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二章 毒魔伏诛

作者:司马紫烟

在黄菊英认为,少女的双峰,应是最具魅力的部位。但她执着楚无情的手,揉抚了老半天。自己已感到飘飘然,逐渐意乱情迷起来,对方却似乎没有强烈反应。

她终于忍不住问:“楚大哥,我的胸部是不是太小,引不起你的兴趣?”

楚无情漫应道:“不,不会……”

黄菊英悻然道:

“可是我感觉得出,你对我没有一点兴趣,全然无动于衷!”

楚无情一时无言以对。

黄菊英接着又道:“楚大哥,相信你接触过不少美女,对这方面一定很有经验。我真的不懂,别人是怎么做的,教教我嘛。”

楚无情有些啼笑皆非,尴尬道:“这又不是传授武功,要我怎么教……”

黄菊英突将他一推,转身抓起置于一旁的佩剑,霍地挺身跳起。这使楚无情不由地一惊,以为这少女恼羞成怒了。

不料却听她厉声喝问:“什么人?”

喝声方了,便见七八个黑衣蒙面人出现。

楚无情暗叫一声,惭愧!

这些人已掩进大殿,若非黄菊英机警,他竟浑然未觉呢!

七八名黑衣蒙面人并未答话,出手就攻,竟然用的全是暗器。只见他们各自双手齐扬,发射出的各式暗器至少在十种以上。

黄菊英顾不得赤身躶体,急忙挥剑如风,一阵“叮叮当当”乱响,将射来的暗器纷纷击落。

楚无情也一个滚身,扑向火堆旁,抓起解下的佩剑,挺身跳起之际,已然拔剑出鞘。

一式鸿飞雁逐,势如强矢疾射,刺进了一名黑衣蒙面人胸膛。

这人倒是条汉子,非但连吭都未吭一声,居然在中剑倒下的刹那间,抬腕从袖内射出一蓬细如牛毛的毒针。

楚无情急使铁板桥功夫,全身向后一仰,两脚拿住马桩,有惊无险地避过。

黄菊英那边却是险象环生,几名黑衣蒙面人的暗器,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连连向她发射。

楚无情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批突如其来的黑衣蒙面人,必是四川唐门的人。

当然,也想到了东方玉珠和欧阳玉霞。

那么要杀的对象应该是他,为何反而全力攻击黄菊英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把这少女误认为是李娇娇了!

四川唐门以及毒暗器驰名江湖,楚无情在汉阳已经领教过了。只不过中了信笺上的毒就花了他一天一夜,以精神功将毒逼出。

若被这些家伙的歹毒暗器射中,后果不堪设想。

楚无情惟恐黄菊英不知厉害,情急之下,挥剑便向她后方的两名黑衣蒙面人攻去。

暗器只利远攻,不宜近守。

两人一见楚无情攻来,立时各亮出两柄短匕迎敌。

火光映照下,短匕上泛一片淡蓝色锋芒,一看就知淬有剧毒。

楚无情哪敢掉以轻心,出手就是秋鸿剑法中的精招绝式,根本不容对方有喘息的机会。

剑光过处,洒起一片血雨,四条手臂齐肘被斩断,手上仍紧握住短匕,飞落在火堆旁。

这两个家伙更剽悍,双臂齐断,居然未哼一声。

其中一人急喝道:“点子扎手,撤!”

显然他是这批人的头儿,一声令下,围攻黄菊英的几人立时住手,各自向殿外窜逃。

楚无情见黄菊英要追出,忙劝阻道:“让他们去吧!”

黄菊英愤声道:“这些家伙太可恶,我非杀尽他们不可!”

楚无情心知她是为了这批人闯来的太不是时候,偏偏捡在紧要关头,跑来大煞风景,岂不惹恼了这少女。

但他不便说穿,笑了笑道:

“你光着身子,追出去不怕着凉?”

黄菊英兀自怒不可遏道:“就因为被他们看见了,我才要把他们的眼珠挖出来。”

楚无情劝道:“算了吧,反正他们一死两伤,已经付出了代价。”

黄菊英哼声道:“这算得了什么,即使把他们几个全部赶尽杀绝,也消不了我的气!”

楚无情道:“杀他们何益,正主儿尚未露面呢!”

