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二章 凶相毕露

作者:司马紫烟

白玉棠的脸上多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道:“二位是否能给老朽个薄面,改日再行解决?”

李娇娇道:“外公,你别再揽事了,今天这些事本来可以不必发生的,都是黄三谷存心要借这个机会立威风,他可曾给您留过一点面子?”

黄三谷有点不好意思道:“李姑娘这话太过分了,黄某对白老爷子一向十分尊敬。”

李娇娇冷笑道:

“算了吧,黄先生,这话对别人说还可以,岭东白家堡是我每年必来的地方,我还有不清楚的吗?今年在这儿负责接待的,哪一个是以前的旧人,上下都是在你的控制之下,你还好意思说这些!”

黄三谷道:“敝人与白老爷子联手以来,由于事实需要,人手颇感不敷,凡是岭东的人,因为经验较丰,颇堪借重,都分派到各处高就了。”

李娇娇冷笑道:“话倒说得好听,事实上也不错,我外公手下的旧人都担任了较重要的职务,但是哪一个是独当一面的?上面都是你的人把持一切,把话说开了,你无非是利用那些人作牛马而已。”

{

黄三谷也冷冷笑道:“李姑娘的嘴真厉害,黄某不得不承认,白家堡的人都是担任次要的职务,但黄某绝无私心,用人惟才,如果真有人能独当一面,黄某绝不埋没人才,问题是他们担负得了吗?”

这番话大大地伤了白玉棠的自尊,脸色微变道:

“黄老弟,这么说来老朽手下全部是些酒囊饭袋了?”

黄三谷一笑道:“白老不必多心,黄某是就事论事。但白老手下的那些人,的确是疏于栽培,难当重任。况且每次人员调动时,黄某都征求过白老的同意,且将职务的重要性申述明白,白老自己也以为他们担当不了。”

白玉棠愤然道:“我事前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局面。”

黄三谷笑道:“黄某在发动之前,早已筹思妥当,准备开创的局面就是这么大,要干就得轰轰烈烈地干。”

白玉棠垂头无语,李娇娇愤然道:“外公,你干吗要受他的挟制?了不起跟他拆伙,把人都撤回。”

白玉棠一叹道:“孩子,你是不懂的,我何尝没打算过,可是局面大得令我无法想象,我手下的那些人,连你几个不成材的舅舅在内,他们几时有过这么显赫的机会,即使是听人驱策,也心甘情愿,因此他们都不听我的话了,这次我过生日,除了你大舅入赘丁家,担负起太极门的要务,还能抽空赶来给我磕个头,其余几个连影子都不见。”

李娇娇似乎没想到情形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怔了一怔道:“金蛟二舅呢?他不是回家了吗?”

白玉棠愤然道:“别提这个畜生,他不是我的儿子了。这次他把尤掌门人带来,我竟毫无所知,由此可见……”

莫九娘笑道:“白老爷子,这可怪不得白二爷,他是个公私分明的干练人材,这事是我一手负责的,连社主都不知道,自然不必麻烦您老人家了。”

黄三谷笑道:

“白老,我办事一向是分层负责,各有所司,由主事人向我负全责,你我只要坐享其成,何必去管那么多呢?”

白玉棠怒道:“无论如何白家堡到底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办事处,他们把人带来,我有权知道。”

莫九娘道:“老爷子,话要说清楚,人是由长江水寨带来的,可没有利用白家堡的名义,用不着您负责。”

李娇娇道:“可是我们到长江水寨时,黄三绝却一口推到金蛟二舅头上,这又该怎么说呢?”

莫九娘微笑道:“李姑娘,黄三绝虽是社主的胞弟,但你也清楚他当不了家,他落在你们手中,社主已有了交代,杀留听便,他的话怎能作数?长江水寨的真正负责人是我,有什么话你找我谈好了。”

语毕将脸一偏,转向白玉棠道:“老爷子,劫持尤掌门人虽由二公子主持,却是我的主意,如果您实在不满意,我也可以不管,由您做主好了,您又将如何交代呢?尤掌门人是一门之长,被劫持来此,您就是杀了白二爷,人家也未必会满意,您是否舍得这么做呢?”

