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八章 夜半来客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对方明并无好感,然而此刻却对他表露出一种敬意,这个心计阴险,行止卑劣的年轻人,在感情上却有着一副磊落而诚挚的胸怀,可见恶人也有善良的一面。

所以方明触抚李娇娇的头发,带走她贴身的汗巾,楚无情全无妒意,而且感到有点惭愧,惭愧方明在自言自语中对自己的评语。

方明相信他不会侵犯李娇娇的清白,至少在成为正式的夫妇之前,不会占有她,可是不久之前,他们刚刚有过一度燕好,虽然那是在两情相悦之下,一种灵与肉的结合,双方都无愧于心。

确认方明已离去了,楚无情才从床下爬了出来,擦掉身上的汗水,穿好衣服,用冷茶把李娇娇喷醒。

李娇娇睁开惺忪的眼睛,娇懒地道:“是天亮了吗?”

楚无情摇头道:“没有,刚过三更。”

李娇娇伸了一个懒腰道:“那还早得很,再睡一下吧!”

楚无情道:“不行,庄中有人潜入了。”

李娇娇一惊,忽地从床上跳起来问道:“是谁?”

楚无情望着她一笑道:“你先把衣服穿好。”

李娇娇脸上一红,连忙草草地把衣服穿上。可是等她穿着下衣时,忽地一呆,木然不动,眼泪滚滚直流。

楚无情忙问道:“娇娇,你是怎么了?”

李娇娇哑着喉咙道:“大哥,我听说女子在初次破身成为妇人时,应该有征象的。”

楚无情道:“是的,那是处女的贞血。”

李娇娇道:“为什么我没有?”

楚无情也是一怔道:“是吗?”

李娇娇寒着脸道:“是的,这么重大的事,我不会拿自己清白声誉跟你开玩笑。”

她的脸色变得特别可怕,楚无情走上前拥着她笑道:“娇娇,别傻,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你又何必难过呢?”

李娇娇铁青着脸道:“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那你以前跟别的男人交好过吗?”

李娇娇目瞪寒光道:“楚大哥,我知道你会说这种话。”

楚无情道:“我没说,是你自己在说,你连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能使人家相信呢?”

李娇娇沉声道:“我相信自己是清白的,但我提不出事实来使你相信,这种事是很难使人相信的。”

楚无情道:“是谁说的?”

李娇娇道:“是书上说的,每一个女子在新婚之夜,都要把处子的贞血出示给她的丈夫,来证明白已是处子之身。”

楚无情一笑道:“是的,但练过武的丈夫不会向一个练过武的妻子提出这要求,因为那会失望的。”

“为什么?难道练过武的女子都是不贞的?”

楚无情道:“不,所谓处子元贞,很容易破碎,并不一定是跟男人亲近,尤其是练武的女孩子,经常作激烈的活动,经常在马上驰骋。因此,练武的人只要稍具知识,一定不从这上面去甄别妻子的贞操。”

李娇娇的脸色稍稍好了一点道:“是真的吗?”

楚无情道:“是真的。大漠上的女孩子从会走路就开始练习骑射,因此她们十个有九个不是完壁,那并不表示她们不贞。”

李娇娇这才把身子靠近楚无情,低声道:“你能确定吗?”

“能,我不是告诉你,我接近过很多女孩子,我知道用什么方法去识别一个处子。”

“那么你能相信我了?”

“当然相信,不,不是相信,而是确定。在今天之前,你恐怕还以为所谓夫妇只是同床而眠而已。”

李娇娇将头埋进他的胸前道:“难怪娘一直不许我骑快马,不让我过度练剑。后来几年,迫于情势,才不得不放宽限制,这些事她该告诉我的。”

楚无情一笑道:“她没有想到我们会结合得这么快,否则她会告诉我的。这种事多半是丈母娘向女婿解释,以免造成新婚时的误会。但我这个女婿很解事,不用老岳母操心。娇娇,你不会再难过了吧!”

李娇娇道:“不了,刚才我真想拉出剑来自杀,楚大哥,我很高兴委身于你,也很幸运能托身给你。”

“是为了我懂得很多吗?”

