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章 寿堂搏杀

作者:司马紫烟

朱大发父女四人,正在合力围攻一个老者。

老者老态龙钟,伛偻着身子,白发苍苍,脸上满布皱纹,形同树皮,看上去至少八九十岁了,但他却精神抖擞,手中一把剑舞得虎虎生风。尽管是以一敌四,丝毫未居下风,反而攻多守少,逼得那父女四人险象环生。

朱大发左手抡舞金环,右手以断掌后装配上的钢钩为兵器,配合朱门三艳的三柄利剑,战得十分吃力。

楚无情一见那批绿衣男女,就猛然想起招魂教的徒众,但却不认老者是何许人。

刚好萧振雨奔上山,一见那老者,不由地失声惊呼:“招魂天尊!”

楚无情掠至他身旁,惊诧地问:“真的是他?”

萧振雨道:“没错,绝对是他。二十年前他就是现在这模样,不过如今更苍老了。可是,上回见他时,他已返老还童……”

楚无情不禁想起招魂天尊的姐姐,那位看似十五六岁少女的玉姑娘,在那夜被他一剑刺中练功罩门,破功不到片刻后,迅速变成了百龄老妇。

难道招魂天尊也……这似乎不大可能,否则他此刻怎么以一敌四。

楚无情虽无法知道,招魂天尊是如何恢复他那种年纪应有的形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亲自率众追踪而至,必是为了邛崃古墓被烧毁,来找朱大发讨回公道的。

此刻双方战况正烈,楚无情不慾插手,急向李娇娇他们示意,暂且置身事外。

但萧振雨却咽不下刚才几乎丧命乱箭下的那口气,怒声喝道:“朱大发,你连我都想杀,未免太过心狠手辣了吧?”

朱大发怒哼道:“这就是你替我办的好事,花了我二万两黄金,到头来居然要杀的是我。”

萧振雨反驳道:“哼!这些年来,我为你出力卖命,任何事只要你交代一句,我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结果又怎样?为了杀姓楚的,你居然不顾一切,要我也把命赔上,今天是你自食恶果的时候了!”话说甫落,他已挥剑疾扑而上。

朱艳月一挺手中蛇形剑,截住了萧振雨。过去这些年来,萧振雨之所以心无二志,甘心受朱大发驱使,固然是为了贪图荣华富贵,更大的原因就是为了朱门三艳,希望有朝一日能获三姐妹中的一个青睐,那就人财两得,一辈子享用不尽了。

这时见朱艳月一脸杀气攻来,使他不由地收住扑势,双手一拱道:“二小姐……”

朱艳月根本不容他说下去,蛇形剑连连急攻,逼得萧振雨不得不出手迎战。

萧振雨对朱大发刚才的遽下格杀令,虽感到极端痛恨与愤怒,却无法迁怒在朱艳月身上,所以只守不攻。朱艳月却不然,因为她已看出招魂天尊极难对付,尤其对方人多势众,而己方已伤亡惨重。所以必须速战速决,尽快解决萧振雨,好助她父亲一臂之力。

念及于此,她的出手更见泼辣狠毒,招招无不专攻对方致命要害。

这一来,顿时激怒了萧振雨,手中剑一紧,立时展开了反击。

双方势均力敌,一时难分强弱,战了个难分难解。

李娇娇看在眼里,似不愿袖手旁观,赶至楚无情身边轻声道:“大哥,你不是说招魂天尊并不坏吗?而且那夜他放了我们,

我们何不助他一臂之力……”

不料她如此轻声说话,竟能被招魂天尊听得一清二楚,一面猛攻朱大发父女三人,一面振声道:“不必多事,等我解决了他们,就轮到你们了!”

楚无情闻言一怔,心想:“那夜他放走我和娇娇,事情已经了结,怎么还余波荡漾?莫非是为了他姐姐……”

念犹未了,李娇娇那火娘子的脾气又爆发,赌气道:

“哼!你别不知好歹,如果我们帮助姓朱的,看谁倒霉!”

朱大发方面由原来的强势变成了弱势,除了他自己和三个女儿,以及剩下不及百人的手下,身边可说已无大将可用。

虽然对面山头上,尚有他一支伏兵,但似乎已遭到了招魂教那批绿衣男女的突袭,无法赶过来增援。

情急之下,他突发异想,竟接口道:“对!如果你们助我打发这老魔头,不但前嫌一笔勾销,我还以万两黄金为酬!”

