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章 假列暗桩

作者:司马紫烟

吴海脸色雪白,气呼呼地道:“楚相公,属下一片忠心,却遭此不白之灾,我也不辩解了,请你杀了我吧,但我要说一声,我受冤屈没关系,放过了真正的内姦才是得不偿失,现在请公子给我一剑好了。”

楚无情笑道:“吴老兄,我不杀你,秋鸿山庄对人一向宽大,除非为了自卫,绝不轻易杀人。你就算是为九华剑社来卧底,也不过是通通消息而已,没有对我们造成多大伤害,我们何必杀你呢?但这儿不希望你再留下去了,诸大哥,你就带着这些弟兄,将他拘送出去。”

诸一彪道:“拘送出去,送到哪里?”

楚无情道:“一直送到洛阳县城里,那里有庄主开的钱庄,你领二百两银子给他。”

诸一彪道:“相公对他太宽大了。”

“庄主一向把大家当自己的兄弟子侄看待,我们都是一家人,应该这样的。”

诸一彪道:“可是也不必要这么多人送呀?”

楚无情道:“一定要这么多人,郝大叔追敌一去不归,恐怕有所闪失,你们顺路,刚好去接应一下。各位都是秋鸿门下的好手,万一遇上敌人,你们都能挡一下。”

诸一彪这才答应率人去了。

楚无情朝其他的人道:“没事了,大家回庄吧,紧守门户不要随便出入,我跟娇娇也随后去接应一下,把我们的马牵来。”

马房中的人把他们的马匹牵出来,楚无情招呼李娇娇上马疾驰而去。

到了拐角处树林里,楚无情立刻勒住马对李娇娇道:“好了,我们就守在这里。”

李娇娇诧然道:“楚大哥,你究竟在干什么?”

楚无情叹道:“我指出的两个人都没问题,有问题的人在那二十几个里面,但是不必我们动手,黄三谷会对付他们的,所以我叫他们出去,让黄三谷替我们剪除掉。他为了自保,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李娇娇道:“二十多个人都有问题吗?”

楚无情道:“那当然不会的,但黄三谷自有分寸,除了他要的人,不会杀错一个。”

李娇娇嘘了一口气道:“楚大哥,你的鬼主意真多。”

楚无情叹道:“我还是不够聪明,九华剑社的那些人才厉害,如果不是今天叶古这一闹,连我也想不到黄三谷都在别人的控制之中,所以我们已发觉得太迟了。”

李娇娇道:“是啊!谁也想不到九华社主只是个空架子,那批人真是太厉害了。”

楚无情笑道:“这也不一定,黄三谷是个有心人,他早想摆脱控制了,如果没有充分的把握,他今天也不会采取行动。这一来虽然发现九华剑社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雄厚,但局势是对我们有利的。”

“因为他们自相倾轧,自然会暴露更多的弱点,假如黄三谷是个真正的傀儡,那才可虑呢。那批人始终在暗处,谁也拿他们没办法,不怕敌势强,就怕敌人看不见,摸不着。”

李娇娇道:“那我们躲在这儿干吗呢?”

楚无情道:“等候最后一批内姦。”

李娇娇一惊道:“还有,会有这么多?”

楚无情道:“我相信还会有的,叶古必无幸理,第二批的人也逃不过黄三谷的拦截,第三批人很快就会出来了。”

李娇娇道:“何以见得呢?”

楚无情道:“这很简单,黄三谷既然要摆脱那批控制者,就必须清除今天能密告他的人,他不想与秋鸿山庄作对,就会把名单提出来由我们处置。郝大叔追敌不归,必然是跟黄三谷在磋商内情,等他回来,那些人就无以藏身了,所以他们一定要在郝大叔归来之前离开。”

李娇娇道:“我不信,秋鸿山庄会有这么多的叛徒?我爹待人宽厚,他们不应该这么没良心。”

楚无情笑道:“娇娇,你别忘了,那些人是怀着目的投进秋鸿山庄的,老师教给他们的剑法不足以成为恩惠。”

正说时,庄后一阵人声鼎沸,有数骑疾奔而来,前面两个人在逃,后面五六人在追。

快到林前时,追骑已至,逃的两人之一勒马道:“刘五,你先走吧,我来挡住他们。记住,出林之后,立刻易马易装,由小路出去。”

