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四章 先声夺人

作者:司马紫烟

她俩做梦也未想到,楚无情中毒已深,居然仍能出手,而且内力如此强劲。

欧阳玉霞已挺身跳起,怒不可遏道:“师姐,这小子自己不要命了,怪不得我们,全力攻他!”

东方玉珠立时发动猛攻,招招进逼,剑路跟樊浩如出一辙,既狠又快。

两个赤身露体的女子,全力来攻楚无情,吓得小翠急忙退开一旁。

厅内架着棺木,又遍置鲜花,有些碍手碍脚。

楚无情一个掠身,跃上了棺木,不料这一激烈动作,顿觉眼前一黑,竟告不支栽倒下来。

两女正疾扑上前,突然一声娇叱,射身人厅的一名持剑少女,赫然正是李娇娇。

她一见楚无情栽倒在棺木旁,奋不顾身地直扑过去,挥剑便向两个躶女一阵急攻。

就在这时,陈汉声带着几名镖师,也闯入了大厅。

他们是久候未见楚无情回酒楼,情知有异,立时结账离开了福禄大酒楼。

陈汉声是吃镖局饭的,江湖阅历丰富,心知此事必与当地丐帮有关,因为送字条的是个小叫化。

凭着他跟丐帮汉阳分舵的交情,亲自登门查询,得知此事虽与丐帮无关,但分舵中有位长老指出,最近跟在樊浩身边的两个女子,曾经常跟丐帮弟子有所接触。

李娇娇一听,立时想起那日在隘道中,樊浩丧命在楚无情剑下后,带走他尸体的那两个娇艳女子。于是,她要求那位长老带路,领着他们直奔樊浩的华丽巨宅。

果然不出所料,楚无情是被他们设计骗来的。

幸而李娇娇他们及时赶到,否则楚无情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必丧命在两个女子的剑下了。

东方玉珠和欧阳玉霞,一见闯进来这么多人,不由地大吃一惊,尤其两人均一丝不挂,更是窘迫万状。

而李娇娇又施展的是秋鸿剑法,精招绝招连连攻出,使她们简直无法招架。

四川唐门以歹毒暗器见长,偏偏她们全身赤躶,随身暗器一件也不在身上,情急之下双双逃进了素帐后。

陈汉声一挥手,率领几名镖师追了进去。

李娇娇只顾扶起楚无情查看,被小翠悄然溜出,她竟浑然未觉。

幸好楚无情神志仍保持清醒,苦笑道:“娇娇,你真神通广大,居然能找到这里来。迟来一步,我恐怕就被阎王爷招去做女婿啦!”

李娇娇嗔道:“你还有兴趣开玩笑,哪里受了伤?”

楚无情安抚道:

“没受伤,只是中了四川唐门的不知什么毒……”

李娇娇大惊,急问:“毒中得深吗?”

楚无情刚要开口,陈汉声和几个镖师已回厅。

陈汉声愤然道:“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被她们从后院越墙逃走了,楚公子,你怎么了?”

楚无情道:“只是中了毒,她们既是光着身子逃走,解葯必然未及时带走……”

李娇娇心急如焚,哪敢怠慢,立时亲自去各个房间搜寻,终于找出好几种解葯,这才如释重负。

回到汉声镖局,由于找出的解葯有好几种,瓶上即无标示,又不知楚无情中的是什么毒,不敢胡乱服用。

好在楚无情习过天山密勒池精神功,花了足足一天一夜时间,总算运功将毒逼出。

在汉阳休息数日后,楚无情已完全复元,高强也找了来。从高强的口中,获知岷江水寨为了抗拒长江水寨的吞并,预防工作做得很彻底,各处眼线密布,对长江水寨的动静也在严密监视中。

他带来的消息,几乎完全如楚无情所料,莫九娘等一批人,赶到长江水寨后,只停留了一天,立刻就秘密启程前往岷江而去。

高强是在半路等待莫九娘过去后就赶来的。

楚无情闻言笑道:“跟九华剑社讲信义,无异与虎谋皮,现在我们可以放心行动了,尤姑娘准备得如何?”

高强道:“她对楚兄料事如神十分钦佩,已经把人手调集在岷江口集中固守,单等我们得手后前去支援。”

楚无情道:“好!事不宜迟,陈老请准备行动吧!”

