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六章 将计就计

作者:司马紫烟

江寒知道最后的那几句话是对他而说的,因为他关心同门,对长江水寨的人己深恶痛绝,而且少年气盛,习艺多年,第一次有机会展示,必然会放手大干一场。而且他心中此刻也正涌着一股杀气,闻言深自警惕道:“楚兄之诫,我们会记住的,白爷在教练我们时,也曾一再关照,要我们慎重出手,善养生机。练武免不了杀人,但却不能因而视为权利,将人命看得太轻而滥杀无度,也不能心存不忍而害了自己,必须要控制自己,做得恰到好处。”

楚无情一笑道:“恰到好处是很难做到的,一个剑手终生要学的就是这点修养,白大爷是个很有修养的剑手,在他的熏陶下,我相信各位在这一点上一定下过功夫了,事不宜迟,我们开始行功吧!”

由于他跟李娇娇高强三人到过寨里,地形较熟,所以分向较远的地方,把正对的一面交给江寒,而且这一条路线他已勘察了,可能进伏的位置也作了一点详细的指示后,才分头出发进行,而且更约定等他到达地头,看准形势,发出暗号后,才同时出手发动攻击。

因为要绕道过去,楚无情先陪李娇娇行动,潜行到广场的东面,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果不出所料,在距陷坑十来丈处,有一排浮土,微隆起,显见得是下有暗壕,那批弩手都埋伏在下面。他对李娇娇作了一番指示后,才离开了她,单独绕到了北面,也友现了同祥的暗壕,正要发动攻势时,心中忽地一动,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他刚才始料未及的,栈道已毁,山上是知道的,不会想到他们由绝壁处翻上来,那么这批人埋伏不动是为了什么呢?入阱的人已经被陷了,自己这一批人在山寨的看法是不可能上来的,他们又在等待什么呢?

想到了这里,楚无情不敢轻易发动了,决心先观察清楚再说,于是他又绕到更远的地方去搜索一番。

那是一条小路,通向一处绝壁,照道理这条路是不必要的,楚无情上次经过时,心中就存了个疑问,这次恰好又行经此地,才过去再看一下,慢慢掩近时,发现两个汉子正在探头向下了望,似有所待,他找了一块石头掩身慢慢接近,耐心地等了片刻,忽听一个大汉道:“怪了,怎么还不来?他们应该已经上来了。”

另一个汉子道:“楚无情他们聪明,居然烧了栈道不来上当,但另一批家伙却一定会来送死的,只是栈道被毁,他们必须从这条秘道上来,自然要慢一点。”

“尤惜惜会不会找到这条路?”

“你放心好了,小陆在岷江水寨卧底多年,已经取得了尤惜惜的信任,见栈道被毁,一定会带她从这里来的。”

先前那汉子又道:“就怕尤惜惜跟楚无情他们碰了头,就不会来了,咱们不是白忙一场?”

另一个汉子道:“小陆带上尤惜惜从另一条水路过来,他们不可能碰上,而且刚才我们派人跟小陆联络过,叫他骗尤惜惜说楚无情他们失陷在此,尤惜惜拼了命也会来的。”

“莫九娘毕竟聪明,算准他们会来偷袭,假意率人远出做做样子,果然把他们全给诓来了,只可惜他们是分两批前来,就算捉住了尤惜惜,漏了楚无情,还是差了一筹。”

“楚无情他们走不了的,莫九娘蹑在尤惜惜之后也到了,听见胡大彪的消息后堵在港口迎头痛击。”

“那姓楚的小子剑法高明,莫九娘未必胜得了,再加上高强的水里功夫无人能及恐怕是会让他们溜掉。”

“这没有关系,他们出去后,一定会再回头,我们捉了尤惜惜,不怕他们不低头。”

“要捉住尤惜惜恐怕不易,尤其是她发觉失陷的人不是楚无情他们,一定会拼死力战,那些弩手未必管用。”

那汉子一笑道:“等她发现已经迟了,陷阱四周的那些弩手只是做做样子,并不打算起作用,目的在诱使她下陷阱去救人,然后才发觉陷阱底下的迷烟,将他们一起熏倒,这是陈老总管的精密布置,万无一失的。”

“尤惜惜会下陷阱去救人吗?”

