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七章 浓情蜜夜

作者:司马紫烟

那么楚无情现在又如何对她解释呢?

他正在发怔,李娇娇已柔顺地拧了一条面巾递给他,把他推在安乐椅上坐下,为他脱去长靴,换上一双轻便的布鞋,然后又帮他脱去外衣,拿了李秋鸿的一件宽大的便袍道:“换上这个,我知道你是洗冷水浴的,所以没替你准备浴汤。换上衣服,我们就吃饭,我还给你温了一壶竹叶青,我也陪你喝两杯。”

楚无情只好由她去忙着。李娇娇把纱笼打开,里面是八碟精致的小菜,她笑着道:“娘就是这么侍候爹的,我都学会了,惟一遗憾的是不会弄菜。爹在喝酒时一定要娘亲自下厨,我想以后我也学得会的。”

楚无情只得道:“这样已经够好了。”

李娇娇低头道:“不够的,娘说过了,一个女人要想使男人对她永远有兴趣,除了注意自己的容颜外就是烹饪的手艺,摸清他的胃口,使他对别人烧的菜感到难以下咽时,才是真正得到了他。”

楚无情不禁一叹道:“老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娘能做的,我也能做。楚大哥,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学着做,我要使你像我爸爸一样的幸福。”

楚无情苦笑道:“我不像老师,一直生活在优裕的环境中,有闲情从事口福的享受,我只为求饱。”

李娇娇道:“那是因为你没有安定下来过,慢慢地你就会挑剔了。不过,我不该问你,娘说了,这种事要做女人的自己留心,不能问你们,问了也没有用,男人的爱情时常会改变的,昨天喜欢吃的东西,今天未必就喜欢,我们必须自己捉摸如何使得你们喜欢。”

楚无情高兴地道:“娇娇,你有这样一个好母亲实在够幸福,她会教你如何成为一个最吸引男人的女子,不过你不必急,等我们成亲后,你有的是时间。”

李娇娇道:“不,娘说了,我的情形不同,她跟爹是成婚以后才相处在一起的,我们都已先认识了,她说我必须从现在就开始取悦你,只可惜这几个月来,我始终没机会,好容易回到了家里,我认为已经太迟了。”

楚无情心中一动道:“师娘什么时候告诉你这些的?”

李娇娇道:“在高黎贡山要分手的前两天,娘教了我很多,她说他们把我交给你了,但也把你交给了我,如果我不能使你感到愉快,那就是我的错。娘还说女子第一美德就是不嫉妒,像你这样的男子一定会有很多女子追求,我必须用温柔与容忍来保持我在你心中的地位。”

楚无情忍不住一把抱住她道:“娇娇,你太好了,真想不到你这江湖闻名的火娘子这样温娴。”

李娇娇靠在他的怀中,感到无限的满足道:“大哥,我的脾气不好,才惹来这个绰号,我也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对我讨厌的人才发脾气,从我们认识后,我可没有对你再发过脾气吧?但我有时也不太听你的话。”

楚无情道:“没有,你一直是最听话的乖孩子。”

李娇娇道:“不,在巫山上你那样对付陈宏,我说了几句话,可是后来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你做得完全对。”

楚无情道:“不,我不对,我是太残忍了一点。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我还是不应该那样子的。你说的话完全正确,这正是你侠义仁慈的本性,相形之下,我只有惭愧,尽管我问心无愧,但与你一比,我的嫉妒心就太重了。娇娇,以后有这种事,我希望你继续规劝我。”

李娇娇道:“我不会了,至少不会当时规劝你,娘告诉我,男人的魄力比女人强,行事虽不完全对,但只能从侧面委婉地规劝,绝不可当着人说,伤害男人的尊严。可是那天我忘了,所以我很后悔。”

楚无情心中一阵激动,忍不住轻吻一下她的粉颊,在她的耳朵旁边低声道:“娇娇,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李娇娇道:“自然愿意,我早就以你的妻子自居了,从我要跟你做朋友开始,我就认定了你,这辈子不再要第二个男人了。正因为我对爹作过这个表示,他才收你为弟子,秋鸿剑法是不传外人的。可是后来你的表现太突出,娘倒反而不敢提起了,你投入秋鸿门下,看来是我家沾了你的光,所以娘要我多改变自己来配合你。大哥,我真高兴,你今天对我说这句话。我一直担心你不要我。”

楚无情抱她更紧一点道:“这么好的妻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怎会不要呢?娇娇,我们成亲吧。”

李娇娇低声道:“这样还不算成亲吗?就差没有拜堂而已,等爹回来,我们磕个头就成了。”

楚无情道:“不是这样的,成夫妻还有很多事情。”

李娇娇一怔道:“还有什么事呢?”