“不,是为了你以前接近过很多女孩子,否则我今天真不知何以自处。大哥,我不在乎你跟谁亲近,却很在乎自己。我只认识你一个男人,因此我一定要给你一分完整的感情,一个纯洁的身子。我不知道别的女孩子是怎么样的想法,但我就是这个样子,我火娘子的外号就是这么得来的。在以前,我看见男人就生气,更别说是靠近我了。说我豪放,呸!”

楚无情激动地抱着她,心中又生出愧疚之情。

李娇娇道:“以前我见过别的女孩子骑马,她们多半是侧身斜坐,慢慢地走,我就感到很奇怪,那多不舒服,又别扭,又不稳。现在才知道是为什么了。”

楚无情笑笑道:“娇娇,你实在很糟糕,既不是完全无知,又不是完全解事,幸亏遇上了我,假如碰上一个傻小子,你们可怎么办?莫名其妙就会闹翻了天。”

李娇娇感慨地道:“武林中有很多怨偶,尤其是江湖儿女的结合,婚前两情融洽,婚后却成了仇人,多半是为了这些缘故。楚大哥,我现在发现娘告诉我选择对象的准则是多么有道理,她说我最好是在江湖圈子外择人而嫁,如果是江湖中人,最好找个风流浪子,那真是至理之言。”

楚无情道:“可是老师却是很规矩的人。”

李娇娇道:“他们不同,天下像我爹这样的男人不多,可是我更幸运,像你这样的男人更少了。”

楚无情笑了一笑,然后道:“你是个很幸运的女孩,即使不遇到我,也会有一个痴心的男人爱着你,只要能得到你,他会不在乎一切的,即使你嫁人了,他都不在乎。”

“是谁?我从来也没认识第二个男人。”

“方明,那个痴心的多情浪子。”

李娇娇立刻泛起一层厌恶之色道:“别提这个该杀的家伙。”

“娇娇,别这样,他对你的痴心很令人感动,假如你刚才知道他如何待你,就不会这么厌恶他了。”

李娇娇一跳道:“什么,你是说方明来了?”

“是的,方明、雷鸣远两个人来把黄三绝救走了。”

“他们到这里来过了?”

楚无情道:“是的,雷鸣远用一种无影迷魂香,把你给迷倒了,然后三个人在房中逗留了很久。”

李娇娇急道:“你呢,你没有被迷吗?”

“没有,我的体质比你好,略感有点不对,他们已到了门口,我只好滚进床底下用内劲逼住迷香。”

说着把在床下看到的经过说了一遍,尤其着重在雷黄二人离去后,方明独留屋中,对李娇娇的痴情之状。

李娇娇听得恨声道:“楚大哥,你为什么不拔剑杀了他?”

楚无情道:“娇娇,别这么狠好不好,当他的手伸出来时,我几乎想给他一剑的,但他只是替你盖好被子,我怎么忍心出手呢?方明虽是个坏蛋,但用情方面,却还是个可敬的君子,至少他的情品很高。”

李娇娇道:“情还有品,我倒从来没听说过。”

楚无情一笑道:“自然有了,像方明的表现就很高,他是一片至情,绝没有慾的成分在内。”

李娇娇撇嘴冷笑道:“我认为他还是低俗,真的懂得情的人绝不想占有,而是奉献,竭己之力去使对方幸福。他的表现还算不错,可是他仍然想得到我,这种情里就有自私的成分,假如他的情品够高的话,就不该有这种想法。”

“那该存什么样的心呢?”

李娇娇道:“他知道我爱你,也知道我不可能爱他,他就应该促成我们,尽一切的力量来帮助我们才对。”

楚无情一笑道:“这是一种圣人的胸怀,对一个普通的人,你不能要求得太多。”

李娇娇庄容道:“不,我以为这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楚大哥,如果你爱上了别人,我一定会这样做,我相信你也会这样子,这并不是什么圣人的胸怀。”

楚无情笑道:“娇娇,刚好我们互相深爱着,就不必牺牲谁了,因此我们所应做的就是使对方愉快。”

李娇娇道:“那当然,我绝不会做你不愉快的事。”

楚无情一笑道:“那你就专心一意地爱我,不要为别人去操心、帮手了。”

李娇娇道:“楚大哥,你真的那么狠心,不理别人的感情吗?你知道这样会叫很多人伤心的。”

楚无情道:“那是另一回事,我不能光顾全别人而屈辱自己的感情,正如我知道方明爱你,却不鼓励你去爱他。”

李娇娇笑道:“那不同,因为我不爱他。”

楚无情道:“除了你之外,我也不爱别的人。”

李娇娇道:“而且我还讨厌他,你却不讨厌那些女孩子。再者,我也衷心希望你能分出一点感情来给她们,你说爱要互相取悦,为了我,你不能多爱一两个人吗?”

