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四十九章 探查内姦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空中一阵响,是那头鹞鹰去而复返,投入叶古的掌中,鹞鹰的口中还叨着一块鲜肉。

叶古把鲜肉取下,从里面拔出一个小圆筒后再把鲜肉喂到鹞鹰口中,同时倒出圆筒中的字条,展开看了一看道:“西方的伏桩禀报,二庄主随一个年轻人先离去,不久方明也跟着走了,方向似为千蛇谷。”

黄三谷道:“那年轻人是谁?”

叶古道:“多半是雷鸣远,千蛇谷的人很少与外来往,所以监视人不认识他。”

黄三谷道:“办事的人太不小心了,千蛇谷目前是我们敌对的一股主力,应该多加注意的。”

叶古道:“是的,因为以前我们对千蛇谷没有十分在意,未能派遣人员前往卧底,今后不会了。”

黄三谷笑笑向楚无情道:“你很不错,居然肯把三绝给放走了,把一块热山芋推到千蛇谷去。”

楚无情微愕道:“先生的话,晚辈不大明白。”

黄三谷冷冷笑道:“以你这么聪明的人,我相信绝不会不明白的。三绝留在你们庄上,目的是刺探秋鸿剑法的虚实,当然他会有一套说词,而且也提供一些九华剑式来交换,这套抛砖引玉的计划想不到会被你识破了。”

叶古忙道:“社主,你怎么说出来了呢?”

黄三谷一瞪眼道:“为什么不能说?这一手根本就不高明,当时我就不赞成,是你们几个人坚持要如此。”

叶古只得道:“二庄主可能没见到李秋鸿。”

黄三谷冷冷地道:“见到李秋鸿也没用,秋鸿剑法的奥秘,楚无情完全学会,他却不上这个当。”

叶古道:“社主何以得知呢?”

黄三谷冷笑:“雷鸣远与方明是秋鸿山庄的大敌,楚无情已经发现他们潜入,居然会放他们走,这就是个证明。假如他们不是跟三绝在一起,能这么轻易离去吗?”

叶古顿了顿才道:“楚无情根本没有跟二庄主见过面。”

黄三谷哦了一声道:“你怎么晓得的?”

叶古道:“是属下刚接到的通报上说的。”

楚无情笑道:“阁下的通报有点问题,假如我没跟三绝先生见面,怎么会知道他有意透露九华剑式之事呢?”

黄三谷冷声道:“是啊!叶古,你说说看?”

叶古支吾片刻才道:“这个属下不知道,但相信通报不会错,属下调查一下再作汇报。”

楚无情一笑道:“调查也没用,通报的人是没有错,只是他们没看见我去找三绝先生谈话。九华剑社的耳目无孔不入,秋鸿山庄上总有几个靠不住的人,我跟贵社数度接触,对你们的消息如此灵通,心里不能无疑,所以要做什么事,都是避开第三者,以免贵社知道得太多。”

黄三谷冷笑一声道:“叶古,你听见了吗?你办事越来越不精明了,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过失;摸不清汉声镖局那批人的底细,又是一个大过失。”

黄三谷冷冷地又道:“你犯的过失只怕不是处分就能了事的,九华剑社的规矩你知道得很清楚。”

叶古道:“是,属下把各事交代后,立即自绝。”

黄三谷道:“那就走吧,还等什么呢?”

叶古道:“社主难道就此算了不成?”

黄三谷冷冷地道:“三绝已经走了,还有什么事情呢?都是你的好主意,害我白跑一趟。”

叶古忙道:“这事不能怪属下,二庄主在此毫无所获,才会转到千蛇谷去,假如社主不说出来……”

黄三谷冷笑道:“为了千蛇谷,值得如此费事吗?何况楚无情早已知道了,我不说也保不住秘密。”

叶古道:“正因为他知道了,我们才必须速作处置。”

黄三谷一笑道:“你怕他泄密吗?那倒不必担心,他不会说出去的,否则就不会放他们离开了。”

楚无情笑道:“是呀,我知道三绝先生是块热山芋,才往千蛇谷推,正好来个一石二鸟,借遣贵社的力量整整千蛇谷,为上次死在那儿的许多江湖侠士雪仇。这一点请先生放心,如果要我帮忙,我还乐于助一臂之力呢。”

黄三谷道:“那倒用不着,你想捣蛋也没有那么容易,千蛇谷的人对你的话根本不会相信,所以你也帮不上忙。”

楚无情笑道:“我如捣蛋泄密,他们也许不相信,但我要帮忙,倒是颇有作用。如果我去追索三绝先生,向他们要人,不是更能加重三绝先生的分量吗?”