“一定会的,那些人看上去都没受伤,但都被迷烟熏了过去,无法行动,必须要人下去才能救他们上来。”

“但尤惜惜不一定会自己下去。”

“尤惜惜一定要自己下去才行,她这次只带了两个哥哥前来,陷阱中有四名剑手潜伏,别人下来,胜不了那四名剑手。陈总管算无遗策,绝不会错的。”

“制止了尤惜惜后,如何对付楚无情呢?他跟李娇娇的两支剑真不含糊,山寨中没人能挡得住。”

这汉子一笑道:“用尤惜惜作要挟,他们非低头不可。除非他们掉头不顾,那倒是没有办法。”

“他们如果真的掉头不顾呢?”

“那也没有关系,秋鸿山庄那点实力并不足惧,怕的是大家都以秋鸿山庄为依凭来反抗我们。如果楚无情掉头不顾,我们就杀了尤惜惜,使大家知道秋鸿山庄是临危弃友的小人,就不再有人相信他们了。”

这汉子笑道:“邢老大,你知道得真多。”

那姓邢的汉子道:“自从我家老二在岭东被社主处决后,社主为了安慰我,让我递升他的缺,参与社中的机密,这些事当然要让我知道。秦风,你好好干,我邢无至总有一天会接长江这个水寨的,莫九娘与陈总管不过是暂时摄理,对付了楚无情后,他们就会调回九华去,那时我一定推荐你做我的副手。”

这叫秦风的汉子惊喜地道:“是真的吗?”

邢无至道:“自然是真的,陈总管已经面许我了,当年你们都以为黄三绝是社主的弟弟去巴结他,只有我的眼光远,知道陈总管的地位远在黄三绝之上,而对他老人家下功夫,现在总算熬出头了。”

秦风笑道:“谁会想到社主是这样铁面无私的人呢?”

邢无至道:“我知道,因为我走的是陈总管的路子,他跟随社主多年,对社主了解最深,社主是个铁石心肠,六亲不认的人,但也很重感情,陈总管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他,所以在他心中,陈总管的地位比谁都高,你别以为他将陈总管当做下人使唤,这只是掩人耳目,便于接近而已,其实他们主仆二人亲近得无话不谈,剑社中一切的事,多半是陈总管策划的,再由社主宣布而已。”

秦风道:“邢大哥这一注可押准了。”

邢无至笑道:“我们老二聪明过度,结果玩掉了命,我虽然剑术不如他,却比他会看风色。”

秦风笑道:“不过也要谢谢楚无情,如果他不把黄三绝弄垮,邢大哥也没有这个出头的机会。”

邢无至笑道:“最该感谢的是我家死去的老二,没有他想出主意,黄三绝也不敢胡来,没有他对陈总管的飞扬跋扈,也显不出我对陈总管的敬恭。”

秦风一怔道:“邢大哥,你们兄弟好像不太融洽?”

邢无至哼了一声道:“融洽个屁,他自以为了不起,对我这个兄长毫无敬意,我向陈总管接近,他还笑我没出息。本来他罪不至死的,是我在陈总管面前烧了一把火,陈总管才让社主处决他,由此可见社主对陈总管的信任。”

秦风道:“兄弟倒没想到陈总管有如此影响力。”

邢无至得意地笑道:“这怪你太不留心了,我却早就留意了,见到莫九娘对陈总管十分恭顺,再侧面打听了一下,知道社主年轻时害了一次重病,多亏陈总管不辞辛劳,远到关外半偷半抢,弄到一枝千年老参把社主从鬼门关的边缘拉了回来,那枝老参是关外一家豪门所有,陈总管为了取参卖身为奴,潜入那家半月之久,才得到机会弄到了手,他偷参赶回时,被那个护院武师砍了几刀,身受重伤拼命逃了回来,恰好救回社主一条命,如果再迟一天,社主就没救了,因此社主才对陈总管另眼相待。我知道这件事后,才开始在陈总管跟前下功夫。”

秦风啊了一声道:“难怪莫九娘对陈总管如此恭敬。”

邢无至笑道:“她是陈总管与社主的关系了解最深的一个人,也一直在陈总管面前下功夫,这次出了这么大的娄子,都靠着陈总管替她求情。她把陈总管请来暗中主持一切,也是想请他担一下责任。长江水寨与岭东白家堡两次失利,对我们的威望是一大打击,再出事,除了陈总管,谁也担不起。”

秦风伸了舌道:“邢大哥,这次会不会再出娄子?”

