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三章 踏入陷阱

作者:司马紫烟

白玉棠忍不住道:“黄老弟,老头子要多句嘴了。一个修为到家的剑手,应该具有眼观四处,耳听八方的警觉,即使用暗器对付她,.也安不上偷袭两个字,何况楚无情用的是长剑,再说莫九娘并没有伤在楚无情的剑下,而是在误伤自己人之后被制住的,这证明她的技艺太差。我们两家既然合作,九华剑社的损誉我也有份,我宁可接受一次光荣的失败,也不想强词掩饰。”

黄三谷没有话说了。但他深沉得很,居然笑着道:“白老指教极是,黄某究竟年轻了二十多岁,不如白老的法眼如电。现在黄某宣布九华剑社输了,遵照前约,任何人都不得再对尤老英雄无礼。”

许青花道:“社主,还有愚夫妇呢!”

黄三谷沉声道:“不,我说输了就输了,因为贤伉俪就算—起出手,也无法再拦住尤掌门人,何必再自讨一场没趣呢?青花,现在开始你们夫妇俩接替莫九娘的工作,希望你们好好干,别再徒自招辱了。”

林子奇答应了一声,黄三谷上前把莫九娘拍醒过来,冷冷地道:“九娘,你彻底失败了,还有什么话说?”

莫九娘低下了头颤着声音道:“属下敬候发落。”

黄三谷一笑道:“以你所犯的过失,理应与邢无极一样受最重的制裁,但我念你多年来不无微劳,而且你经手的事很多,必须慢慢才交代清楚,故而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降你一级示惩,你想担任哪一方面的职务?”

莫九娘顿了一顿道:“属下自请主理长江水寨。”

黄三谷道:“那也好,不过你现在的职务已由林子奇夫妇接替了,凡事都要先征求他们的同意。”

莫九娘看了看林子奇道:“妾身听候指示。”

林子奇明白黄三谷的意思,笑笑道:“九娘,别客气,我们夫妇俩生性疏懒已惯,不想多出主意,长江水寨的情形,我们都不熟,还是你自己瞧着办好了。有困难的话,我们一定全力支持,其余一概由你自主。”

许青花更笑着道:“莫大姐,长江水寨是你一手接管筹划的,现在由你去主理,自然驾轻就熟,在短时间内,必然有突出的表现,我们等着看你成功。”

莫九娘喜出望外,连忙道:

“谢谢二位,我只要几个人手,必然可以扳回今日之失。”

黄三谷道:“今天的事你是失败定了,因为我答应他们,保证不得再事留难,有什么事只好等你到达长江水寨后再着手了,你打算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前去接管?”

莫九娘想想道:“属下立即赶赴长江水寨,预计要半个月的行程。”

黄三谷一笑道:“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期限,把你该办的事办完,然后就要筹划九华论剑大会了。这次论剑是我们九华剑社盛业的开始,因此就希望在事前把一切准备工作完成,不能有任何笑话闹出来。”

莫九娘躬身道:“是,属下一定不会使社主失望。”

黄三谷道:“你把长江水寨的事办妥就行了,别的事不用你费心。至于人手上,我把方英与谈秋都拨给你,另外还把菊人和菊英两个孩子归你调度,相信足够了。其他的人手要准备剑会,不能给你太多。”

莫九娘躬身道:“够了,属下所求不多,社主所赐,已经超过属下所望,属下感激万分。”

黄三谷沉声道:“谈秋的一手已残,方英新伤未愈,菊人三指被削,我派给你的人手并不整齐,但他们都是实际吃过亏的人,决心是很坚强的,因此我觉得并不亏待你,还有,派给你的人就归你全权节制,你不要以为是我儿女就对他们特别客气,不听你的指挥,你可以杀了他们,别再像三绝主理时那样,弄得一团糟。”

莫九娘肃然道:“属下遵命。”

黄三谷却笑笑道:“我把话说得这么清楚,责权也交代分呀,如果再办不好事情,你自已也不好意思了吧?”