白玉棠愤然道:“这个胆大妄为的畜生,杀之不为过。”

莫九娘一笑道:“您打算这么办,我当可遵命,一个时辰后,我叫人拿了他的脑袋向您交差。”

白玉棠道:“为什么要你们杀,把他叫来我自己动手。”

尤俊达连忙道:“白老英雄,这不过是个误会。”

莫九娘却笑道:

“白老爷子,您要处置白二爷,我们可以照办,可不能叫他来,因为我刚叫他去办另外一件事去了,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知道,他的行迹是我们业务上的秘密,我不能暴露,只能间接执行您的命令。”

白玉棠怒道:“我自己的儿子我都不能管了。”

莫九娘笑道:“谁说您不能管了,您要他的命,我们都可以遵行代办,问题是您下定了决心没有?”

白玉棠刚要开口,李娇娇道:“外公,算了吧,二舅也是在人指使下才做那些事的,归根结底,问题的重心还是在这儿,您让我们自己解决了吧!”

白玉棠颓然无语,莫九娘就笑笑道:“如果只为尤掌门人的事,我与尤姑娘一战就可以解决,如果秋鸿山庄一定要插手,·我们也不推辞,但解决的方法可不如此简单,社主虽然不便干预,九华剑社还有别的人呢!”

楚无情觉得这批人实在狡猾透顶,乃冷笑道:“可以,事情一桩桩地来,现在你们先解决好了。”

莫九娘拔剑向尤惜惜道:“尤姑娘,我们这一阵耽误得太久了,在开始之前,我还是希望你多考虑一下,答应黄公子的婚事,化干戈为玉帛。”

尤惜惜沉声道:“你别做梦了,告诉你一件事,别说出头做媒,就是黄三谷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你击败了我也没有用,我师门还有别人呢。”

黄三谷忙道:“尤姑娘这等年纪即有如此造诣,令师必定是一位绝顶高人,尤姑娘能否见告?”

尤惜惜冷冷地道:“不必,我自己的事自己能解决,除非我死了,我恩师自会出头找你们。”

莫九娘笑道:“尤姑娘不要以为这是一个人的事,你身上还背着岷江水寨的几百条人命呢。”

尤惜惜愤然出剑进击,莫九娘架后迅速回了一招,两个人就斗在一起。以剑术造诣而言,两人倒是不相上下,互相有攻有守,而且都是守势后接上攻势,一来一往,互递到三十招后,楚无情的眉头已皱了起来。

李娇娇忍不住道:“大哥,你看尤姐姐会胜吗?”

楚无情摇头道:“不会,能支持到百招之外就难得了。”

李娇娇不以为然地道:“我的看法不同,尤姐姐的招式比她精妙多了,这个莫九娘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招!”

楚无情轻叹道:“关键就在此,莫九娘用的都是通常可见的俗招,却能化俗为奇,这证明她的造诣很深。”

李娇娇道:“光凭那些俗招可击不败尤姐姐的。”

楚无情道:“是的。这些招式太普遍了,俗得人人都知道趋避之法,所以她总是用来应付攻势,同时也松懈惜惜的戒心,等惜惜以为她的能为不过如此时,她的精招突出……”

李娇娇道:“这是个很费劲的战法,而且也相当冒险,万一她的招式解不了尤姐姐的攻势呢?”

楚无情道:“她敢采取这种战法,自然有相当把握,你没有看见她每一手都能及时回攻吗?这证明她进退之间仍有余裕,最多在危急时把攻招再化为守势而已。”

李娇娇不解道:“九华剑法的路子以辛厉快速见长,她何以要采取拖延的战法呢?”

楚无情道:“这很显而易见的,九华剑式已经展示过多次了那些精招未必再有效,而她对惜惜的剑路却毫无所知,只有利用这个方法来加以了解,摸准路数后再以精招制胜,这样也避免绐我们看得太多,因为她明白,今天并不是战胜惜惜后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李娇娇忧形于色道:“那我们也得准备一战了?”