汉声镖局早已准备妥当,聚集了门下十几个年轻的好手,伪托接了一支镖,溯江直上,来到巴东后,高强带了一批人先行潜入展开活动,陈汉声本人则与楚无情李娇娇以及一个本族的子弟陈光明直放巫山。

来到那一处外港前,由于船上插着镖旗,循例有长江水寨的船只前来问讯,陈汉声也照一般的惯例,递上了本人的名帖以及两成的规费,要求买路通行。

长江水寨负责接头的是一个叫胡大彪的头目。审视过名帖收下规费后,客套几句正准备收船回头。

陈汉声却将他叫住了道:“陈某此次是专程前来拜访贵寨黄总瓢把子的,因为陈某一直蒙贵寨照应,几年来在这条水路上风平浪静,陈某非常感激,特来面致谢意。”

他故意说要拜访黄三绝,表示不知长江水寨的动态,胡大彪却怔了一怔才道:“黄总寨主此刻不在寨上。”

陈汉声也故意一怔道:“那真是不巧了,但也没有关系,陈某专程而来,总得表示一下心意,到贵寨去随便跟哪一位负责的头领见见面也是一样的。”

这下子胡大彪可就作难了,陈汉声这个请求合情合理,站在江湖礼仪来说是不能拒绝的,但水寨里重要一点的负责人都不在,他实在无法接待,顿了一顿才道:“敝寨的头领都因故外出,就是兄弟在负责,总镖头先请保着贵局的买卖过去,等交了货回程时,敝寨再奉请屈驾。”

陈汉声脸色一沉道:“胡头领,陈某在汉阳也不是无名无姓的人,汉声镖局开设也有多年了,与贵寨一向礼尚往来,今天是专程来访,如果就在这被挡了回去,船中尚有客户在,这叫陈某今后怎么混下去?”

他说的也是实情,以一家镖局的总镖头身份,投帖拜访,无论如何也该请到寨里去,设筵款待以全颜面,因此胡大彪沉吟良久才道:“兄弟说的是实情,万祈见谅。”

陈汉声冷笑道:“陈某是江湖人,船中的客户却不是江湖人,陈某亲自持帖造访连茶都混不到一口,汉声镖局回去只好摘招牌了,胡头领替陈某想过了没有?”

胡大彪无可奈何地道:“总镖头这样说,兄弟担受不起,这样吧,由兄弟向贵客户解释一下行吗?”

陈汉声冷笑道:“如果胡头领当得了家,自然就行了。”

语意很明白,是问胡大彪的身份够不够做这件事。胡大彪的

脸色变得很难看,也沉下脸来道:“总镖头的意思是怎么样才算当家呢?假如说要把尊船带进内寨去,胡某也许当不了家,向贵客户交代一下,胡某是做得了主的。”

楚无情也装成一个镖师的样子,用皂阳笠遮住了大半边的脸,不让人一下子认出来,这时忽低声道:“这个姓胡的上次没见过,可能是莫九娘新调来的好手。九华剑社的人事很奇特,居高位的人不一定有实权,也不一定有真才实学,陈老不妨掂掂他的斤两。”

陈汉声点点头,然后朝胡大彪道:“很好,胡头领既然担待,陈某也好交代了,只是这次敝客户是个女东家,不便出来与头领会晤,还是请头领过来说话吧!”

胡大彪微微一笑道:

“那当然,客户也是敝寨的衣食父母,长江水寨不仅是靠武林朋友抬爱捧场,也是靠着这些大商家支持,弟兄们才能混口饭吃,胡某怎敢对客户不敬呢?请总镖头准备一下,胡某要过来了。”

两船相距五六丈,双方口中说得客气,实际上却已剑拔弩张,胡大彪说要过来解释,必须露两手,至少要先跟汉声镖局较一下劲,这家伙胆子也够大的,居然一个帮手都不带,整整衣襟,将腰间的佩剑位置扶扶好,双足轻点,像一只鸟似的飘了过来。

在空中他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这边的人会在船边拦截的,但汉声镖局的人却毫无动作,等他双足踏上船舷,连一点轻微的,振动都不起,足见他功力之深稳。

胡大彪脚落船上见对方毫无动静,倒是微微一怔,双手一拱道:“多谢总镖头接待。”

陈汉声微笑道:“不敢当,船是客人的,到了船上,接待的责任是属于客户的,与陈某无关。”

胡大彪倒是弄不清楚了,困惑地道:“贵客户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贵局到底保的是什么镖?”