莫九娘的身子一震道:“属下如再辱命,当一死以报。”

黄三谷道:“不要说我对你要求过苛,因为你是我最赏识的人,才原谅你这次的错失。我仅有一子一女,全部都交给了你可见我对你的支持,你如果没了命,我也绝了后,因此我希望你这一次一定不能草率从事。”

莫九娘只有连连点头。黄三谷又朝楚无情道:“楚老弟英雄过人,黄某十分钦佩。舍弟在秋鸿山庄,老弟回去告诉他说长江水寨已由莫九娘接管,九华剑社也不要他了,老弟随便怎么处置他都行。”

黄三谷的这番措施,倒使楚无情怔住了。

他扣留住黄三绝,原是想作为人质的,但看黄三谷的意思,似乎六亲不认,此举已无任何意义,反倒成了个累赘,放了黄三绝,他一定不会甘休,引起许多麻烦,杀了黄三绝,不仅于事无补,更将给对方一个借口,黄三谷口中说不管,但真要伤了他的弟弟,则必然会横生枝节。

因此楚无情踌躇良久,一时倒没了主意。尤惜惜听见黄三谷对岷江水寨仍有继续寻事之意,所以才派出莫九娘去主理,急于回去筹理,低声催促道:“楚大哥,我们出去再说,有事慢慢商量。”

楚无情也只得走了再说,遂再度向白玉棠告辞,白玉棠也不挽留,只有语重心长地道:

“娇娇,外公年纪大了,朝不保夕,对你的父母想念得很,如果你知道他们的行踪,最好通知他们一声,叫他们回来让我见上一面。”

黄三谷也笑道:“对啊,九华再度论剑时,没有天下第一剑中州大侠参加,未免减色不少,再者黄某对令师也仰慕得紧,楚老弟最好是设法把令师请回来。”

楚无情只得道:“家师行踪无定,晚辈也不知去向,惟有尽量一试,希望能在会期前将家师找到。”

黄三谷笑道:“还有四个月呢,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是找得到的,令师行踪只在西边……”

楚无情道:“四个月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晚辈却分不开身子去寻找,因为长江水寨与岷江水寨之纠纷未了……”

黄三谷脸色一沉道:“老弟,今天能够善了,已经是给了你一个大面子,九华剑社几时对人如此客气过,老弟如果还要继续插手,就很难维持我们两家的交情了。”

楚无情正色道:“秋鸿门下行事从不虎头蛇尾,两处水寨之争本来与我毫无关系,是贵属下硬扣到我们头上来的,我若就此抽身退出,未免对家师的盛名太折损了,九华剑社势力虽大,泰山剑会上却是家师最后夺魁,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替家师丢脸。”

这番话说得傲气十足,但对黄三谷却颇为有效,因为在泰山剑会上,他输给李秋鸿是事实,尽管九华剑社在这半年中已有席卷天下之势,但天下第一剑的名位却始终不是他的,就这一点上他终傲不起来。

所以黄三谷只能嘿嘿一笑道:“老弟一定要替岷江水寨插手助拳,黄某也没有办法,只是黄某把话说在前面,这件事黄某授权给莫九娘主理,她可不像黄某这么讲交情,万一有所得罪,黄某只有在事后道歉了。”

楚无情也微微一笑道:“先生太客气了,晚辈也把话说在前面,今天是看在先生与白老爷子的面上,不便过分得罪,下次再交手时,晚辈可不留情面了。”

莫九娘厉声道:“小子,你太狂了。”

楚无情冷冷地道:“我有狂的资格你只好受着,别忘了刚才放你一马,否则你就躺着起不来了。”

莫九娘气得又要上前拼命,黄三谷沉声喝止道:“退下,我已经说过今天不准生事了,一个月之内,你再向岷江水寨伸引,那时你爱怎么办都行。”

莫九娘悻然道:“可是这小子欺人太甚了。”

黄三谷冷笑道:

“谁叫你自己不争气,让人打得躺下了呢,九华剑社不禁报仇,却不准耍无赖。”

莫九娘只得愤然地道:“小子!你等着瞧好了,一个月之后,我不但要找岷江水寨的晦气,连秋鸿山庄也带上了。”

楚无情微笑道:“很好!我等着你,只是我警告你一句,如果你敢走近秋鸿山庄十里之内,最好把棺材也自己抬了走,秋鸿山庄不像长江水寨的人丰厚,施舍不起,我要是再杀人最多刨个坑掩埋了事。”

莫九娘气得浑身发颤,楚无情却不去理她,扬长向门外走去,边行边道:“黄先生如果你想要家师回来参加剑会,最好约束属下一点,让我能抽身去找一趟家师,否则四个月后,纵然九华剑会中你能所向无敌也称不起字号。”

黄三谷一笑道:“老弟别用这个办法来扣我,九华剑社与长江水寨是两码子事,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他们虽是我的手下,我也不能强压着他们不寻仇雪恨了。”

楚无情一笑道:“我知道先生一定会如此说的,因为家师回来,对先生并没有多大好处。”

黄三谷怒道:“你可是说我不敢请令师回来?”

