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一章 投宿破庙

作者:司马紫烟

刘五沉思良久才道:“好吧,为了保全我的家人,也只得听你的了,回到庄里,找个隐秘的地方把我藏起来,我先把秋鸿山庄附近的暗卡都写出来,假如黄三谷没有完全扫荡清除,找到其中剩余的联络就行了。”

“他们认识你吗?”

“不全认识,但是你用暗号联络一下就行了。假如这些地方都被清除了,你就到苏州观前街天一当铺找胡朝奉。”

“那是天剑盟的总坛吗?”

“我不知道,但那是我们有紧急事故时禀报的地方。”

“暗号如何联络呢?”

“对附近的暗卡,你只要连问三句话,每句话都以天字起头,对方回答你三句话,每句话都以剑字托尾,就是答对了切口。到天一当铺,你直接找胡朝奉,当一支剑,开价五万两银子就行了。”

楚无情道:“就这么简单吗?”

刘五道:“是的,因为天一当铺的秘密,只有各地的负责人才知道,用不着多费事。我们自己去,根本无需盘问,这个手续只是在我们不便分身,遣代表前去时才使用。”

楚无情道:“好,你不必回庄了,郝大叔,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安顿他?若在庄上,仍不太安全。”

郝思文道:“有,在庄右五里多路,有一家村户,是庄主的一个忠心弟兄,住到他那儿去吧!”

李娇娇道:“不是马回回家?我怎么不知道他也是庄上的人,爹从来不告诉我这些事。”

郝思文笑道:“小姐,秋鸿山庄是北霸天的居处,总得要一些外围的人手,这些人,除了庄主之外,就我知道,平时也不去接触,才不会引人注意。”

李娇娇道:“爹又不想在江湖称雄,何必要这么谨慎?”

郝思文道:“庄主既然在武林中创下了北霸天的名头,就不免有麻烦,这些人完全为了警戒,分散在每一处道路上,万一有人要来偷袭,我们才可以预防。”

李娇娇道:“可是方明与雷鸣远偷进来,却没人知道。”

郝思文道:“不错,这是我的疏忽,但不可认为他们没有尽力。方明与雷鸣远是从北山进来的,那儿的守望弟兄都被毒蛇咬死了,一家四口,全都死了。”

李娇娇愤然道:“是他们下的手吗?”

郝思文道:“不错,事后我派人去查过,他们都是全身发黑,死于一种极毒的蛇类。”

李娇娇怒道:“楚大哥,你不该放他们走的。”

楚无情叹道:“我如知道了,绝不会放他们走。郝大叔,这笔账记着,我会收回来的。”

语毕朝刘五道:“你不必写了,把暗卡口述出来吧!”

刘五道:“总共有十四处呢,相公记得住吗?”

楚无情道:“记得住,我这点记性还有。”

于是刘五在地下连比带书,将十四处暗卡都说了个大概,同时还说明了负责人的姓氏。

郝思文色变道:“这些人我都知道,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照你所说的人家加起来总有四十多人。”

刘五道:“是的,举凡重要武林人物的住处附近,天剑盟都派了不少的人,所以天剑盟可以夸口,只要传出一道命令,十天之内就可击溃天下所有的武林门派。”

楚无情道:“这些人都会武功吗?”

“会的,都具有一流的身手。”

楚无情道:“天剑盟既然拥有这么多的人,大可以公然在武林中开创门户,何必要偷偷摸摸的呢?”

刘五道:“天剑盟的人虽多,但不会比各大门派的人数总和还多,如果集中起来,我们在明处,必会遭到大家联手攻击,自然不如暗中控制的好。”

楚无情道:“大家好好的为什么要找你们的麻烦?”

刘五叹道:“天剑盟志在称尊武林,叫大家臣服其下,别人肯服吗?因此,必须利用九华剑社。”

郝思文接口道:“不错,这一着很厉害。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九华剑社身上,天剑盟在暗中活动,当然方便得多。假如黄三谷不具二心,你们一定会成功。”

刘五叹道:“天剑四老为此计划经营,将近十年,就是没防到黄三谷会来上这一手。目前的情况可很难说了。黄三谷敢公然反抗天剑盟,想必做了相当准备,如果立即揭穿他,还有制止之法,再给他蒙蔽一段时间,他会在不声不响之下,把天剑盟的力量消耗净尽,因为他对天剑盟太清楚了。”

楚无情忽然问道:“天剑盟对他的情形一点都不知道吗?”