楚无情不屑道:“你为了对付我,给招魂教黄金二万两。现在反过来要我们助你打发,却只给一万两,未免厚彼薄此!”

朱大发急道:“你们要多少尽管开口,我绝不讨价还价,保证如数照付……”

不料这一分神,险被招魂天尊一剑刺中。

幸好右腕装上特制钢钩,不畏刀剑,及时奋力将来剑挡开,

化解危机。

但招魂天尊的剑借那被荡开之力,趁势翻身一剑刺向由侧面攻来的朱艳日。

这招回首用得极为精绝,朱艳日原是见父亲形势危急,奋不顾身挺剑扑上前抢救的。等她惊觉招魂天尊的剑反向自己刺来,已然收不住扑势。

她如同自己硬向对方的剑上撞去,只听一声惊呼,剑已刺入她胸腹正中。

招魂天尊的剑一收回,朱艳日便倒地不起。

朱艳星悲痛慾绝地狂叫一声:“大姐……”

她已顾不得强敌当前,直向倒毙地上的朱艳日扑去。

朱大发更是心如刀割,悲愤地狂喝道:“老魔头,我跟你拼了!”

只见他形同疯狂,挥动金环与铜钩,直扑招魂天尊。

招魂天尊从容不迫,剑出如银虹匹练,用的竟是秋鸿剑法中精招绝式,似乎故意要在楚无情面前炫耀他的记忆奇能。

李娇娇看得目瞪口呆,她简直无法相信,招魂天尊竟能将秋鸿剑法,施展得如此精熟。

楚无情却心里明白,招魂天尊具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异秉,那夜他们交手的一招一式,他已完全记在心里。

这确实是个很麻烦的事,而且是个令人头疼的人物。一旦他把秋鸿剑法传授给招魂教的徒众,李秋鸿多年来独创的精招绝式,岂非变成不足为奇的剑法?

楚无情感到非常困扰,这个后果的确是很可怕的,除非是……

念犹未了,朱大发已渐呈不支之象,突向一旁观战的六名黑衣杀手以重利相诱道:“谁助我杀了这老魔头,我给黄金万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已倒戈,决心向朱大发讨回公道的六名杀手,果然为之心动,立时争先恐后,齐向招魂天尊攻去。

正跟朱艳月战得难分难解的萧振雨,一见六名杀手反复无常,为了万两黄金竟又倒向朱大发,急忙劝阻道:“你们不要受姓朱的……”

不料这一分神,朱艳月趁机欺身而近,蛇形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萧振雨的心窝。

萧振雨惨叫一声,双目怒睁地瞪着朱艳月,用左手指着她道:“小姐,你,你……”

突然口喷鲜血,双膝一屈跪跌下去,随即身子一歪,便倒地毙命。

但他两眼仍然睁得大大的,似乎死不瞑目。

朱艳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急忙回身扑向招魂天尊,加入了围攻阵容。

这时情势又有了变化,由于六名黑衣杀手为重利所诱,再为朱大发卖命,使得招魂天尊成了以寡敌众的局面。

李娇娇对在古墓石室中,受招魂天尊之辱仍难忘怀,故意问道:“老魔头,现在需要我们助你一臂之力吗?”

招魂天尊断然道:“不稀罕!”

李娇娇耸耸肩,幸灾乐祸道:“好吧,希望你不要死得太难看。”

招魂天尊似被激起了怒火,狂喝声中,剑招跟着一变,竟然施展出那夜楚无情击败他的招式,也就是秋鸿剑法中的九手秘式之一。

剑势如银虹匹练,惊雷迅电般飞斩而出,凉风一卷,两名黑衣杀手应剑而倒。

紧接着反手一剑回挑,从招魂天尊背后攻来的一名黑衣杀手,顿告开膛破腹,自腹下至胸口,被利剑挑开一道尺许长的血口,肚破肠出。

举手投足间,三名黑衣杀手便丧命剑下,使得另三名杀手惊得魂飞魄散,一时踉跄不前。

朱大发也已看出,招魂天尊施展的剑路,与那日在邑镇外破庙内,楚无情斩断他右掌的剑招如出一辙。

他不由地怒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秋鸿山庄已跟招魂教联手,一个鼻孔出气了!”

招魂天尊狂笑道:“哈哈!你的眼力倒不错,居然能识出我用的是秋鸿剑法,那你再看看这个!”