楚无情笑笑道:

“我没有这样说,但天下人未必不这么想,前后不过一年时间,先生固然埋首剑技,家师也没有荒废,水抬船也高,先生未必就能高过家师了。”

黄三谷怒道:“李秋鸿能高于我吗?泰山剑会他不过幸胜一筹而已,第二次交手就不同了。”

楚无情微笑道:

“家师在未被击败前,始终是天下第一剑,这是个推不翻的事实,不是口说说就改得了的。” 黄三谷气得满脸煞白,但他始终不受圈套,冷冷地道:“楚老弟,我对你的口才十分佩服,但黄某不是三岁小孩子,不会受激的,长江水寨的威信必须维持,跟岷江水寨的纠纷必须解决,与剑会无关,令师能回来最好,不能回来,黄某自有办法找他一决,你请吧!在一个月内,你好好准备一下,莫九娘既有全权主理,到时恐怕对秋鸿山庄也有所行动,你不要光顾别人而忘了自己。”

楚无情一笑率众而出,离开白家堡不远时,后面一骑飞至,却是白金龙,李娇娇迎上去道:“大舅,您怎么来了?”

白金龙道:“爹有几句话叫我转告你们。”

楚无情忙道:“老爷子有什么指示?”

白金龙看了他一眼才道:“爹对你今天的表现十分满意,老人家非常后悔跟他们合作,半年来不知受了多少气,你今天大挫他们的气焰,大家都痛快极了,但又替你担心,你走了之后,黄三谷立刻带人秘密商量去了,既然大家说破了脸,他们的手段一定很毒辣,你要小心点。”

楚无情一笑道:“多谢老爷子关心,我会应付的。”

白金龙放低声音道:“九华剑社的人手很充足,真正露面的远不到一半,而隐不出面的全是高手,凭秋鸿山庄的那点人手是不够的,爹的手下已抽不出人来支持你,只有太极门还有几个人可用,那是我在这半年间秘密训练的武力,黄三谷还不知道,这些人不但已得太极门的真传,还兼得我们白家剑法的精要,我把这些人交给你。”

楚无情沉思片刻才问道:“人在哪儿?”

白金龙道:“大部分在鄂东汉阳府,那里有一所汉声镖局,总镖头叫陈汉声,是太极北派元老陈康翔的族弟,我所训练的青白年好手都藏在他镖局中做趟子手以掩入耳目,你们如果要回岷江去,可以先拐弯到那儿调集人手。”

楚无情喜动颜色道:“好极了,我有一个反击的计划,正愁人手不足,这一来就解决了,怎么调用他们呢?”

白金龙道:“你去找到陈汉声一说就行了,这是一个绝顶机密,除了太极四老外,就只有我知道,何况娇娇与我的关系,他们都知道的,只要说调用我的人手,他们一定会全力支持的,只是这批人一经动用后,身份就摆明了,你必须十分慎重,宁可被杀也不能被俘,陈汉声不是太极门的人,绝不可牵到太极门身上。”

楚无情点点头道:“我晓得,不会出问题的。”

白金龙想想道:“我对你是十分信任的,但你准备如何行动,可否先告诉我一声梗概,使我心里有个数。”

楚无情道:“突击长江水寨,先瓦解他们的外围。”

白金龙道:“那可不简单,长江水寨的防备很严。”

楚无情笑笑道:“我们都去过了,地理环境已相当熟悉,高强兄的水性极精,我们可以凫水掩进去,在莫九娘还没有发动攻势前,先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重创。”

尤惜惜道:“那怎么行,黄三谷不是定下了一月之期。”

楚无情道:“那是对他们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踏入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