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五 章 北霸收徒

作者:司马紫烟

说着把刚才的情形又叙述了一遍,白素娟听得满脸狐疑。

沉吟片刻才道:“我不相信有这种事,不过你既然亲眼目睹,我相信不会假,我要再检验他一遍。”

语毕拔下头上的发簪,在楚无情的胸口刺了一下,直透入肌肉半寸,抽出来时,跟着冒出一滴血珠。

李娇娇急了道:“娘!您这是做什么?”

白素娟淡淡地道:“我要看看他能挨多久。”

李秋鸿不安地道:“素娟,这似乎太慎重了。”

白素娟微笑道:“宁慎于始,毋悔于后。”

李秋鸿不开口了,过了一会儿,楚无情被刺的地方,仍然不断地渗出血珠,只是颜色变了。

李娇娇急道:“娘!他的血怎么变黑色了呢?这是怎么回事?”

李秋鸿道:“你娘的银管上,淬了很剧烈的蛇毒,刺在人身上,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半个时辰必死。”

李娇娇大惊失色,白素娟笑道:“也没那么严重,假如他学过内功,自然有办法逼住蛇毒。”

“可是他没有练过内功呀!”

“那也没关系,到了最后关头,我会救他的。”

李娇娇见父母的脸色都很慎重,不敢多说了,但她的眼神显示出极度的不安,一刻工夫过去了,楚无情的胸口仍然在慢慢地渗血,只是渗出的血又变成了红色,再过一会儿,血开始止住了,伤口一无异状。

李秋鸿脸色铁青地道:“素娟!还是你精明,差点我叫这小子给骗了,他明明练过上乘的气功。”

白素娟皱眉道:“何以见得呢?”

“他身中蛇毒,先前还有中毒现象,现在却慢慢地把毒质从伤口逼出来,这不是练过上乘气功的现象吗?”

白素娟摇头道:“不!你错了。”

李秋鸿愕然道:“我怎么会错呢?”

白素娟道:“你也不想想,我管上的蛇毒何等剧烈,即使他学过高深的内功,最多只能将毒质逼住,却不能将毒质给解了。他被刺以后,一开始流的是黑血,证明毒素已深入脉血,即使逼住毒质不进入肺,也只保持流毒不再蔓延而已,可是他现在流出来的血又恢复红色,根本没有中毒的现象,那是再高的武功也办不到的。”

李秋鸿诧然问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白素娟惑然地摇头,道:“我也不晓得,你把他弄醒,我要问问他,这小伙子身上的古怪太多了。”

李秋鸿将楚无情的穴道拍开了,楚无情仍然昏睡不动。李娇娇又急了道:“他怎么还不能动呢?”

白素娟道:“他受制的时间过久,自然不可能立刻恢复,因为他没有练过内功。”

李娇娇不避嫌疑,上前就替楚无情推拿活血,帮他摇动四肢。李秋鸿低声道:“素娟,他真的没练过内功吗?”

“这一点我可以绝对保证。他的穴道被制,如果练过内功的话,体内必有一股本能的力量,想冲开闭塞的穴道,我一管刺下去,血液必激射而出。可是他的血液流得很慢,证明他确是没练过内功。只要他把何以能自动解毒的事解释清楚,你就可以放心教他了。”

这时楚无情在李娇娇的帮助下,已慢慢恢复清醒,翻身坐了起来,看见李秋鸿与白素娟都在跟前,茫然地道:“我怎么会到这儿来了?”

白素娟笑笑道:“你自己一点都不晓得吗?”

楚无情追想片刻道:“我实在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在外面递剑给庄主时,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素娟又问道:“你为什么会眼前一黑呢?”

楚无情想想道:“不晓得,庄主接过剑去后,好像在我胸前戳了一下,大概就是这缘故吧!”

白素娟道:“不错,那是庄主点了你的穴道。”

楚无情愕然道:“点穴有这么厉害吗?我以前也被人点过,最多麻一下,当时不能行动而已。”

李秋鸿冷笑道:“那是江湖庸手的手法,怎能与我相提并论。我这一指下去,要你死你就别想活!”