叶古道:“这或许会有用,但是你为什么这样热心呢?”

楚无情道:“因为雷成龙也是个好脚色,他能把乐九玄邀去的武林好手杀死那么多,足证千蛇谷的技业并不在四霸天之下,而且那批人邪恶狠毒,一旦得势,为害武林,较贵社尤烈,我倒是衷心希望贵社能剪除他们。”

黄三谷大笑道:“我会的,你放心好了。九华剑社控制武林的手段也许难以使人心服,但我们行事还有个分寸,多少会顾全到道义二字,因此黄某自认是个邪人,却不是恶人。在九华剑社统治下的武林,至少还有一分安宁。”

楚无情笑道:“这正是晚辈所望于先生的,如果先生把手段放和平一点,不去硬压大家,以德化人,将更易收到人心,天下也会真正的太平了。”

黄三谷道:“那是以后的事,治江湖似治国,必须先霸而后王,江湖人的脾气我早就摸清楚了,不屈之以威,他们不会口服;不示以仁德,他们不会心服。”

“但这也只是于一部分行为正直的人,有许多败类则必须用高压的手段,才能把他们制得乖乖的。”

“你们是属于前者,所以我对你们不愿意太过分,只想以将来的事实来取得你们的好感。”

楚无情一拱手道:“先生有此存心,晚辈敬候大成。”

黄三谷道:“长江水寨的事,我不追究了,那是莫九娘不服指挥,自作聪明,回去后我要严办她。”

说着招呼众人正待离去,叶古忽然道:“社主,别的事都可以搁下,陈宏的下落却必须弄清楚。”

黄三谷似乎颇为勉强地问道:“嗯,我那老家人呢?”

楚无情道:“不晓得,我没看见他。”

李娇娇却嘴快,忍不住道:“死了。”

叶古冷笑道:“二位的说法不一,究竟是听谁的呢?”

李娇娇道:“我师哥没看见过他,自然不知道,我看见他,而且把他给宰了,这又有什么不对呢?”

楚无情是因为听说过陈宏与黄三谷的关系,不愿在此地说出陈宏被杀的事。

可是他一看黄三谷与叶古的表情,不禁又是一动,他说不知道时,黄三谷眉头一皱,叶古神色平常,李娇娇说出陈宏的死讯,黄三谷神情一松,倒是叶古的表情变得严肃了。

楚无情觉得这里面内情颇可推敲,乃道:“我们在巫山是分头行事的,我的确不知道。娇娇,你怎么会碰上他的呢?杀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李娇娇因为与楚无情的说法相左,也只得编了一套说词道:“我恰好碰上他,因为他想暗算我,我只得采取自卫行动把他给宰了。事后一忙,我也忘记了。”

叶古冷笑道:“陈老的剑技已登峰造极,他如果要暗算你,你焉有命在?还能把他给杀死了,我实在不相信。”

李娇娇道:“正因为他要暗算我,才自寻死路,仓促之间,我来不及拔剑应战,拔出了呼大哥送我的绝命神刀,给了他一下,就这样把他解决了。”

楚无情深喜她这一套说词编得很圆满,忙道:“难怪你不肯说出来,娇娇,绝命神刀上附毒蛊,呼大哥送你的时候,也曾告诫你不得轻易使用,你怎么忘了呢?”

李娇娇道:“我没有忘,呼大哥说那是紧急时用来救命的,在那个时候,我别无选择。”

叶古冷笑道:“一柄苗刀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李娇娇道:“绝命神刀在苗疆三命神蛊,刀锋一出五丈之内也能制人死命,你要不要试试看?”

叶古道:“在下倒是想领略一下。”

边说边探步向前,长剑出鞘,楚无情挺身拦住了道:“要赐教的话,楚某可以奉陪。”

叶古沉声道:“我要领教的是绝命神刀。”

楚无情道:“不行,绝命神刀的施用有很多限制,轻易不可出手,只有在性命至关之际,才能用以自救。”

叶古冷冷地道:“现在就是那时候了。”

楚无情笑道:“不见得,我这支剑就足以应付了。”

叶古回头看了黄三谷道:“社主有何指示?”

