无法参与太多的机密。但公子说事态严重又是为何呢?”

楚无情道:“我们替黄三绝收服岷江水寨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说法,事实上我们只是在他们的预谋下跟尤寨主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架。他们想得到事情一定会揭穿,我们也一定会来找他们理论,可是他们仍然坚持这个说法,当然已经有所安排。”

李娇娇忍不住问道:“会是怎样的安排呢?”

楚无情摇摇头道:“如果我能知道就好。”

几个人又陷入了沉默,最后楚无情才道:“不必去管他,到时候再见机而作吧。因为他们的目的无非想拉我们入伙,一时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郝思文道:“这不一定,庄主在泰山剑会时就一口拒绝了他们,秋鸿山庄的态度表示得很清楚,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太少了,假如有所安排,必然是十分凶险的。”

楚无情一笑道:“险是必然的,凶则未必,因为老师的态度很坚决,他们才在我与娇娇的身上着手,以为年轻人比较容易摆布,只要把我们拖进去,老师就难以脱身了。我想这才是他们所打的如意算盘!”

郝思文道:“那他们对庄主的了解太不够了。”

楚无情一叹道:“在泰山剑会之前,谁也没想到夺魁的是老师,他们从来也没对老师有过一点了解,否则就不会这么笨了,到了巴东再说吧!”

李娇娇愤然道:“这批人简直混蛋,以为我们年轻人好欺负,这次我也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楚无情摇摇头:“不,你别太冲动了,目前只能见机而作,能够应付得了,自然不必太急了,万一不能应付的话,不妨半真半假,暂时敷衍一下。”

李娇娇不以为然地道:“大哥!你是说向他们低头……”

楚无情笑:“是的,他们不了解老师,我们都很清楚,老师绝不会因为我们有所改变而同流合污。我们稍作让步并没有多大影响,以我们这几个人的力量无法与他们抗争,实在不行的话,只有稍作忍耐,等姬姨在高黎贡山把实力培养充足,才可以与一切邪恶的势力做正面的对抗。好在这次千蛇堡之行,跟乐九玄等人解除了芥蒂,化敌为友,对我们也是一大助力。”

郝思文道:“楚相公的做法是对的,目前的局势已不是逞血气之勇的时候了,因此对秋鸿门下转入白家堡效力我也加以默许,这事必须等庄主倦游归来才能正式解决。”

楚无情轻叹道:“老师插手的可能性不大,他不愿伤了师母孝父之心,在白老爷子有生之日,他只有躲开不管,而这次远游也是为此,否则以老师的仁侠胸怀,绝不会坐视九华剑社横行无忌的。”

李娇娇道:“爹跟娘远游的计划是早就拟好了,那时还不知道有九华剑社这一批人。”

楚无情道:“是的,老师原来的计划是夺得剑魁之后远游,那时候的局面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郝思文道:“不错,庄主的心事我最清楚,假如只有四霸天争雄,他夺得剑魁之后,使另外三家都以他为敌对的目标,安静个几年。但黄三谷那伙人异军突起是出乎他预料的,假如黄三谷不与白家堡联手,庄主一定会留在中原,镇压他们的行为,黄三谷耍出这一手,他只好走了。”

楚无情道:“老师虽然走了,并没有放弃责任,只是交给我与娇娇挑起来而已。这副担子虽然沉重,但我决心尽我所能,不辜负老师的栽培与期望。在这儿遇上郝大叔再好不过了,我们现在赶了去,也许可以使他们措手不及。”

郝思文道:“你们比预料中来得快两天,但此去巴东还有一天多的水程,届时他们就会知道了。”

楚无情笑道:“目前我们是成都天星镖局的伙计,可能还没人发现,就继续以这个身份混过去。”

郝思文道:“这恐怕不易,长江两岸全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来往船只都要经过盘查,且此去巴东,必须经过三峡,除了水程之外,亦无路可通。”

楚无情道:“有郝大叔在船上,以你秋鸿山庄总管的身份,长江水寨总得给个面子,大概不会上船来搜。”

郝思文低头不语,高强老于江湖,知道他有为难之处,楚无情连忙道:“是否到了巴东,郝前辈难以交代?”

郝思文慨然道:“那也不算什么,为了庄主待我的知遇之恩,郝某豁出去也得担了,何况庄主行前还特别交代要我照顾他们两个人的。”

楚无情笑笑道:“这件事不会使大叔为难,大叔在秋鸿山庄不过是客乡的身份,有娇娇这个正主儿顶着,到时候往她身上一推,大叔就完全没有责任了。”

李娇娇也笑道:“对啊,我在秋鸿山庄一向是蛮横出了名的,谁都知道我火娘子的脾气,大叔到时候就推在我的头上,说是我要求你这样做的。”

郝思文笑道:“小姐太客气了,不要说是要求了,就是你命令我,郝大叔还敢说个不字吗?”