楚无情道:“不能,娇娇,你别强辩了,假如你不讨厌方明,我叫你分出一半感情给他,你肯吗?”

李娇娇似乎没有话说了,想了一下才道:“楚大哥,如果你能接受申湘玉或林赛玉的感情,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楚无情见她还是不死心,只得继续利用方明来作为比喻道:“如果你肯移情方明,助力更大,他可以把柳叶青那批人都拉过来,你肯不肯?”

他以为这番话可以堵住李娇娇的嘴,谁知李娇娇脸色一正道:“楚大哥,如果你要我这么做,我会答应的。”

楚无情一怔道:“娇娇,你不要开玩笑了,这是什么事情,怎么可以随便答应呢?”

李娇娇肃然道:“感情是一己之私,而武林安危事关大局,只要对大局有利,我们应该以大局为主。目前我认为无此必要,所以才不要他,假如能因此而扭转大局,我会不理会自己的爱怨而毅然为之。楚大哥,是否你认为有此必要呢?你只要说一声就行了。”

楚无情忙道:“当然无此必要了。”

李娇娇这才一笑道:“但是你的事却有此必要,申湘玉等十八金钗如果没有感情的寄托,会变得很可怕。”

楚无情忙道:“你扯到哪里去了,姬姨会压住她们的。”

李娇娇道:“不会,姬姨是在情海中受过波折的人,对这种看法很不正常,她说不定还会带着她们掀风作浪,在高黎贡山,她已经看出她的几个义女对你情有所钟,所以私下征求我的同意;娘也告诫我千万以大局为重,不能太任性,我当时还有点勉强,现在倒是真正地感到严重了。”

楚无情忙道:“有什么严重的,我们在一起几度出生入死的,还不是安然地渡过了难关?”

李娇娇道:“不错,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有此必要。因为在这些行动中,我根本没有出上力,而且因为我处事经验不足,几乎误会了你。换了申大姐,她就不会如此了,正因为你太能干,一定要个配合你的帮手才能真正地帮助你。楚大哥,我知道你是个用情很专的人,但如果不答应,别人不会想到是她的缘故,还以为我在暗中阻扰。”

楚无情道:“不会的,娇娇,我可以替你证明。”

李娇娇道:“不可能,姬姨第一个就不谅解,那个授你功夫的异人是她的故人,她很清楚,她说你的事业、武功必须要得女人的帮助才得大进,这是事实吗?”

楚无情的脸上泛起一阵痛苦的神色道:“是的,可以这么说,但那个阶段已经过去了。”

李娇娇道:“所以你说以前接近过很多女子,我并不惊奇,姬姨早就说过了。她说你很容易得到女孩子的好感,你的成就中少不了女人,而她的义女都可以配合你。说这种话时,娘也在旁边,她们两人轮流地劝说我,叫我要把度量放宽。楚大哥,你拒绝了之后,她们都会对你误解,大哥,你就可怜我吧!”

楚无情呆了,他没想到姬明会说得这么多,这么透彻,而且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因此他有被侮辱的感觉,便沉声道:“她们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必须受摆布吗?”

李娇娇流下泪道:“楚大哥,姬姨是一番好意。”

楚无情一声轻叹道:“娇娇,别说了,以后看情形再讲吧,这种事不是我们谈谈就能决定的。”

李娇娇道:“可以算是决定了,因为黄三谷的剑会即将召开,玉女门的技艺也将练成,你必须有所决定,姬姨说了,将来挑大梁的是你,而你必须更进一步,同时这些事我一个人是帮不了忙的,否则会害了我。”

楚无情忙问道:“她是这么说的吗?”

“是的,她说了很多,什么龙虎互济啊,水火调合啊。我不懂,但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夜半来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