黄三谷一笑道:“绝命神刀之威,在泰山剑会上已经展示过一次,方明暗杀呼鲁哈两个部属,仅仅挨近了他们的身子,就染上了蛊毒,幸亏靠雷鸣远帮忙,利用毒蛇伤了呼鲁哈与姬明才换回解法保全一命。如果陈宏挨上了绝命神刀,那还有什么话说?”

叶古的表情转为狰狞道:“社主的意思是就此算了不成?”

黄三谷淡淡地道:“陈宏到长江水寨去,并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因此对他的生死,我不必负责。”

叶古道:“陈宏追随社主多年,没有功劳有苦劳,社主这种说法,不是太令属下们寒心了吗?”

黄三谷冷哼一声道:“你是在教训我吗?”

目中寒光突闪,叶古身不由己地退了一步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请社主体谅陈宏多年忠心,为他做主。”

黄三谷冷笑道:“我是最讲感情的人,别说是一个老家人,就是我的手足兄弟,我的儿女,只要不得我的允许私自行动,我都不负责。”

“陈宏死了不究,如果他不死,我还要处分他擅自行动之罪呢。叶古,你要弄清楚,我是整个剑社最高负责人,不能讲私情,否则就无法统率那么多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叶古顿了顿,才道:“陈宏是属下的表兄弟,且有多年情谊,不忍见其死于非命,请社主赐准……”

黄三谷微微一笑道:“你想为他报仇?”

叶古道:“是的,望社主成全。”

黄三谷道:“九华剑社不准为私仇寻报,格于规律,我不能答应你。但是姑念你与陈宏交谊深厚,我可以不干涉你的行动,由你自己去料理一切。”

叶古道:“多谢社主,属下所求仅此而已。”

黄三谷道:“慢来,我答应你自己行动只限于你一个人,其他的人可不能参与其事。”

叶古愤然道:“社主,属下一个人怎么能够与整个秋鸿山庄相抗,这不是要属下送死吗?”

黄三谷冷笑道:“是你自己要找死,怎怪得我?我这次带出来的人手不多,还要到千蛇谷去一趟,可不能在这儿供你作报复私仇之用。你看着办吧!”

叶古目中再度现出狠毒之色,略顿一顿道:“社主如此一说,属下自不敢以私废公,可是属下的两个族弟,尚未纳入九华剑社属下,总可以由属下邀为帮手吧?”

黄三谷一怔道:“你另外还带了人来?”

叶古道:“是的,因为他们不隶属剑社,属下不敢叫他们随众行动,只好叫他们远远地跟着。”

黄三谷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另外带着人?”

叶古道:“这两个是属下的同族兄弟,属下可以负责他们的一切,祈求社主赐准他们现身应战。”

黄三谷脸色变了几变,随即冷笑道:“他们既然不是剑社中人,我怎么能管他们的行动呢?”

叶古道:“社主允许他们现身了?”

黄三谷笑笑道:“我不答应行吗?不过我要问一问,你到底还带了多少人?让我好有个底子。”

叶古道:“这个有禀明社主的必要吗?”

黄三谷道:“当然无此必要,但是我这次的行动是很秘密的,不希望被人踩住脚后跟。你先说明一下我好有个数,否则我碰上了,难免不起误会。”

叶古道:“这无须社主费神,社主如果发现有不明身份的人,尽可按照帮规处理。”

黄三谷道:“那就行了,叫你的人出来吧。”

叶古作了一拱,然后大声道:“叶白、叶雄二位贤弟可以过来了,我们要为宏表兄报仇。”

远处冲起两条人影,很快地向庄前飞驰而来,疾如飘风,百来丈的距离一掠而至,可见武技之精深。

那是两个年轻的汉子,年纪都是三十不到,身着普通农夫的装束,面貌黝黑,如非手执长剑,谁都不会想到他们是身怀绝技的武林好手。

郝思文一见讶然道:“你们不是庄前白家新雇来的两个长工叶大叶二吗?”

叶白微微一笑道:“是的,郝总管盘查得很精明,愚兄弟为了行事方便,不但要打通关节攀上乡谊,还要做几天苦工,才能在秋鸿山庄附近讨口饭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九章 探查内姦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