楚无情道:“我慢慢告诉你吧,现在我去关上门。”

他让李娇娇先上了床,然后掩上房门,回到床边侧身坐下,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仿佛在欣赏一件珍世奇玩。

李娇娇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窘然问:“大哥,你为什么这样盯着我看?”

楚无情笑道:“今晚我看你特别美。”

李娇娇脸上一红道:“我跟平时还不是一样……”

楚无情微微摇头道:“不!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你跟平时大不相同,而是特别的美。”

李娇娇乐在心里,欣然笑道:“那就让你看个够。”

楚无情道:“我,我想……”

李娇娇见他慾言又止,追问道:“你想什么?”

楚无情迟疑一下,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想看看你的身体。”

李娇娇反而落落大方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的身体你又不是没看过。只要你喜欢,我随时都愿意给你看。”

楚无情道:“可是今晚我特别想看你。”。

李娇娇妩媚地笑笑,撑身坐起,径自双手齐动,宽衣解带,将全身衣物脱了个精光。

然后她重新躺下,闭上了双目,任由楚无情观赏她的躶体。

呈现在楚无情眼前的,是个一丝不挂的少女胴体。他说的没错,这几个月来,李娇娇的体态,跟以前确实不太一样,不仅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而且更成熟、更丰满。

去年中秋月圆之夜,楚无情在后山受梦魇所惑,形同疯狂,曾将李娇娇的衣衫撕去,在她赤躶的娇躯上遍体狂吻。

其后也曾有过几次互相躶拥,仅差真个销魂而已。

但是,从未像此刻的感受,使楚无情觉得有种强烈的冲动。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李娇娇赤躶的胴体上轻抚起来。

李娇娇似也感觉出,楚无情今晚跟平时不太一样。尤其从他的眼神中,更可看出那种近乎渴望和企盼的慾念;那是发自男性本能的冲动。

这是她所热爱的男人,早已作了心理准备,随时随地接受对方的需求。

只要楚无情需要,她会心甘情愿地,欣然奉献出她的一切。

楚无情的轻抚,使她如沐春风,全身都在微微颤栗,但却无比的舒适,更交织着紧张与兴奋。

突然,楚无情欠身低下头,吻上了她的朱chún。

四chún交接,顿使李娇娇心神猛然一震,立时伸长双臂,紧紧抱住了楚无情的身体。

楚无情一直把这少女视为小师妹,在他的心目中,李娇娇只是个从小娇生惯养,被父母宠爱得任性而刁钻的大女孩,所以从未把她看成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

即使在几次特殊的情况下,尽管他们彼此袒露躶身,互相拥吻爱抚,他们能克制自己,在紧要关头悬崖勒马,未曾冲破她的最后防线。

这就是他始终秉持的:发乎情,止于礼。

然而,此刻他却感到内心有股冲动,仿佛是熊熊的烈火在燃烧,更像是决堤的洪水,来势汹汹,要冲破他自设的心理防线。

所以在他的眼里,今晚的李娇娇,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变成了一个他所需要的真正女人。

去年中秋月圆之夜在后山上,当时他已失去理性,形同发狂,把寻来的李娇娇当作另一个女人,所以才会对她作出那样疯狂的举动。

但现在他非常清醒,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而且他已决心要做。

于是……

凭他从那梦魇中经常出现的女人所得到的经验,这时毫不保留地施展了出来。

从她抱着楚无情的双臂愈搂愈紧,以及娇躯不断地扭动,可以觉出这少女已很冲动。

楚无情比她更冲动,chún交舌攻意犹未足,在她眼、鼻、耳根一阵狂吻之后,又转移阵地,向她双峰发动了攻击。

李娇娇猛然想起,那日在古墓石室内,被招魂天尊侵扰的情景。但那时使她羞愤慾绝,与此刻的感受截然不同,判若天壤与地别。 

此刻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楚无情不再视她为小师妹或一个任性的大女孩,而是把她当作了真正的女人。