刘五答应一声,说话那人便转身阻挡后面来的追兵。

楚无情朝李娇娇比比手势,叫她去对付那个说话的汉子,自己却利用林木的遮掩,悄悄蹑在刘五身后。

刘五骑着马直入林间,也想找个隐蔽的地方。

因此一直走到楚无情与李娇娇藏马的地方,他一眼看见了的火胭脂与楚无情的菊花青后,脸色大大地变了,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的反应十分灵敏,他没有下马,双腿一夹,催骑疾行,同时扬手射出两支钢漂,奔向火胭脂而去。

这一手够毒的,他知道李娇娇就在附近,也知道她对这匹马爱逾性命,因此下了这个杀手。

他想李娇娇一定会去救马,他就可以利用这刹那的空隙逃出去,争取到一线先机。

如果他遇上的是李娇娇,这一着倒是有效的,只可惜他的运气差,遇到了楚无情,而且遇上了一匹千中难选其一的通灵名驹。

楚无情人在树上,飞身直掠而出,口中发出一声像马嘶般的长啸,那是马匹极有限的几句语言之一,是一种紧急告警的信号,而他的人仍然扑向马上的刘五。

火胭脂不愧是名驹,也没有让楚无情失望,听见告急的信号后,火速人立而起,前蹄飞扬,躲过了一镖,也用那坚硬的钢的蹄子替它的同伴菊花青格落了一镖。

刘五乘的那匹马也不弱,听见啸声后,产生了同样的反应,它没有危险,那完全是发自本能的动作,却把刘五从马上摔了下来,而且抛得很高,摔得很重。

可是刘五的身手也不算弱,身子落地,一个翻滚,立刻跳了起来,本能地挥出一剑。

楚无情的身子扑了过去,在一般的情形下是很难躲开这一剑的。

但楚无情不仅精擅剑术,其他各门的武学也很精通,何况早已有了准备,凌空一式空手夺刃,扣住了他的手腕,跟着身形一扭,将刘五扯倒在地,然后利用近身摔扑的特技,将刘五的身子往一棵大树干上抛去。

这不是中原武术的路子,而是习自大漠草原健儿的摔跤手法,刘五的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在树干上,立即两眼翻白。

楚无情很内行,冲上前去,将刘五提了起来,在地下颠了两颠,才将他翻覆的气血平伏下来,跟着手指一戳,封住了他的穴道,丢在地下冷笑道:“你跑得了吗?现在除了我之外,谁也救不了你,相信你也明白。”

刘五目中闪出畏惧之色,嘘了一口气道:“楚无情,你既然识破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就打个商量。”

楚无情笑道:“我没有识破你们的身份,是你们自己沉不住气,要跑出来,你们掩护得很好,在秋鸿门下卧底了几年都没有被人发觉,谁会知道你们呢?”

刘五道:“但黄三谷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楚无情笑道:“你们显然不是黄三谷手下的人,他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吗?”

刘五道:“黄三谷既然存心想跟天剑盟作对,当然有相当把握,虽然他不应该知道,但必然已经知道了。”

楚无情一怔道:“天剑盟?这又是一个什么组织?”

刘五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天剑盟自是更高于九华剑社的组织,也是九华剑社幕后操纵者。”

楚无情道:“天剑盟是哪些人主持?在什么地方?”

刘五道:“天剑盟由天剑四老主持,没有一定的落脚处,凡是九华剑社势力所在,都可能是天剑盟总坛,因为九华剑社只是天剑盟的一部分。”

楚无情道:“不见得吧,黄三谷所在的地方,恐怕就没有天剑盟的人了,否则他怎会公然反抗?”

刘五冷笑道:“他如敢公然反抗,就不会要杀人灭口了。他消除我们的目的,就是怕他的反叛行为泄漏出去。”

楚无情道:“天剑四老是谁呢?”

刘五道:“不知道,我们也没有见过四老的真面目,甚至连黄三谷也不知道。四老的身份十分隐秘,他们很可能变成为毫不受注意的人,散布在九华剑社的势力范围之内,暗中控制着九华剑社的一切。”

楚无情道:“天剑四老既然身份不明,他们又怎么控制住黄三谷呢?他们不能随便找个人就对黄三谷发号施令?”

