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八章 智擒寨主

作者:司马紫烟

邢无极微笑道:“不仅是水道,陆道绿林也早就为黄社主把握了,参加泰山剑会不过是最后一骤而已。正因为把握了水陆两道的绿林,才能对天下武林大势了如指掌。凭心而论,上一次泰山剑会中,黄社主根本没把秋鸿山庄列为对象,自认必可夺魁,哪知令师深藏不露,到那天才尽出所学,由此看来,令师才是天下第一高人。”

楚无情道:“家师名心淡泊,如果不是为了要消弭因四霸天争胜而引起的杀劫,他老人家还是不愿出头的。”

邢无极道:“不错,社主对令师极为推崇,因而对白家堡也另眼相待。楚兄看得很清楚,白家堡那点实力,根本不足与九华剑社相抗衡,都是为了令师的缘故,社主才把白玉棠捧得高高的。”

李娇娇道:“那倒大可不必,家父与白家虽有亲谊,却因为志趣相异很少往来,谁也不管谁的事。”

邢无极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令尊与白老爷子到底是翁婿至亲,如我们对他老人家有不利的行动,令尊岂能坐视不理?为了免得跟令尊结怨,还是和平相处的好。”

李娇娇道:“那要看是为了什么缘故,假如是白家堡理屈在先,家父绝对不会插手。”

邢无极笑道:“社主志在大举,白家堡也雄心勃勃,争端在所难免,是非曲直就很难说了。令尊虽然不想介入纠纷,但到时候恐怕身不由己。”

楚无情道:“黄社主既然对家师如此推重,贵寨就不该容许假借我们的名义掳劫尤老伯的事发生。”

邢无极道:“绝没有这种事,黄寨主听说白二爷作了那番轻率的举动后,十分生气,但尤老英雄自己表示没有关系,说这只是一个小玩笑。碍在白家堡的面子,黄寨主不便多事,所以各位来了,他请各位自行到山寨里去查看以表示诚意,郝先生是老江湖了,该知道这种举措是多大的敬意,除了秋鸿山庄,我们对谁会如此让步?”

他的话振振有词,楚无情明知对方必然另有图谋,也无法说什么,只有在心里盘计着。

想了半天,一直等走完栈道,到达山寨的栅门时,他才想通了,这是一个高明之极的阴谋。

因为黄菊人在岷江受挫,使他们对尤惜惜的剑技莫测高深,黄菊人虽是九华剑社的好手,却不是最高的,但他输在尤惜惜剑下,就必须派更高的人出马了,可是又怕更丢人,因为更高的剑手不多了,除了黄三谷兄弟外,最多不超过四五人,这些人都身当要职,输不起的。

最好的办法是利用他或李娇娇来顶一场。所以才将计就计设下这个圈套。而他们选择了岷江这条路,更配合对方的计划,造成一场不可避免的争斗,假如能胜过尤惜惜,则九华剑社对尤惜惜的剑技已有个了解,不必再多顾虑,假如他们也输了,就证明尤惜惜剑技超凡,他们将尽力对付岷江水寨了。

比斗的结果,自己胜了尤惜惜,消除了九华剑社的顾忌,剩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善后了。最好的办法是往白家堡的身上一推,即使自己要追究,抬出白玉棠来一压,怎么样也不好意思太过分,只好不了了之。

想到这儿,他不禁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倒不如手下让着点,输给尤惜惜,也免了许多纠纷。

可是继而一想,那也解决不了问题,胜不了尤惜惜,事情就解释不清楚,他与李娇娇就无法离开岷江水寨。

即使拼命突围而出,伤人在所难免,跟岷江水寨结下的仇深了,岂不更遂了对方的心,何况经此一来,造成九华剑社对尤惜惜的错觉,倾全力以图之,自己作的孽就大了。

他一面庆幸自己没做下糊涂事,一面又觉得如此被人利用实在不甘心,何况还得上一趟白家把尤俊达接出来,才算善始善终。但到了白家堡后,事情能轻易解决吗?对方又会安什么阴谋呢?

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他,因此,他默默地跟着大家,连走到什么地方都没有注意,直到众人都驻足不前时,他还是向前移步,李娇娇出声招呼道:“楚大哥,你要干吗?”

楚无情闻声警觉,才发现处身在一个广场中,有几十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着劲装在操演剑法。

邢无极一笑道:“楚兄莫非想指教一番?”