陈汉声一笑道:“敝局这次保的是人口镖,负责将那位堂客送到地头就算交差。至于她身上带些什么陈某不便动问,也不清楚,胡头领自己去问好了。”

胡大彪朝舱口看了一下,心中充满狐疑,但已经上了船,又不能打退堂鼓,乃提足中气道:“长江水寨外堂堂主胡大彪求见女客人。”

这家伙到这个时间才亮出真正的身份,竟是长江水寨的外堂堂主,那是很高的职位,负责外寨的一切事务,除了总寨主与内堂堂主外,已是第三把交椅了,陈汉声微微一震道:“胡头领先前怎么不表明身份呢?”

胡大彪毫无表情地笑道:“胡某接事不过才几天,过往朋友未必会听过贱名,说了反而丢人。”

陈汉声冷笑道:“胡头领言重了,大概是认为陈某身份太低不配与胡大堂主交往,才故讳身份吧?”

胡大彪也冷笑道:“总镖头是江湖上八面玲珑的人物,敝寨最近发生一连串倒霉的事,前总寨主黄三绝被人劫掳,在岭东白家堡又丢了一个大人,总镖头岂会不知道?大概也认为敝寨是个纸老虎,所以才存心前来探探虚实。连长江水寨都不在台端眼中,胡某又算得了什么?”

陈汉声听他如此一说,知道自己的来意或多或少被对方摸出了一点,乃笑笑道:“胡堂主如此说,陈某也不便否认,陈某虽然听见一点风声,但不相信堂堂一个长江水寨会遭遇到这些事故,所以才借保镖之便,前来了解一下。”

胡大彪微笑道:“现在总镖头是否已了解够了?”

陈汉声笑道:“对陈某而言是够了,但对敝客户来言恐怕还不够。为了支付贵寨的规费,陈某不得不将这数字加在报酬之上,客人是出钱的,总要知道这笔钱是否花得值得,否则客人会认为陈某是替贵寨打秋风呢。”

胡大彪傲然一笑道:“这个胡某会替贵局解释的。”

陈汉声用手一比道:“请,希望堂主能使陈某过得去。”

胡大彪冷笑一声,朝舱中道:“胡某已经通名求见了,客人请作个吩咐,以便胡某交代公事。”

李娇娇在舱中与楚无情有了默契,知道是要自己给胡大彪一点颜色,乃冷冷地道:“请进来,只是奴家胆子小,怕见兵剑凶器,请壮士把兵器解下来再入内。”

胡大彪哼了一声道:“胆子小就别出门,长江水寨的人连王法都管不到,见了皇帝老子也要带剑的。”

李娇娇冷冷地道:“那你就滚回去,拿着兵器就不准进我的舱。我花了钱雇保镖买路就得听我的。”

胡大彪一笑道:“女客人恐怕没弄清楚,你花钱只买个平安;可不能买动江湖人听你的指使。”

李娇娇也冷笑道:

“你不妨试试看,只要你拿了兵器进舱,还能拿着剑退出去,我就撤回汉声镖局的镖,将保护费用全部给你们,改委你们护送。”

胡大彪道:“长江水寨不在乎那几两银子,却不能坏了规矩,客人准备着,胡某进来了。”

说完他又凝神聚气,昂然向舱门走去,才一掀舱帘,舱内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正是太极门下弟子江寒,他一伸手道:“把兵刃解下来,小姐的吩咐你敢不听?”

胡大彪冷笑道:“小兄弟,你为什么不来拿了去呢?”

江寒道:“我才不要你的破剑,如果你要进舱,就自己解下兵器否则就别想进去。”

胡大彪挺身直进,江寒双手齐发,朝他身上攻去。胡大彪单臂一格将江寒推开,冷笑道:

“小兄弟,凭这两手就想出来混,你还嫩得很呢!”

江寒用的是太极门的擒拿手,居然被胡大彪轻而易举地化开了,不禁脸色微变,正待继续进招,胡大彪已经进了船舱,迎面看见李娇娇挺剑而立,脸色也变了道:“原来是李姑娘,你又来做什么?”

李娇娇冷笑道:“来给贵寨的莫总寨主请安。”

胡大彪一个倒翻,退到船头上大叫道:“飞速报知内寨,火娘子李娇娇又来了,叫他们从速戒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 先声夺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