楚无情轻叹道:“是的。就算惜惜能胜过莫九娘,我们也是难辞一战的,除非把他们全数击败,今天很难平安离开此地。这一次我们实在来得很轻率,都怪我太过聪明,以为他们想利用你外公来压我们。”

李娇娇道:“别的人倒不在乎,最难斗的是黄三谷,楚大哥,你有几分把握能胜过他?”

楚无情道:“我一分把握都没有,但黄三谷今天不会下场的,否则他就不会叫莫九娘出面了,一切的事分明由他主使,他却退过一边,就是要预留退路,我们只是一批后生末进,不是他争雄的对象。”

李娇娇道:“只要黄三谷不下场,我们还怕什么?”

楚无情叹道:“你错了,今天在场的人,多半是在泰山剑会上没露过底的,这批人才是黄三谷的得力班底。”

李娇娇表示不信,可是场中高下已分。

战至一百二十招时,尤惜惜见久战无功,心中焦躁,精招突出,一剑斜撩,手法精绝之极。莫九娘退后稍慢,被剑刃抹破了外衣,肩头也出现了一丝血痕,可是她回手连攻三剑,疾若电光石火,第二剑就击落了尤惜惜手中的兵器,第三剑逼住了她的咽喉笑道:“尤姑娘剑术精绝,但搏斗的经验还差了一点,一击得手,并不表示你胜了,必须将对方真正地控制在剑下才算数。”

尤惜惜的脸色略见苍白,但神态十分从容道:“莫九娘,你别得意,虽然我的剑被你击落了,并不表示我剑技不如你,因为我心中未存杀机,才给你一个得手的机会,否则先中剑的是你,哪有反击的机会?下次就有你看的了。”

莫九娘笑道:“你还想有下次吗?”

尤惜惜道:“除非你现在杀了我,不然总会有下次的。”

莫九娘哈哈一笑道:“不可能了,我现在就用剑逼住你,由别人将令尊再度请到九华去,你若答应了黄少爷的婚事,自然不会再恨我这个冰人,不然的话,你们父女俩一起到泉下做伴,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找我比剑了。”

说完一偏头道:“谈秋,你把尤老英雄请出去。”

谈秋是个中年人,一脸冷漠,全无表情,缓步走过来道:“尤老英雄,车已备妥,你也是一门之长,总不愿意被我押着出去吧?互相留些体面吧!”

高强愤然起立道:“要带走家师可没有这么容易。”

谈秋看都不看他,鄙夷地道:“高强,在水里你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在陆地上你连条泥鳅都不如。”

高强差一点就想发作,但对座的楚无情朝他摇摇头,他忍了一下来道:“很好,我就坐着不动,看你是否有本事把家师带走。这儿是白家堡,不是你们九华山,白老英雄的寿堂,还不是容你们横行的地方。”

尤俊达连忙道:

“高强,我们自己的事不可牵连到白家堡;尤其在白老英雄的寿辰,更不可失礼。”

这师徒两人话都说得很厉害,一个明扣,一个暗扣,使得白玉棠十分为难,管也不好,不管也不好。

黄三谷也不弱,微微一笑道:“白老爷子,岷江水寨的人并不是专诚给你祝寿来的,因此你大可不必理会。”

楚无情接着笑道:“对,老爷子,今天是您老人家大喜的日子,实在不必动气,如果有人对您不尊敬,我与娇娇就足够把他们打发的了。”

谈秋一横眼道:“阁下是存心插手了?”

楚无情道:“尤老伯此刻坐在我们桌上,你想把他老人家请走,至少要跟我们打个招呼才是。”

谈秋冷冷地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一声。”

楚无情一笑道:“请,只是尤老伯年事大了,又被拘困了几天,精神不太好,你可得对他老人家客气些。”

这番话不着边际,令人莫测高深,谈秋倒是怔了一怔,沉思片刻后,还是向前一步道:“尤掌门人请吧!”

尤俊达看看楚无情,见他作了个不必理会的表示,乃道:“老朽离家日久,急于回去看看,九华之行不必去了。”

谈秋沉声道:“这不是请你去做客,由不得你自己做主。”

尤浚达道:

“那就是要用强了?老朽等着看看阁下的手段,光凭你几句大话,还不能吓倒人。”

谈秋笑了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凶相毕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