李娇娇笑道:“大叔,对您我可从不敢如此放肆吧?”

郝思文笑笑道:“那是小姐看得起我,可是到了巴东,还是说出于你的命令吧。这不是我怕事,而是为了秋鸿山庄的许多弟兄,他们都由我直接指挥,投效白家堡虽仅是我的默许,但别人都知道是出于我的指令。如果不出脱我,那些弟兄们的安全就可虑了。”

李娇娇表示不解道:“大叔太过于小心了吧?”

楚无情道:“不是这么说,大叔必须保持他的立场,也必须做到看上去是出于无奈才跟我们在一起的。”

郝思文释然地嘘口气道:“还是楚相公明白,我实在不知怎么说才好,白二爷到秋鸿山庄来找我面谈过,虽说是协商,实际上等于是威胁,要我识时务。”

李娇娇愤然道:“二舅舅竟然这么欺人。”

郝思文一叹道:“以他来说,这已经算是客气的了。事实上你们西下苗疆后,等于没了个主,秋家百来条性命都摆在人家手里,我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楚无情闻言陷入深思,片刻后才道:“他们既然做到这个程度,我们必须有所表示了,即使不想跟他们正面冲突,至少也要把秋鸿山庄重新振作一下,不再受人欺凌。”

郝思文叹道:“是的。我急急赶来找你们也是为了这个缘故,秋鸿山庄的弟兄都是忠心耿耿的,但精明的不多,能担当大事的不过二十多人,其余都是些莽汉,如果不为他们作个安排,他们谨记着庄主的教诲说不定会做出些螳臂当车的傻事,万一送了命,就太对不起他们了。”

楚无情道:“我们在路上再慢慢设法商量解决吧,趁着对方还没有发觉我们抄近路赶来,先到巴东再说。”

尤惜惜道:“只要把家父救出来,秋鸿山庄的人员,可以暂时安插敝寨来,也可增加敝寨的声势。”

楚无情忙道:“那就太好了,岷江水寨占了天时与地利的优势,自保有余,尤寨主精明能干,家师门下弟兄能托庇到贵寨就无须多虑了。”

于是把郝思文请上了船,顺江而下,楚无情与高强两人都略略乔装易服,杂入水手中操作。

李娇娇与尤惜惜则深居简出,隐身舱内,倒是不太受人注意,船过白帝城后,已经深入三峡,水势转急,船行如箭,但高强是老江湖,把一条船驶得四平八稳。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啼三声泪沾裳。”

这是长江上游最流行的歌谣,长江水寨就建在巫山十二峰内,有一条小港通进去,那完全是水寨所控制的,船才到港口,尚未折入,已经有几条快艇迎上来,十几名身穿水靠的汉子站在船头。

相距有四五丈时,他们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呼啸,分由两侧往他们这条船上纵来,楚无情与高强各居一侧,两个人都有了准备,不慌不忙,等来人的脚沾到船舷,长篙横扫直捣,将来人纷纷击落水中。

落水的汉子立即大声叫嚣,又想抢上船来,但他们的手才挨到船边,就被两人的长篙扫下去。

高强对长江水寨的人恨透了,看见有几个家伙居然想由水下凿通船底,不管他们的水性再精,也逃不过这位大行家的,眉头一皱,杀机已萌,掉过竹篙,改用包铁的那一头,直刺水中。

就像叉一般一篙下去,水面上就泛起一片殷红,显示着有一个家伙了账了,连刺五六人后,那班家伙寒了胆,不敢再逼近了。

郝思文微微皱眉道:“高老弟,手下留情,杀死这批小脚色不打紧,可妨碍了我们的计划。”

高强微笑低声道:“前辈不必顾虑,他们不问一声就逼近船上来,正好给我们一个把柄,态度放强硬一点。”

这时候快艇上一个虬髯大汉怒声叫道:“你们是哪来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撒野。”

他的话才脱口,高强飞出一口短刀,寒光照明,那汉子来不及闪躲,胸口着刀,栽落水中。

几条快艇上的人一见头目被杀死了,一面回头逃走,一面呜呜地鸣起螺角报警,而这时高强也和郝思文把应付的言词拟好了,缓缓催舟向港中荡去。

没有多久,港中驶来一条大船,船上站满了衣着鲜明的弓弩手,还有两尊赤铜炮管,对准了他们。

船头上站着一条铁塔似的大汉,老远就叫道:“来船报上字号来,否则就开炮了。”

郝思文已得高强的指点,稳立船头,冷冷地道:“没有这个规矩,先报上你们的字号来。”

那大汉怒道:“混账,难道你不知道这是长江水寨?”

郝思文沉声道:“我当然知道,但除了你们黄总瓢把子以外,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履险献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