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五章 火烧栈道

作者:司马紫烟

高强低下了头,一片为难之状,楚无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高兄,这种事确是旁人无法代劳的,你一定要自己说。拿出勇气来,有什么可怕的?两天突袭,你勇猛得有如一条龙,说几句话还不敢吗?”

高强脸色涨得通红,楚无情怕他难堪,把大家都拉开了,然后和李娇娇一起来到船舱里,才低声道:“娇娇,惜惜是否真的向你透露过了,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

“楚大哥,你说呢?”李娇娇避开高强,和楚无情轻声地说。

楚无情一笑道:“高强没有问题,但惜惜并不喜欢他。”

李娇娇道:“可是他喜欢惜姐,崇拜惜姐。”

“但他不会阻挠惜惜去爱别人的,而且还会全心全力去成全她,高强是很可敬的汉子,他的感情也很伟大。”

李娇娇道:“惜姐向我表示过,她属意于你,就因为高大哥是个血性汉子,我才拒绝了惜姐,不是我气量小,不同意你容纳她,因为我知道你不愿意去伤高强的心。”

楚无情笑道:

“你倒懂得舍己耘人,那么方明也很喜欢你,为什么你要我去伤他的心呢?”

李娇娇道:“方明怎能跟高大哥相比呢?大哥,是不是我做错了,如果你喜欢惜姐,还可以挽回。”

楚无情道:“怎么挽回?你已经跟高强说了。”

李娇娇道:“那不算什么,只要我跟惜姐说一声,她会很婉转地拒绝高强。只是我觉得何苦来呢?你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人好选择,让一个给他也没关系呀!”

楚无情这才握着她的手郑重地道:“娇娇,你做得很对,别说我对惜惜全无意思,即使我真喜欢她,也会设法促成她与高强在一起,因为我知道任何人都不比高强更爱惜惜,何况高强又是条血性的汉子。”

李娇娇道:“是啊!我对惜姐也是这么说的,我说你绝不愿失去高强这样一个朋友,所以我劝她去爱高强。”

楚无情道:“这个说法可不高明。”

李娇娇道:

“我把申大姐她们的事也说了,明白地告诉她,我绝不是度量窄,不能容人,而是机缘太不凑巧,同时还劝说她一番,说你把友情看得比儿女之情更重,你身上背负的责任太重,如果她还想维持跟你的友谊,最好不要做出使你为难的事。我答应代她转告这份情,但也希望大家永远做一个好朋友。”

楚无情道:“对极了!娇娇,你真好,我还希望你帮我两个忙,第一是把申湘玉她们也都设法介绍一个适当的归宿,我实在消受不了这么多的美人恩。”

李娇娇笑道:“她们的一颗心都守定在你身上,又没有其他的阻碍,这恐怕很不容易。如果我要替她们做媒别嫁,她们会以为是我在作怪排挤她们,反而会引起她们的怨愤了,这是千万行不得的。第二个忙怎么帮呢?”

楚无情轻叹一声道:“第一个忙你如不肯帮,只好由我自己设法了,尽量少跟她们接近,让她们自己冷下去,日久岁长,她们等不及了,自会另找对象的。第二个忙可请你一定要帮到底,那就是千万别学做圣人,为了舍己耘人,把你自己也让给了别人,那可坑死我了。”

说完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李娇娇满脸娇羞,心中却无限甜蜜,笑着举起拳头,轻捶他的胸膛道:“大哥,你坏,等爸回来,我一定要告状,说你欺负我。”

楚无情握住她的粉拳道:“老师回来随你怎么告我都行,但现在可得让我亲亲。娇娇,我发现你越来越美了。”

将握住的粉拳轻轻一拖,也趁势将李娇娇拉到他的怀中,揽住她的腰肢,吻上了她殷红的朱chún。

李娇娇闭上了眼睛,两排乌黑而细长的睫毛变成一个美妙的圆弧,似乎也沉醉在他的拥抱与热吻中。

时间仿佛是停顿了,这一刹那之间,他们两人都不知身在人间,身前脚下,只有白云如絮,好像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楚无情的心中忽地起了一种从所未有的激动,把手轻轻上移,移到那触指轻柔的酥胸。以一种梦幻似的声音道:

“去岁无心曾一触,始知此乡最温柔,当时只道巫山远,仅能梦作巫山游,银河有桥应可渡,关山无路何处求,今日身到巫山地,问卿许我消魂否?”