刘五道:“以前是透过陈宏发布号令,陈宏在长江水寨失踪后,下落不明,我们才极力追究,今天证实陈宏已死,可能就要换个人了。”

楚无情想想又问道:“天剑盟的目的何在?”

刘五一笑道:“那还用问,自然是独霸剑坛,称尊武林,叫天下的武林臣服。”

楚无情笑道:“这个野心似乎太大了吧?”

刘五道:“楚无情,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可以看出目前的局势,九华剑社嚣张到这程度,各大门派都置若罔闻,九华剑社欺侮到他们头上,他们也忍气吞声,这是什么缘故?难道他们没有一点火性吗?”

楚无情道:“这正是我要问你的。”

刘五傲然道:“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因为天剑盟已经控制住各大门派,把握住他们的弱点,只要稍有不臣服之心,立刻就会遭受到玉石俱焚的命运。”

楚无情道:“我不信你们有这么大的力量。”

刘五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这是事实,不但是各大门派,就是连绿林黑道,凡是有组织的门户,或者是稍有名望的江湖人,莫不在天剑盟的掌握之中。”

楚无情一笑道:“那是不可能的。”

刘五哼了一声道:“天剑四老是极有心计的雄才大略者,他们的工作在十年前就开始了,一面密置人员,打入各大门派,一面充实内部,直待时机成熟后,才假九华剑社在泰山剑会上正式露脸,使大家都以为是九华剑社暗中控制他们的力量,测试他们的反应,而真正的掌权者,还是在暗中活动,这种控制的手法,可以说无与伦比。”

楚无情闻言不语,心中也认为这句话不算夸大。

刘五以为已经吓住楚无情了,得意地接口道:“九华剑社成立之初,各大门派见黄三谷不过才十几人,对他低头,未免有点不甘心。”

“少林武当两大主派就暗中聚会一次,双方各派出五个高手,想试探一下九华剑社的实力究竟如何,而且还暗派了一批人,追蹑在那十人之后,以察动静。”

“那十名僧道高手,没有到达九华,就已经全部被杀,连他们暗中派出的人手也无一幸免,然后,由天剑盟将那些人的死讯分别送到他们的本院,附上一封措辞严厉的警告信,叫他们不得轻举妄动,这一下才算慑住了他们。”

楚无情道:“少林武当就是这么容易屈服吗?”

刘五笑道:“那当然不是,他们两派历史久远,人多势众,杀死几个人是吓不倒他们的。可是这十个人是打算到九华山去较剑的,他们所知道的九华剑社已露面的好手,那天正在山上替黄三谷庆寿,一个都没出动。而他们的十大高手都被杀死在百里以外,让他们知道天剑盟的好手并不止于九华剑社的那几个,怎不叫他们惊心丧胆呢?”

楚无情道:“这并不算厉害,他们可能是利用暗算的手段将那些人害死,非屈之以威,何足慑人。”

刘五道:“没有的事,我们把暗中追踪的两派门人各放了一人回去,让他们口述目击的情形,那十人是在黄山附近一所道院中被杀。”

“我们只派出了四名剑手,用真功夫杀死他们,事后还让两派人收拾尸体,让他们证明这十个人都是死于搏击。”

楚无情笑道:“这证明你们的剑术很了不起?可在泰山剑会上,夺魁的不是黄三谷。”

刘五道:“是的,李秋鸿的剑术造诣,超过我们的估计,这就是天剑盟为什么还不公开出面的原因。”

“四老一定要证实在剑术上确能独步天下后,才肯公然现身武林,所以才积极叫黄三谷筹划二度论剑。”

楚无情道:“再度论剑,得胜者未必是你们。”

刘五道:“一定是我们,虽然李秋鸿外出未回,但我们几度设法刺探你的剑式,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下次论剑时,秋鸿剑法一定无法再独步天下,天剑盟的霸业到那时也必能确定了。”

楚无情道:“我没说秋鸿剑式是天下第一。”

刘五笑道:“除了秋鸿剑式,我们再无所忌,四霸天中以你们的剑法最精,其他三人不足以论。”

“千蛇谷的雷成龙与柳叶青合手联盟了。”

刘五道:“雷成龙是天剑盟培植出来的,他还敢违抗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章 假列暗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