邢无至道:“应该是不会,但楚无情未入圈套,总是令人不放心,这小子很难缠,虽然初次出道,但好像江湖上混了很久,他进入苗疆,把柳叶青千蛇谷耍得团团转,也解散了招魂教,社主先前还不相信,经过岭东这次事件才领略到他的厉害,所以把陈总管遣来暗中主持一切。如这次我们能把楚无情弄到手,可是大功一件。”

秦风道:“有功也记不到我们头上呀!”

邢无至一笑道:“这个你放心,陈总管已经对我另作指示,就看我的。”

秦风忙问道:“邢大哥,陈老对你有什么指示?”

邢无至笑道:“这个你别问,到时候听我的就是了。陈总管只交代我一个人,我是想到咱们俩还算投机,才拉你一把,有功劳总带你一份就是。”

秦风道:“今后全仗邢大哥栽培了。”

邢无至笑了一笑,正待开口,忽然神色转为凝重道:“小陆把尤惜惜带上来了,我们先躲起来,让他们通过,然后就跟上去发动埋伏。秦风,这次再不能出岔子,你把这个带着,回头好好地干一下。”

秦风见他送来一个小包,忙问道:“这是什么?” 

邢无至道:“是坑内迷香的解葯,动手前含在口里。”

秦风道:“动手?跟谁动手?”

邢无至道:“可能是尤惜惜的两个哥哥,她下陷坑去救人,她的哥哥一定会在上面接应,你要前去把他们逼落坑底,甚至追下去,等候迷烟发作。”

秦风道:“何必那么费事呢?咱们暗壕中有近百名弩手,干脆把他们一起解决了多好。”

邢无至笑道:“老弟,你毕竟差了一着,伏弩虽利,但楚无情与李娇娇在苗疆得到了两件猱甲,可御刀剑利器,伏弩对他们未必有效,必须要借重迷烟才能制住他们。”

秦风道:“可是楚无情与李娇娇并没有来?”

邢无至道:“正因为他们没有来,我们就不能伤人,必须把尤惜惜他们生擒作为人质,胁迫楚无情入伏。”

秦风笑道:“那我们还要葯干吗?就算一起迷倒了,事后再解救也还不迟呀?”

邢无至道:“这迷烟是陈总管特制的,不但当时能将人迷昏过去,如果没有解葯,即使事后清醒过来,也会功力全失,不能再动武,这是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解葯为数不多,我自己留下了一粒,剩下的五粒全交结你了,到时你用一粒,另外的四粒你看着办吧,看哪四个人可以跟咱们共事的就给他们一粒,其余就不必要了。”

秦风道:“坑下的人很多,就是咱们自己人也不少。”

邢无至道:“所以我才要你作个选择,有些家伙平时趾高气扬,不把我们瞧在眼里,将来留在水寨里也不会跟咱们好好合作,借这个机会把他们一起解决算了。”

秦风郑重地藏起小包笑道:“邢大哥,九华剑社那么多的地盘,长江水寨可是最肥的一个缺,每年的入息有上百万两银子,只要缴呈六成,余下的都是寨中的费用。”

邢无至一笑道:“所以我才找你私下合作,好好干成了这一件任务,将来有咱们乐的呢。底下的人快上来了,我们要分头活动了,你守在坑边,我要到底下去控制迷烟的开关了。兄弟,多卖点劲儿。”

说着拍拍秦风的肩膀,两人开始退去,楚无情在后面悄悄跟着,心中暗惊,幸亏自己多留神了一下,没有猝然发动,否则岂不叫人坑住了?由此可见那个陈宏杀得一点不冤枉,这老家伙实在太可恶了,临死时还留下了一手坑人的绝计,不过楚无情也有点担心,没想到陈宏与黄三谷的关系如此之深,杀死了他,与黄三谷结怨更深了。

邢无至与秦风走到一个分岔口时,邢无至又嘱咐他几句就径自走去,秦风则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身。

楚无情沉思片刻,才悄无声息地走到秦风藏身的地方,那是一条石缝,人在缝口处,模仿邢无至说话的腔调道:“秦兄弟,你出来一下,我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这件事很重要,快!下面的人快上来了。”

他知道自己学的声调不大像,所以催了一催,秦风由石缝里探头出来问道:“邢大哥,有什么事?”

楚无情没等他问出第二句话,长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将计就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