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三十九章 马首是瞻

作者:司马紫烟

一路相安无事,这日,几辆车已进入秦中境界,绕过高山就距开封不远了。

快到伏牛山时,遥见远处尘烟滚滚,一人飞马风驰电掣而来。

骑着火胭脂带队的楚无情,立时挥手示意后面的车马停止前进。

来人已近,看清是秋鸿山庄的门客,脱离长江水寨后,此行担任侍候的马顺。

楚无情等他勒马停住,即问:“前面有情况?”

马顺道:“此去一路到伊阳,数十里内没有任何异状,甚至未发现一个行迹可疑的人物。不过,在伊阳县城里,听到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盛传秋鸿山庄已与邛崃古墓地区的招魂教联手,要控制天下各地的客栈,一律改为招魂客栈。”

楚无情惊怒交加,急问:“是什么人散布的消息?”

马顺恭声道:“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江湖人物,在茶肆酒楼高谈阔论着。我当时听了非常气愤,走上去向他们质问哪里听来的,他们不但言之凿凿,还要我不信自己去各家客栈看看……”

楚无情哼声道:“是不是每家客栈门楣上,都钉着招魂幡?”

马顺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我问那掌柜的,门上为什么钉着那玩意,他居然说是秋鸿山庄派人撂下了话,钉上招魂幡的,每家客栈给五千两银子,不钉的三天之内就让他们关门大吉。”

楚无情气得一言不发,拨转马头来到随后的第一辆马车前,李娇娇已跳下了车。

她诧异地问:“大哥,干吗停下来?”

楚无情神情凝重道:“姓朱的阴魂不散,非但继续冒招魂教的名,威逼利诱,要各地的客栈都改为招魂客栈,顺者给五千两银子,违者三天之内就要让人家关门,甚至还把秋鸿山庄也扯上了。”

李娇娇惊讶道:“怎么会扯上了秋鸿山庄呢?”

楚无情道:“他在江湖上放话,捏造秋鸿山庄与招魂教联手的谣言,现在已经是无人不知了。”

李娇娇气得破口大骂:“这该死的猪八戒。”

楚无情深深叹了口气道:“朱大发这一手实在恶毒,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湖。如此一来,老师的一世英名,恐怕就要被他搞得毁于一旦了。”

李娇娇更是又气又急:“那怎么办?”

这时高强和尤惜惜也下了车,赶过来争着问:“前面有状况?”

楚无情摇摇头,苦笑道:“情况倒是没有,但我曾经跟一个姓朱的发生点过节,一路上不惜代价雇了杀手对付我都未得手,如今却把账算在秋鸿山庄头上。”

高强和尤惜惜都不知道楚无情与朱大发结怨的事,而且一路上并未下榻客栈,更不知道什么招魂客栈。

当他们听完整个事情的始末后,尤惜惜首先就沉不住气,愤然道:“这姓朱的也太卑鄙了,师哥,你的江湖阅历比我丰富,可曾听过朱大发这号人物?”

高强道:“早在多年前,听说有个姓朱的赌棍,专以诈赌行骗,有一次被人当场揭穿,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使他在江湖上无法立足,带了一批人逃离中原。后来在苗岭发现一座金矿,从此发了迹,但不知是不是他。”

楚无情道:“没错,就是他!”

李娇娇忧急道:“不管那个姓朱的是不是他,反正恶意中伤秋鸿山庄的一定是他绝错不了,我们得设法把这事澄清,以免江湖上以讹传讹才是。” 

尤惜惜轻喟道:“若是在岷江水寨势力范围之内,凭我一句话,问题即可解决,但这长江两岸……”

高强道:“依在下看,不如找出姓朱的来,干脆跟他一次作个了断。”

楚无情勉强地一笑道:“我早就作了这个打算,可是在泰山论剑之前,在平邑他曾亲自出马之外,他就未再跟我照过面。在古宋县,他是以二万两黄金的代价,收买了招魂教,也正因为招魂天尊失信,没有把我们照约定交出,使他们之间反目成仇。后来在仁寿县城里找上我们的是一僧一道……”

高强忽道:“楚公子,你说的那一僧一道,很可能就是江湖上恶名昭彰的凶僧和恶道二人。”

楚无情“哦”了一声,问道:“高兄知道他们的来头?”