楚无情立刻道:“那是为什么呢?我也没得罪庄主。”

白素娟微笑道:“先别谈这些。楚无情,我问你,你以前被蛇咬过吗?我的意思是指很毒的蛇。”

楚无情道:“自然咬过,我在家乡时,牧场里的毒蛇很多,有些毒得厉害,咬上能立刻送命的。”

“那你被咬后怎么没死呢?”

楚无情笑道:“在牧场里的人随时都会碰上毒蛇,所以我们从小就服用一种抗毒的葯酒,是秘制的,据说是用各种毒蛇的蛇胆泡成,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抗毒的能力,再毒的蛇咬了,也不过痛一下子。”

白素娟哦了一声道:“这就难怪了,我还以为我的银针年久失效了呢!那种葯料的配方你懂得吗?”

“懂,我们家乡的人每个人都会。”

李秋鸿皱眉道:“素娟,你问这些干吗呢?”

白素娟笑道:“我只是好奇,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我还以为我的千毒银针除了我的独门解方外,没有人能解得了呢,哪知道还有更高明的解法,我当然想问问清楚。”

楚无情也笑道:“这不算什么,夫人如果有兴趣,我可以替夫人配制几样更好的葯酒,除了解蛇毒之外,还有治外伤的,治内伤的,驱风的。”

白素娟道:“你对医道懂得很多吗?”

楚无情得意地道:“我知道的都是偏方,在我们家里,养马的人受伤的机会太多了,住得既偏僻,生活又苦,哪有能力请大夫,只有自己想法子治疗,一代代传下来,就累积了不少的经验,这些偏方的疗效有时比一般专治跌打损伤的大夫还高明,我们家乡的人从不瞧医生,但个个长寿,人人都像豹子一样的精壮。”

白素娟笑道:“偏方气死名医,我对医道很有兴趣,空下来时,我要慢慢跟你讨教讨教。庄主说你想当保镖?”

楚无情谦虚地笑道:“我只是想谋个出身而已。”

“以你养马的专长,求职并不困难呀!”

“养马是我的兴趣,却不想以此为职,因为我不想一辈子跟畜生打交道,而且以兴趣为职业,慢慢地就会冲淡了兴趣,变为厌烦或苦事了。像钓鱼一样,人人都以为这是一种高雅的消遣,但在江边垂竿的渔夫,却认为是最苦的事,因此我宁可求别的出路。”

白素娟道:“庄主说你的行囊中带了不少的书,诗稿中也充满了才气,你大可以在这上面求发展。”

楚无情微笑道:“我知道自己无食肉之相,也不是富贵中人,所以从来也没打算在文途上求富贵。何况我所喜的只是风花雪月的怡情文字,才不足以拾米柴。”

白素娟道:“那你一心想在武事上求出身了,以你的文才,只做一名镖师不是太委屈了吗?”

“人必须走一步再想下一步,我的希望也许不止于镖师,但目前我连做镖师的资格都没有,还敢妄想其他吗?”

“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呢?”

“我是个很讲实际的人,从不对将来作太多的空想,目前我只求做个镖师,等我达到那一步后才想下一步。”

“人总有个志向的,我不相信你没有。”

楚无情一笑道:“十年前,我可能做过梦,想象自己会成为一个弹剑邀游,名闻四海的侠客,到了现在,我的梦早已被现实磨醒了,不再去做那种空渺的幻想了。”

李娇娇忍不住道:“你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去实现你的梦想,爹准备在两个月内把你造就成一个无敌的剑手。”

楚无情愕然道:“小姐,你别开玩笑了。”

李秋鸿正色道:“不是开玩笑,你能在几天之内练成我的雁回三式和飞花逐月,证明你是块可造就之才。”

“但也不可能在两个月有所成就呀!”

“我相信你能,否则你就永远不能了。”

楚无情沉吟片刻道:“我自己都不相信,让我试试看。”

李秋鸿肃容道:“但是有两个条件。”

李娇娇忙道:“爹!您怎么又有条件了呢?”

楚无情道:“任何条件我都可以接受的。”

李秋鸿道:“第一个条件,在这两个月内,你要专心学剑,也许是日以继夜,相当辛苦……”

楚无情忙道:“我受得了的,这是应该的,也不能算是条件,庄主还有什么别的指示?”

“第二个条件是你必须投在我门下。”

楚无情笑道:“这也不能算条件,跟庄主学艺的人就是庄主的门下,江湖上还说他们是秋家班呢!”