李娇娇身子轻轻地一震道:“大哥,你念些什么?”

楚无情神秘地一笑道:

“这是我心里的事,你不会知道的,娇娇,你再也想不到我此刻的感觉。”

李娇娇却红着脸道:“我想不到却猜得到,你没安好心。”

楚无情的手稍稍加重了一点力量,然后笑道:“娇娇,你别误会了我最后一句的含意,也许你以为我转着什么下流的念头,那可冤枉了我,等我说明后你就知道了。”

李娇娇要挣开身子道:“好,你说,否则我绝不饶你。”

楚无情却搂得更紧一点道:“娇娇,不要动,一定要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才告诉你。”

李娇娇果然不动了,楚无情才低低地道:“娇娇,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后,两个人共骑一马,回到庄前的情景?”

李娇娇道:

“自然记得,你还争执,我要带你回去你不肯,非要我坐在前面,由你带着回去。”

楚无情道:“是的,当时我并不想跟你一起骑马,因为在你父亲眼中,我仍是一个马夫,而我也不想在你家中长留下去。可是你上马之后,我握着缰绳,念头就改变了,你再也想不到是为什么改变的。”

李娇娇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楚无情道:

“因为我的手从你背后绕过来,为了要握缰绳,无意间就碰在你这个地方,给了我一种从所未有的温柔之感,那使我立定决心,要得到你,要永远也享受这种温柔,因此我才决心显露我的武功,把方明打败了。”

李娇娇满脸娇红,低声道:“那跟方明有什么关系呢?”

楚无情一笑道:“因为我不想你再被第二个人触碰,而照当时的情况看,他很可能会成为你们李家的娇客,我只有击败他,才能使他离开你。”

李娇娇红着脸道:“大哥你用心太深了,只是你认事还不够透彻,我压根儿就没对方明存过好感。”

楚无情道:“这很难说,如果我不介入,慢慢你也许会喜欢他,因为他毕竟也是个英俊的少年。”

李娇娇哼了一声道:“不可能,我见了他就讨厌。”

楚无情笑道:“那是因为你还年轻,情窦未开。”

李娇娇望着他,慢慢地摇头道:“不,大哥,你错了。因为我经常来往各地,大部分是单独地来往,娘告诉我很多事,也包括男女之间的事,所以我懂得并不少,因此当我遇上一个男人时,我会知道是否喜欢他,我经常用鞭子打人,就是因为我见到那些人就讨厌。”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那你第一次用鞭子打我……”

李娇娇笑道:“那一次打你是为了你骑我的马,可不是讨厌你。等你躲了第一鞭,我还想打第二鞭时,我才发现我打不下去,大概那就是所谓缘分吧,否则我会一直追着你,一直到打到你为止。”

楚无情又哦了一声道:“那时你就喜欢我了吗?”

李娇娇道:“是的,当我发现我不想打你时,就已经决定要跟你交个朋友,也可说是喜欢你了。”

楚无情道:“如果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马夫呢?”

李娇娇道:“那时你本来就是个马夫,我并不知你已学过武功,喜欢就是喜欢,管你是什么身份。”

楚无情道:“你不觉得这样决定太仓促呢?”

李娇娇道:“不会的,在我打过那么多人后,居然遇上一个我打不下手的人,那就是我该喜欢的,这不是一种盲目的选择,我打不下手,必然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呢?”