高强点点头:“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在下正好到江安去办事,风闻曾任京城总捕头的神捕铁元鹏,告老还乡后回到江安定居,被当年的仇家花钱请出那一僧一道,准备要将铁家灭门。”

“我跟铁元鹏谈不上深交,只有个几面之缘,觉得他为人很正直豪爽。听说这消息就在江安留下了,一直等了三天,果见凶僧恶道双双入城,我就亮出身份,并且抬出岷江水寨的招牌,限他们即刻离城,否则不惜大动干戈。”

“当时他们很惊讶,似乎没想到消息会走漏。而且心知江安属于岷江水寨的范围,又看我们人多势众,只得一言不发地出了城。”

“可是数日之后,他们竟潜返城里,把铁家全家十三口赶尽杀绝,在下要不是水寨的事无法分身,早就去找那两个佛门败类算账了。”

楚无情道:“在仁寿县他们吃了我和师妹的亏,说不定这次也会跟来。”

高强愤声道:“那最好,省得我去找他们了。”

李娇娇沉吟一下,忽道:“大哥,姓朱的耳目众多,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路上都有人在暗中监视跟踪,不会不清楚我们的动向。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们很可能会在我们回到秋鸿山庄前拦截,说不定早已在守株待兔呢!”

楚无情微微点了下头道:“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这归程的最后一段路,我们得特别小心。尤其车上还有黄三绝和邢无极两个人质,更出不得任何差错。”

李娇娇提议道:“大哥,反正黄三绝和邢无极都被制住了穴道,我们也不必担心被人识破身份了,只须留两个人在车上看守他们,其余的人全骑马随行护车吧!”

楚无情谨慎道:“不行,我们一方面得防姓朱的拦截,一方面也不能不防九华剑社的人。如果黄三谷得知黄三绝和邢无极落在我们手中,绝对会派人在途中拦截的。”

“所以我们必须严密看住这两个人质,才能使九华剑社的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李娇娇不再表示异议,便与尤惜惜和高强各自回到了车上去。

楚无情一打手势,车马又继续前进了。

从伏牛山下到伊阳县尚有好几十里,估计大约在日落前可抵达。

这一带仍属西山地区,车马行驶无法太快,半个时辰才不过奔出二十多里。

远远望去,遥见前面里许处,正是两座山麓下形成的一处隘道口,形势十分险恶。

楚无情立即提高警觉,一马当先,马顺也策马紧随在后。

他们这一行是四辆马车,加上骑马随行的十来个秋鸿山庄门客,以及四名赶车的,总共二十三人,看起来也勉强算是浩浩荡荡了。

楚无情把头一转,向紧随身后的马顺问道:“你来时,有没有留意前面那处隘道口?”

马顺一夹马腹,赶前应道:“那是一个时辰之前,小的特别留意查看过,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楚无情的个性一向谨慎,虽说马顺一个时辰前曾查看过那处隘道,但他仍不放心。因为这一个时辰之内,足够调兵遣将,设下埋伏的了。

距离隘道口十数丈外,他就打出了手势,示意后面的车马放缓奔势,由他带着马顺先去查看。

两人飞马冲入隘道口竟然未见任何动静。

楚无情为了慎重起见,把马顺留在隘道口,独自又奔出十余丈,确定没有异状,才打出手势,示意马顺招呼后面的车马可以进入。

车把式都很有经验,遇上形势险恶的狭谷或隘道,必须快马加鞭尽速通过。

当最后一辆马车刚驶进隘道口,突闻隆隆巨响大作,仿佛天崩地裂,两边山上滚下了无数巨石,势如排山倒海,刹那间封住了隘道口。

楚无情大惊,振声急喝道:“快走!”

但车马刚奔出不及十丈,又响起了一阵隆隆巨声,隘道内两边山上又滚下无数巨石,堆积成一座小山丘挡住了去路。

这一来,顿成前后受阻,使得车马进退不得。

楚无情将马勒住,但他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地吩咐那十来名门人下马备战。

李娇娇、尤惜惜和高强也下了车,见状不禁惊怒交加,各自亮出了兵刃。

就在这时,只听喊杀震天,两边山头涌现出近两百人,其中弓箭手占了一半。

但他们并不急于发射,只是不断地呐喊,以壮声势。

楚无情此刻最担心的是马匹,尤其怕被乱箭伤了李娇娇心爱的火胭脂,否则他可以挥众杀上山去,也比当箭靶强得多。

他急忙翻身下马,指挥车把式将四辆马车,围成个四方形,把所有马匹都围在其中。

当然,最重要的是火胭脂,特地指派两门人负责保护它。

李娇娇又惊又怒,赶到楚无情身边,急问:“大哥,我们怎么办?”