楚无情一怔道:“指教什么?”

邢无极道:“方才兄弟已经解释过了,这三十六名剑手经寨主亲手训练,排就一个剑阵,也许兄弟的话夸大了一点,对楚兄这等绝世高手,自然不在话下……”

楚无情已经走到剑阵的边缘,假如说是心中在想一件事情没听他的解释,自然说不过去,只得道:“在下听邢兄说得有趣,只是想看得清楚一点。”

邢无极笑道:“楚兄何必客气呢,此阵排练已久,还没经人试过,楚兄有意指教,自是欢迎不过。”

这时李娇娇也凑上来低声道:“楚大哥,那家伙自吹自擂,把这剑阵说得多了不起,我听了实在不服气,但是现在看了一下,觉得真的有点鬼门道,你一定看出破绽来了,干脆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楚无情低声苦笑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没看见,刚才你在干什么?”

“我在想一件事,什么都没在意。”

“那你干吗要走来呢?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是想出了神,连有人在练剑都没注意。”

李娇娇道:“那怎么办,你已经走了出来,而且刚好是邢无极向我们叫阵之后,这时可不能再退。”

尤惜惜也凑了上来,听他们的谈话后道:“小妹以为楚兄胸有成竹,哪知竟是这样。这时候说退是来不及了,但这剑阵变化多端,玄奥莫测,楚兄对它一无了解,自是不宜轻试,由小妹先闯它一下吧!”

楚无情道:“尤姑娘有把握破阵吗?”

尤惜惜道:“凭心而论,小妹实无把握,否则刚才就出去煞煞他的气焰了,邢无极把我们带上来,主要就是展示这个剑阵,向我们示威,我对阵法略有所知,只看出东南角上较弱,似为可攻之点,但阵法变化是很难说的,必须体验后才知虚实,楚兄不妨在旁边观察一下。”

邢无极见他们三人在窃窃私语,笑着道:“怎么会呢?此阵并非为一二人所设,入阵的人数多少全无关系。因为由三十六人布成天罡之数,网罗六合,势及八方,即使千百人入阵亦不灭其威。”

楚无情一笑道:“这么说来,三个人与一个人是完全一样的,我们又何必多费人力?娇娇,尤姑娘,你们还是先看看吧,让我一个人进去。” 

李娇娇道:“你一个人行吗?我们进去也多少有个照应。”

楚无情道:“没有用的,剑阵之设就是要以少胜众,人多了反会互相牵制,还是我一个人方便些。”

语毕又对邢无极道:“邢兄,不是兄弟说大话,贵寨这个剑阵实在是浪费人力,对付庸手,一个就够了,对付高手,再多两倍也是白费。剑招到了最高的境界,根本就不需要多事纠缠,一招就足可克敌制胜。”

邢无极一怔道:“楚兄是说一招就能冲出剑阵?”

楚无情笑道:“冲出剑阵,连一招都不要,但要击破这个剑阵,也许要稍多几招。”

邢无极不信道:“那就请楚兄施展一下,让兄弟开开眼界。”

楚无情摇头道:“兄弟不便从命,因为兄弟来此做客,切磋技艺,讲究点到为止,兄弟剑艺不够精湛,手下难以控制,万一失手伤了人,就不好意思了。”

邢无极道:“没有关系,他们学剑的时日不久,才三四年光景,手下也极难把稳,万一楚兄突不了围所担的危险更大,连性命都保不住,兄弟先前就说过了,他们一出手就是杀着,自然也得准备被杀。”

楚无情道:“那总是不大好吧!”

邢无极笑道:“没关系,兄弟开始就说了,入阵之后,非死即伤,各凭天命,谁也怨不了谁。楚兄参加过泰山论剑,对九华的剑法很清楚,敝处的剑路一向就是如此。”

楚无情笑道:“兄弟以为还是以不伤和气为上,我就试试出阵的方法吧,兄弟保证剑不出鞘也能走出来。”

说完移前两步,已经走进了剑阵,邢无极一挥手,剑阵立刻发动,但见剑影交错拥至,楚无情视若无睹,随便走向一个方向,前后左右,共有六支剑对他身上刺来,而且六剑齐集一点,都是对准他的心脏,楚无情将胸一挺,六支剑分由胸背两胁等部位刺中。

但听得铮铮连响,六支剑齐腰而折。楚无情脚下不停,步伐加快,在他面前的两个剑手经不起他一撞分跌倒地,楚无情轻而易举地脱出了包围。

邢无极再也没想到他是利用这个方法出阵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干笑一声道:“楚兄的气功真了不起,这些人练剑的时日虽不长,但经过精选,内劲也颇具基础,三分厚的铁板,他们都能一剑刺穿,哪知在楚兄手下,竟是不堪一击,楚兄练的气功叫什么名称?”