李娇娇摇头道:“我说不上来,反正我心里有这么一个感觉,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一见之后,就好像早就认识似的,娘说过,她第一次见到我爹时,也是这种情形,所以她放弃了乐九玄而嫁给爹。”

“那是她知道老师为了她而故意相让。”

李娇娇道:“不,她不知道,是他们婚后,爹告诉她之后才知道的。当她决定下嫁时,她根本没想到爹会是四霸天中最高的一个,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娘告诉我,女人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时,天生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从不会错。她叫我也以这种直觉来作为选人的标准,所以爹虽然考虑过我与方明的婚事,但娘始终在反对,因为她知道我一直就讨厌方明。”

楚无情道:“照你这样说,姻缘似乎真是天注定的。”

李娇娇道:“可以这么说,但人间有很多怨偶,那是因为他们的婚姻并非自主,只是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有个好母亲,她告诉我抉择的方法。”

楚无情忍不住又吻了她一下,然后道:“娇娇,我本来不信姻缘天定之说,但年前一接触,使我心身就留在这儿了,倒是不能不信了。”

李娇娇将身子靠更紧了一点道:“楚大哥,你觉得我这儿跟一年前有什么不同吗?”

楚无情道:“我感觉不出,因为一年前我只是轻轻一触,使我的心直跳,事后回味虽有无限甜蜜,却记不起当时是什么感觉了。直到今天,我才算是真正感觉到……”

李娇娇的脸上却泛起醉人的红晕,低声道:“我却为此烦死了,这一年来,到处都瘦了,就是这儿拼命地长……”

楚无情不禁咬着她的耳朵道:“是吗?我真希望此刻不是在船上……”

李娇娇将火热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前道:

“大哥,今天晚上,不管我们歇在哪里,我都等着你。”

楚无情心中又是一荡,但忽而感到船停了,同时有人走向船舱,连忙松开手,舱外已有人招呼了。

那是高强的声音:“楚兄,你出来看一下,情形好像不太对,上面静悄悄的,没一点动静。”

但见船已靠码头,那儿还停着几条快艇与十几条大型的双层战船,却空无一人。陈汉声与江寒也离船站在桥上发怔。楚无情看了一下道:

“高兄是怎么跟他们招呼的,会不会出了什么岔子?”

高强道:“我不知道,我问过那个弟兄,他说山寨里已经没有好手了,我才叫他们先行登山,但再三嘱咐他们不可深入,占据了入口处的碉楼就行了,然后再留一两个人在栈道上观察呼应,可是现在一个人都不见了。”

江寒道:“会不会他们见登山很顺利,贪功深入了?”

陈汉声道:“不可能,他们是由你大师兄骆俊毅率领,俊毅这孩子老成持重,绝不敢鲁莽从事。”

江寒道:“那就是他们遭到了伏击?’’

陈汉声黯然道:

“多半是如此,否则不会连个人影都不见,但愿他们只是失手遇擒,没有送命。”

楚无情道:“高兄,你那个卧底的手下在这儿干什么?”

高强道:“是担任小头目,现在已升任副头领了。”

楚无情又问道:“他靠得住吗?在这儿多久了?”

高强道:“一定靠得住,他是我同门学艺的师弟,我们都是在排教程浩东老师的门下,后来程老师为排教同门所不容而被害,我们才一起离开,我另外投师学成武功,他一直在长江水寨中混,有十几年了,一直跟我保持联络。”

楚无情问道:“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吗?”

高强道:“不知道,否则他就安不住身了。”

李娇娇急道:“楚大哥,你现在问这些干吗?”

楚无情道:“我要弄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假如是那个人有问题,自然是他将我们的人引入了陷阱,那情况还不太严重,如果那人也不明就里,事情就棘手了。”

高强道:“楚兄能否把事情解释得清楚一点?”

楚无情道:“如果高兄的那位同门可以信赖,则他并不知山寨内已有埋伏,那批人的失陷,必然是对方料到我们的突击行动,预伏高手而待之,那就不好对付了。”

经他这样一分析,高强的眉皱了起来道:“这个人叫柯雄信,是小弟最知己的异姓手足,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上次兄弟能潜上黄三绝的赤龙舰,破坏那五尊铜炮,就是他提供消息与方法,因此兄弟绝对可以保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五章 火烧栈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