楚无情判断道:“他们不急于发射,大概是想把我们先困住,等待姓朱的发号施命吧!”

高强也赶来气愤道:“与其当箭靶,咱们不如兵分两路杀上山去!”

楚无情不便说出私心是为了怕火胭脂被乱箭射杀,那岂不是一匹马比二十多条人命更重要?

他沉吟一下,慎重道:“朱大发非常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依他的个性和作风来看,用乱箭射死我们根本无法满足他的报复心理,如果不出我所料,他很快就会露面,非亲手杀我方解他的心头之恨。”

高强有些不以为然,但被走来的尤借惜以眼色制止,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

倏地,呐喊声突然停止,山上果然传来一阵得意忘形地狂笑,一听就是朱大发的声音。

他狂妄不可一世地道:“姓楚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

楚无情振声道:“朱大发,你我的恩怨跟别人无关,下来我们作一了断吧!”

朱大发不屑道:“要取你小子的命,易如反掌,何必弄脏我的手!”

楚无情故意激他道:“我看你还是亲自动手比较好,别人不一定可靠。譬如像招魂天尊吧,你白白花了二万两黄金请他对付我,结果他不但把我们放了,还要我来杀你呢!”

朱大发信以为真,怒问:“他真要你杀我?”

楚无情道:“你把他的窝都抄了,他能跟你善罢甘休吗?”

朱大发怒哼一声道:“是他先不仁,我才不义!”

楚无情讥道:“你们一个不仁,一个不义,如果联手,那真成了不仁不义。”

朱大发反chún相讥道:“你跟招魂天尊联手也不错啊,客栈是江湖人物外出,或商旅必须落脚的地方。将来招魂客栈遍布各地,那才是财源滚滚的独门生意呢!我替你们想的主意够高明吧?”

楚无情敞声大笑道:“确实高明,可惜你在苗岭只挖到一座金矿,照这样折腾下去,散财童子当不了多久,那点家当就会败光的。到那时候,你连嫁妆都拿不出,三个宝贝女儿就没人要啦!”

朱大发仿佛被击中要害,勃然大怒道:“姓楚的,你死到临头,还敢在我面前耍嘴皮子!”

楚无情道:“因为我想早点死,你还在等什么?只要一声令下,我们这些人就难免万箭穿心了。”

朱大发哼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招魂教的古墓不照样被我的火箭烧了个精光。”

楚无情哈哈一笑道:“区区招魂教算得了什么,你当然敢烧,但你惹不起九华剑社的黄三谷!”

朱大发不禁一怔,他之所以未敢下令发射,正是有所顾忌,惟恐误伤车上的黄三绝和邢无极。

他果然耳目众多,消息灵通,居然早已获知楚无情等人闯入长江水寨,擒俘黄、邢二人,惟恐误伤车上的黄三绝和邢无极。

自从泰山论剑后,李秋鸿虽仗剑术精湛,技压群众,夺得天下第一剑殊荣。但九华剑社却名声大噪,甚至驾凌四霸天之上。尤其如今公然与岭东白家堡结盟,更是如虎添翼,狂妄不可一世。

车上的黄三绝是九华剑社主持人黄三谷的弟弟。凭朱大发这点财势,哪敢拿鸡蛋去碰石头。

这正是朱大发投鼠忌器的主要原因,否则他早就一声令下,万箭齐发了。

楚无情也未料到,车上的两个人质,反而成了他们这一行人的护身符。

山上忽然沉静下来。

由于距离何止百丈,楚无情无法看清人影憧憧,除了朱大发之外,究竟还有些什么人在山上。

这时身边的李娇娇轻声道:“大哥,我现在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发射了,原来是怕黄三绝和邢无极遭到池鱼之殃。”

楚无情微微把头一点道:“这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马首是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