刘五道:“不知道。以为他很恭顺,泰山剑会后,他还是很听话,直到最近,他假公济私,处死邢无极后,天剑盟才发觉他的态度有异,但已经来不及了。以马大雄为例,他受命为两边工作,但将我们的底细都泄了,对他却一无所报,因此连我都不知道诸一彪是他的人。一个地方如此,其他地方想必也差不多。”

楚无情道:“刘五,你已经把天剑盟的内情说出来了,我保证不牵出你,你是否还可回天剑盟呢?”

刘五沉吟片刻才道:“只要楚相公不对人说有关天剑盟的消息是得自我这儿,我想可以回去的。”

楚无情道:“你是否能逃过黄三谷的追杀呢?”

刘五道:“我情愿冒这个险,因为我之所以招供,完全是为了家人着想,如果活着不能与他们相见,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楚相公肯放我回去,我将十分感激。”

楚无情道:“好吧,你的穴道被我用一种特殊手法所制,那是没有解法的,但经三十六个时辰后,它会自动消除。这三天你就在马回回家休养,等你恢复了就走吧。我相信过了这三天黄三谷的监视也会松一点,对你也较为方便,你只要改变一下外貌就没有人注意了。”

刘五连连道谢。楚无情道:“郝大叔,趁夜中无人,麻烦您把他带去吧,我与娇娇在这收拾一下。”

郝思文应声而去,楚无情则将刘五的空棺封好,再将谢大玄的首级放在原来的棺材里,用锄头铁铲把泥土堆回去,草草地掩埋了一下。

李娇娇问道:“黄三谷会不会再派人来破棺?”

楚无情道:“会的,他一定会派人再来看看。”

“那不是会发现有人没死吗?”

楚无情道:“不会发现了,你别忘了刘五是从旁边接出来的,上面的土没有动过,他派来的人看见浮土仍保持原状,就不会多事了。因为土没动,证明人还在里面,埋得这么深,活人也会被闷死了,他还担心什么呢?”

李娇娇道:“楚大哥,你把刘五与谢大玄埋在一起,想必心里早有打算了,知道会有人来毁尸。”

楚无情点点头道:“是的,当我知道刘五的身份未被黄三谷发现时,就想到这么做了,而马大雄与诸一彪完全实现了我的计划,就使我更省力了。”

李娇娇一叹道:“这个江湖使我越觉得可怕了,除了要拼命斗狠之外,还要斗心计,我实在不习惯。”

楚无情道:“谁习惯呢?当我开始准备入江湖时,也没想到内情,逼得我须步步为营,才能不跌入别人的陷阱与圈套,虽侥幸没出过岔子,但我已是不胜恐惧,因为我不知道下次是否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李娇娇想了一下问道:“楚大哥,你是否准备去查证一下刘五的话,然后向天剑盟揭穿黄三谷的事。”

楚无情道:“我会查证一下,但不会去揭穿。”

李娇娇愕然问道:“为什么?那我们不是要替他背黑锅,受到天剑盟的报复了?”

楚无情叹道:“娇娇,你想得真简单,从苗疆东返之后我与九华剑社几次冲突,看起来好像是他吃了亏,实际上他才是最占便宜的一个,因为他是在利用我们打天剑盟,吃亏的只是天剑盟而已。当然这也靠他暗中帮忙,如果我揭发了他天剑盟不会领我的情,而且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一言甫毕,暗中有人接口道:“楚兄这个算盘打得很正确,三分鼎足时,有两个敌人的一方最吃亏,有两个朋友的最占便宜,目前你们只有一友一敌,还是站在有利的一面,可千万不要自陷于两面为敌的危局。”

说话的是个稚嫩的少女口音,两人都为之一惊,同时朝发话的一座荒坟扑去。李娇娇的距离较近,看见一条人影,当头就是一剑,那人扭身躲开,同时叫道:“李姐姐,小妹如有恶意,就不会发言招呼了。”

那是黄三谷的女儿黄菊英,穿了一身黑衫,满脸都是狡诈的神色。楚无情怕李娇娇沉不住气,连忙用身子挡在她们之间问道:“黄姑娘,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菊英笑道:“来了不久,但也有一会儿了。”

李娇娇微怒道:“你来做什么?”