黄菊英异道:“奇怪,看他们使用的暗器,大概是四川唐门的人。但九华剑社跟唐门毫无瓜葛,他们……”

楚无情接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黄菊英不解道:“可是他们全力攻击的是我呀!”

楚无情笑道:“大概他们把你当成了李娇娇吧!”

黄菊英讶然问:“你们惹上了四川唐门?”

楚无情摇头道:“没有,不过上回我们在长江水寨,掳回黄三绝和邢无极,在归途中经过伏牛山隘道遇伏,朱大发雇的杀手

樊浩丧命在我剑下,他的两个红粉知己矢志要为樊浩报仇。不久前在汉阳,她们利用丐帮耳目众多,查出我的行踪,设法把我骗去,使我一时不察,不知不觉中了毒,我才知道那两个女人是四川唐门的人。”

黄菊英惊讶道:“四川唐门的毒霸道无比,除了他们的本门解葯,天下无人能解,你有他们的解葯?”

楚无情笑笑道:“解葯是搜出好几瓶,但不知中的是什么毒,所以不敢乱用,最后还是靠精神功把毒逼出的。”

黄菊英一听,振奋道:“精神功真有这么神奇,连四川唐门的毒都能解?楚大哥,教教我好不好……”

楚无情道:“那得从小就练起的,你已超过年龄。”

黄菊英倒不强求,只是有些失望道:“唉!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楚大哥,刚才那批人都是男的,你看那两个女人会不会也来了?”

楚无情沉吟一下道:“很难说,那两个女人非常厉害,而且难缠极了。上回在汉阳,我着了她们的道儿,要不是李娇娇带人及时赶去,我可能早已栽在了她们手里。”

黄菊英道:“四川唐门的作风,一向是不达目的绝不甘休的。刚才她们未现身,可能尚未赶到,否则不会不露面的。那批人虽被击退,但已经盯上我们,一定还会卷土重来。”

楚无情有恃无恐道:“不用担心,他们擅长使用暗器,武功不见得高明。你只要记住一点,暗器利于远攻,不宜近守,我们尽可能采取贴身近攻,根本不容他们有机会出手,再歹毒的暗器

也就不足为虞了。”

黄菊英笑道:“这个我懂,不用你教了,还是教点别的吧!”

楚无情心知她又把话题扯上了那档子事,忙道:“有机会我一定教你,但今夜不行。如果那两个女人来了,随时可能再发动突袭,你不能光着身子……我看那家伙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来看看合不合身吧!”

黄菊英断然道:“我才不穿死人的衣服!”

楚无情只好把外衣脱下,递给她道:“那你先把这个披上吧,别着了凉。”

黄菊英把外衣接过去,却不急于披上,忽问:“楚大哥,听说高黎贡山成立了玉女门,都是天仙似的美女,你看我够不够资格加入?”

楚无情微怔道:“你为什么想到要参加玉女门呢?”

黄菊英道:“因为我知道迟早会不见容于家父,须为自己将来打算一下,只有参加她们最合适。”

楚无情含笑从地下拿起外衣为她披上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现在你穿好衣服,走动一下,活活血脉,然后好好地睡一觉,明天再找个地方给你买衣服。”

黄菊英果然很听话地披上了衣服,在殿里活动了一下,然后枕着马包,在火旁睡了。

少女情怀,到底天真多于刁钻,没多久,她一个翻身,又滚出了衣服外面,在火光下,那娇小玲珑的体态,予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情怀,楚无情轻轻地摇了摇头,拾起衣服,想替她盖上,但顿了顿又停住了。

因为黄菊英的睡态十分撩人,他有着上去抱抱她的慾望,那是一种怜的情思,绝无慾念的成分,但楚无情想起了李娇娇,想起了自己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似乎应该避避嫌疑,不能过分接近一个女孩子。

于是他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个小包,那是他的百宝囊,里面有着一切出外行走时必须的用具与急救的葯物。

他找了一下,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是一根针与一股线,就着火光,他将长衣撕成了两截用针线缝成了一件短上衣,一件裤子。

天色微亮,黄菊英在晨寒中醒来,看见楚无情还抱臂坐在火旁,擦擦眼睛怔道:“你一夜都没睡?”