剑招倏地一变,施展出黑衣杀手们刚才狠拼猛攻的玩命路数,看得剩下的三名黑衣杀手瞠目结舌,几疑招魂天尊跟他们师出同门。

实际上,这八名黑衣杀手并非师出同门,他们只不过是臭味相投的亡命之徒,物以类聚凑在了一起,专门苦练最凶狠恶毒的杀人剑招,以便组成这个职业杀手集团。

所以他们的剑法无门无派,完全是为杀人所创。

招魂天尊竟能在交手之后,立时过目不忘,一招一式毫无差错,怎能不令他们莫名其妙。

露了几手黑衣杀手的剑招,招魂天尊的剑路又一变,使出了朱门三艳用的精招绝式。

朱大发果然为之大感惊讶,他这三个宝贝女儿,是花了无数珍奇珠宝为礼,才拜在无量山蛇仙子门下的。

蛇仙子是汉人,武功极高。但她一生任性好强,年轻时跟一

个热爱她的男人,为了印证武功而反目,失手杀死了对方。悲痛之余,远走苗疆,从此未返中土。

如今她已年近古稀生平从未收过弟子,朱大发是当年发现金矿时,无意间见到蛇仙子的。

朱大发得知蛇仙子身怀绝世武功,后来发了迹,便亲自带着三个幼女,备重礼登门苦苦相求,终于使这位多年与世隔绝的女异人,勉为其难答应传授三姐妹武功。

所以朱门三艳用的兵器是蛇剑,而学的便是蛇形剑法。除了蛇仙子本人及她传授过的朱家三姐妹,没有任何人习过这种独门剑法。

朱大发对三个女儿的剑法,因为经常看她们练,自是非常熟悉。但由于自己的兵器是一对金环,跟蛇仙子的剑路截然不同,

所以从未练过。

此刻见招魂天尊施展出来,似比他三个女儿更精熟,怎不令他匪夷所思。

朱艳月更是看呆了,忍不住惊诧地问:“你跟我师父蛇仙子是什么关系?”

招魂天尊剑势一收,哈哈大笑道:“啥关系也没有,我只是要用你们同样的剑招,取你们的命,这就叫做以牙还牙,也可说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朱艳星恨声道:“二姐,大姐被这老魔头杀了,你还跟他扯什么关系。就算是师父,我们也要为大姐报仇!”

朱大发未及喝阻,两姐妹已发动,她们满怀悲愤,决心要为丧命在招魂天尊剑下的朱艳日报仇,简直奋不顾身,双双合力展开一轮猛攻。

朱大发已痛失长女,哪能再让两个女儿送命,狂喝一声,直向招魂天尊扑去。

他已豁出去了,拼着挨上一剑,金环与钢钩齐发,形同拼命。

招魂天尊抡剑飞斩,刚将朱艳月和朱艳星攻来的两把蛇形剑,震得脱手飞坠。一见朱大发又攻到,立时回剑挺刺,竟用秋鸿剑法中的一招秘式,笔直刺进朱大发心窝。

不料几乎是同时,朱大发却以毕生功力所聚,用钢钩重重扎入招魂天尊的脑门。

由于朱大发的扑势太猛,两人的身子猛然相撞,双双如同拥抱在一起倒了下去。

就这一眨眼间,这两个各霸一方的枭雄,便出乎众人意料之外地两败俱伤,双双同归于尽。

手中已无兵刃的朱艳月和朱艳星,眼见父亲为了抢救她们,

不惜以命相拼,顿时又惊又悲,双双扑了上去,扶起胸口插着剑的朱大发,齐声惨呼:“爹……”

朱大发已奄奄一息,强自振声道:“快……快去……找,找你们师父,为我……报,报……”

话犹未了,他已气绝而亡。

而被他压住的招魂天尊,却已倒地即告毙命。

顿时,除了两姐妹抚尸痛哭,整个山头静寂无声,连双方的厮杀也告停止。

树倒猢孙散,招魂天尊和朱大发一死,两边的人都成了群龙无首,已有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议,大概是打算伺机开溜了。

李娇娇望望楚无情,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似乎在问如何处置这两姐妹。

楚无情神色木然,未作任何表示。

两姐妹突然停止哭泣,朱艳月双手托抱起朱大发的尸体,朱艳星也过去扛起朱艳日,一言不发地向另一边山坡走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寿堂搏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