黄菊英道:“奉家父之命,前来收拾残局。”

李娇娇神色一变道:“那你都知道了?”

黄菊英点点头道:“不错,我见到马大雄与诸一彪,听说还有一个刘五我就觉得不大对了。楚兄,你那瞒天过海,暗藏刘五的事,只能骗骗那两个活宝,瞒不过我的。幸好我多待了一会儿,听到你们最后的一段话,否则我以先前所见的情形转告家父,误会就大了。”

楚无情沉着地问道:“马大雄与诸一彪呢?”

黄菊英笑道:“已经到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去了。”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最安全的地方?”

黄菊英微笑道:“人都怕死,因为人只能死一次,他们已不再怕死了,自然,再安全也不过了。”

李娇娇愤然道:“你杀了他们?对自己人都这么狠?”

黄菊英道:“他们只毁了谢大玄的尸体,那是为了便于向家父交代,却留下了刘五,且不论此举是否有意,但总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而家父的处境是不容许出错的,所以他们不能再活下去。家父曾经施用了类似的苦肉计,打进了天剑盟,就得提防一手。”

楚无情忙问道:“那个刘五呢?你也杀了吧?”

黄菊英道:“没有,他既是在秋鸿山庄的保护下,我为了尊重楚兄,绝不向他下手。除非他离开了你们的保护,那就是自己作死,不能再放过他。”

楚无情道:“他已经无家可归了,你又何必呢?”

黄菊英笑道:“楚兄,我告诉你一句真话,就是别太信任天剑盟的人。他指出了十四处暗卡,但据家父所知,却有十九处之多,而且可能另外还有三处。”

楚无情一惊道:“那不是有二十二处了?”

黄菊英道:“是的,家父侦知了十九处,但仍然可能遗漏了三处,可知天剑盟布局之精,以及天剑盟的不可信任。”

楚无情问道:“这些地方都被挑掉了?”

黄菊英道:“我来的时候,已经发出通告,在已知的十九处,都有人动了手,可疑的三处,我想请楚兄帮个忙,一起去挑了,因为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

楚无情道:“为什么要我帮忙呢?你们有的是人。”

黄菊英笑道:“楚兄,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你该出点力,这些暗桩的存在是对付秋鸿山庄的。”

李娇娇道:“可是账记在我们头上,天剑盟的报复行动也就会针对我们而来,我们为什么要替你做工具呢?”

黄菊英道:“李姐姐,我说句老实话,那是不可能的。天剑盟的力量分散在四处,目前调不出人手来了,在武林各大门派与庄堡中,秋鸿山庄是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天剑盟绝不会为了秋鸿山庄,暴露了他们那些人的身份,因此挑掉那些暗桩,只有对贵庄有利。”

李娇娇道:“但对你们更有利,只要有一处不挑除,令尊与天剑盟对立的事就会被揭露了。”

黄菊英笑道:“家父侦知的桩卡安知就不会再有遗漏呢?何况家父到秋鸿山庄来,天剑盟是知道的,天剑盟的人悉数被歼,家父会不受怀疑吗?因此事机泄漏与否,对家父已无关重要,经过今天的事情后,家父已经作了万全的准备,所以要挑除那些暗桩,就是向楚兄卖一分交情,使秋鸿山庄免于威胁而已,楚兄斟酌一下吧。我们不常在这里,总不能为庄中遗留后患。”

黄菊英又道:“家父带来的人确已全部分派出去,我也通知过,事完之后,叫他们立即分散,因此目前我找不到一个帮手了,才向楚兄求助,如果楚兄不答应,我也没办法,只好不管他们了。那对我们毫无影响。”

楚无情道:“是现在就去吗?”

黄菊英道:“不错,事不宜迟,十九处暗桩被挑后,别的人得知消息,一定会妥作准备,再想去对付他们就不容易了。”

李娇娇道:“好吧,我们这就走。”

黄菊英笑道:“李姐姐,希望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一章 投宿破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