楚无情笑道:“我不敢睡,因为你睡时满地乱滚,我怕熟睡了,你会翻到火边去,成了烤鸭了。”

黄菊英的脸色绯红,低下头来,楚无情拿出新缝好的衣裤道:“穿上吧,也许不太合身,但也费了我一夜苦功。”

黄菊英认出了那件外衣改制的,不但洗干净了,而且还烤得干干的,触手犹有火上的余温,可是这股温暖,却一直传到她的心里,使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楚无情明知她流泪的原因,却故意一笑道:“傻丫头,我知道这身衣服不好看,但只是将就穿一下,马上就可以买新的,你何必为这个掉眼泪呢?”

黄菊英擦擦眼泪道:“楚大哥,你是不是始终把我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我会为这种事哭吗?”

楚无情道:“当然不是,但一个女孩子动不动就掉眼泪是件多么煞风景的事,而我最怕看见女孩子掉眼泪,以我这样一说,你就不好意思再哭了。”

黄菊英笑了起来,迅速披上衣服,楚无情道:“过来,你的腿要包一下,幸好你比我矮一截,还可以截下一块来做别的用处,否则我也没有办法了。”

黄菊英顺从地过去,楚无情蹲下身子,为她两腿上包扎好,

再叫她穿上裤子。他心中微微起了一丝涟漪,他感到黄菊英的身子也在颤抖,感受远比他激烈,连忙整饬心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态度笑道:“还好,我这个裁缝手艺还不太差,只是把个漂亮的小姑娘变成小伙子了。”

黄菊英含情地望他一眼,深深地为楚无情的态度迷惑住了,

她不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纤小的身躯里那颗少女的心情早已含苞待放了,楚无情只要稍稍给予滋润,立刻就会绚烂地怒放。

一夜未再有任何动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可是,当楚无情整理了一下东西,准备去禅院牵马时,赫然发现两匹千里良驹已倒毙在地上。

这一惊非同小可,楚无情急叫道:“黄姑娘,你快来看看……”

黄菊英赶来一看,顿时惊怒交加:“我的马……”

楚无情已过去查看,一摸马的尸体,即道:“尚有余温,一定是天亮前遭的毒手。”

黄菊英气愤道:

“既然摸进来,为什么不敢找我们下手呢?却对付两匹不能抵抗的马儿,实在太卑鄙!”

楚无情道:“大概是发现我整夜未睡吧!”

黄菊英恨声道:“那也不该向两匹马下毒手!”

楚无情道:“他们还有什么该不该的,向两匹马下手,等于是给我们的警示。看来这次来的人,在四川唐门中的地位不低,否则是不会预先示警的。”

黄菊英不屑道:“哼!就算是唐门的掌门人亲自出马,我也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不料话声刚落,就听有人接口道:“杀鸡焉用牛刀,对付你们两个,还不需要惊动掌门人!”

楚无情和黄菊英不由地一怔,循声看去,只见后禅院的墙头上,已站了个短小精干的黄衣老者。

黄菊英不禁怒问:“我的两匹马,可是你毒死的?”

黄衣老者嘿嘿怪笑道:“那你也太小看了我老人家!”

黄菊英喝问:“那是谁干的?”

“飕飕”两声,两个娇艳女子掠上了墙头,果然是东方玉珠和欧阳玉霞。

东方玉珠昂然道:“是我!”

黄菊英勃然大怒,正待向墙头上扑去,但被楚无情一把拖住。

欧阳玉霞在黄衣老者耳边轻声说了两句,便见黄衣老者沉声道:“原来你这丫头,不是李秋鸿之女!”

黄菊英怒哼一声道:“那又怎样?”

黄衣老者嘿然冷笑道:“不管你是谁,既然跟那小子在一起,你就得陪他死!”

黄菊英怒道:“我还要你们为两匹马赔命呢!”

只听黄衣老者突发狂笑,便见另两面院墙上,破庙屋顶,以及大殿的通道,现出二三十名黑衣汉子。

楚无情和黄菊英是在禅院中央,顿被四面八方包围。

东方玉珠冷声道:“姓楚的,你的命真大,想不到中了唐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二章 毒魔伏诛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