楚无情笑笑道:“这个邢兄就问得太详细了。”

邢无极脸上一红,的确这一问显得太幼稚,练武的人,尤其是练气功的人,对自己所练的功夫都视为绝顶的机密,虽视如父子夫妇兄弟,也密而不泄,楚无情又怎么肯说出来呢?因此讪然笑道:“在下并非刺探楚兄练功的机密,而是心仪楚兄的火候精深,听说楚兄从李大侠学艺不过半年而已,怎么会有如此深的造诣呢?”

楚无情笑笑道:“在下跟家师学的是剑技,至于武功方面,则另有所承,因为授技的那位前辈严诫不得告人,所以兄弟不敢泄露,万请邢兄见谅。”

邢无极哦了一声道:“原来楚兄是带艺投师的,那就难怪了,否则半年时间就到这个程度,实在无人能信。”

楚无情正色道:“扎底的功夫虽另有所承,但在下所知所能,皆出家师的栽培,兄弟在泰山剑会上侥幸夺得几次胜点,也都是家师的恩泽所庇。”

邢无极似乎有点不甘心地道:“楚兄身拥奇能,这个剑阵自然不足一提,非战出阵,夫复何言。”

楚无情哈哈一笑道:“方才兄弟只试图出阵,故一招未发,但要破这个阵,恐怕也只需两三招。”

邢无极不信道:“楚兄是不是肯再指教一场呢?”

楚无情道:“指教倒不敢当,但楚某本观摩切磋之旨而来到贵寨,原希望看到一点较为高明的技艺,邢兄排出这么一个不成气候的剑阵,未免令兄弟太失望了。”

邢无极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显得很不好看,忍住气道:“原是排着好玩的,楚兄就权当活动一下筋骨吧!”

楚无情拔出长剑,再度回到阵中道:“也好,贵寨惊人的技业很多,想是留供款待名家之用,楚某初出茅庐,大概只够资格接受这种测试。兄弟不敢妄求,请。”

那六名剑手已经换了剑器,重新布好阵势,邢无极又打了个手势。这次他们已有了戒心,不敢轻易发动,开始时只是互相换位游走,如蝶穿花丛,慢慢将阵势绕到最后的范围,三十六人密密围成了一个圆形,然后才集中劲点,攻向正中的楚无情。

整个剑阵分作三层,最内一圈是六个人,中间为九人,外围是二十一人,袭击的部位也改取六点。

楚无情双足一拔,飘身高起丈许,躲过了第一圈的围攻,中圈的九个人跟着纵起,在空中拦击,楚无情只得舞剑架开,被逼回地面时,内圈的六个人却跳了起来,外圈的二十一个人群攻而至,一时剑气森森,光华耀眼。

楚无情就是想重施故技,跳身躲开,也办不到了。

因为跳起的六人配合好时间恰恰围在他的上空,以逸待劳,不让他有跳起的机会。同来的四个人都为楚无情捏了一把汗,不知他要用什么方法来应付。

但是楚无情身子一个后仰,施展铁板桥身法躺下去,剑在胸前舞成层层剑幕,挡住了八九支袭来的长剑,然后双腿腾空,一手支地,身子像陀螺般的旋了起来。

离身较近的几个人立刻被扫跌成一团,跟着他施展无心竹枝身法,一弹而起,刚好空中的六人坠下,被他剑上沉厚劲力触及,当当急响中,六支长剑都激射而出,飞向四方,围在外面的人眼见剑影袭来,必须横剑劈架。

好容易将飞来的长剑击落,楚无情的身子也跟着射到,长剑平拍,把那些人击向中央,或撞或绊,倒成一团。

楚无情长剑再发,在看得发呆的九名中圈剑手身前一掠而过,手法极快,剑身轻点。在每个人手背上拍了一下,九支剑铿然坠地,楚无情已展身飘出圈外。

观战的四个人忘情地叫起好来,邢无极的脸色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智擒寨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