男人对女人的需求,从楚无情的行动上,毫无保留地表现了出来。

没错,眼前这个赤躶的少女,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于是他脱开便袍,退去短裤,赤躶躶地……

楚无情已很冲动,突破了障碍,立时挥军直叩玉门关,展开了冲锋陷阵,进行真刀真枪的肉搏战。

李娇娇双眉紧蹙,显然十分痛楚,但她强自忍住,惟恐被楚无情察觉。

双方短兵相接,一个是驾轻就熟的战将,杀气腾腾,勇往直前,攻势犹如排山倒海,连绵不绝地发动冲刺。一个则是初逢这种从未尝试过的阵仗,虽是处于被动,以逸待劳,任凭对方为所慾为,仍不免有些紧张和兴奋。

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得天昏地暗。

楚无情的动作愈来愈勇猛,当他生理上的亢奋达到最高极限时,一阵狂风急雨地冲刺后,终于偃旗息鼓,仿佛丢盔弃甲,疲惫不堪地连连喘息着。

李娇娇紧紧搂抱着他,回味着两体合二为一的滋味。

良久,楚无情才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来,吻着她的脸颊笑问:“娇娇,委屈你了,你觉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李娇娇摇摇头,嘘了口气道:“大哥,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长大要嫁人。原来成为夫妻是这样的,实在太美妙了,你怎不早点告诉我呢?”

楚无情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人之大伦,岂可草率为之,只有夫妇之间,才可以做这种事。”

李娇娇叹了一口气道:“大哥,从前有几次我觉得全身都不对劲,像我们开始的情形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排遣,以后我可再也不在乎了。大哥,我真想告诉每个人去。”

楚无情道:“娇娇,别傻,闺房之中,只有你知我知,不可以对别人说,人家会笑话你的。”

李娇娇一怔道:“这是坏事吗?”

楚无情道:“男女欢合原是本能的需求,但因为有了礼仪的拘束,就变成一种神圣的结合。在你我之间,这不是坏事,可是施诸他人,就是罪恶。”

李娇娇顿了一顿道:“我懂得的太少了。”

楚无情道:“本来这要到出阁之前,才由母亲告诉你,我得到你太早了一点,所以你才不懂。但我这样做有一个意义,这是我对你专情的保证,师娘教你的一切不能说不对,只是对我不够了解,我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男人,以后只有你与我,你别再为旁人打算了。”

李娇娇沉思片刻,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激动地抱住他道:“大哥,你真好。但我倒不这样想,我还是希望你能再容纳几个人,因为我知道我们将来的生活不会很平静,江湖上的事永远也应付不完,我的能力实在不能帮你应付一切,你要再找几个得力的帮手。”

楚无情一笑道:“找帮手并非一定要采取这种方式。”

李娇娇道:“不,我了解。以前我爱你,尊敬你,可以为你而死,那似乎是有条件的,但现在却可以不问理由而为你死上一千次,这才是一种令人死心塌地的力量。所以我希望你能接纳我的请求,那也是我深爱你的表示。”

楚无情面对着李娇娇的浓情蜜意,不禁深深激动,轻吻她一下然后笑道:“娇娇,难得你这样贤慧。但是你应该明白我的个性,我是个生性恬淡的人,并不想以江湖终老,更不想争名逐利,我投身江湖是为了责任,一旦把九华剑社的事情处理妥当后,我最大的愿望还是回到大漠上,经营一所小小的牧场,养几匹马,畜一群牛羊,过最单纯而无忧虑的生活。因此我未来的生活中,只要一位刻苦耐劳的终身伴侣,容纳不下太多的人。”

李娇娇道:“我知道,我对未来的生活也没有存多大的奢求,但就是在应付九华剑社这一件事情上,你就会要很多的帮手,而申湘玉、林寒玉她们都是你最佳的帮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七章 浓情蜜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