李秋鸿正色道:“这次不同,我要你正式拜师,而且对外宣告你是我的亲传弟子。”

李娇娇诧然道:“爹!您不是从来不收徒弟的吗?”

李秋鸿道:“是的!这次我要破例,因为以前的那些人只学了我的一点皮毛,我怕他们会折了我的声名,才不把他们列为弟子,这次我要将毕生的技艺都传给他,自然要隆重一点,必须经过正式的拜师礼仪以正名分。”

李娇娇似乎把那夜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正色道:“楚无情,这可是一个机会,别人想还想不到,你还有什么犹豫的。”

李秋鸿微笑道:“也许他有必须犹豫的地方。”

楚无情道:“是的!我怕将来没有成就,损了庄主的盛名,同时我只是一个马夫。”

李秋鸿庄容道:“我不问那些理由,只问你答不答应。”

楚无情道:“我也有一个条件……”

李娇娇怫然地道:“楚无情,你也太过分了,爹这样器重你,你还要拿跷?我从来没听说过徒弟拜师还要讲条件的。”

楚无情正色道:“如果是我自动上门请求收录,自然不够资格提条件,现在是庄主向我提出,我觉得有把话说明在先的必要,因为我的条件绝对是合理的。”

李秋鸿一笑道:“好!我听听你的条件。”

楚无情庄容道:“我虽没有闯过江湖,对江湖上的事情也懂得一点,一旦正式投入门下,立了名分,师道尤尊于父母,如有所命,弟子就必须遵从,因此我要求在将来保留一点拒绝的权利。”

李秋鸿微感意外地问道:“什么样的拒绝权利?”

“如果庄主命我做不义之举时,我有拒绝的权利。”

李娇娇不禁怒道:“你混账!我爹是这样的人吗?”

李秋鸿却笑道:“有意思!虽然这是最荒唐的条件,却合了我的胃口,我接受了。”

楚无情歉然道:“请庄主原谅,因为我对庄主了解并不深,才有这种近乎冒渎的请求。”

李秋鸿笑道:“说得对!由此可见你的心地很光明,不过你放心好了,我除了对你艺事上有所要求外,绝不会要你去做什么坏事,至于我是个怎么样的人,你日后自会了解,如果你认为我有失德的地方,你可以跟我脱离师徒的关系,我绝不会怪你的。”

李娇娇虽然为这件事感到高兴,但又有点愤愤不平:“爹,您太迁就他了,哪有徒弟管师父的?”

李秋鸿道:“这不是迁就,是慎重,师道虽尊,却越不过公道,做徒弟的有权利要求这些。”

说完这些话,李秋鸿略作沉思又道:“本来我还有许多话要告诫你,但从你提出那个要求来看,你是个很明事理,懂得是非的人,我也不必多说了。”

白素娟笑笑道:“楚无情,我倒是有点不懂,你为什么要提出这个要求?即使成了师徒,庄主也不能强迫你什么,你随时都有拒绝的权利呀,何必要先提出呢?”

楚无情只是笑笑,不作回答。

李秋鸿道:“我倒很欣赏这种作为,这表示他的诚意,一旦成了师徒之后,他对我绝对尊敬与顺从,绝不会阳奉阴违。”

白素娟道:“事出必有因,我想他不是无的放矢的。”

楚无情仍然笑而不答。

李秋鸿再道:“江湖上称我们为四霸天,这只是对我们武功的赞扬,对我们人格品德,并不见得全是赞词,别的人我不说,在我门下出去的人,仗着我的名字在外恃强欺凌同道的事也时常有的。”

白素娟一愕道:“是吗?你怎么不管管他们。”

李秋鸿苦笑道:“我何尝不想管,但怕伤你的心。”

“怎么会扯到我身上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光是秋鸿山庄的人还不敢太张狂,有了白家堡的人夹杂其中情形又不同了,你说我该怎么管好?”

白素娟一怔道:“我娘家的人很不守规矩吗?”

李秋鸿苦笑道:“你的几个哥哥,十几个侄子,还有他们所交往的人,差不多已经成为东方一霸了,四霸天中只有我的岳老太爷是名副其实的东霸天。”

白素娟忙道:“我怎么一点都不晓得呢?”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北霸收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